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七
第十章 变乱即临
   
  江陵城。 
  侯亮生抵达桓府,甫进内堂,便晓得有大事要发生了,桓玄坐于主位,另有六人分两边
跪坐地席上,右边依次是桓修、桓弘、桓谦和桓蔚,此四人是桓氏一族里的精英,也是桓玄
最信任的人,他的得力臂助。 
  另一边坐的是桓玄的两名心腹大将吴甫之和皇甫敷,两人曾在征蜀的战役中表现出色,
立下大功,对桓玄更是忠心不二,极得桓玄的宠信。 
  如果不是有事发生,这批人绝不会坐在这里。 
  侯亮生心叫不妙,晓得对付杨全期和殷仲堪的行动,己是如箭在弦,势在必发。他前天
才见过屠奉三,清楚杨殷两人的情况。一边是蓄势以待,另一边则仍犹豫不决,胜败之数不
用猜也可预见。 
  桓玄一洗自王淡真自杀身亡后的沉郁,春风满睑的道:“亮生坐!” 
  侯亮生压下心中波动的情绪,到皂甫敷旁跪坐席上。 
  桓玄和颜悦色的道:“亮生!建康方面有甚么新的消息?” 
  侯亮生心中忐忑,听桓玄的语调,他该己向众人说清楚建康的情况,显然这个秘密会议
己进行了一段时间。刚才他在外堂等了一刻钟,到此时才被召进来作每天例行的消息汇报,
更证实了这个想法。最今他心寒的是他对桓玄召这些人来见一事毫知情,否则便可以先一步
警告屠奉三,让他通知杨全期。 
  忙道:“据昨夜从建康传来的消息,谢琰被任命为征讨天师军的统帅,刘牢之为副帅,
大军将于十天内出发。” 
  桓玄哈哈笑道:“这样的配搭,岂是孙恩的对手?司马道子是自取灭亡,害人终害己。” 
  桓修点头道:“司马道子要借谢琰以压刘牢之,刘牢之肯定不会心服,这一仗即使谢刘
两人衷诚合作,仍不易言胜,何况貌合神离呢?” 
  脸相粗犷,体魄慑人的皂甫敷冷笑道:“谢琰自恃淝水之战的功业,显赫的家世,一向
目中无人,论才具,实远比不上乃兄谢玄,今仗他只是去送死。” 
  桓玄道:“所以我们必须好好掌握这个机会,须先孙恩一步进占建康,否则将后悔莫
及。” 
  众人轰然答应。 
  桓玄又向侯亮生瞧去,道:“尚有甚么其它特别有趣的消息呢?” 
  自王淡真辞世后,侯亮生从未见过桓玄心情这般好,暗自惊讶,答道:“有个很坏的消
息,刘裕不但大破海盗帮,还亲手斩杀焦烈武,又把焦烈武的遗体送返建康。” 
  内堂一时静至落针可闻。 
  桓玄该是曾向众人说及刘裕的事,所以室内人人明白侯亮生这番话的意义。 
  桓玄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喃喃道:“刘裕到盐城有多少天呢?” 
  桓修比其它人更清楚刘裕的情况,皱眉道:“这是没有可能的。” 
  吴甫之从容道:“侯先生请道出详情。” 
  吴甫之如不是穿上军袍,肯定没有人看得出他是能征惯战的猛将,一派温文尔雅的书生
模样。从未没有人见过他动气,他擅使长枪,甚得桓玄器垂。 
  侯亮生道:“据闻刘裕使计活擒焦烈武的情人“小鱼仙”方玲,引得焦烈武倾巢而来,
却被刘裕放火烧船,再单挑焦烈武令焦烈武饮恨城下,接着一鼓作气下乘胜追击,把大海盟
彻底打垮了。” 
  桓玄双目凶光闪闪,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谁敢发言。一时内室气氛凝重,像有一股无形力量紧压在各人心上。 
  桓玄冷哼一声,打破沉默,狠狠道:“好一个刘裕,让我看你能得意至何时。” 
  皇甫敷沉着的道:“此事可交给属下去办。” 
  桓玄摇头道:“此事我自有安排,不劳皂甫将军。正事要紧。哼!我才不相信刘裕可以
永远这般走运。” 
  侯亮生心忖在桓玄眼里,不论多么宠信的手下,仍只是一只棋子,须遵从他的意向作出
进退,只有他一人明白全局。这是优点,也是缺点,一旦出乱子,手下们会因不明白整个局
面而自乱阵脚。 
  侯亮生尚要说话,桓玄像想起甚么似的,打手势阻止他说下去,径自若有所思的站了起
来,众人连忙随之站起来。 
  桓玄不快神色一扫而空,欣然道:“一切依计行事。” 
  接着匆匆从后门离开。 
  众人连忙致礼,到桓玄走后,众人才从正门离开。 
  侯亮生随众人走出正门,心中泛起大事不妙的不安感觉。 
  凤老大与屠奉三打过招呼,说几句客气话后,知道屠奉三突然出现,当有要事与各人商
量,随便找个借口,识趣的离开,留下众人在楼船的舱厅内。 
  众人团团围着桌子闲聊,江文清一直陪屠奉三说话。 
  卓狂生听着凤老大离去的足音,笑道:r大小姐慧眼识伙伴,与老凤合作是一种乐趣,
既知情识趣,更不是闷蛋,否则有得我们好受。” 
  江文清以笑容回应卓狂生的赞赏。 
  高彦讶道:“大小姐今天的笑容特别甜,脸蛋儿又兴奋得红扑扑的,是不是我们的屠老
大带来甚好消息呢?可是军情是军情,如何今大小姐立即红光满面呢?” 
