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一
第 五 章 如意娇妻
   
  燕飞在夜窝子的楼房上飞檐走壁,逢屋过屋,只下照而不上射的照明灯光予他无比的方
便,配合他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身手,迅似鬼魅,以灵觉感应敌人的独特方法,如入无人
之境。
  敌人沿夜窝子的边缘设置了强大周密的防御线,窝内的警戒因而松懈,得赫连勃勃助他
过关,令他这头猛虎深入敌人腹地之内。
  他不须用眼去看,姚兴一行人的蹄声便是引路的明灯,让他毫无困难的追踪他们。
  最后他来到洛阳楼的瓦面上,俯首看着姚兴等人在大门前下马,由把守大门的羌兵牵走
马儿,姚兴则在亲卫簇拥下进入楼内去。
  洛阳楼是夜窝子最具规模的建筑之一,本为红子春在边荒的大本营,由五幢楼房组成,
主楼高起三层,其他均是双层的楼房。以之作为居所,很配合姚兴的身分地位。
  从截着赫连勃勃一刻开始,他一直默运玄功疗治内伤,到现在已回复平常八、九成的功
力,对行刺波哈玛斯应可胜任有余。
  虽尚未与波哈玛斯交手,可是像他这般级数的高手,眼力高明,在全神观察下,早对他
武功的强弱测出个大概,只要能出奇不意,攻其无备,他有把握在数招内取他之命。
  燕飞运功吸咐墙壁,从主楼贴墙滑落地面,来到主楼旁院落园林的暗黑里。当他移到楼
下大厅的一扇窗旁,姚兴说话的声音传出来。
  除主楼大厅外,其他楼房乌灯黑火,显示大多数羌人仍在熟睡中。
  姚兴道:“大法师仍未回来吗?”
  有人答道:“大法师在黄昏离集,至今未返。”
  躲在外面暗处的燕飞心叫完蛋。原来波哈玛斯竟外出未返,自己今次岂非白走一趟,还
好并非空手而回,至少弄清楚边荒集敌人的布置和敌人两方各怀鬼胎的关系。
  照道理波哈玛斯不在集内一事赫连勃勃肯定知情,可是赫连勃勃却没有向他道出事实。
由此可见赫连勃勃打开始已对自己包藏祸心。对赫连勃勃来说,最理想不过的是燕飞既为他
杀死波哈玛斯,燕飞本人亦难逃大难,那便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燕飞暗呼好运,深切体会到与虎谋皮的高风险。
  那人续道:“大法师忽然离集,究竟所为何事呢?”
  发言者当是姚兴信任的心腹,所以可向姚兴询问。
  姚兴答道:“大法师学究天人,又精通精神异术,故行事每每超乎常人的理解,大法师
回来后,自有合理的解释。伯友不用担心。”
  姚兴显然也不晓得波哈玛斯因何忽然离开,不过他对波哈玛斯似有盲目的尊敬,并不计
较他怪异的行为,且对波哈玛斯有非常人自有非常事的看法。
  同时燕飞已弄清楚与姚兴对话者是羌族的著名大将狄伯友,在北方胡族里,狄伯友是个
响当当的人物。
  狄伯友闷哼道:“他的精神术看来亦不是时常可靠,在对付呼雷方一事上便出了岔子,
假如呼雷方落到荒人手上,我们便要头痛了。”
  燕飞听两人提及呼雷方,精神一振,依狄伯友之言,有关呼雷方的秘密,是绝不可让荒
人知道的。
  狄伯友显然颇为妒忌波哈玛斯,沉声道:“如把呼雷方交到我手上,我才不相信他捱得
住酷刑。”
  姚兴表现出能容纳不同意见的领袖胸怀,心平气和的道:“法师的精神术并没有出岔子,
只是出了意外。法师保证如得不到他解术,呼雷方永远不能回复正常。如有选择,我绝不愿
对呼雷方严刑铐打,他始终为我们尽过力,只因放不下荒人的身分。他更是个硬汉子,是宁
死不屈的人。”
  燕飞进一步了解姚兴这个人,不论他和赫连勃勃谈话,又或与同为羌人的大将狄伯友对
答,均用汉语。可见他亦像拓跋仪般,认为汉化是统一天下的必须手段。
  两人的对话被手下打断,原来是慕容麟来访。
  燕飞心中有数,知慕容麟是来兴师问罪。
  一队羌兵沿墙路过,执行巡逻任务,燕飞忙闪往一丛草树后,继续窃听。
  慕容麟的声音传入耳内,出奇地并没有丝毫动气或不满的情况,反像老朋友聚会闲话家
常般道:“唉!大家都辛苦哩!前晚被白云山的巨响惊醒,今晚则因收到荒人战胜的消息害
得没觉好睡。不过无论如何,总比干等无聊有趣得多。”
