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七
第六章 生死一线
   
  今次无可逃避地陷入与陈公公的决战,刘裕有更深刻的体会。 
  对比之下,焦烈武和陈公公的身手高下立判。与焦烈武之战,虽然胜得辛苦,可是打开
始他便感到对方有隙可寻,能凭优越的战术,利用焦烈武心灵的破绽,把他击倒。 
  可是这回对上陈公公,刘裕却清楚感到陈公公的精神修养是无隙可觑,就像自亘古以来
存在的高峭山岳,任由狂风吹打,也难以动摇其分毫。 
  为何自己竟会生出这种感觉?是否自己的气机感应更为精进,还是因为对方是养精蓄锐,
再不会像上回般对自己掉以轻心不过无论如何,在气势对峙上,他刘裕己屈居下风,故而生
出无法击倒对方的颓丧感觉。 
  刘裕心中响起警号,明白如果苦战无功,这种失败的感觉会成为致命的因素。 
  只恨明知如此,仍没法改变事实。 
  陈公公的气劲完全把他笼罩,在他锐利闪耀的眼神下,刘裕感到被眼前可怕的敌人看个
通透,便像赤身裸体般难堪。 
  陈公公双目紫芒趋盛,显示他正不住提众功力。 
  刘裕暗叹一口气,勉力振起斗志。 
  “铮”! 
  厚背刀离鞘而出。 
  陈公公发出尖厉的笑声,忽然整个人离地上升数寸,一拳隔空击至。 
  刘裕面对生死关头,瞬刻间精神晋升到无人无我的状态,厚背刀先高举过头,然后分中
劈下。 
  “蓬”! 
  刀锋拳劲交击,发出低沉闷雷般的劲气撞击声。 
  刘裕低哼一声,往后挫退三步。 
  陈公公落回地面,双手反剪背后,悠然道:“果然稍有进步,难怪能收拾焦烈武,不过
比起本人仍有一段距离。刘裕你信不信我可以在十招之内取尔的小命?” 
  刘裕听得精神大振,虽然挡得非常辛苦,且差点受伤吐血,不过却知自己能挡他全力一
击,已使对方暗吃一惊,故不敢乘势追击,以免自己拚命反扑。故在言语上削弱他的斗志,
希望能令自己生出逃走之意,不再力图死拚。 
  陈公公当然不是怕自己会杀死他,只是本能反应,怕会在自己临死的反扑下受伤,那便
太不划算。 
  想到这里,刘裕往后急退。 
  陈公公冷笑道:“蠢人想逃吗?” 
  眨眼间竟足不沾地的横过十多丈的空间,两手前移,从宽袖内探出,化为千百掌影,铺
天盖地往刘裕攻未。 
  刘裕哈哈笑道:“谁才是蠢人呢?” 
  倏地改后撤为前街,厚背刀化作长芒,直破入对方凌厉的掌影里去,以简对繁,充满壮
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情怀,完全是有去无回,同归于尽的姿态。 
  以陈公公之能,仍不能对他此刀视若无睹,右手先缩入袖里,挥袖抽击刀锋,另一手化
掌为爪,伸张不定,令人没法把握其意图。 
  刘裕冷喝一声,刀往下沉,令陈公公充盈劲气的一袖拂空,然后往他左爪挑去,连串动
作一气呵成,妙不可言,正是“九星连珠”的变招,更是他出道以来,最精微入神的杰作。 
  如果不是在此挣扎求存的极端情况下,加上过去几天日夜苦练刀法,绝使不出如此巧妙
的刀法来。 
  陈公公喝道:“找死!” 
  左手爪化为手刀,狠劈在刘裕刀锋上。 
  “砰”! 
  气劲爆响。 
  刘裕这招占上主动的便宜,逼对方应招,虽被震得血气翻腾,却知此是生死一线的时刻,
就借对方反震的力道,移到陈公公左前侧,不单避过陈公公反拂过来的一袖,还一刀朝陈公
公右肩横扫过去,心中生出在沙场干军万马中冲杀突围的惨烈感更是没有留手与敌偕亡的凌
厉招数。 
  陈公公“咦”了一声笑道:“这招不赖啊!” 
  左手缩回袖裹,以两袖先后抽击往刘裕的刀锋,接着往后退开。 
  刘裕给他第一袖抽得真气涣散,再无以为继,哪还敢挡他第二袖,甚么乘胜追击更是提
也不用提,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借劲旋开,向相反方向退左。 
  旋势骤止,厚背刀遥指对手。 
  陈公仍是神气十足,卓立三丈之外。 
  刘裕生出失败的感觉,纵然他不愿意承认,亦知明年今夜将是自己的忌辰。 
  甚么“一箭沉隐龙”,此情此景下只是讽刺和笑话,他从来都不是真命天子。 
  陈公公实胜他不止一筹。 
  换了是燕飞亲临,要击败这个老太监仍是绝不容易。 
  陈公公微笑道:“刘兄似乎技止此矣!对吗?” 
