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二
第 八 章 蛇蝎美人
   
  拓跋珪回到离开盛乐只有四十多里的营地,心中仍激荡着刚才沿大河疾驰的畅快情怀,
手下迎上来为他拉马。
  拓跋珪跳下战马,揽着马颈以抚摸奖励爱马的时候,张衮来到他身旁作揖道:“慕容永
已派人接收雁门,却不碰平城。”
  拓跋珪大喜道:“慕容永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张衮担心的道:“探子回报,慕容永只派出一支千多人的部队,只要慕容宝佯作攻打雁
门,我们西燕的军队要望风而溃。”
  拓跋珪心满意足的道:“事情比我想像中的更理想,假如慕容永摆出志在必得平城和雁
门的姿态,慕容宝反不得不无全力收复两城,以免国都根本被动摇,现在慕容永只是投机取
巧,希望浑水摸负占点便宜,慕容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会交由慕容详负起收复两城之责,
而他则全力来对付我拓跋珪。我明白慕容宝,他根本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不堪一击,哼!我
会令他后悔。”
  又沉吟道:“照这么看,慕容垂该已把慕容永压得没法动弹。慕容永肯定斗不过慕容垂,
不过慕容宝亦非我的敌手。”
  张衮道:“慕容宝兵力在八万人间,全是大燕国的精锐战士。而我们尽起兵马,仍不足
三万人。如慕容宝舍雁门、平城,直扑黄河河套,从水路攻打盛乐,我们应付得了吗?”
  拓跋珪似没有听到张衮的忧虑般,迳自沉吟道:“我认识慕容宝这狂妄自大的小儿,低
能智浅,最懂的是收买人心,用些小恩小惠贿赂他老爹身边的人,只有慕容垂的发妻段氏,
看穿他的才干不足挑起这副重担,我会证明给所有人看,段氏没有瞧错他。”
  接着迎上张衮充满忧色的目光,微笑道:“兵力的多少强弱,并不是决定成败的唯一因
素。他是劳师远征,我是以逸待劳;他不熟地理环境,我们却是在这里土生上长;他的补给
线长,运粮困难,我们却全无这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惯了打打逃逃,根本不会让他
有全面对阵的机会,慕容宝能撑多久呢?慕容宝是个缺乏耐性的人,他最关心的是能否继承
皇位。我知他常在手下面前讥笑我为马贼,哼!我会教他一尝马贼战法的厉害。”
  张衮听得说不出话来。
  拓跋珪顺口问道:“从长城内撤来的人安顿好了吗?”
  张衮道:“已依族主指示,分散往盛乐北面各处部落去,粮食方面一年半载绝不会出问
题。”
  拓跋珪欣然道:“他们将很快重返长城里去。”
  张衮低声道:“她已醒了!”
  拓跋珪轻震一下,拍拍张衮肩膀,举步去了。
  王恭死了!
  刘裕全身无力,虚虚荡荡的,心中填满说不出的懊悔——悔恨没有强行带走王淡真、悔
恨没有依刘毅的提议,率领何谦派系的北府兵将与刘牢之决一死战,沮丧的感觉紧箍着他,
更糟的是他曾有选择的自由,而他却没有为此尽过力,坐看王淡真的亲爹被刘害死。这个想
法形成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沉重负担,至乎思索一下都要费尽心力。
  想及王淡真现在可怕的处境,他的五脏六腑似一阵一阵的痉挛着,如没有人看着,他或
会倒地嚎哭。
  不过纵使所有事情再发生一遍,他仍会选择现在这条路。为了更远大的目标,他必须牺
牲个人的意愿,一切全为大局着想。
  来见他的是老朋友魏泳之,与孔靖的交好,便是由他牵线搭桥。大家都在孙无终手下办
事,交情深厚,对魏泳之他是信任的。
  在帅帐内,魏泳之续道:“王恭晓得何无忌的水师助了你们一把,非常震怒,亲到广陵
质问刘牢之,刘牢之虚与委蛇,还设宴款待,解去王恭的疑心,然后等王恭回程时,派人在
水上伏击他,斩下王恭首级,送往建康。”
  刘裕尽力压下心中狂乱的情绪,道:“北府兵内对此有什么看法?”
  魏泳之道:“大部分人均认同他的做法,因为王恭已成桓玄一党,不过却认为不用杀王
恭,只须把他关起来已足够。说到底王恭是当朝重臣名士,杀他会令建康高门产生感同身受
的激愤。”
  刘裕狠狠道:“这是司马道子开出来的条件,也是司马道子的诡计,只有杀王恭,刘牢
之方可以坐上北府兵大统领的宝座。”
  魏泳之点头道:“孙爷也是这般的分析。”
  刘裕定睛看他,沉声道:“是否孙爷派你来的?”
