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七
第一章 追击千里
   
  木筏破浪前进,横渡大河。 
  八名战士负责划筏,不论河水如何湍急,木筏仍能稳定地保持直赴北岸之势,过去的十
多天,拓跋族的战士们不断在暴涨的河水中,操练划筏的技巧,在这时刻终得到回报。 
  百多条筏子,在汹涌的河面上载浮载沉,载着千多名战士,完全漠视敌人布在对岸严阵
以待的五千押后部队,奋勇推进。 
  战马都给留在南岸,减轻了筏子的负担,也免去马儿冒此渡河的奇险。 
  惊喊声响起,又一条筏子倾沉到波高浪急的河水里,堕河的儿郎们只好拚命游返南岸去,
失去控制的筏子转眼给冲往下游去。 
  拓跋圭却听而不闻,没有瞥上一眼,目光凝望对岸冲天而起的浓烟和烈焰,脸容冷静沉
着。 
  燕飞立在他身旁,其它同筏的十多名拓跋族战士,除驾筏的人之外全蹲坐筏上,人人屏
息静气,等待登岸的一刻。 
  崔宏所料无误,由于幕容宝从陆路离开,直奔长城,所以把船焚毁,以免落入他们手上。 
  拓跋圭忽然哈哈笑道:“这押后军的将领肯定是庸才,到此刻仍未察觉危险,还以为我
们正送上去给他们练靶。幕容宝啊天注定要亡你,看你今次如何逃过大难?” 
  燕飞听出他对幕容宝心中的恨意。从小拓跋圭就是个记仇的人,因此,他一直在担心拓
跋圭和拓跋仪的关系会因刺杀刘裕不果而趋劣,只恨拓跋圭心中的真正的想法,他亦无从揣
摩。 
  拓跋圭往他瞧来,微笑道:“我竟想起狼群驱鹿的情况,小飞,你认为我们该在哪里追
上我们的鹿群呢?” 
  燕飞心中浮起饿狼在草原驱赶鹿群的战术,它们联群结队的紧蹑在鹿儿之后,逼得鹿群
逃窜百里,到有疲弱落单者,便群起噬之,这是草原惯见的残暴血腥场面。 
  燕飞道:“你是绝不会让幕容宝回到长城内的,对吗?” 
  此时离对岸已不到二百丈的距离,很快他们会进入敌人的射程。 
  拓跋圭欣然道:“小飞真知我的心意,小宝带粮货辎重,走得不快,却又要拚命赶路,
且茫然不知道我们紧蹑其后方,到他们疲惫不堪之时,将是我们进击的好时刻。” 
  燕飞目光投往对岸的敌人,知道拓跋圭己布下天罗地网,不容对方有人走脱,赶去向幕
容宝通风报信。 
  一时心中也不知是何滋味。 
  战争便是如此残酷,他更深悉拓跋圭的作风,由于亡国的仇恨和耻辱、少年时代的苦难,
令他变成对敌人绝不容情的人。 
  他这头狼并不只是要饱腹,而是要吃掉幕容宝的八万大军。 
  拓跋圭现出一个冷酷的笑容,平静的道:“时候到了!” 
  燕飞闻言点燃火折子,引点拓跋圭递过来的烟花火箭,接着拓跋圭右手一挥,火箭冲天
而起,在十多丈的高空“砰”的一声爆开成一朵血红色的光花。 
  同一时间,岸上远处号角声叫起,蹄声轰鸣,岸上敌人始知中计,立即乱作一团。 
  筏上战士改蹲为跪,取出强弓劲箭,瞄准逐渐进入射程的敌人。 
  ※       ※       ※ 
  襄樊,是襄阳城和樊城的合称,前者屹立汉水南岸,与樊城夹江相望,二而为一。 
  襄樊北接宛洛,南连荆州,东临义阳,西屏川陕。因其丰饶的物产资源,优越的地理位
置,乃荆州北面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军事重镇、贸易中心和农副土特产的集散地,更为当地
州、郡、道、府、路的治所。 
  杨全期当上雍州刺史后,刺史府设于襄阳,旗下兵将亦以襄樊为基地。 
  屠奉三把小艇泊在襄樊下游北岸,留意着对岸的情况。透过当地一个与杨全期有密切关
系的帮会领袖,将他约杨全期密会的书函送予杨全期。这约见的方法由侯亮生想出来,只此
一着,己可收先声夺人之效,皆因此帮会领袖与杨全期的关系本身是个秘密。 
  对桓玄、杨全期和殷仲堪三人的关系,屠奉三知之甚详。 
  在杨全期升任雍州刺史前,名义上杨全期是荆州刺史的手下大将,实际上是听命于桓玄。 
  杨全期本出身显赫,乃东汉名臣杨震的后裔,故其人自恃家世高贵,性格骄慢。可是桓
玄比他更目空一切,又因杨全期晚过江而看不起他,故而杨全期含恨在心,一直不满桓玄。 
  杨全期当上雍州刺史后,论职位不下于桓玄,两人间更添矛盾,冲突只是早晚的问题。
杨全期亦有自知之明,晓得单凭雍州兵力,在各方面都比不上桓玄,所以必须拉拢殷仲堪,
连手对抗桓玄。 
  殷仲堪却又打着另一个算盘,他既惧怕桓玄,又顾忌杨全期的勇猛,怕弄垮桓玄后,杨
全期骄横难制,变成另一个桓玄,所以对杨全期的提议一直采拖延的策略。 
  一队人马驰出襄阳,沿江疾走。 
  屠奉三见杨全期只带亲兵十多人,暗舒一口气,把小艇划往对岸去。 
  ※       ※       ※ 
  高彦进入舱房,卓狂生仍在伏案疾书。 
  高彦来到他背后,皱眉道:“还不上床就寝吗?有你在我隔壁,发起疯来忽然狂笑两声,
我还用睡吗?” 
