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二
第 三 章 人面全非
   
  江陵,又称荆州或南郡,位于长江中游北岸、荆江西岸。附近并无高山,尽为陵阜,故
名江陵。
  自古以来,江陵均为军政要地,战国时秦将白起拔郢,便于此设江陵县。三国时期,为
荆州治所。其地北据漠沔,濒临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一蜀,是用武必争之地。
  晋室南渡,江陵在桓家打理下,成为长江中游第一城,其威势直逼建康,故有言谓“江
左大镇,莫过荆扬”,由此可知其重要性。
  江陵“舟车辐奏,繁盛甲宇内”,乃古代楚文化的发源地,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便为楚
国官船码头和楚王行宫所在之地,由砖城墙和土城墙互相依托而成,东西长二里,南北宽里
余。三国的吴太守朱然、蜀将关羽都曾对江陵进行修茸,挖壕立栅。到桓温任荆州刺史,为
进一步加强防御,以条石与糯米浆筑成坚固的墙脚,大大增强城墙的坚固度,又可防止地陷。
  对江陵城的认识,屠奉三敢夸口比桓玄更清楚。这正是他的性格,凡事小心谨慎,深思
熟虑,而一旦下决定,只会在手段上作出调整,目标却永不改变。说出来也许没几个人肯相
信,屠奉三曾亲自点算过江陵城有多少个城垛,城下有多少条下水道,连位置流向均—清二
楚,绝不含糊。
  江陵有六座城门,最著名的是通往大江的大南门,门外就是码头。为减轻大南门的交通
挤塞,故又于近荆江处开有小南门。
  自成为振荆会的龙头,屠奉三有多个秘密身分,以方便来往荆湖一带的城镇,又不虞令
人注目。这方面的事桓玄并不清楚。所以在进城前,屠奉三藏起兵器和所有可以识破他是屠
奉三的物品,扮作道地的商人,黏上胡子,经检查后轻易过关,从小北门孤身一人混进城去。
  贯通南北门的街叫大荆街,连接小南门的街道是小荆街,虽比大荆街窄上一半,却带点
江南水乡的特色,与河道平行,接河处以条石驳岸,整齐美观。一边是瓦屋深巷,人车往来;
一边是垂柳石桥,流水轻舟。夹河成街,相映成景。
  屠奉三重回故地,满怀感慨。城况依然,人事已非。河、市、街、宅、桥、埠、树交织
而成的浓郁风情,尤使他感受深刻。原本是他安身立命之所的地方,已变成险地。当想到有
一天他甚或要攻打此城,即使以他的冷狠性格,仍有种难以渲泄的无奈感觉。
  他今次到江陵来,是要找一个叫万光的人,此人是他一着厉害的棋子,连阴奇也不晓得
他们的关系,更遑论桓玄一方。他还蓄意制造出假象,令人人以为他和万光不和,而事实上
万光却是他手下的人,现在这只棋子终能发挥妙用。
  找到万光,他可以立即掌握江陵的情况。他不得不亲来一趟,因为只有他才可以确定万
光是不是仍对他忠心不贰。
  他之所以回江陵,不是等着让人收拾,而是要部署对付桓玄,更要证实族人的生死。自
知晓桓玄派出部队攻打新娘湖,他便知道桓玄针对的是他屠奉三而非荒人,更清楚桓玄会斩
草除根,杀尽屠姓的人。他不存任何侥幸之心,只想知道有多少族人逃脱。
  他机警地穿街过巷,避过巡兵和江湖人物、特别是万光的手下。
  万光是江陵的著名布商,亦是本地帮会荆江帮的龙头大哥,擅长拳脚功夫,他的三十六
路推手在南方颇为有名,非是一般帮会人物。屠奉三对他有救命大恩,更在暗中资助他,令
他挣得今时今日的权势地位。
  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屠奉三首先要弄清楚万光是否仍效忠于他,穿过一条窄巷,万光
的华宅后院墙出现在前方。此时太阳西下,天色渐黯。
  屠奉三迅速闪往院墙暗黑处,觑准附近无人,下一刻已翻过院墙,接着毫不犹豫的急磕,
投往—株院内大树的横仟上,接着再腾身而起,横空而过,落在最接近的房舍的瓦背上,俯
伏不动。
  以前他每次密会万光,都由这里进宅,到万光的退思楼与他碰面,可说驾轻就熟。
  一切依旧,万宅并没有加强防街,这令他安心了点。屠奉三又从瓦背另一边回到地上,
在宅院中鬼魅般移动,避过来往的婢仆,不一会已穿窗进入位于中园的退思楼下层。
  退思楼是二层的楼阁建筑,四边有半廊环绕,与穿园过院的游廊连接,位处中园中心处,
环境清幽,是秘密会面的好地方。
  黑夜降临,宅内其他地方亮起灯火,退思楼像没入了黑暗中。屠奉三登上二楼,来到一
扇窗旁,居高临下向前院主堂的方向探视。心中生出不安的感觉。
  他曾长期与两湖帮较量决战,也不知经历过多少趟由聂天还亲自设计的明袭暗杀,培养
出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作风习惯。目前的情况全无异状,他却感到不妥当。
  照道理,在入黑前该有婢仆来点亮楼内的灯火。即使晓得万光今晚不会到退思楼来,亦
该点明楼外的风灯。怎会宅内房舍全部灯火明亮,独漏掉退思楼?
