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二
第 九 章 识见过人
   
  一艘小艇静悄悄地在河道上滑行,驶进一座石桥底后停了下来,仿如从此在人间消失,
桥上虽有人来来往往,却没人注意这在江陵城惯见的景象。
  撑艇者正是侯亮生,他比约定的时间迟来了近半个时辰,真怕屠奉三以为他爽约,又或
等得不耐烦走了。
  “侯兄!”
  侯亮生吓了一跳,左顾右盼,仍见不到屠奉三。
  “我在这里!”
  侯亮生感到艇子轻摆,往四周瞧去,一双有力的手正抓着船边,屠奉三很快地从河水中
冒出来,由于他处于艇子和桥墩之间,即使有其他艇子驶过,只要屠奉三回到水里,便可以
躲起来。
  侯亮生想不到他有此一着,赞道:“屠兄真有办法。”
  屠奉三大半截身子仍浸在河水里,冷冷道:“如有人见到侯兄如此把艇泊在桥底,会有
什么联想呢?”
  侯亮生道:“我不如此别人才会感到奇怪,每当我有疑难的时候,总爱一人独自划艇游
河,桓玄也晓得我这个习惯。”
  屠奉三道:“侯兄因何迟到?”
  侯亮生现出哀痛的神色,颓然道:“因为今早桓府有事发生。唉!都是南郡公作的孽。
我不能出来太久,屠兄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屠奉三心忖不知谁又给桓玄害了,不过桓玄正在前线和建康军开战,当不是他亲自下手。
道:“侯兄真的打算背叛桓玄吗?”
  侯亮生苦笑道:“屠兄不相信吗?”
  屠奉三道:“侯兄投靠桓玄,求的不外是功名富贵、权力地位。目前在南方,桓玄是最
有资格实现侯兄所求的人。而我屠奉三则落泊边荒,侯兄竟舍桓玄来就我?动辄还要死得很
惨,且侯兄与桓玄又没有深仇大恨,本人真的不明白。”
  侯亮生道:“屠兄有没有兴趣听我的看法和抱负,如屠兄听后仍认为我在骗你,可以依
原定计划杀死我,只要给我一个痛快便成。”
  屠奉三大讶道:“我肯来这里见你,正是想知道侯兄的想法,请侯兄赐教。”
  侯亮生双目闪动着智慧的光芒,道:“自晋室南迁,当政的分别是王导、桓温和谢安,
他们代表的是世族中的进步势力,力图改革令晋室失去半壁江山的腐朽政治,压制世族公卿
的政治经济利益,阻止他们占山护泽、逼民为奴,残民以自肥的行为。”
  屠奉三点头道:“侯兄很有见地,没有这三个人,南晋肯定没有眼前的局面,更遑论淝
水之战的辉煌战果。”
  侯亮生道:“亦正因淝水之战,把一切改变过来。从北方南迁过来的大多数士族,仍眷
恋以前大晋的风光,把江东视作可以继续‘奢侈相高’的避难所,但因北方胡贼的威胁,才
不得不容忍由王导开始,至谢安达至最高峰,镇之以静,把士庶团结在一起的政策。可是淝
水之战的大胜,却使他们生出错觉,认为胡人再难成大事,劣根性又再显现出来。所以一向
不满谢安限制他们利益的政策的世族公卿,便转而支持司马道子,排挤谢安和谢玄。这是政
治派系的斗争,区别非常清楚,一边是主张改革的谢安派。王珣、王恭、殷仲堪、徐邈等都
属这派的人,政见相同。另一边是以司马道子、王国宝、王愉、司马尚之为首,力图恢复旧
晋风光的保守势力。”
  屠奉三动容道:“侯兄对朝政有非常过人的真知灼见。”
  侯亮生无奈的道:“我当初投靠桓家,是认为桓温的后人会继承桓温的抱负,扫走腐朽
的司马氏皇朝,开创新局,继而北伐以复我中土。岂知却是看错了,桓冲虽有几分乃父之风,
却没有担当天下的大志。桓玄聪明绝顶,可是比腐败的世族更不堪,只视天下为桓家私产。
我大力怂恿他支持王恭作盟主,他竟向王恭讨女为妾,如此行为,怎不令我对他死心。”
  屠奉三点头道:“既知桓玄非是可事之主,侯兄何不远遁他方,逃到桓玄势力不及处,
不是胜过作我的内应,动辄招来杀身大祸吗?”
