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二
第 七 章 有备者胜
   
  高彦逐渐苏醒,迷迷糊糊的坐起来,再被江风迎面一吹,清醒过来,睁眼一看,嚷道:
“我的娘!为何回到大江上?”
  目光投往在身旁把舵操控小风帆的燕飞,大怒道:“我还未见过我的小白雁,为何硬把
我架回去?噢!这里怎么这么痛。”
  燕飞见他手抚咽喉的位置,淡淡道:“想清楚点,昏迷前你遇上什么呢?”
  高彦喃喃道:“他奶奶的!我刚步出食馆,走往对街,忽然眼前一黑,醒来便在这里。
我的燕公子燕爷,驶回去好吗?唉!你这保镖是干什么的,又浪费了我一晚的宝贵光阴。唉!
原来光阴真的可以这么珍贵的。”
  燕飞道:“你被你未婚娇妻的恩师大人,活生生掐着喉咙弄昏了。假如他老人家对你这
个徒婿爱不释手,多把玩片刻,我会很感激他,因为以后再不用被你这小子烦,人生会快乐
很多。”
  高彦失声道:“聂天还?”
  燕飞道:“有印象了吗?你虽然武功低微,该不至于被人暗算,把你像小鸡般提着都不
知道吧!”
  高彦仍在发呆。
  燕飞暗叹一口气,小白雁之恋注定是波折重重,最大的问题不在聂天还,而是尹清雅本
身的意向。她或许觉得高彦是个有趣的玩伴,却绝非如意郎君。当然真实的情况,要他们两
个才清楚。
  道:“为何变成哑巴了?是否害怕被小白雁出卖呢?”
  高彦坚定的摇头道:“清雅永远不会出卖我,可能是她忍不住告诉老聂爱上了我,所以
被老聂猜到我会到两湖找他的爱徒,遂布下天罗地网待我们去上鈎。”
  干咳一声,骇然瞧着燕飞,道:“你不是干掉了聂天还吧?”
  燕飞笑道:“放心吧!是差点被他干掉。你当我是神仙吗?一个人砸掉整个两湖帮。”
  高彦尴尬的道:“哈!你是如何办到的,怎可能在老聂手上把我救回来?这还不算神仙,
算什么?有打伤老聂吗?”
  燕飞见他低估聂天还,没好气道:“你没听到吗?我说差点被老聂干掉,还怎去伤他?
哈!我的赌术终于大成,虽曾输掉你的身家,现在却连本带利给你赢回来。”
  高彦莫名其妙的道:“你在胡扯什么?”
  风帆顺风往东而下,江上罩着一重薄雾,夜色凄迷。
  燕飞道:“我为了保住你的小命,和老聂豪赌一铺,赌的是如我不能在半个时辰内把你
救出来,便横剑自刎。”
  高彦两眼立即发亮,兴奋得声音都沙哑了,期待的道:“你现在肯定赢了,什么连本带
利,快说清楚点。”
  燕飞笑道:“听后不要兴奋得跳进江水里去。”
  高彦倏地整个人弹跳起来,喝道:“你奶奶的!快说!是不是把小白雁嫁给我?”
  燕飞道:“差不多是这样,只要小白雁心甘情愿嫁你,老聂将不可从中阻挠。”
  高彦欢呼一声,跃上半空,打个筋斗再落下来,振臂高呼道:“成功哩!还不立即掉头,
我要去向我的小白雁求婚。”
  燕飞皱眉道:“早知你这小子会是这模样,给我冷静点,如果聂天还使人干掉你,什么
都完蛋哩!”
  高彦怎压得下心中的兴奋,道:“有你保护我,怕他娘的什么呢?小白雁肯定盼她的郎,
嘿!即是我高彦,盼得心都痛了。哈!我怎忍心见她独守空房呢?娘子,高彦来哩!”
  燕飞自有对付高彦的一套办法,若无其事道:“赌约只规定老聂不得阻止你们来往,至
于如何谈情说爱、议论婚嫁,则要看高少你的本事。但赌约没有包括我燕飞在内,他仍可以
不择手段的对付我。我若被人干掉,还如何保护你呢?”
  高彦愕然坐下,苦思道:“我的心现在很乱,你来给我分析一下,假设我一个人回两湖
去找小白雁,聂天还真的会宁失信于天下,也要对付我吗?”
  燕飞赞许道:“终于肯面对现实。今次老聂输得很冤枉,我则赢得侥幸,肯定有一段时
间意气难平,你此刻若大摇大摆回去找小白雁,老聂怎咽得下这口气?幸好在这场协约战里,
我没伤过半个人,故没有结下仇恨,较易令老聂愿赌服输。当然!他绝不愿小白雁嫁给你这
小子,所以肯定会在小白雁身上下功夫。这样吧!待收复边荒集后再说吧!只要我们站稳阵
脚,令老聂顾忌大增,那时你尽管公然去找小白雁,老聂也不敢对你不客气。如你在两湖一
带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是不会放过老聂的。”
  高彦道:“在两湖之外又如何呢?”