  魏泳之摇头道:“不是孙爷,是何无忌,他知道我被委任负责打理边荒的情报,特来找
我,问我肯否站在你们的一边,我当然立即表明立场。孙爷和我们一班手足,都对刘牢之很
失望。”
  刘裕探手用力抓他肩头,以示心中的感动,然后松手问道:“刘牢之有没有怀疑无忌?”
  魏泳之道:“刚好相反,刘牢之还称赞了他一番,因为既能重挫桓玄和两湖帮,他又看
准你们去反攻边荒集等于送死,一举两得,刘牢之高兴还来不及呢!当然!他并没有怀疑何
无忌是有心助你。”
  刘裕问道:“刘毅方面如何呢?刘牢之有为难他们吗?”
  魏泳之讶道:“刘毅和你有关系吗?”
  刘裕压低声音道:“何大将遇害后,他来找我,请我加入他们,一起反抗刘牢之,我因
不忍见北府兵四分五裂,所以劝他们暂时屈服,然后等待时机。”
  魏泳之喜道:“北府兵内和我们志同道合的人真的不少,现在全看你老哥哩!刘牢之现
在一意笼络何谦派系的将领,刘毅还升了官,照我看短期内刘牢之也不敢动何谦一系的人,
迟些局面稳定下来,却很难说。孙爷也持同样的看法。而每过一天,刘牢之的权力便会多稳
固一些,支持他的将领仍是占大多数。”
  刘裕心忖我还有胡彬和朱序呢!道:“建康方面情况如何?”
  魏泳之道:“桓玄打赢了第一场胜仗,在建康大江上游,大破由王愉指挥的建康水师,
却给司马元显的另一支水师在白石挡着。主动权完全操在桓玄手里,当荆州军回过气来,便
会乘胜攻打司马元显的船队,看来仍是桓玄赢面大得多。不过只要我们北府兵插手,桓玄将
失去优势。”
  刘裕感到体内的热血沸腾起来,恨不得取刘牢之而代之,与桓玄在大江决一死战,直捣
江陵。现在却只能在脑袋里想着。
  两人又商量了各方面的事,初步定下未来的计划,魏泳之悄悄离开。
  拓跋珪从未见过这样的一个女人,就在他们眼神相触的一刻,他感到自己已了解她,而
对方也掌握到他拓跋珪是怎样的一个人。
  这是非常新鲜刺激的奇异感觉。
  当拥被坐在帐内,仍因失血而致脸色苍白的美女,朝他看过来的一刻,他感到她一边在
看他,同时她的“心眼”亦在搜索着,寻找他的破绽和弱点。那是一双对这世界充满怀疑,
戒备的美丽眼睛。
  拓跋珪心忖假如她一手抚摸自己,另一只纤手会否在暗中拔刀呢?
  拓跋珪轻松的在她身旁坐下,凝视着她,没有说话。
  美女轻轻吁出一口气,淡淡道:“拓跋珪!”
  拓跋珪愕然道:“你是猜出来的吗?”
  美女移开目光,仿佛在听他说话的时候,也在聆听远方某些声音,眼睛蒙上如烟如雾的
凄迷神色,在挂于帐内的羊皮灯映照下,有种无以名之、超逾人世的诡异神秘美态。唇角飘
出点自嘲的苦涩表情,轻轻道:“这很困难吗?在拓跋鲜卑族里,有另一个人有你的体魄和
气度吗?你杀了我吧!我肯定你是救错了人。”
  拓跋珪饶有兴致的道:“杀人对我来说只是一件小事,吩咐一声便行,又或可亲自下手。
但我为何要杀你呢?”
  美女茫然的瞧着帐顶,梦呓般道:“拓跋珪怎会如此糊涂,到现在仍不知我是谁。”
  拓跋珪现出深思的神色。
  美女放开抓着毛毡的手,任由毛毡滑下,露出上半身起伏有致的优美线条,紧身衣内充
满火热的青春活力。
  拓跋珪并没有巡视眼前美不胜收的动人肉体,道:“楚无暇?”
  楚无暇往他瞧来,眼睛闪耀着令人难以明白的炽热光芒,柔声道:“我是你好兄弟燕飞
的敌人,趁还有机会时杀了我吧!否则终有一天你会后悔。”
  拓跋珪哑然笑道:“你这女人很有味道,纵然你是我的敌人,可是在未一亲香泽前,杀
你不嫌暴殄天物吗?”
  楚无暇漫不经意的道:“上过床后,你会舍不得杀我的,别做这般愚蠢的事。”
  拓跋珪开怀笑道:“美人儿,我相信你确可调剂紧张生活,留在建康宫内确是浪费了你。
弥勒教现在已土崩瓦解,你开罪的人也不少,何不收心养性,做个听话的女人算了。”
  楚无暇现出带点不屑的神色,上下打量他几眼,平静的道:“跟着你有好日子过吗?你
根本不是慕容垂的对手,早晚难逃灭族的命运。你若对我的身体感兴趣,我只会迎合你而不
会有丝毫拒绝之意,我也想试试你拓跋珪的魅力。”
  拓跋珪听得一呆,接着哈哈笑道:“真的有意思。哼!竟敢小觑我拓跋珪!信不信我先
占有你的身体,然后再亲手杀死你。”
  楚无暇苍白的脸颊现出红晕,令她更添艳色,妩媚动人,此时白他一眼,会勾魂慑魄的
眼睛像在说“来吧!难道奴家怕了你吗?”