  侯亮生目光闪闪的打量他,沉声道:“屠兄肯放过桓玄吗?”
  屠奉三微笑道:“这还用问?”
  侯亮生道:“屠兄又凭什么令桓玄败亡呢?”
  屠奉三微一错愕,一时不知该如何答他。
  侯亮生道:“屠兄看好刘裕,对吗?”
  屠奉三呼出一口气道:“侯兄比我想像的还高明,幸好桓玄不懂重用你。”
  此时有艇子驶过,屠奉三早一步沉到艇底去。
  当他再从水里冒出来,侯亮生道:“你看好刘裕,我却不看好桓玄,这样说,屠兄该明
白我的心意哩!”
  屠奉三道:“你为何不提司马道子?如刘牢之站在他那一方,桓玄今次肯定无功而回。”
  侯亮生道:“我着眼的并不是一时的成败,而是民心所向。自淝水之战后,司马道子掌
政,立即恢复了以前旧晋户调税法,王公在谢安时是要纳税的,庶民服役者可免税,而司马
道子竟倒行逆施,世族公卿再不须纳税,庶民则既要服役又要纳税,且巧立名目,加重庶民
的负担,逆民行事,弄得天怒人怨,火石天降,此末世之象。”
  接着叹道:“桓玄和司马道子都是一丘之貉,不明白谢安团结各阶层的政策已深入人心,
而刘裕又是谢安、谢玄的继承人,只要给他一个机会,凡有改革理想的人都会支持他。对世
家大族我是彻底的失望,刘裕的布衣出身,反可以为南方带来新的气象,是我乐于见到的。”
  屠奉三道:“我完全明白了!侯兄有什么好提议呢?”
  高彦睁眼道:“这次可发了。”
  吸引了燕飞的注意力后,续下去道:“我终于想通因何老聂等知道我会来找小雁儿。”
  正操舟的燕飞没好气的道:“你不是在睡觉吗?现在离淮水不到十里,不要告诉我,你
又想掉头回去。”
  高彦哂道:“你这个边荒第一高手是怎么搞的?连闭目养神和倒头大睡也分不清。他奶
奶的!谁说过要回去?你究竟听还是不听?”
  燕飞无奈道:“我又没封着你的口。”
  高彦喜道:“这才够朋友嘛!我想到的情况是这样的,当小清雅回到巴陵,因心中想着
我,更知道我情比金坚,定会来找她,于是吩咐手下的人,如见到像我如此潇洒不凡的超群
人物,须立即上报她,好让她能及时热烈地款待我,因而泄漏风声,让老聂布下天罗地网来
守候我们。”
  燕飞道:“另一个可能性,是荒人中尚有两湖帮的奸细。”
  高彦道:“绝对不会,我不是说没有奸细,而是奸细如何将消息送往巴陵呢?除非是飞
鹄传书,但这是不可能的,荒人现在人人打醒精神,提高警觉,谁可养了整笼鸽子仍可瞒过
所有人?何况知道我们到两湖去的只有寥寥数人,即使有人看着我们离开,仍不知我们到哪
里去。勿要胡言乱语,扰乱老子我的思路。”
  燕飞想想也是道理,苦笑道:“算你对吧!”
  高彦兴奋道:“由是观之,我的乖清雅不单没有出卖我,还记挂着我,是废寝忘餐的那
一种。”
  燕飞道:“希望是这样吧!”
