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二
第 五 章 以命为注
   
  燕飞冲出食馆门外,眼前的情景一入目,就像被人用尽全力在胸口重击一拳,沉沈痛得
令他刹那间快要无法呼吸。
  高彦在对街给人提着咽喉,硬从地上扯起,双脚离地,两手垂软,头不自然地上仰,乍
看似乎忽然长高了。
  施暴者身穿黑色武士服,身材只是中等,可是却令人有不可一世的慑人霸气,腰上插着
一排飞刀,眼神锐利至似洞穿世上任何物事,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唇角的一丝笑意正不住
扩大,最后化作气焰嚣张的笑容。
  街上行人四散避开,没有人有看热闹的勇气,愈发显得燕飞面对的状况,是如何令人害
怕。
  原本车马往来的大街如河水被截断般静止下来,兴旺的大街倏地变得静似鬼域,以百计
的两湖帮徒从对街瓦顶上现身,人人弯弓搭箭,瞄准燕飞。十多人从对街的铺子拥出来,其
中一个赫然是郝长亨,其余他身边的人,只看体型气度,便知是两湖帮最精锐的高手。
  燕飞整个人“清醒”过来。
  自晓得仙门之秘后,燕飞一直处于半浑浑噩噩的状态,有时形势紧逼下会清醒一点,但
大多数时间仍被仙门启示出来的“真相”像鬼魂般缠绕着,感到眼前一切都是幻象,一切只
是心的产品,像梦般的不真实。
  正因这种奇异的心态,令他觉得做什么都没有相干,最好是找些惊险刺激的事来办,好
使他能重投现世的怀抱,忘掉仙门这回事。所以他肯陪高彦来发疯,正是这游戏人间的心境。
  可是在眼前残酷的“现实”下,他被“惊醒”过来,明白到此生死之局里,自有其不可
改移的法则,死亡代表的是一笔勾销,什么仙门和洞天福地都不济事。
  在这一刻,他再不被仙门主宰他的心,因为他必须全情投入,去应付眼前急遽变化的恶
劣形势。
  高彦的“一夜缠绵”已告泡汤,当下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把高彦带走。
  燕飞回复冷静,心神投往高彦,这才感觉到高彦仍有气息,当然只要对方手上加点劲,
高彦肯定一命呜呼。沉声道:“聂天还!”
  聂天还哈哈笑道:“燕兄不是忙得不能分身吗?为何还有闲情逸致来到两湖探视聂某,
应早通知一声,好让聂某能一尽地主之谊。”
  说罢一挥手,高彦便像个木偶般横飞开去,旁边一个高瘦老者闪出,一手抓着高彦的腰
带,轻如无物地把他提起,然后退人身后的铺子里去,消没不见。
  燕飞神色不变,此时他已完全进入“状态”,心灵晶莹通透,不含半丝杂念,日月丽天
大法全力运行,却再不是以前的功法,而是经历过三佩合一,明白了如何浑融丹劫和水毒,
其终极威力足以开启仙门,通往彼岸至高无上的心法。
  同一时间他掌握到聂天还功力的深浅。
  聂天还不愧是南方最有威望的黑道霸主,功力直追孙恩,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难怪江
海流会饮恨在他手上。
  即使单打独斗,以他燕飞现在的本领,仍未敢大意言胜,何况聂天还肯定不会予他公平
对决的机会,而是尽一切力量,不择手段的置他燕飞于死地。
  主动权在对方手上。
  聂天还没杀死高彦,正是要诱他动手救人,否则以他燕飞的身手,全力突围逃走,聂天
还也拦他不住。
  幸好他有一个在这劣局里唯一的优势,就是他能感应到高彦。
  郝长亨笑道:“燕兄放心,高少是清雅的朋友,我们会好好招待他的。”
  燕飞心中暗骂郝长亨卑鄙。
  郝长亨这番话如被高彦听到,高彦不伤心得吐血才怪。他说得虽好听,却等于暗示尹清
雅出卖了高彦,将她和高彦的事尽告郝长亨等人,而郝长亨因深悉高彦的性格,猜到高彦会
不顾一切的追到两湖来,所以布下天罗地网,等高彦来上鈎。巴陵是两湖帮地头,在他们预
谋下,加上高彦四处打听两湖帮的消息,遂行藏败露,招致眼前困局。
  如能击杀他燕飞,不论是单打还是以众凌寡,两湖帮立可一洗颓气,重振声威,轰动南
北武林。
  孙恩尚未办到的事,聂天还办得到吗?
  燕飞向郝长亨微笑道:“这个当然,郝兄若薄待我们高少,我敢肯定尹姑娘会和你拼命,
不信便试试看。”
  郝长亨现出愕然神色,显然没想过燕飞说的情况,亦使燕飞暗松一口气,晓得尹清雅没
有出卖高彦。
  聂天还从容道:“我聂天还的小徒,不会为一个荒人的生死掉半滴泪珠的。”
  敌方的高手和战士全布在前方,摆明是看准燕飞不会舍高彦而去,故集中力量以应付燕
飞硬闯救人。此着非常高明,除非是平野旷地,否则在闹市中心,不论有多少人手,要拦截
像燕飞般级数的高手,根本是没有可能的。
  燕飞踏前两步,来到车马道上,离聂天还不到三丈的距离,哂道:“霸地盘、争利益,
肯定是聂当家所长,可是对女儿家的心事嘛!你和我都该算是外行吧!”