  燕飞苦笑道:“那就要看你的逃命功夫是否到家了。”
  高彦沉吟片刻,问道:“若你赌输了,是否真的会自尽呢?”
  燕飞耸肩反问道:“我是不守信诺的人吗?”
  高彦不解道:“你有必胜的把握?”
  燕飞坦然道:“有点像那晚在夜窝子与赌仙对赌的感觉,确有赢的信心,但也晓得输的
机会同样大。”
  高彦难以置信的道:“你竟肯为我高彦拿自己的命去赌,如果你死了千千怎么办?谁去
救她?我值得你这样去冒险吗?”
  燕飞苦笑道:“假设当时我稍存生死成败之念,就肯定使不出那可令我占到上风的一招,
也救不回你这小子,一起完蛋大吉。明白吗?”
  高彦感动的道:“真想不到老燕你是这么的一个人。以前我还以为你是个事事向钱看的
人,打这个人要一绽金子,踢那个一脚又另一绽金子。而事实上你比任何人更够朋友。”
  燕飞露出缅怀的神色,点头道:“现在回想起来,淝水之战前在边荒集那段日子是颇为
不错的,生活简单懒散,一切事在集内解决,每天坐在第一楼看街喝酒,喜欢的话可以到边
荒流浪几天。大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赚钱,这方面我算很不起劲哩!”
  高彦笑道:“当然哩!老庞供应你住宿酒食,我则献上真金白银。他奶奶的,那时的边
荒集真爽,拼命赚钱,也拼命花钱,我试过连续十多天没踏出青楼半步,到真挺不住才逃命
去也。是真荒唐啊!真正的醉生梦死,从不去想将来要如何如何的。不过坦白说,有时也会
感到厌倦,嗅到青楼那股胭脂水粉味便受不了。不过最多十天半个月,兴致又回来了。”
  燕飞含笑听着。边荒集是可以容纳任何人的,只要你恪守边荒集的规条,依足她的规矩
办事。
  高彦续道:“由此我领悟出一个道理,就是因为人是贪新鲜的,所以青楼得以万古长存。
有什么办法每晚都有个新鲜的女人呢?只有在青楼可以办得到。当你踏足青楼的一刻,根本
不晓得接着会遇上个怎么样的女人,只要你把假的当作是真的,便可以快快乐乐的过一晚,
醒来后,便当作一场春梦算了。哈!直至遇上小白雁,我才完全彻底的改变过来,其他娘儿
再惹不起我的兴趣。”
  燕飞道:“当小白雁对你千依百顺,再没有新鲜感时又如何呢?你为了追求新鲜感,不
会又故态复萌吗?”
  高彦欣然道:“小白雁是不同的,她永远不会驯服,而我正是看上她这股骚劲儿。没有
人比我更明白她,她愈爱你,愈不肯向你屈服。即使嫁给了我,她也不会是那种言听计从的
贤妻良母,会让我永远保持新鲜的感觉。唉!说起她,又想掉头回去哩!”
  燕飞目光投往茫茫大江,心中浮现纪千千的绝世玉容,完全绝对地明白高彦的心情,若
有人告诉他燕飞,有一天纪千千会失去令他感到新鲜动人的法力,他是打死也不相信的。
  高彦感激他,事实上他亦感激高彦,如不是他以走马灯为媒,拉拢出这段炽烈的爱恋,
生命可以变得如此深刻动人吗?
  刘裕从姬别的露天工场回来,脑袋仍装满数以千计的工匠,正昼夜不停地打造各种克敌
工具的火热情景。
  在帐外对着火堆坐下不久,卓狂生偕红子春来了。
  三人一起围着闪耀不定的篝火坐着。
  卓狂生道:“红老板有个非常不错的主意,想说出来让你老人家参考。”
  刘裕失笑道:“我可不是什么老人家,在这里谁有好主意,便有资格说话。”
  红子春道:“在全盘计划上,刘爷想出来的确是无懈可击,即使孙武再生,也想不出更
好的奇谋妙计。”
  卓狂生接口道:“整个反攻边荒集的计划,成败系乎能否攻占钟楼。不过敌人也是有头
脑的,不可能看不出钟楼的重要性。所以守楼容易夺楼难,在敌人全力防备下,即使我们有
燕飞这样的高手,失败的机会仍远大于成功。”
  刘裕动容道:“两位竟为此想出办法吗?快说出来。”
  卓狂生道:“是老红的脑袋想出来的,老红有一项过人的本领,就是测天之术。”
  红子春道:“这算什么本事呢?只不过是肯累积经验,故比一般人多点心得吧!”
  刘裕本身也受过看天候的训练,不过仍想不到气候在争夺钟楼一战上,能起什么作用。
讶道:“红老板有什么好主意?”