  江大清大嗔道:“高彦你给我检点些。” 
  卓狂生叹道:“高小子你没得到洞庭去,是钟楼议会的决定,不关大小姐一个人的事,
勿要含恨在心,有机会便口花花的调侃大小姐。” 
  幕容战笑道:“大小姐不要怪高少,对美丽的女孩子他从来欠缺自制力。拿起观光团的
名单,他便不理是白是黄,只挑女的来研究。” 
  拓跋仪道:“高少子你少未你那一套。”转向屠奉三道:“屠兄是否大有收获呢?” 
  屠奉三苦笑道:“恰恰相反,我的行动该算失败了。” 
  众人大讶。 
  屠奉三道出了情况,然后总结道:“际此桓玄和聂天还随时发动的时刻,殷仲堪仍是畏
首畏尾,犹豫不决,贻误军机,令我们没法配合,胜负之数,己可预见。” 
  幕容战点头道:“桓玄一发动便是攻其不备的雷霆万钧之势,那时我们想帮忙亦无从插
手,只能坐看桓玄逐个击破。” 
  卓狂生神色凝重的道:“如被桓玄独霸荆州,他下一步会怎样走呢?我们必须评估情况,
早作准备。” 
  屠奉三双目闪闪生辉,沉声道:“我明白桓玄这个人,看似肆意行事,全无忌惮,事实
上他疑心极重,不但怀疑别人,也怀疑自己。如此疑神疑鬼的人,胆子肯定大不到哪里去,
所以他会采取稳打稳扎的策略,今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到形势对绝对有利的时候,方会麾
军建康。” 
  江文清道:“屠兄的猜测虽不中亦不远矣。观乎上回桓玄与殷、杨两人兵锋直指建康,
大军己抵石头城,可是当晓得刘牢之杀王恭,便半途而废,还师荆州,正显示出屠兄所说的
性格和作风。” 
  姚猛道:“如此桓玄究竟会采取哪种策略呢?” 
  屠奉三道:“当然是既可以削弱建康,又是他力所能及的战略。” 
  拓跋仪道:“那便是封锁建康上游,令中上游的物资不能运往建康,在此建康忙于平乱
的时刻,此着确可以造成建康很大的损害。” 
  卓狂生欣然道:“哈!我们大做生意的机会来了。” 
  屠奉三摇头道:“桓玄绝不会便宜我们。” 
  姚猛色变道:“他竟敢来犯我们边荒集吗?” 
  屠奉三冷笑道:“他仍没有那种勇气,以幕容垂和姚苌联合起来的力量,来攻我们的边
荒集,仍要落得焦头烂额而回,他凭甚么以为自己可以办得到。不过在正常的情况下,他若
以奇兵突袭的战术,要攻克寿阳,他是可以办到的。” 
  卓狂生一震道:“占据寿阳,等于截断我们南面的水路交通,也截断淮水的交通,此招
非常毒辣。” 
  屠奉三道:“既然我们猜中桓玄的手段,当然不会让他得逞。桓玄干算万算,却算漏了
我这个老朋友。今回我定要他二度无功而返,粉碎他的皇帝美梦。” 
  高彦看着江文清道:“真令人难解,为何大小姐会满脸春风的样儿呢?屠老大带来的该
不算好消息吧!唉!确是使人摸不着头脑。” 
  江文清倏地不能掩饰地涨红了睑蛋儿,嗔道:“是否要我动手教训你?” 
  今次连其它人都感到异样,齐瞪着江文清。 
  屠奉三解围道:“不但大小姐心情好,我也感到兴奋,原因不在荆州的情况,而是我们
刚收到建康传来天大的好消息。” 
  幕容战奇道:“建康可以有甚么好消息呢?” 
  高彦拍桌道:“肯定与我们的刘爷脱不了关系。” 
  江文清连耳根都红了,她一向冷静自若,可是刘裕却像她情绪金钟罩铁布衫的唯一罩门
死穴,令她被点中时,所有防御都会土崩瓦解。 
  屠奉三喝止高彦道:“你说够了吗?” 
  高彦笑嘻嘻的靠往椅背,一副得意洋洋的气人模样。 
  卓狂生道:“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屠奉三道:“刚收到建康传来的消息,刘爷在盐城大破焦烈武,亲手斩杀此贼,还把他
的尸首送往建康。” 
  众人齐声喝采,精神大振。 
  屠奉三道:“所以我会立即到建康去,好与刘爷见个面。” 
  姚猛愕然道:“刘爷不是在盐城吗?” 