  湖荆联军被荒人大破于淮水的消息,该已传回江陵。别人或许猜不着,但桓玄该猜到他
会潜返江陵,以确定族人的情况。桓玄该已离开江陵,率军东下,但他定会交代手下,张开
罗网等他回来。
  可是城关却出奇地轻松,不是指检查不够严密,又或人手不足,而是缺乏熟悉屠奉二的
将领在把关。原本屠奉三并不把这情况放在心上,可是因此时生出疑惑,不由把两方面联想
在一起。
  桓玄不惜劳师动众派人去杀他,绝不会在另一方面却如此疏忽大意,只有一个解释,就
是万光已出卖了他。
  屠奉三杀机大盛,心忖是否该干掉万光,足音传入耳内,健硕魁梧的万光出现在他视线
里,独自沿游廊朝退思楼走来。
  屠奉三最后一丝怀疑消去,完全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万光是要来看他有否来了。
  屠奉三移离窗台,来到另一边放于墙角,高过他人体的红木大柜前,拉开柜门,内里空
空如也,足可让他舒服的藏在其内。此柜是专为他而设的,遇有手下来见万光,屠奉三会躲
进柜内。
  屠奉三苦笑一下,给空柜勾起心事。唉!如果没有边荒集,失去荒人兄弟,他将变成一
个众叛亲离的可怜虫。
  听到开门声。
  屠奉三沉声道:“我在楼上,上来吧!”
  万光惊呼道:“果然是大哥回来哩!”
  登楼木梯响起脚步声,万光登上二楼,现出激动神色,扑上来一把抓着他双肩,大喜道:
“大哥真是打不死的好汉,桓玄也奈何不了你。”
  屠奉三一边留意对方体内真气运行的情况,如稍觉异样,便立即先发制人。冷静的道:
“桓玄将我姓屠的亲人如何处置了?”
  万光松手惨然摇头道:“桓玄自知道边荒集失陷,便开始大举搜捕大哥的族人,到最近
已全体处决。我很惭愧,眼睁睁看着却没法做任何事。”
  屠奉三听得心中滴血,纵然明知道必是如此,可是亲耳听到,仍感难以消受。
  桓玄!终有一天我会亲手取你狗命。
  万光退到窗旁,取出火种,道:“我须照常点灯,否则会让下人生疑。”
  屠奉三木然点头。
  万光转身背着他把置于窗台的灯点着。
  屠奉三淡淡道:“这盏灯的位置不是有点古怪吗?”
  万光雄躯愕然一震时,屠奉三已逼近他身后。
  万光双脚大字分开,腰胯松沉,蹲身旋转,反应之迅疾自如,完全显示出他是处于高度
的戒备状态下。随着如枢纽般腰胯的带动,双掌轻灵缓和,肩胛摆动的猛推双掌,带起狂猛
的劲气狂飙,正面迎击屠奉三。
  屠奉三知他为要缠着自己,好待埋伏在万宅桓玄方的高手,及时赶来围捕他屠奉三,会
不顾一切的和自己硬拚交锋,早拟好一招克敌之策。
  即使在公平决斗下,没有十来二十招,屠奉三亦自问不能破他的推手功夫。想在一个照
面内杀他,不付出点代价是肯定办不到的。而且必须是出乎其意料外。对方定会赌他不敢硬
拚,他偏要对方猜错。
  屠奉三另一优势,就是熟知万光推掌的奥妙,在乎“身有所感,心有所觉。随其所适,
因而取之。顺而成之,合而解之。”以鼓荡之劲震撼敌人,使对手如陷波涛之中,尽管对方
比自己高明,一时三刻内仍难破其无懈可击、以防守为主的推掌法。
  屠奉三双拳击出,迎上对方双掌,摆出全力硬拚的交锋姿态。
  万光冷嘿一声,双掌加劲,道:“形势所逼,大哥莫要责怪我。”
  屠奉三叹道:“你竟恩将仇报!”
  就在拳掌交击的当儿,屠奉三倏地收回一半功力,无声无息踢出一脚,后发先至的疾取
他跨下要害。
  万光现出骇然神色,已来不及变招。
  “蓬”!
  拳掌交击,屠奉三应掌狂喷鲜血,往后抛飞,万光则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呼,给踢得往后
抛出窗外。
  屠奉三背脊撞上楼墙,再喷出一口鲜血,万光身躯着地之声传来,再没有发出其他声音,
显然末着地前已身亡。
  破风声从前院方向传来。
  屠奉三眼冒金星的爬起来,连抹掉口角血迹的时间也没有,抢到空柜旁,拉开柜门,躲
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
  目送最后一支车队离开雁门,拓跋珪领着一批将领战士,朝南急驰数里,登上一处高地,
俯瞰远近雪融后的平野。
  陪在两旁的是心腹谋臣张衮和许谦。
  拓跋珪平静的道:“我交代的事办妥了吗?”