  高彦光火道:“什么希望是这样是那样?根本实情如此。你一点都不知道她对我多么亲
热,香肩儿任我搂;便宜话任我说;小手任我拉;你抱我、我抱你,只差尚未亲嘴儿。明白
吗?她对我是情深如海的。”
  燕飞淡淡道:“你整晚就是想这些东西?”
  高彦理所当然的道:“不想这些东西还有什么好想的?哈!这次虽然见不到她,但已弄
清楚她的心意。收复边荒集后,我会雇一顶大红花轿,敲锣打鼓的到两湖去迎亲,你则负责
道路的安全。”
  燕飞道:“你不是认真的吧?”
  高彦不悦道:“我说得出口的话怎会不算数?”
  燕飞哑然笑道:“你这小子真是无可救药。先得人家小姑娘肯点头下嫁你这小子再说吧!
不要浪费了我为你出生入死赢回来的成果,太过张扬,会令老聂很难下台的。而且下次你到
两湖去,须单人匹马方能显示你的勇气和诚意,我既没空陪你去发疯,亦不宜陪你去,老聂
可没答应过不对付我。”
  高彦颓然道:“我早知你会拒绝我。唉!你奶奶的!老聂这家伙杀人不眨眼,我孤苦伶
仃的一个人到两湖去,举目无亲,老聂若有心要把我分开作八块,保证不会多一块也不会少
一块。”
  燕飞笑道:“不要说得那么凄凉,情况不是你想的那般恶劣,赌约是在他手下面前订立
的,愿赌当然要服输,否则聂天还将变成卑鄙小人。何况如他敢动你半根毫毛,将与我燕飞
结下解不开的深仇,聂天还会这么蠢吗?不要再想了,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明白呢?”
  高彦眉开眼笑道:“多说一百遍也不厌。你究竟和拓跋珪有何拯救千千和小诗姐的妙法
呢?”
  燕飞心忖原来你仍记得千千,敷衍道:“这方面由我来操心吧!你还是……”
  高彦怒道:“你当我高彦是什么人?只有你才紧张吗?照我看,以你今时今日的功夫,
哪管他千军万马,只要有好帮手,来个突袭,肯定可把她们救出慕容垂的魔掌。”
  又兴奋的道:“慕容垂总要去打仗的,他不在,我们不是有机会吗?”
  燕飞摇头道:“慕容垂是不会让千千主婢离开他身边的,当我们光复边荒集,他更会提
高警觉。”
  高彦道:“先答我一个问题,你有信心打败慕容垂吗?”
  燕飞想起那次和慕容垂交手的情况,认真思索起来,道:“此人的枪法,已臻出神入化
的境界,最可怕的是他临阵应变的机智和判断,这样的对手,谁敢夸言稳胜呢?当时我有个
感觉,是他怕误伤千千,所以枪下留情,但我已感到纯以功力火候论,我尚逊他一筹,如他
放手全力施为,更难预料他厉害至何等田地。谢玄便曾在他的北霸枪下吃过暗亏,致后来一
伤再伤。谢玄其时的剑术,确在我之上。现在我虽有突破和精进,可是对着被誉为胡族第一
高手的慕容垂,仍是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你有什么鬼主意?”
  高彦道:“不是鬼主意而是好主意。你只是谦虚吧!我买定你赢,所有荒人都肯投注在
你老哥身上。慕容垂厉害得过竺法庆吗?他奶奶的,照我说索性公开向慕容垂下战书,约期
决战,大家公平拼个分明,千千主婢归胜的一方。如慕容垂不敢应战便是龟孙子,他还有脸
见人吗?让普天之人都知他怕了你哩!”