  聂天还两手负后,目注燕飞,哑然笑道:“外行也好!内行也好!我们今晚站在这里,
该不是讨论儿女私情的好时机吧!”
  直到此刻,燕飞仍没法找到聂天还的任何破绽,那是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情况一如他面
对着慕容垂或孙恩,由此可推测聂天还是同级数的高手。
  聂天还完全没有身边的人的情状。
  包括郝长亨在内,站立在聂天还身旁的十七名两湖帮高手,表面虽装出悍不畏死,完全
不把他燕飞放在眼内的模样,可是燕飞却从他们气势上的微妙变化,清楚掌握到他们随自己
的移动而生出的紧张和不安,亦由此暴露出强弱优劣。假设其中任何一人和自己单打独斗,
他可凭这种料敌先机的本领,在数招内取对方之命。至强的郝长亨,恐怕也捱不过十来招之
数。
  聂天还却完全是另一回事,气势没有丝毫波动,仿似渊渊深海,能保持此状态直至永恒
的尽头。
  换另一个角度去看,这批人中武功最不济者,也能挡自己一招半式,十七个高手加上聂
天还,他燕飞是绝对没有胜出的机会。所以此战必须斗智不斗力。
  对方也不会主动进攻,因为有人质在手故可以以逸待劳,任他闯关,聂天还再由手下以
车轮战法,先消耗他的真气,磨损他的锐气,蚕食他的斗志,而聂天还则全程押阵,在旁伺
机出击,如此战略,势陷燕飞于力战而死之局。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燕飞颇有“重返人世”的感觉,他必须使尽浑身解数,方有可能和高彦逃出重围。
  忽然扬声道:“未知刚才带走高彦的朋友尊姓大名呢?”
  铺内传出那高瘦老者的声音回应道:“本人乃聂帮主座下,洞庭堂右龙将马军是也,多
谢燕兄垂询。”
  燕飞心忖不论武功气度,此人实不在郝长亨之下,所以被委以重任,负责看管高小子。
目光回到聂天还处,微笑道:“聂当家敢否和我燕飞睹一铺。”
  聂天还身旁的一名粗豪壮汉大喝道:“原来燕飞你像娘儿般扭扭捏捏。呸!是汉子的便
动手救人,勿要浪费爷儿们的宝贵光阴。”
  燕飞目光移往他手持的兵器处,是一柄长把手的虎牙刀。这种型制特别的长柄大刀,最
利砍劈。三国时关云长用的青龙偃月刀,便属此类。此人用的虎牙刀,柄子长四尺,比刃身
长一尺,再从其体形气魄,已可预见他战时以攻为主的悍勇姿态。
  好整以暇的问道:“这位兄台又怎样称呼?”
  壮汉身旁作儒生打扮的中年汉不屑的道:“连我帮鄱阳堂堂主‘虎刀’周绍都不认识,
燕飞你是怎么混的?”
  从周绍站的位置,兼其鄱阳堂堂主的身份,便知眼前敌人里,如聂天还不计算在内,便
以郝长亨和周绍武功最高。把高彦掳入铺子里的马军也是同级数,能独当一面的高手。
  聂天还举手制止手下向燕飞骂战,微笑道:“燕兄手上有筹码吗?”
  燕飞心中暗赞聂天还的老辣,一句话问到关键所在。拍拍身后的蝶恋花,笑道:“是战
是逃皆由我燕飞作主,这算不算筹码呢?”
  那儒生“啐啐啐”地发出一串可厌的声音,阴阳怪气的嘲讽道:“燕飞竟是个胆小鬼,
真教人意想不到啊!”
  聂天还皱起眉头时,燕飞已失笑道:“这位仁兄来和我单打独斗一场如何,如果我不能
在十招内取尔狗命,我燕飞横剑自刎如何呢?看看谁是胆小鬼。噢!还有哩!千万勿告诉我
你是谁,因为老子没兴趣知道。”
  那儒生登时语塞,脸都胀红了,目露凶光。
  聂天还不悦地瞪了那人一眼,向燕飞道:“燕兄请下注。”
  燕飞心忖聂天还才真是人物,道:“假如本人在半个时辰内救回高彦,聂当家肯否让尹
姑娘下嫁高彦,绝不从中阻挠。当然!聂当家在这个时限内,不可以损高彦半根毫毛。”
  众皆愕然,想不到燕飞会在如此不合适的情况下,提出这么一个赌约。
  聂天还亦发起呆来,脸露难色。
  最清楚聂天还心意的郝长亨干咳一声,道:“清雅一向受宠惯了,谁都管不住她,即使
帮主他老人家点头应允,也没法保证清雅肯嫁高彦。”
  聂天还这种黑道霸主,反是最讲江湖规矩的人,一旦答应了,又真的被燕飞成功拯救高
彦,便不得不依约办事。所以郝长亨纵然认为此赌约对他们有百利而无一害,燕飞拼死力战
必无幸免,仍不得不代聂天还讲清楚条件。
  燕飞对郝长亨稍添好感,谅解的道:“两情相悦的事,由他们自己去决定。只要聂当家
和郝兄不从中阻挠便成。勿要高彦再来找尹姑娘时,两位又要喊打喊杀。”
  聂天还哑然失笑,点头道:“荒人确是与别不同。好!大家就此一言为定。不过如燕兄
在半个时辰内没法救回高彦,而我们又未能置燕兄于死,此事如何了局?”
