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
第十三章 逍遥大帝
  在电光石火的高速中,清响犹未消散的当儿,燕飞已明白过来。
  安玉晴偷袭他,却只击中他插于腰后外衣内庞义的砍菜刀上,令他避过此劫。
  事实上他早处处暗防她—乎,—来适才注意力被外面诡奇莫名的发展吸引,二来她站的
位置与他平排,使他只防范侧面来的直线攻击,岂知她竟有弯击他背后的巧妙手段。
  燕飞同一时间往她瞧去,只见一条细索正如毒蛇回洞般缩返她另一边低垂的衣袖内,尾
端系着—个小尖锥,—闪不见。
  “有埋伏!快退!”
  外面的荣智道人口中高喝,三个道人同时疾退。
  燕飞尚未决定该如何对付卑鄙的安玉晴,更发觉她的俏脸血色尽褪,不但没有穷追猛打
的狠辣后着,且像完全不防备他在盛怒下出于向她反击的样子,香唇轻颤,欲语无言。
  他的角度看不到该是华丽马车的位置,此时传来“哝呀”的急促尖锐又令人不明所以的
噪响,接着是荣智的叫声,喝道:“任遥!”
  破风声横空响起来,眨眼工夫便由马车的—边来到燕飞窗子外的上空,只见一个打扮得
像皇侯贵胄,衣饰华丽至令人生出诡异感觉,外貌绝不超过三十岁的英俊贵介公子,持剑在
手,以燕飞白愧不如的惊人高速,疾掠而过,迅捷如鬼物,往三道退走的方向扑去。
  当逍遥教主任遥经过的当儿,他还可以抽空往燕飞所在处投上一眼,双目异芒大盛。
  燕飞立时生出黑暗又或墙壁等一切障碍的东丙,均对此人没有分毫影响,裹裹外外给他
看个清楚明白的不安感觉。偏又知道事实上不叮能是这样的,但对方凌厉叮怕的眼神,却似
确有此种能耐。
  燕飞出道至今,所遇高手之最者莫过那在汝阴附近密林突袭他的鬼脸怪人,现在却要多
添此君,虽然尚未曾与他正面交锋,但巳叮作出判断。
  以燕飞的修养造诣,也不由心生寒意。
  任遥瞬眼即过,接着是劲气交击的撞击声,三道的惊呼声和剑刃砍劈的啸音,激烈迅
快。
  安玉晴的轻呼送入他耳内,焦急道:“快走!”
  燕飞不由又向她瞧去,这美女紧咬下唇,一对秀眸射出惊惧的神色。
  燕飞是个很特别的人,对别人的感觉非常敏锐,虽对安玉晴前后矛盾的行为不明所以,
仍清楚感到她这刻对自己不单没有丝毫敌意,且是出于善意着他燕飞离此险地。更心知肚明
留在这裹不会有好结果,车厢内至少还有个高深莫测的曼妙夫人。
  “哎呀!”
  惨叫声从四人恶斗的方向传来,燕飞认得是荣定的声音,显是死前的呼喊。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燕飞深深瞥安玉晴一眼,展开身法,穿过后门迅速开溜。
  燕飞刚掠入镇西的密林,轮到荣慧的惨叫响起。
  三道中以荣智功力最高,仍在苦苦撑持,与任遥剑来剑往,鹿战不休,不过看来也支持
不了多久,任遥的武功确是非常叮怕。
  燕飞并没有立即离开,在密林疾掠,百来步,又往荒镇潜回去,偷入镇西靠林的—间破
屋,借黑暗的掩护,无声无息的在两堵塌墙的一角盘膝坐下,与马车只隔—间破屋。
  绿焰在天空爆开,瞬间又从灿烂归于平淡,夜空回复先前的暗黑。
  另一端再不闻打斗的声音,荣智应是凶多吉少。
  马蹄声由远而近,当是那群护送马车的逍遥教徒去而复返。
  曼妙夫人的声音传来道:“帝君大发神威,重挫太乙教的气焰,看江凌虚还敢否插手到
我们的事来。”
  一把男子悦耳好听的声音笑道:“江陵虚岂是肯轻易罢手的人,终有—天我会教他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荣智确有点本领,中了我一剑仍能以太乙真气催发潜力逃牛,不过他叮以
跑到十里之外,已经相当不错。”
  这说话的人不用说也是任遥,只听他说及别人的生死时—派轻描淡写、漫不经意的轻松
语气,便可知此人天性冷酷,邪恶至极。
  马蹄声在马车后停下来,接着是众徒下马跪地的声音,齐呼“帝君万岁”。
  掠动声从另一边移近。
  任遥从容道:“青缇!刚才是甚么一回事?”
