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十一
第 一 章 灾异呈祥
   
  不论楚无暇剑法如何厉害,如何尽得竺法庆和尼惠晖真传,也没法凭一人之力,同时应
付弥勒教的四大金刚,何况尚有竺雷音和妙音两个在建康响当当的人物。且六人有备而来,
摆明如楚无暇胆敢拒绝说出佛藏的秘密,便联手围攻,把她生擒,逼她透露。
  岂知剑甫出鞘,竺雷音等六人立即惊呼四起,陷进惶恐和混乱去,听得躲在后进房间内
的高彦和尹清雅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呀!”
  一声凄厉的惨叫撕破了荒村的宁静,盖过了所有兵刃交击声和呼喝。
  接着是连串痛哼和怒叱,四大金刚一方显然近乎没有还手之力,处于绝对的下风。
  高彦认得发出临死前惨呼的是那苍老的声音,众人中当以他武功最高明,所以成为楚无
暇首要清除的敌人,竟是几个照面,立即丧命,令人无法相信,凑到尹清雅耳边道:“老家
伙完了。”
  尹清雅花容失色道:“怎会是这样子的呢?”
  另一声惨叫传来,接着是人体抛掷撞墙后堕地可怕的骨折肉裂的声音。
  高彦续向尹清雅耳语道:“楚妖女用了卑鄙手段。”
  兵刃声倏止,只剩下四个人的喘息声,显然是短暂的血战里,他们已用尽了力气,否则
不会发出沉重至此的喘气。
  楚无暇娇笑起来,道:“你们胆大包天,竟敢来向我讨宝,是我欠了你们的吗?”
  窗门碎裂的声音传来,同时响起劲烈的破风声,然后是重物堕地的声响,该是有人破窗
逃走,却被楚无暇一掌隔空命中,堕毙屋外。
  妙音的声音抖颤着厉呼道:“楚无暇你好狠,竟在灯蕊弄了手脚。”
  楚无暇笑道:“妙音你也不是第一天到江湖来混,竟说出这么可笑的话?想不到吧!我
点燃的是来自汉代用毒大师无心子的‘万年迷’,无色无味。唉!我本来是用来对付燕飞的,
现在却不得不用在你们身上,浪费了宝物,你说你们是否罪该万死呢?”
  尹清雅的小嘴贴着高彦的耳朵道:“我们走!”
  换了平时,高彦会趁机亲她一口,此时却完全失去了心情,道:“你打不过她吗?”
  尹清雅肯定的摇头。
  乔琳喘息的道:“我们知罪了,请小姐念在我们一向尽心尽力为佛爷和佛娘办事,放过
我们,我们可以立誓永远不提佛藏的事。”
  狄汉接下去道:“小姐该知我狄汉对你一直忠心耿耿,只要小姐肯放过我,我狄汉愿意
永远追随小姐。”
  乔琳和妙音同时叱骂,不满狄汉只为自己求情,出卖她们。
  完全控制了局面的楚无暇嗤之以鼻道:“你真的对我忠心耿耿吗?我看你只是对我的身
体有兴趣吧?哼!无事献殷勤,你道我是今晚才想杀你吗?”
  狄汉怒叱一声,兵刃声起。
  楚无暇一阵娇笑,接着是兵刃堕地的激响,狄汉往后跌退,每一步踏地,均重重敲进旁
听的高彦和尹清雅的心坎里去。
  尹清雅猛扯高彦的衣袖。
  高彦低声道:“最安全是留在这里。”
  狄汉惨叫声传至。
  楚无暇若无其事的道:“真蠢!一句话便给我试出来,如继续求饶,说不定我会心软放
过你。”
  “当!当!”
  两把兵刃先后堕在地上,当是乔琳和妙音两人放弃反抗,讨饶求宥。
  高彦心忖如此残忍狠毒的女人,还是首次遇上,如被她察觉他们的存在,肯定他和尹清
雅要作一对同年同月同夜死的同命鸳鸯。
  乔琳喘息道:“我们服了,任凭小姐处置。”
  妙音也哀求道:“请小姐大发慈悲,看在同为女儿家的分上,网开一面。”
  楚无暇柔声道:“对!看在大家同为女儿身分上,让我来告诉两位一个秘密,就是我楚
无暇并不晓得佛藏在哪里。”
  乔琳和妙音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楚无暇续道:“佛爷根本没有把我当作是他的女儿,只是看中我的根骨,把我培养成有
用的工具。他亦从没有爱过我娘,只迷恋那个女人,亦只有他和那个女人,方晓得多年来,
从北方各大佛寺抢掠搜刮回来的珍宝放在哪里。你们明白吗?”
  妙音嗫嚅道:“既是如此!小姐为何不早点说清楚呢?”
  楚无暇道:“你们会相信吗?我看到你们召唤我的暗记,便知道你们立心不良,志在佛
藏。不论我说什么,也会下手逼我说出来,我唯一的选择是先发制人,把你们全部杀死,一
了百了。”
  乔琳道:“原来如此,现在既弄清楚真相,我们再不敢烦扰小姐。”
  楚无暇淡淡道:“你以为我会留下你们两个祸根吗?”