  卓狂生指指旁侧开着的邻房入口,不耐烦的道:“乖乖给我滚去睡觉,不要在我耳边吵
吵嚷嚷,影响我写书的心情。” 
  高彦颓然挨着床沿坐下,呆看着通往邻房的入口,叹道:“每次我入房,都要先经过你
的房,这究竟是谁想出来的馊主意?当老子我是囚犯吗!” 
  卓狂生苦笑摇头,把笔放在笔格上,道:“好哩!我写书的兴致没了,你该满意了吧?” 
  接着缓缓转过身来,面向高彦,叹道:“但我却没法生你的气,要怪就怪我自己,因为
这是我想出来的,目的是不想让小白雁守寡,破坏了小白雁之恋的美满结局。” 
  高彦捧头道:“你晚上会扯呼吗?” 
  卓狂生没好气道:“这应是我该担心的问题,你当我是像你般的低手吗?本人的气功己
达超凡入圣之境,一般的练气之士都不会扯呼,何况是我卓狂生。我是为你着想,敌人怎想
到房中有房,要入房来宰你,首先须过我这一关。明白吗?清楚吗?是否还要我再说一遍?” 
  高彦烦恼的道:“谁会处心积虑来杀我呢?” 
  卓狂生哂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钟楼议会对边荒集内的名人作了个风险评估,
由我们这群老江湖票选,以遇刺的风险计,你高少名列三甲之内,排名尤在大小姐之上。” 
  高彦抬头好奇地问道:“谁居于风险榜之首?” 
  卓狂生笑道:“开始有兴趣哩!名列首位的当然是我们的刘爷。可以这么说,在边荒外
的当权者,没有一个人不想置他于死地,南北如此,没有地域的区别。” 
  高彦道:“风险最低的是谁呢?” 
  卓狂生耸肩道:“这也猜不到吗?除燕飞外,谁有资格殿后?不是没有人想杀他,而是
没有人敢来杀他。纵然来的是千军万马,除非能把他逼入绝地,否则如他一意逃走,谁拦得
住我们的小飞?” 
  高彦笑着点头道:“对!燕飞确是打不死的,不但在幕容垂的眼皮子下来去自如,视千
军万马如无物,又斩掉竺法庆的妖头,孙恩也奈何他不得。哈!老子我究竟在风险榜上排甚
么名次?” 
  卓狂生欣然道:“你只屈居刘爷之下。” 
  高彦吓了一跳道:“你们怎么了?想杀大小姐或老屠的怎会比我少呢?” 
  卓狂生从容道:“评估风险是要看多方面的,谁叫你武功低级,手底不够硬。 
  老屠是经得起风浪的人,他不去惹你,已算你走运。岂像你这小子般,一向风花雪月,
身处险境仍以为自己是安全的,完全没有危机意识。你不为自己着想,我们只好为你想办
法。” 
  高彦苦笑道:“聂天还该是个重信誉的人吧?他如派人来杀我,怎向江湖交代?燕飞也
不会放过他。” 
  卓狂生淡淡道:“他请桓玄代他出手又如何呢?如此便难怪到老聂身上去。何况,桓玄
也大有杀你的理由,谁叫你是振兴边荒经济大计的主持人?” 
  高彦终于屈服,叹道:“你们怎么说便怎么办吧!老子要去睡觉哩!继续写你的天书
吧!” 
  没精打采的站起来往邻房的入口走去。 
  卓狂生不解道:“你今晚是干甚么的,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高彦立在入口处道:“我怕情况会失控。” 
  卓狂生愕然道:“失控?怎会有这回事,今次的观光游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绝不会出乱
子。” 
  高彦缓缓转身,挨在入口处,颓丧的道:“我不是担心观光游,而是担心我和小白雁的
恋情。现在米己成炊,想重新开始也不成。” 
  卓狂生谅解的道:“你患得患失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不过谁都不能控制未来,只能
就眼前的情况作出选择,而当选定了要走的路,便要全力而赴,再看老天爷的心意。” 
  高彦回头步入邻房,再没有说话。 
  ※       ※       ※ 
  拓跋圭、燕飞、崔宏、长孙嵩、叔孙普洛、张衮、许谦、长孙道生等驰上高坡,遥望东
面的平野。 
  在星空的覆盖下,幕容宝的大军己走得不见影踪,山野宁静详和。 
  敌人的押后军几近全军覆没,五千人只走脱数百人,沿河往南北落荒逃窜。 
  一万八千名拓跋族战士在后方重整队形,只要拓跋圭一声令下,可以随时上路,追击敌
人。 
  拓跋圭仰天大笑,然后心满意足的道:“幕容宝!你今回中计了。” 
  众将怪叫连声,以示附和,燕飞目光投往远方消融在黑暗里的地平线,晓得在拓跋圭的
心中,这再不是一场战争,而是一场残酷的屠杀,问题只是在何处下手,幕容宝确非拓跋圭
的对手,现在己完全陷于劣势中,而最要幕容宝命的危机,是他茫然不知拓跋圭正全力追杀
他。 
  张衮欣然道:“从这里到长城的路上,敌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探子的严密监察下。
恐怕幕容宝到我们发动突袭时,方晓得死神来了。” 
  拓跋圭冷静下来,淡淡道:“我们该在何处下手?” 