  红子春道:“边荒集的地势,是西北高而东南朝颖水倾斜,所以慕容垂有以颖水灌边荒
集的奇招。姬别那小子告诉我,边荒集是处于颖水的河原区,位于低地,故每逢春分后,水
气积聚不散,总有几场大雾。刚才我去找费二撇聊天,回营时感觉到四周充满湿气。若我没
有猜错,不出七、八天,边荒集必有一场浓雾,如在我们的计划中,能把天气计算在内,可
以更添胜算。”
  刘裕拍腿赞道:“果然是一流的好主意。”
  卓狂生捋须笑道:“最妙是敌人对地势不熟,既不在意亦绝想不到,有春雾这造化的奇
招,如我们能好好利用,可以占尽便宜。”
  刘裕道:“红老板可否作出更准确的预测?”
  红子春道:“我必须到边荒集走上一趟,现在立即动身,明天午后回来便可以告诉你。”
  刘裕道:“我立即派人陪你去。记着此事必须严守秘密。”
  红子春点头笑道:“此等琐事怎用刘爷费神?我会找几个得力的手下陪我去,再加上费
二撇,遇上什么事都可以安然脱身。边荒是我们地头,包管敌人摸不着我们的影子。”
  说罢欣然去了。
  卓狂生道:“这就叫一人不敌众人智。边荒集从未试过这般团结的。你在想什么?”
  刘裕沉吟道:“我在想,假如我们全面向边荒集推进,敌人则出集迎击,忽然大雾降临,
敌人会作出怎样的反应呢?”
  卓狂生的双目亮起来道:“那说不定我们除了能成功夺得钟楼的控制权外,还可以击垮
姚兴和慕容麟的大军。”
  刘裕跳起来,道:“我须立即去找查重信。”
  卓狂生追出帐外,摸不着头绪的道:“查重信?谁是查重信。你指的是否卖走马灯的小
查?”
  刘裕用鼻子大力吸了几下夜晚湖边的新鲜空气,点头道:“果然有点湿气!”
  卓狂生道:“老红是边荒集看天气变化最准的人。嘿!你要找的是那个专做走马灯的家
伙?”
  刘裕仰望夜空,双目神光闪闪,没有答卓狂生,长长吁出—口气,沉声道:“如此仗得
胜,老红是最大的功臣,我不但要找小查,还要找呼雷方。我以前的信心是装出来的,事实
上我顶多只有五成的把握,至于另外五成,则要靠我们到现在为止仍算不错的运气,但此刻,
我却有十成十的把握,可以稳胜此仗。”
  卓狂生失声道:“你倒装得像真的一样,原来你只有一半的把握。不过我仍不明白,怎
可能有必胜之仗呢?信心是必须的,可是过分的自信,恐非好事。唉!我只是提醒你,因为
你的成败,亦等若所有人的成败。”
  刘裕旋风般转过身来,微笑道:“因何以前我没有十足把握?是因我们尚有一个破绽,
就是必须能抵抗敌人的主力大军,直至夺取钟楼的第一个军事目标完成,始有胜望。可是姚
兴是有智谋的人,假如他选择置边荒集不理,放手全力进攻我们,我们便会被迫和他打硬仗,
而这是我最不想遇到的。一旦撑不住此仗,以燕飞为首的争夺钟楼部队会变成孤军,绝捱不
了多久。但红老板却为我解决了这道难题,使我想到打垮姚兴的方法。”
  卓狂生精神大振道:“请刘爷赐示。”
  刘裕移近他少许,压低声音道:“我不信刻下在营地的荒人中,没有敌人的奸细,而我
的计划只要漏出风声,便行不通,所以只限于钟楼议会的成员晓得,明白吗?”
  卓狂生不迭点头,表示明白。
  刘裕道:“可是为了保密,即使钟楼议会的成员也不能尽信。人是很奇怪的,会在不经
意间由言语行为把秘密泄漏开去,所以整盘计划,我会在最后一刻才让大家清楚。”
  卓狂生晓得刘裕借着向自己说话,他同时在深思整个策略中,可能出现漏洞的地方,以
免影响最后的战果。
  刘裕忽然问道:“我可以信任呼雷方吗?”
  卓狂生道:“呼雷方绝对不是反复无常的小人,何况他背叛了姚苌,边荒集已成他和手
下兄弟唯一安身立命之所。不过若你只是想了解姚兴的军队,姚猛是另一个选择,这小子是
完全可靠的。”
  刘裕道:“两个加起来便天衣无缝。”
  卓狂生心急地道:“可以多透漏两句让我知道吗?”
  刘裕目光投往边荒集的方向,沉声道:“你试想想,假若我们在大雾降临前,推进至离
边荒集不到十里的近处,而姚兴和慕容麟两方主力大军出集来迎战,忽然间边荒集周围数十
里之地完全被大雾笼罩,究竟对哪一方有利呢?”
  卓狂生道:“对我们争夺钟楼的奇兵当然有利无害,可是在敌我对峙的主力而言,却很
难说。”
  刘裕道:“有什么难说的,让我来告诉你,有备而战的—方将会占尽好处,另一方将只
余任人宰割的份儿。明白吗?”
  卓狂生—对眼睛亮起来,问道:“我们如何作好准备?”
  刘裕正要答他,手下来报,北府兵有人来求见。
  刘裕的心立即直沉下去,晓得出了状况,否则何无忌不会遣人来向他报告。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