  刘裕整只持刀的手臂酸麻起来,自知己是强弩之未。当然只要尚有一口气在,必不肯甘
心受死,改以双手握刀,高举过头从容道:“等你真杀了我再得意也不迟。” 
  陈公公冷笑道:“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让我先将你闱割,然后废去你的武功,再弄瞎
你的双眼,看你还硬” 
  话音忽然中断,露出警戒的神色。 
  刘裕心忖这家伙又使诈了,会否是变成太监者都有点异于常人,明明占尽上风,仍要折
磨对手,又要以阴险手段愚弄人呢两人此时置身于石滩上,离岸四、五十步,除了乱布的大
小石头外,一棵树木也没有。最接近的疏树林,在刘裕后方千步之外,令刘裕纵然有心,也
没法施展他独门的逃生本领。 
  陈公公锁紧他的气劲,刹那间大幅增强颇有扑噬而来之态。 
  刘裕心中一动,晓得他开始要全力出手进击,再不像刚才视他如逃不掉的囊中物般,打
打说说地试招,力图逐渐瓦解他的战力和斗志。难以想见的雷霆万钧之势,即将如狂风骤雨
般强攻而来,直至分出胜负生死才会罢休。 
  这种以硬碰硬的方式,对居于上风的陈公公并不划算,究竟是甚么原因令对方舍上策而
用下计呢?果然陈公公尖啸一声,双手张开,全身宽袍“霍霍”拂动,两手收入阔大的袖内,
配合他颀长的体型,便像个十字形的怪物,脚不触地似的往他直移过来,速度惊人至极点。 
  他每接近一些,压体而未的真气便加强了少许。刘裕可预知当这强劲大敌临身的一刻,
所作的攻击会是如何凌厉、如何难以抵挡。 
  更清楚自己的气机感应实大有进步,对方虽看穿自己,他刘裕亦可先一步从气势变化掌
握对手的意图,在察敌先机方面是扯平了。不过优势仍是偏向陈公公的一方,因为他的招数
全在陈公公的掌握中,而他却摸不清对方缩在袖内两手的招数,只觉感到必然非常难捱。 
  这时他的右手经不住行气运功后己回复常态。于此要命时刻,忽然一个意念涌往心头一
“九星连珠”刀招的微妙处在于借对方的力道改变位置,那同一样的方法是否可以用于“天
地一刀”之上呢?想到这里,陈公公己不到丈半外,两手开始合拢,劲气加强。 
  刘裕大喝一声,厚背刀闪电下劈。 
  刀锋刀气疾吐,硬撞往对方压体而来如墙如堵的惊人真气。 
  “波”的一声,刀气猛撞陈公公的真气,刘裕如被长风刮起的落叶,往后瓢飞,倏忽间
把两人的距离从丈半拉至近四丈。 
  刘裕r哗J的一声吐出一蓬鲜血,却是全身一松,知道脱离了陈公公的气感交缠,所以些
许牺牲是完全值得的。 
  陈公公哪想得到他有此不惜受伤的脱身奇招,怒叱一声,加速追来。 
  刘裕离后方林区己不到六丈,先运转真气,纤缓体内伤势,心忖如果可以重施故技,肯
定可以脱身躲往疏林襄,至于在受创后能否逃过这老太监的追杀,此为次要的事,暂时不在
考虑之列。只恨这老太监其奸似鬼,如用上拉扯的劲道,他便是作自缚。 
  就在此时,只见陈公公后方石滩小风帆停泊处,一艘双桅大帆出现在漆黑的海面上,离
岸己不到十丈。 
  刘裕恍然大悟,陈公公忽然展开全面以强攻坚的战术,是因他听到有船只接近,怕横生
枝节,所以不得不全力出手,务求在有人来干涉前,置他于死地。 
  来者是何方神圣,他完全没有头绪,故无从猜测。 
  不过他己感到有一线的生机,忙提起全副精神斗志,足往后一撑,点在后方一块石上,
改后退变为前街,往陈公公投去。 
  陈公公笑道:“这才像个人物啊!” 
  两手从袖内探出,化作万千掌影,迎往凌空而未的刘裕。 
  陈公公虚虚实实的掌影,令刘裕看得眼花缭乱,索性闭上眼睛,厚背刀生出变化,朝陈
公公气劲的锋锐处硬劈过去。 
  如此闭目施刀,是受到焦烈武的启发,更因对灵异气机感应生出强大的信心。 
  外在的感官虽然不能分辨识破对手的虚实,但却可以“神思”去破对手的招数。 
  “蓬”! 
  厚背刀斜劈在陈公公右掌处。 
  以陈公公的本领,亦被这反击的招数劈得往下挫身,以化去他的刀劲,且没法连消带打,
施出后着。 
  而刘裕则借势弹开,在空中连续两个翻腾,落往三丈开外,离最近的一棵大树己不到四
丈。 
  陈公公于刘裕在空中第二个翻腾时,早重整阵脚,从地面疾掠追来。 
  仍在空中的当儿,刘裕看见来船上射出数十道人影,落往岸上,然后扇影散开,往他们
包抄过来,摆明是合围的战术。从其动作的高速和利落,可知这批人不但武功高强,且是训
练有术。登时令他推翻了来者是东海帮援兵的想法。 
  何锐肯定没有身手这般了得的手下。 
  双足触地,刘裕一个旋身,厚背刀横扫往陈公公。 
  “蓬”! 