  屠奉三道:“为应付天师军,北府兵大部分将领均到了建康去,包括谢琰和刘牢之,刘
爷若要参与讨伐天师军的行动,必须到建康去争取机会,就算刘爷仍在盐城,我可经建康看
清楚情况,再决定是否该到盐城去。” 
  幕容战道:“建康因孙恩的乱事,正严密戒备,屠当家须小心点。” 
  屠奉三笑道:“我的船有无懈可击的伪装身份,既可以瞒过荆州军,当然也可以瞒过建
康军。何况得大小姐之助,在建康我们有正当生意往来的商号,这方面该没有问题。” 
  江文清笑道:“这不是我的功劳,而孔老大的功劳,商号是由他供应的。” 
  高彦失望的道:“你不参加我们的边荒游第一炮吗?” 
  屠奉三不答反问道:“名单上有可疑的人吗?” 
  一直只听不语的阴奇见自己的老大提问,忙答道:“有缅怀过去光辉岁月的临暮高手,
有携美偷情的畏妻布商,有准备到边荒集找寻商机的投机商人,亦有不得志的风流名士,又
或闹别扭的俊男美女,神态暧昧的怪客,但仍没法认定谁最可疑。 
  屠奉三起立道:“如刺客是由我派未,必千方百计令你们不起提防之心,可是只要给敌
人掌握到一个机会,便可教我们阴沟里翻船,各位切记。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我们是输不起
的。” 
  王弘来到刘裕身旁,道:“今晚可抵建康,明早我才陪刘兄到兵部报到述职,今晚刘兄
可到我家盘桓些时,大家喝酒谈心不亦快哉。顺道可见家父。” 
  刘裕仍立在船尾,情绪低落至极点,可是仍不得不强颜欢笑,免被王弘看穿自己有心事。
这样做人确非常痛苦。宋悲风留下他在这里,让他思量对策。可是他左思右想,依然一筹莫
展,刘牢之肯定不会予他立功的机会,唯一能给他机会的是谢琰只恨此人囿于高门寒门之别,
又以读书写字的方法品人之高下,令他对谢琰彻底的失望。 
  道:“到建康后迟些儿再找机会拜访令尊吧!我直先到谢府去见刺史大人,看他有甚么
指示。” 
  王弘欣然道:“敝府亦是在乌衣巷内,与谢府只隔了几间房舍,非常方便。” 
  刘裕深切地感受到乌衣巷和他像隔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间隔与地域无关,全是心
理上的。以前他并没有这种感受,可是当他想到谢府的主人再不是谢安或谢玄,此感觉便油
然而生。 
  刘裕不想再听到“乌衣巷”三字,岔开道:“司马道子如何处置方玲和菊娘?” 
  王弘答道:“我回建康后第二天的午时,她们便被公开处斩。” 
  刘裕皱眉道:“当时你在场吗?” 
  王弘道:“我当时被召到尚书府,被盘问寻找焦烈武藏宝地的经过。” 
  刘裕断然道:“你被司马道子骗了,斩的肯定不是方玲和菊娘。” 
  王弘一呆道:“不会吧!这可是欺君之罪。” 
  刘裕哂道:“欺甚么君,朝廷是由我们的白痴皇帝主事还是司马道子?那晚建康的水师
船深夜直闯贼岛,航线掌握得一丝豪不误,肯定有熟悉海岛情况的人在作指示,这个人就是
方玲。为了保命,方玲会以献出焦烈武过去两年来劫夺的财富物资作换,而司马道子为了建
立新军,更为了杀我,当然不会拒绝对他有利无害的交换条件。” 
  王弘恨恨道:“真是奸贼。” 
  又道:“今次幸好得刘兄破贼,否则我返回建康也是死路一条,轻则丢官:永不录用;
重则死罪难逃。不论刘兄有甚么计划,我王弘也会拚死追随。” 
  刘裕稍感安慰,以王弘身为王导之孙的显赫家世,说得出这番话未,表示他摒除了门户
之见,即使他刘裕一意谋反,他仍要矢志追随,不会有丝毫犹豫。 
  刘裕探手接着他肩头,语重心长的道:“我还有一段很漫长的路要走,王兄心中所想要
好好的隐藏,最好是装作看不起我这个寒门布衣,这样对你我都有利。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王弘一呆道:“我明白!刘兄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如此我是否仍须为刘兄安排见家父
呢?” 
  刘裕暗叹一口气,道:“现在仍不是时候,时机来临,我会通知王兄。” 
  王弘道:“我可以如实把情况告知家父吗?他真的很想见你。” 
  刘裕道:“当然可以,但只限于他一人。” 
  从宋悲风口中知道谢琰对自己的态度后,他己作了最坏的打算。更清楚被投闲置散只是
小事,最困难的是如何保命。因为比之任何时候,敌人更有杀他而后快的理由。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