  “安玉晴”的声音撒嗲的道:“大哥啊!刚才的事不要提哩!不知如何那燕飞竟忽然闯
到造裹来,我只好把他诓人那间屋子内,以免吓跑那三个贼道人,岂知我以索钱暗算他时,
不知他背后藏着甚么东西,竟不能伤他分毫,接着给他以剑气克制着,只能眼白白瞧着他开
溜,气死人家哩!”
  燕飞当然晓得她的话半真半假,虽想不通她先暗算白己,后又放他离开的前后矛盾,但
听着她充满天真的语调,仍丝毫不觉得有谎言夹杂其中,任遥更不用说。
  任遥冷哼道:“又是那燕飞,在我们取得《太丫洞极经》前,绝不可容燕飞和刘裕两人
活着,否则如让他们把天佩秘密泄露予知悉‘天心’秘密的安世清父女,更被他们从而悟破
天心的密偈,便会被他们捷足先登。”
  燕飞心中一震,明白过来,难怪合起来的太乎天佩并没有指示藏经的地点,因为尚欠—
面刻有密偈的“天心佩”,三合—后才成完整的天佩。而密偈肯定玄奥难解,故虽不知如何
从安世清处落入任遥手上,任遥仍未能破解,也使他和刘裕陷入动辄丧命的危险中。
  怎也要设法警告刘裕,让他作出预防。
  当口他向该是任青缇的“安玉晴”说过玉佩并没有指示藏宝的地点,令任青缇信任他,
便由于真实情况就是如此这般。
  《太平洞极经》究竟蕴藏甚么惊天动地的秘密,教这些雄霸一方的邪教群起争夺?
  任青缇道:“大哥不用为这两个人费神,青缇已迫他们立下毒誓,谅他们不敢违背誓
言,而他们也不是那种人。”
  任遥哈哈笑道:“青缇是否对他们动心哩!成大事者岂可心软,更不能手软。我任遥今
天能以教主的身份在逭裹说话,皆因我秉持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规条。只有死人才可以真
正的守秘密。刘裕就交给青缇去负责,燕飞由我亲自迫杀,曼妙你继续行程,此行关系我教
未来的发展,必须好好与左侍臣配合,因为只有他才清楚南晋皇室的真正情况。”
  暗室中的燕飞心叫倒霉,这回确是节外生枝,惹上不必要的烦恼,自己的出海大计,就
此泡汤。
  任青缇应是对他和刘裕有维护之意,不过他对任青缇的好意并不放在心上,如此妖邪之
女,行事难测,若相信她不会害自己,真不知甚么时候要吃上大亏。
  幸好自己心悬庞义安危,不肯离开,否则便听不到这番话。
  车轮声响,车音蹄声,避渐远去。
  拓跋硅投进泗水冰寒的河水裹,泅往对岸,就像从一个世界投进另一个世界。
  氐秦的步军和粮草辎重,仍源源不绝从水陆两路往边荒集进军,抵达泅水前他曾遇上多
起。
  兵贵精而不贵多,苻坚如此尽集北方所有可以调用作南征的兵员,只显示他虽是治国的
长材,军事上却有欠高明。百万大军所形成是一头拥肿不堪,步步为艰的怪物。是智者所不
为,他拓跋硅便永远不会犯这种错误。
  他此时比任何—刻更肯定苻坚会输掉这场仗,因为他的对手是谢玄,只看谢玄派出刘裕
策反朱序,便知谢玄掌握到苻坚的弱点。