  叔孙普洛道:“敌在明我在暗,主动权完全握在我们手上,普洛认为敌人愈接近长城,
防守会愈松懈,所以,我们不必急于袭击,最好待对方长途赶路,人困马乏之时下手最为上
算。” 
  众人纷纷点头同意。 
  拓跋圭向燕飞问计道:“小飞你的看法又如何?” 
  燕飞答道:“敌人的押后部队完成了烧船和阻截我们渡江追击的任务后,好应派轻骑追
上大队,向幕容宝报告情况。假如幕容宝收不到押后部队的消息,会有甚么反应呢?” 
  拓跋圭点头微笑道:“对!小宝会怎么想呢?各位有甚么意见?” 
  众人露出思索的神色。 
  长孙道生道:“幕容宝会派人掉头回来探听情况。” 
  许谦点头道:“这是最理所当然的反应。” 
  拓跋圭双目精光闪闪,缓缓道:“如果敌方探子见不到押后部队,亦见不到我们在后追
蹑,情况又如何?” 
  长孙嵩开始明白拓跋圭的战略,捋须笑道:“幕容宝和手下诸将会惊疑不定,部队且会
生出恐慌,走得步步为营,旅程变得更漫长和辛苦。” 
  长孙道生忽然问崔宏道:“崔先生看法如何?” 
  除拓跋圭和燕飞外,人人露出注意神色。长孙道生于此时主动问崔宏的意见,显示他看
重崔宏的智慧。 
  崔宏谦虚两句后,从容道:“当敌人发觉押后部队失去影踪,会把警觉提至最高,不过,
他们的警觉性会随着接近长城不住消失,他们会放松戒备,这还牵涉到士气和体力的问题,
当他们越过长城后,会错觉脱离了险境,这将是我们出击的最佳时机。” 
  拓跋圭仰天笑道:“好!好!崔卿与我的看法不谋而合,各位还有甚么意见?” 
  张衮道:“崔先生的分析很有道理,不过,我们必须于敌人抵达平城前,拦途截击。” 
  崔宏胸有成竹的道:“如果幕容宝直扑平城,那此仗我们即使能胜出,仍是小胜,未足
以扭转彼强我弱之势。” 
  拓跋圭点头赞许,旋又露出深思的神色。 
  许谦愕然道:“直赴平城,又或过平城而不入,其间竟有分别吗?” 
  其它人全现出与许谦大同小异的疑惑表情。 
  燕飞看在眼里,心忖,许谦和张衮虽是智士,但却不像崔宏般文武全才,精通兵法谋略,
所以,在战场交锋方面的思虑,在相较之下便逊于崔宏。 
  崔宏悠然道:“平城现应一重入燕人之手,如果幕容宝越过长城后,先赴平城,让将士
可以好好休息,将表示他没有松懈下来,仍是步步为营,以全军安危为首要之务。在这样的
情况下,我们纵能取胜,折损必重,亦难令比我们强大的敌人全军覆没。” 
  长孙道生第一个附和道:“崔先生的看法极为精到。” 
  拓跋圭微笑道:“假设幕容宝过平城而不入,又如何呢?” 
  叔孙普洛击掌一下,大笑道:“我明白了,那将表示幕容宝心切赶回中山去争帝位,所
以不愿停留片刻,要挟大军震慑任何反对他坐上帝位的人,更表示他失去了警戒之心,如果
我们趁此时机对他们发动攻击,大胜可期。” 
  众人终于明白,纷纷称善。 
  拓跋圭含笑不语,到所有人安静下来,朝燕飞瞧去,微笑化为一个充满信心的灿烂笑容,
欣然道:“我敢以项上人头狠赌一铺,幕容宝这小子肯定直扑中山,惟恐错失登上皇座的机
会,小飞你认为我会输吗?” 
  燕飞迎上他灼热的眼神,语气却非常平静,道:“请族主下令。” 
  拓跋圭把马鞭指向前方,大喝道:“我们便和幕容宝来一场豪赌,绕路从北面赶过幕容
宝,先一步偷入长城,然后养精蓄锐,等待幕容宝来送上他项上的人头。” 
  众将轰然答应。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