  燕飞道:“照你这样的说法,那还用打仗呢?不满桓玄,便约他出来单打独斗,决一生
死,谁输了便向对方献上荆州或边荒集,世上怎会有这么便宜的事?慕容垂如不应战,谁都
不敢说他半句闲话,何况他确曾从我手上把千千硬夺回去。如此向他下战书,只会换回他的
耻笑。”
  高彦道:“那就用奇兵突袭的方式,尽起边荒集第一流的高手,组成救美团,觑准慕容
垂与人大战的时刻,忽然出手,救回她们主婢。”
  燕飞苦笑道:“如论智计,我们实在比不上慕容垂,我们两次眼睁睁看着边荒集失陷,
便知慕容垂不论兵法战略,均是无懈可击。他的亲兵团云集了慕容鲜卑族的一流好手,根本
不怕突袭。更何况在千千和小诗身边有个叫风娘的女人,她极可能是胡族中武技最高明的女
子,与慕容垂所差无几,只是她那一关已不易过。何况如此以硬碰硬,我们不论成败,也会
死伤惨重。”
  高彦道:“这不行,那又不行,究竟该怎办好呢?”
  燕飞安慰他道:“这条路并不易走,我们可以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的坚持下去,眼前的—
步,是先收复边荒集。刘裕是个很特别的人,初遇他时并觉不得他有何了不起的地方,充其
量只是个本领高强不怕死的机警探子,可是和他经历多次出生入死后,他的光荒逐渐显露出
来,现在举手投足之间,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充满领袖的魅力,直追当年谢玄的风采。只
有他才可以领导荒人迈向胜利。我不行,屠奉三也不行,老实说谁都不行,只有刘裕可以办
得到。淮水之战,只是他军事生涯的开始,到光复边荒集,才会真正奠定他无敌统帅的地位,
那时桓玄、刘牢之、司马道子和孙恩等人会开始害怕他。”
  不由想到拓跋珪,他比任何人更先知先觉,已对刘裕生出戒惧之心。
  若有一天,两人对决沙场,他该站在哪一方呢?希望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吧!
  高彦不解道:“为何忽然提起老刘呢?”
  燕飞道:“边荒集是没有能力同时应付南北夹击的,所以边荒集的存亡,全看刘裕在南
方的表现,在北府兵内的斗争成败。亦只有当边荒集稳如泰山,我们才有资格与拓跋珪联手
对付慕容垂,也只有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方有机会进行我们的‘救美行动’,明白吗?如果
刘裕有什么闪失,我们成功的机会更渺茫。”
  高彦道:“你的兄弟比之刘裕又如何呢?”
  燕飞道:“你指拓跋珪?唉!我太熟悉他哩!有时更有点怕他。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当
你太熟知一个人,反而有点不知从何说起的困难。”
  高彦皱眉道:“怕他?”
  燕飞不情愿地想起拓跋珪要对付刘裕的手段,叹道:“在一般情况下,他可算是个明白
事理的人,更有过人的气魄和眼光。可是一关乎到拓跋族的荣辱,他却是寸步不让,狠辣绝
情得不像平时的他。从小他便立下志向,不但要恢复代国,还要令拓跋族独霸天下,任何人
想阻止他这么做,他会和你拼命,即使是我也不会例外。”
  高彦道:“他有什么长处呢?”
  燕飞道:“他看事物非常透彻准确,擅用骑兵,从不会粗心大意,而我最欣赏他的是他
的耐性。这么多年来,苻坚想尽千方百计要清剿他的马贼团,仍劳而无功,正因他懂得避重
就轻,懂得忍耐、懂得掌握时机。天下愈乱,他比任何人更有生存之道。”
  高彦讶道:“你很看得起他。”
  燕飞目光投往前方,淮水在五里的水程内,很快他们会回到凤凰湖基地,反攻边荒集的
军事行动会立即全面开展。他将会暂时忘掉仙门,全心全意投进这如梦似幻的人间世去,经
历其中的悲欢苦乐。他不会让自己停下来,直至救回千千主婢的—刻到临。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