  燕飞长笑道:“当然算我输掉此仗,我就自尽于聂当家眼前。”
  从聂天还到伏在瓦顶的箭手,由上至下,都露出看傻瓜疯子的神色。
  燕飞当然晓得他们的心中所想所思,因为只要马军携高彦远遁,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燕飞便死定了。
  岂知此环节正是燕飞战略最精采的部份,因这样至少可以令敌人因有所恃,不会拼得太
尽。此策所算计到的也包括聂天还在内。
  聂天还大喝道:“放箭!”
  屠奉三藏身侯宅中院的小花园里,恭候侯亮生的大驾。
  他对侯亮生的生活起居颇为清楚,因为侯亮生是个没有家室的人,且是个工作狂。
  数年前侯亮生孤身一人从岭南来投靠桓玄,成为桓玄众多食客之一,却一直没有成家立
室。
  桓玄本身是个博学多才的人,尤长于作文,所以桓玄对别人的文章苛刻挑剔,更令他以
高门才识自负。侯亮生正因写得—手好文章,所以被桓玄赏识,与另一幕僚匡士谋成为桓玄
的心腹谋臣。
  屠奉三此时藏身园内一株大树上,俯视位于中院的书斋。侯亮生每晚回府,总先到书斋
办事,希望今次亦不会例外。
  他曾怀疑侯亮生至今尚未娶妻生子,是看穿桓玄反覆难靠的性格,所以不愿有家室之累,
且因骑虎难下,只好继续侍候桓玄。侯亮生就像他屠奉三般晓得太多桓玄的事,不论逃往多
远,以桓玄的势力,仍可以杀人灭口。
  侯府的防卫并没有特别加强,更难不倒像屠奉三般的高手。
  屠奉三左思右想之际,蓦地心有所觉,朝左方瞧去,刚好捕捉到一道黑影,迅捷的逾墙
而入,几个起落便来到书斋的另一边,像屠奉三般跃上一株大树横秆处,藏身在茂密的枝叶
里。看样子对方打算由正门进入书斋,似在配合屠奉三计划从后窗闯入的刺杀行动。
  此时两名小婢从前院走来,直入书斋,点燃油灯,又把窗子打开,像公告侯亮生即将到
达书斋。
  屠奉三心中的震荡仍未平复。
  他眼力高明,虽只望上一眼,已知对方不但是一等一的高手,且从其身形体态辨出是名
女子。江湖上,这般身手高明的女子绝对不多,最著名的当然首推尼惠晖,不过这可能性微
乎其微。
  究竟会是谁呢?
  两婢打扫一番后,离开书斋回前厅去了。接着来了两名家将,守在书斋门外。这两人都
是好手,不过比起屠奉三又或那神秘女子,却是差得远了。如果骤然施袭,保证捱不了几个
照面。
  究竟她是谁呢?肯定是不怀好意,难道她也想行刺侯亮生?是否也基于侯亮生对桓玄的
重要性呢?
  此女一身夜行衣,还戴上黑头罩,全身紧裹在黑布里,该不会是楚无暇,因为如是她的
话,根本不用这么鬼鬼祟祟,大可以以本来面目行事,更不怕人知道。
  只有熟知桓玄的人,方晓得杀侯亮生能重重打击桓玄。侯亮生不单为桓玄拟策献谋,且
是为他打理政事的主要人物。失去了侯亮生,比干掉桓玄一名大将的打击更严重。侯亮生还
有一项被桓玄倚重的长处,就是在情报搜集的功夫上。他等于桓玄的耳目,所有消息均先由
他过滤分析,再报上桓玄。
  足音从前院方向传来。
  屠奉三暗叹一口气,自己该怎样做呢?是否该聪明点旁观女刺客出手,待她杀死侯亮生
后方悄悄退走,趁黑离开江陵。
  灯笼光由前院方向映来,侯亮生出现眼下,另两名府卫在前挑灯引路,侯亮生眉头深锁
的负手而行,显然在思索某些事。
  屠奉三心中一阵感慨,侯亮生本身并非坏人,可是因错事桓玄,竟招来眼前各方刺客临
门的奇祸。
  今次侯亮生是死定了,纵然女刺客没法得手,还有他屠奉三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