  许谦忙答道:“密函在十天前送到长子,慕容永该明白族主的好意。”
  拓跋珪微笑道:“不论慕容永当我是好意还是阴谋,这仍是他难以拒绝的两份大礼,我
拓跋珪更开了先河,一举送出两座有无比战略地位的边塞重镇。”
  张衮道:“希望慕容永没有错失良机,比慕容详早一步进占雁门和平城两城,没有辜负
族主的厚爱。”
  许谦道:“族主此着非常高明,肯定出乎慕容垂意料之外。”
  拓跋珪从容道:“慕容永虽然明知我在利用他,仍没有选择的余地。如雁门重入慕容垂
之手,他的太原势陷入险境,变成腹背受敌。只有取得平城和雁门的控制权,他方能保住他
西燕国的北疆,操控大河的航运,可以安心应付慕容垂。如我没有猜错,慕容永的部队,正
在赶来雁门的途上。咦!那是何人?”
  众人极目朝西南方瞧去,在月照之下,一道人影正往他们的方向奔来。
  亲街们现出警戒神色,部分人更取箭拉弓。
  许谦道:“是会家子,身法很快。”
  拓跋珪扫视四周情况,思忖这会否是敌人的诡谋呢?他当惯马贼,警觉性极高,如情势
不对,会比任何人更快开溜。这种作风到现在仍延续着,为达到避强击弱的战略部署,他会
很有耐性,纵然心中恨不得立即把慕容宝煎皮拆骨。
  最后目光回到奔来的人,讶道:“竟是个娘儿!”
  那女子已奔至离他们不到两里,若依她现时的方向,该在他们左方半里许处经过。
  忽然那女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到回复奔跑,速度减缓下来。
  张衮和许谦齐叫道:“她受了伤!”
  拓跋珪的锐利目光又再巡视四方,道:“如果她身负内伤,仍可以这么迅快的身法疾行
不休,如此武功高强的女子,在江湖上找不出多少个来。会否是任妖女呢?”
  又喝道:“收起弓矢!”
  众亲街忙收起长弓,把箭放回箭筒内。
  拓跋珪全神凝视负伤路过的神秘女子,此时她已进入一里的范围内,体态隐约可见。此
女身形高挑纤美,绰约动人,奔行时长长的秀发不受管束的在脑后飘扬,尽管仍看不清楚她
的花容,直觉她长得很美。
  拓跋珪心中涌起一种自己也没法明白的情绪。一直以来,他以复国为重,其他一切都不
放在心上,娘儿只是用来调剂生活。淝水之战后,更是戒绝女色,心神全放在与慕容垂激烈
的斗争上。此刻却忽然感到有点心动,而事实上他连对方长相如何,仍纯属想象。
  张衮的声音传人他耳内,道:“后面有人在追她。”
  拓跋珪心神一颤,晓得自己因注意力集中于此女身上,竟疏忽了其他,否则他该是第一
个发觉有追踪者。
  目光投去,在地平远处,另一道人影如飞追至。
  拓跋珪心忖自己该否管此闲事时,女子再一个踉跄,摔倒在草原上。
  拓跋珪策马奔下山坡,朝女子驰去,张衮、许谦和众亲卫连忙追随。
  远方的追踪者停了下来,显然因横里杀出他们这群人,生出顾忌。
  拓跋珪马快,又先起步,超前近十多丈,直抵女子伏身处。
  拓跋珪跳下马来。
  许谦在后方大叫道:“族主小心!”
  拓跋珪在女子身旁蹲下,把俯伏草地上的躯体翻过来,脑际轰然一闪,心中嚷道:“世
间竟有如此美女!”
  女子已昏迷过去,嘴角犹带血污,却丝毫无损她狐媚动人的美态。尽管看不到她长长一
对媚眼内的神采,可是她丰润的红唇,仍在勾引着每一个男人的心。
  亲卫驰至,团团把拓跋珪和昏迷的美人围在核心处。
  拓跋珪小心翼翼把她拦腰抱起,神色专注的审视着她的花容体态,仿似世上再没有其他
事物能引开他的注意力。
  许谦等亦呆看着拓跋珪怀中美女,被她动人的容色体态震慑。
  从远方传来声音道:“本人波哈玛斯,此女与本人有解不开的深仇,朋友可否卖本人一
个面子,把此女交给我。”
  许谦一震道:“波哈玛斯是波斯来的高手,现为姚苌的军师。”
  拓跋珪怒喝道:“记着哩!破坏你好事的是我拓跋珪,我以后都不想听到你的声音在我
耳边吵吵嚷嚷,给我滚!”
  波哈玛斯的声音遥传回来道:“拓跋族主的恩惠,我波哈玛斯永志不忘。请哩!”
  拓跋珪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般,欣然道:“我们回盛乐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