  破风声起,显是两女知情况不妙,尽最后努力分头逃走。
  惨叫声同时响起,接着重归沉寂。
  躲在内进的高彦和尹清雅连指头也不敢动一下,心中唯一愿望是楚无暇尽快离开。
  刘裕轻叩窗门,仍透出灯火的书房内传来胡彬的低呼声道:“谁?”
  刘裕早看清楚周围形势,附近并没有卫士,应道:“是我!刘裕。”
  窗门“咿呀”一声打了开来,两人四目交投,胡彬道:“快进来!”
  刘裕穿窗而入。
  胡彬着他到一角坐下,欢喜的道:“我正为你担心,怕你和荒人混在一起,难逃劫数。”
  刘裕微笑道:“难逃劫数的另有其人,我今次来是要请你老哥暗中出力,助我们收复边
荒集。”
  胡彬现出难以相信的错愕神情,失声道:“你们竟击垮了荆州和两湖的联军?”
  刘裕再次体会到今次大胜的影响,不管其中带有多少幸运的成分,可是自己作为谢玄继
承人的地位,已因此战而确立。
  淡淡道:“郝长亨的三十艘战船,只有七艘成功逃走。由桓伟率领的荆州骑兵,则弃戈
拽甲落荒而逃,被我们抢得三千多匹战马和大批粮资。我方阵亡者在百人以下,经此一役,
我看桓玄短期内将没法向我们再发动大规模的攻势。”
  胡彬瞪大眼睛道:“你们是如何办到的?”
  刘裕把情况说出来,道:“我们是斗智不斗力。你该晓得我被逼立下军令状一事吧!”
  胡彬显然仍未从波动的情绪回复过来,喘了几口气,点头道:“刘牢之今次实在过份,
摆明是要把你驱逐出北府兵,不过依现在的情况发展,可能难如他所愿。”
  稍顿续道:“你是否想我为你封锁颖口呢?”
  刘裕从容道:“这方面刘牢之自有主张,接到他的命令后执行未为晚也。”
  胡彬遽震道:“你的意思是……”
  刘裕沉声道:“如我所料无误,何谦已命丧司马道子之手,而刘牢之则改投向司马道子
的阵营,背叛了桓玄和王恭。”
  胡彬色变道:“不会吧?”
  刘裕道:“事实会证明我的猜测是对是错,且会是发生在十天半月内的事。”
  胡彬深吸一口气,压下激动的情绪,道:“不论你要我如何帮忙,我也会尽力而为。”
  刘裕明白他的心情,胡彬便像其他北府兵般,对刘牢之生出失望的情绪,而自己则成为
他们心中拥戴的谢玄的继承人。胡彬更比任何人明白他与谢玄的关系,这番话等若他已选择
站在自己的一方,即使要公然对抗刘牢之,也在所不顾。
  刘裕道:“我们将在离颖口不远处,一道支流的小湖集结兵力,号召荒人聚义,准备大
举反攻边荒集。只要我们的粮线保持畅顺,我有把握在短短数月内光复边荒集。只要边荒集
重归荒人之手,打通南北脉气,我们将有本钱和南方任何人周旋。”
  胡彬道:“谁供应你们粮资呢?”
  刘裕答道:“粮资由佛门供应,孔老大负责筹措和输送,只要你老哥只眼开只眼闭,让
我们粮货无缺,事过半矣。”
  胡彬一口答应道:“这样的小事也办不到吗?你可以放心。攻克边荒集后又如何呢?”
  刘裕笑道:“当然是重新归队。”
  胡彬一呆道:“刘牢之怎肯就此罢休,他要害死你只是举手之劳。”
  刘裕道:“我们和他走着瞧吧!玄帅最不想见到的是北府兵的分裂,我们须谨遵玄帅的
意旨办事。”
  胡彬吁出一口气,点头道:“明白了!”
  刘裕伸出双手,和他紧握在一起,心中一阵激动。
  胡彬的支持,对他是那么实在和有用,正因北府兵内大部份由谢玄亲手提拔的将领,都
是有勇气和正义感的人,所以北府兵仍然有希望。
  胡彬道:“还有个消息和一件怪事必须告诉你。”
  刘裕松手讶道:“什么怪事?”
  胡彬道:“怪事稍后说。消息则事关重大,王国宝十天前才经这里撤返建康,可是桓玄
声讨他的奏章像追命的符咒般直追到建康去,细数王国宝勾结弥勒教妖人的诸般罪状,矛头
直指包庇他的司马道子,荆州军同时在江陵集结,大战看来无法避免。”
  刘裕双目亮起来,道:“王国宝完了。”
  胡彬错愕道:“司马道子如杀王国宝,岂非向天下承认自己用人不当?以后还有脸见人
吗?”