  狄伯友不知是否受到指示告退离开,只剩下敌方的两个最高领导人。
  燕飞心中生出疑惑,为何慕容麟不是怒冲冲的来质问关于赫连勃勃军队调动的事,反像
胸有成竹的样子呢?当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姚兴笑道:“对桓玄和聂天还来说,当然是坏消息;对我们来说,则是好坏参半。荒人
说到底仍是乌合之众,只擅长阴谋诡计,正面交战,绝非我们的对手,现在他们初战得利,
信心大增,会不自量力的准备大举反攻。看他们现在的行军方向,当是想重新进驻在颖水支
流的基地,再号召流散的荒人来归,我们便给他们一个惊喜,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把他们
连根拔起,彻底解决边荒集的问题。”
  燕飞心叫厉害,姚兴确是智勇双全的领袖,此着确实大出荒人意料之外,说不定真的为
他所乘,败个一塌糊涂。现在给他探得情报,当然是另一回事。
  他本打算尽早趁天明前离开,此时却不得不继续偷听下去。
  慕容麟欣然道:“荒人能大破荆州和两湖联军,关键处在于刘牢之倒戈相向,非是荒人
有此本领。我们只要依照计划,定可令荒人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希望我们可以把与两湖帮
换粮的战马追回来,否则便要从荒人手上强抢了。”
  姚兴道:“这方面我却不担心,除非荒人晓得以马换粮的事,否则交易仍可以照样进
行。”
  慕容麟显然亦不把此事放在心上,笑道:“假弥勒的爱徒中计哩!”
  燕飞心中遽震,大感不妥。慕容麟说的,当然是赫连勃勃。
  东方天际,现出曙光。
  燕飞纵然千想万想再多听他们说几句话,亦知一刻都不能留下。
  姚兴冷哼道:“我是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最好是弥勒教到南方搞得乌烟障气,岂知自称
弥勒佛降世的竺法庆竟是不堪一击……”
  燕飞再不敢听下去,腾身而起,迅速离开。同时晓得如想安然离开,甚或能杀死波哈玛
斯,他只有一个选择。
  尹清雅在山岗的一块大石坐下,看着东方逐渐发白的天边,嘟起小嘴道:“这是什么鬼
地方,跟着你这小子不辨东西的走了半天夜路,累死人哩!”
  高彦气鼓鼓的挨着她坐下,挤得她不得不坐开少许,以保持距离。
  见他默不作声,尹清雅奇道:“你变了哑巴吗?”
  高彦绷着睑孔道:“我在心痛!怎说得出话来呢?”
  尹清雅呆了半响,忽又掩嘴笑道:“谁得罪你呢?”
  高彦气道:“明知还要问!我来问你,我高彦有什么地方惹你讨厌?为何我不是你心中
的如意郎君?”
  尹清雅忍俊不住,笑得花枝乱颤道:“呵!原来是这件事。”
  接着又敛去笑容,拉长俏脸道:“不是便不是哩!有什么道理可以说的。你没有什么地
方惹我讨厌吗?只是你的自作多情便教我尹清雅受不了。”
  说罢还作了个叫救命的神情,迷人顽皮至极点。
  高彦豁了出去的道:“好,让我来问你,你心目中的如意郎君是怎么样的呢?”
  尹清雅登时语塞,撑下去道:“你是我的什么人?竟敢来问我这种事。”
  高彦又得意起来,口若悬河的道:“所谓一夜夫妻百夜恩,经过昨夜后,我们虽尚无夫
妻之实,却有呼妻唤郎之名,所以……哎!”
  尹清雅一肘挫在他胁下,痛得他整个人痉挛起来,怒道:“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
敢再说半句这种话,我会宰了你的。”
  高彦忍着痛楚,宁死不屈的道:“你不敢说出来,因为你心中的如意郎君,正是老子高
彦。”
  尹清雅霍地站起来,擦着小蛮腰,大怒道:“去见你的大头鬼,我心中的如意郎君竟会
是你这泼皮无赖?我以后再不理睬你了!我要立即回两湖去。”
  高彦一手按着痛处,脸容扭曲道:“我是泼皮无赖,你心中的大英雄又是谁呢?你的郝
大哥吗?”
  尹清雅气得差点哭出来,跺足嗔道:“不要捏造事实,我和郝大哥清清白白的,不是你
想像的那般。”
  高彦立即回复了生气,道:“小清雅息怒,可否容我坦白点说呢?”