  陈公公这招追击早在他预料中,所以在空中打跟斗时厚背刀己蓄势待发,这招反击可说
由第一个空中翻腾己经开始,故此劲道十足,不单足以保命,还力能退敌。 
  陈公公闷哼一声,硬被他凌厉的一刀劈得后移三步。 
  刘裕则反方向旋往丈许开外,到再次立定,己消化了陈公公反震的动力。 
  两人回复对峙之局。 
  这敌对两人四目交投,清楚知道转眼即要陷进重围,却因互相牵制,不打不是,打更不
是,情况古怪至极点。 
  破风声在四方响起,来人己散布四方,把他们重重围困。 
  陈公公哈哈一笑,撤去锁紧刘裕的气劲,背剪双手,环目扫视,傲然道:“未者何人?
给我报上名来。” 
  刘裕亦在注视这批人数达五十之众的不速之客。这些人持着各式兵器,神态冷静从容,
一看便知是身经百战之辈,随便站一个出来,己可以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现在数十人聚在一
起做同一件事,背后的指使者当然更不是等闲之辈,而是像孙恩、玄或聂天还等一方之霸。
想到这里,立即心中有数。 
  五十人分作二重,形成包围网,围得水泄不通,若想突围而逃,恐怕唯有凭实力闯出一
法。 
  一人排众而出,神色不动,背挂长剑,微笑道:“本人只是江湖上的无名小卒,不足挂
齿!敢问公公与这位兄台有何恩怨要在这里作生死决战?” 
  接着往刘裕瞧来,笑着打招呼道:“刘兄你好!” 
  由于刘裕猜到来的最有可能是桓玄一方的人,见到此人,登时想起屠奉三曾特别提起的
一个人来,回刀鞘内,哈哈笑道:“如果巴蜀第一局手干归也算江湖上的无名小卒,真正的
无名小卒又算甚么一回事呢?” 
  陈公公动容道:“干归?” 
  干归淡淡道:“正是在下!” 
  刘裕在眨眼间心中转过无数念头。 
  如果不是有陈公公在这里,肯定干归根本不给自己说话的机会,立即全力出手,务求把
他杀死。可是陈公公却令干归生出顾忌,故先要摸清底子,方决定策略。 
  如果陈公公肯和自己连手突围,确大增逃生的机会。否则只是干归一人,自己己没有一
定胜算。 
  忽然间,他明白到今晚是生是死,全看他如何利用三方间尔虞我诈的形势。 
  现时他最可以凭恃的,就是在两个纵跃之外的后方林木,只要逃入林木区,他的猿跃街
便可尽展所长,如蛟龙人海。问题在这三、四丈的距离,是寸步惟艰。 
  刘裕淡淡道:“干兄不知公公是何人,乃情有可原,因为公公乃琅讶王密藏起来的镇府
高手,趁此良机,干兄可和公公亲近亲近。” 
  接着不容干归答话,径向陈公公道:“我们的一场就此作罢,公公如要选择离开,我看
干兄只会额手称庆,而不会妄图阻止。” 
  接着偷偷往后方最接近的树瞥了一眼,由他的位置到那棵树,拦着七、八名敌人,刘裕
仍是一副毫不在乎的自若神态。 
  在场诸人里,只有曾领教过刘裕逃生本领的陈公公明白是甚么一回事,登时脸色微变。
只是他纵然清楚刘裕的意图,却苦于无法立即出乎,怕招未误会,引起四周敌人的包围攻击。 
  陈公公朝干归瞧去。 
  干归亦神情一动,想要说话。 
  刘裕岂容他们有交谈的机会,如果两人暂时抛开敌对的立场,连手对付他,他必死无疑。 
  “铮”! 
  厚背刀出鞘。 
  刘裕大喝道:“公公动手!” 
  就地纵身而起,斜掠上两丈高空,一个翻腾,往位于那棵树和位处中间的敌人投去。 
  干归宝剑出鞘,下令道:“杀!” 
  他的手下立即听命,一时刀光剑影,杀气腾腾。 
  陈公公恨得牙也痒起来,不顾一切的跃起,朝半空的刘裕追去。 
  蓦地剑气遽盛,干归从侧凌空攻至,显然他是误会了,又或在宁枉毋纵的心态下,怕陈
公公欲要与刘裕连手闯关。 
  此实为刘裕一手营造出来的情况,陈公公若没有插手之意,最聪明的方法是立在原地袖
手旁观,现在却令干归错会他的意向,不知他不得不出手的苦衷。 
  刘浴心叫侥幸,同时使个千斤坠,加速下沉之势,避过从四面八方肘过来各武各样的暗
器,一刀下劈。 
  “当”! 
  刀锋劈中先一步朝他刺未的长矛,刘裕暗叫一声“谢天谢地”,借劲弹起,迅如流星往
疏林区投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