  拓跋珪想起抱她入怀时那种柔若无骨的动人感觉,差点失去自制力,但又感到如此受不
住她的诱惑,非常不智,也会令她看不起自己。忙把欲火强压下去。皱眉道:“为何你认为
我斗不过慕容垂呢?”
  楚无暇揭开盖着下身的毛毡,盘膝面对他而坐,秀眉轻蹙的道:“谁斗得过他呢?如果
他不是有纪千千,我索性去投靠他算了。”
  拓跋珪毫不介意,摇头笑道:“脑袋长在屁股的女人。”
  楚无暇面无表情的道:“狂妄自大的男人。”
  拓跋珪细看她的花容和身段,目光直接露骨的道:“告诉我,现在北方诸雄里,除了战
争和掠夺残杀外,还懂什么呢?现时的慕容垂虽然强大,甚或强过所有人,可是他却目光浅
窄,只顾着四出征伐,把中原变成人间鬼域,可惜又祸乱不断,致四分五裂。现在机会已来
到我拓跋珪手中。”
  楚无暇任他目光饱览全身,毫不在意地以半嘲讽的语气道:“你先避过即将临头的杀身
之祸再算吧!”
  拓跋珪哈哈笑道:“你知否自己身在何处呢?”
  楚无暇不解的看着他。
  拓跋珪的目光从她动人的肉体移开,仰望上方,似透帐直瞧往壮阔的星空,悠然道:
“淝水一战,令氐秦解体,慕容垂首先叛秦,在河北复兴大燕。接着鲜卑另一支系慕容泓随
之起兵,称帝长安,姑名之为西燕。姜族姚苌也叛秦自立,擒杀苻坚,建立姜秦,氐秦虽亡,
仍父死子继,由苻丕登位是为后秦。世镇勇士川的乞伏国仁,于苻坚死后独立,也以秦为国
号,可当之为西秦。另外尚有仇池氐杨定自立为仇池公,南倚桓玄。又氐人吕光自称凉州牧
酒泉公,为凉国。北方诸雄里,以此七股势力有争霸的实力。其他如秃发乌孤、沮渠蒙逊、
慕容德、李焉、赫连勃勃、冯跋等只算是陪衬,无能左右大局。”
  说罢目光回到楚无暇脸上,迎上她灼热的目光,哂道:“无知女人,对国家大事,你懂
得什么呢?”
  楚无暇道:“你究竟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来?”
  拓跋珪摇头苦笑道:“这是长城外大河河套北岸,你昏迷了三昼夜,枉我悉心照顾,岂
知你完全不知感激,早知把你送给波哈玛斯算了。”
  楚无暇奇道:“你不是刚夺取了平城和雁门吗?”
  拓跋珪笑道:“得到的当然也可以放手,从没有东西是我拓跋珪割舍不下的。两城我已
当礼物送了给慕容永,慕容宝有本事便从慕容永手上拿去吧!”
  说毕站了起来。
  楚无暇仰脸打量着他不可一世的骠悍体型,道:“说得好好的,你要到哪里去,不在帐
内渡此寒夜吗?”
  拓跋珪俯下身去,粗大的手掌抚上她娇嫩的睑蛋,嘴唇在离她香唇不足两寸处微笑道:
“今晚我要独自思量最新的情况,你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后,再告诉我你想留在我身边,还
是到别处碰运气。记着!我永远不会收容曾离开我的女人,机会只有一个。”
  楚无暇皱眉道:“你肯放我走?”
  拓跋珪道:“你竟这么善忘,我不是刚说过没有东西是我舍割不下的吗?”
  楚无暇任他抚摸吹弹得破的娇嫩脸容,柔声道:“我不是指这方面,而是问你肯错失杀
我的机会吗?你也善忘哩!我说过如你不这般做,终有一天会后悔的。”
  拓跋珪站直雄躯,仰天笑道:“好一个楚无暇。哼!我拓跋珪怕过谁呢?我既然救了你
一命,并不会因你是谁而把你的命夺走。好好的想一想。”
  说罢往帐门走去。
  楚无暇道:“你会愈来愈舍不得杀我的。”
  拓跋珪在帐门前停步,头也不回的道:“从来没有女人能令我着迷的,我也希望你是例
外的一个。出生入死的生活并不好过,有时也须有忘掉一切的时刻。”
  又道:“你决定了吗?”
  楚无暇淡然道:“早在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已决定了。”
  拓跋珪微一错愕,仍没有回头看她。
  楚无暇柔声道:“我会把你迷死,直到你后悔的一天。”
  拓跋珪听了大笑离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