  尹清雅仍怒瞪着他,嘟长嘴儿道:“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高彦赔笑道:“我只是想和你讨论如意郎君这个问题。”
  尹清雅余怒未消的嚷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总之与你没半点关系,沾不上丝毫边
儿。”
  高彦低声下气道:“小清雅请先听我的剖白,你有你的如意郎君,我也有我的如意娇妻。
在未遇上我的小白雁前,我心中的如意娇妻,嘿!我心中的如意娇妻,并不是你那个模样。”
  见尹清雅直瞪着他,美目圆睁,连忙改口,不敢道出理想娇妻的形象。
  尹清雅有点不知所措的道:“你说的与我有何相干?”
  高彦苦笑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人是爱乱想一通的。可是当我遇上你,便晓得我的如
意娇妻,便该是你,这也没有什么道理可说的,是这样便是这样。”
  尹清雅横他一眼,带点不屑的道:“你以为我也像你那般吗?不要想歪了。总而言之,
你并不是我心目中的如意郎君,不要再痴心妄想。”
  高彦好整以暇的微笑道:“那你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像谁呢?例如燕飞,论人才武功,找
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尹清雅嗤之以鼻道:“燕飞算什么东西?本姑娘才看不上眼。”
  高彦道:“刘裕又如何?既有男子气概,又奋发有为,你们今次便在他手下吃了大亏。”
  尹清雅怒道:“不要提他,我恨不得把他五马分尸,宰了来吃。”
  高彦大笑道:“说到底你还是喜欢我高彦。”
  尹清雅出奇地没有勃然大怒,笑嘻嘻道:“脑袋是你的,你爱胡思乱想是你的自由,恕
本姑娘没有时间奉陪,我们现在各走各路,你最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这臭小子。”
  高彦道:“你懂怎么回家吗?”
  尹清雅信心十足的道:“只要往南走,便可以回到淮水,有什么困难?”
  高彦道:“你不怕晚上联群结党四处出没的冤死鬼吗?”
  尹清雅呆了半晌,朝他瞧来道:“你这人坏透了,这么唬吓人家。”
  高彦大乐道:“让我好心做到底。你这样只懂朝南走,纵使遇不到楚妖女也会遇上北府
兵或荒人,那时吃亏的只会是你。便让老子我送你回家去吧!”
  尹清雅咬着下唇低声道:“你有那么好心肠吗?”
  高彦道:“我从来都是个大好人,为了你更是不惜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尹清雅道:“我让你陪都可以,但却不可自作多情,以为我喜欢你这小子。”
  高彦笑道:“至少有点喜欢我吧!否则怎会任我揉你的小肚子呢?”
  尹清雅大嗔道:“你这不知廉耻的大蠢蛋,我只是借你的劲气解穴脱身,和是不是喜欢
你扯不上半点关系。唉!还要我说多少次你才醒悟?你试试多说一句。”
  高彦指指脸颊,却没有说话。
  尹清雅一记耳光刮过来。
  高彦改为指着嘴巴,表示自己没有说话。
  尹清雅,收回纤手,气道:“我不要你送哩!”
  高彦舒展筋骨,得意洋洋的站起来,岔开话题以分散她的注意力,道:“假设老子所料
不错,楚妖女为杀人灭口,早晚会追来。我们如无逃走妙策,便要看我们联手能否斗得过
她。”
  尹清雅色变道:“不要吓人,我们该已撇掉她。”
  高彦道:“楚无暇是近似竺法庆和尼惠晖那级数的高手,怎会轻易追失人?如在大城闹
市,我们或可以撇掉她,在边荒肯定不行,必须逃离边荒才安全。小清雅休息够了吗?”
  尹清雅嗔道:“你看不到人家在等你吗?”
  高彦环目四顾,道:“在边荒逃避敌人的追杀,是一门学问,幸好我是这方面的高手,
认了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尹清雅气鼓鼓道:“吹大气第一!”
  高彦傲然道:“换了第二个,懂得像昨晚般带你从隐秘的山道逃走吗?”
  尹清雅先嘟起嘴儿,接着忍不住的笑起来道:“当然不懂!好哩!我的高公子高大爷,
现在该往哪个方向溜呢?”
  高彦乐不可支的道:“我的高公子,哈!叫得我骨头都软了。让我想想看,先朝边荒集
走如何?即使是楚妖女也对边荒集的守军有顾忌吧!”
  尹清雅愕然道:“遇上边荒集的巡兵,我们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吧!”
  高彦欣然道:“我自有妙计。咦!那是什么?”
  尹清雅定神朝南面瞧去,色变道:“不好!是那妖妇追来了。”
  在数里外平原尽处,楚无暇现出影踪,正全速追来。
  高彦想不到一语成谶,大吃一惊,带头朝西面掠去,叫道:“快走!”
  尹清雅早追在他背后,叫道:“你这小子果然门槛精。”
  高彦心中叫苦,刚才他只是唬吓尹清雅,绝没想过楚无暇对他们如此死心不息,真的穷
追不舍。
  如被她追上,他和尹清雅只能做一对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苦命鸳鸯。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