  刘裕道:“不如我们换一个角度去看,王国宝已失去被利用的价值,让他留在世上,只
会成为司马道子的负累。司马道子老谋深算,肯定有办法将此事处理得漂漂亮亮的,且令桓
玄一方出师无名。”
  胡彬目不转睛的打量他,点头道:“你的想法确是与众不同,而你的想法是对是错,很
快便可以揭晓。”
  刘裕叹道:“桓玄此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由此可知他智谋的深浅,只要刘牢之选择站
在司马道子的一方,他将优势尽失。好哩!究竟发生了什么怪事呢?”
  胡彬脸上现出迷茫里带点惊惧的奇异神色,道:“前晚临近天明前,边荒传来惊天动地
的巨响,整座寿阳城也似晃动起来,很多人在睡梦中被惊醒,我也是其中之一。”
  刘裕愕然道:“竟有此事!我们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胡彬道:“你们那时该正与敌人交战,哪有闲情理会其他事?何况距离远了许多。”
  刘裕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
  胡彬道:“翌晨在边荒执行巡察任务的探子回报,白云山区出现从未见过的异象,白光
冲天而起,地动山摇,把整座卧佛荒寺毁掉,只剩下一个宽广数十丈,深至两丈多的大坑穴,
威力惊人至极点。”
  刘裕听得目瞪口呆,好一会方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胡彬道:“消息传至寿阳,立即弄得人心惶惶。我们寿阳军里一个负责文书的长史官说
这是天降的灾异,主大凶。唉!南方多事了。”
  刘裕道:“胡将军有否把此事上报建康?”
  胡彬苦笑道:“我正为此烦恼,上报的话,司马道子会以为我受人指使,造谣生事。不
报的话,这种事哪能瞒得住呢?又会怪我知情不报,犯了欺君之罪。我直至这刻仍未就寝,
正是为此事忧心。”
  刘裕皱眉道:“古时天降灾异,为君者必须祭天谢罪,以安定人心。在一般情况下,只
要如实报上,没有人可以怪你。但现在确是情况特殊。既然如此,你为何不把这个烫手热山
芋交给刘牢之,由他作决定呢?”
  胡彬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事实上我早派人知会刘牢之,由他决定好了。”
  刘裕道:“我要去看看。”
  胡彬道:“据那长史官说,坑穴该是由天上降下的大火石猛烈撞击地面而成,这是改朝
换代的大凶兆。我睡不着觉更主要的原因正在于此。皆因不晓得崛起者是桓玄还是孙恩,又
或慕容垂统一北方后乘势席卷南方,现在终于放下心事。”
  刘裕不解道:“为何你又忽然不为此烦恼?”
  胡彬双目发亮起来,闪闪生辉的瞧着他,沉声道:“你不觉得灾异发生的时机巧合得教
人惊讶吗?”
  刘裕一头雾水的道:“巧合在什么地方呢?”
  胡彬道:“当然是刘裕你作统帅的首场大捷,灾异刚好发生在你大胜的一刻,更发生在
边荒之内,离开战场只百里许的距离,便像为你助威敲响战鼓般的模样。这叫天人交感,绝
不是偶然的。”
  刘裕听得倒抽一口凉气,道:“不要吓我!如你这番话传了出去,我将成为众矢之的,
肯定活不长久。”
  胡彬双眼眨也不眨的瞧他,正容道:“纵然没有这场灾异,你以为可以安安乐乐的过日
子吗?自玄帅看中你的那一天起,你便注定要逆境求生,直至没有人能威胁你而止。局势再
不容许你苟且偷安,只能放手大干,完成玄帅统一天下的遗愿。我对你有很大的期望,朱序
大将更视你为北府兵的希望。”
  刘裕感到整条脊骨寒飕飕的。
  他因失去王淡真,立志要登上北府兵统领的宝座,好向桓玄报复,亦不负谢玄的厚爱。
可是北府兵权在握后去向如何,他想也不敢想,因为实在太遥远了。
  不过胡彬虽然没有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却清楚而不含糊地暗示自己是上天拣选出来改朝
换代的人物。而不理自己是否愿意,别人对他的期望会变成压力,令他不得不顺应人心,作
出别人期望的事。
  我的娘!
  自己的本意只是想成为南方最有实权的人,像谢玄又或以前的桓温,把一切决策掌握在
手里,然后完成祖逖的未竟之志,北伐成功。却从没有想过当皇帝。
  老天爷的意旨竟是这样吗?
  这是否谢安和谢玄看中自己的真正原因呢?
  胡彬道:“在目前混乱不清的形势里,你不单是北府兵未来的希望,更是南方最后的希
望,让我坦白告诉你吧!就在今夜此刻,我胡彬决定舍命陪君子,看错了人算我倒楣,却绝
不会后悔。我会全力支持你的任何行动,只要你能光复边荒集,天下间再没有人敢怀疑你是
天命所属。趁现在有点时间,我们要好好研究该采取的策略。”
  刘裕能够说不吗?
  忽然间,他清楚掌握到将来的路向,那或许不是他选择的,不过却只有这条路可走。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