  他叮以做的事已完成,更要趁此苻坚南下,北方兵力被扯空的千载良机,赶返北方草
原,联结诸部以复兴代国。
  复国的道路是漫长而艰辛的,在代国诸旧部中,支持他最力的是现今母亲贺氏寄居的贺
兰部,由舅舅贺纳领导。不过纵使贺纳肯全力支持他,仍是强邻环伺,不乏强劲对手的局
面。
  他的根据地牛川,位于锡拉林木河附近,现由母亲代他打点族内的事。牛川南边有独孤
部,部主刘显是刘库仁之子,当年刘库仁曾仗义收容他,后被慕容文所杀,刘显自立为土,
即密谋杀害他,幸他及时率族人逃往牛川依附贺纳,刘显与他嫌隙甚深,没有和解的可能。
  另一个复国的大障碍是叔父窟咄,他拓跋硅虽得正统之位,野心勃勃的窟咄却一直想取
而代之。自己一心回去登上代国之主的王座,窟咄必会尽一切办法来阻挠。
  即使贺纳的贺兰部内,另—支由贺染干领导的人马,对他仍是持反对的态度。而任何一
方的实力,在现时仍是远胜他拓跋硅,复国的艰难,可以想见。
  除此外还有其他部落,若他在牛川复国成功,南边将是独孤部,北边有贺兰部,东边有
库车奚部,丙边河套一带有匈奴的铁弗部,阴山以北有柔然部和高车部。其中匈奴铁弗部之
主赫连勃勃,是新近崛起的草原霸主,手段狠辣残忍,武功高强,更是他的劲敌。
  他虽得到慕容垂口头的承诺,若苻坚败北,将全力支持他复国,可是他比任何人更清楚
慕容垂只是拿他作为北方的一只有用棋子。燕飞说得对,鸟尽弓藏,一天他慕容垂能成功操
控北方大局,第一个要杀的人肯定是他拓跋硅。
  拓跋硅离水登岸,放足疾奔,连续越过两座小山,到达—处密林之旁,发出尖啸。
  好半晌后蹄声发自林内,以百计的拓跋族战士从林内驰出,排列在他身前,更有手下牵
来战马,让他踏蹬而上。
  坐到马背上,拓跋硅忽然生出不虚此行的满足感觉。
  眼前的二干儿郎,侄过多年来的组织和训练,已成为他复国的班底,人人肯与他共进退
同生死,忠诚方面绝无疑问。
  策马立在前摊的是长孙嵩、长孙普洛和长孙道生二兄弟,是自少追随他的爱将,均是骁
勇善战,精通战阵。另外还有汉人张衮和许谦,是他在北方交结的有识之士,希望他们能像
王猛之于苻坚,作他的智囊团,以补他的不足处。
  拓跋硅策马在拓跋鲜卑族组成的兵阵前来回巡视,见人人士气赳发昂扬,眼睛放亮,雄
心奋起,高呼道:“儿郎们!苻坚此战必败无疑,复国的日子终于来临,我们立即赶回牛川
去。”
  众战士齐声呐喊欢呼。
  拓跋硅—抽马头,领先朝北奔去,二千将士气势如虹,像刮过荒原的龙卷风般追在他身
后,转眼间没人大地尽处的暗黑中去。

  燕飞踏足长街,除了荣定和荣慧两道伏尸街头,一切回复先前静如鬼域的情况,似若没
有发生过任何事。
  该如何着手找寻庞义呢?
  正为此头痛之际,一声长笑起自身后。
  燕飞认得声音,缓缓转过身来,面对的正是一身王侯打扮,华丽英俊的逍遥教之主,自
号逍遥帝君的可怕高手任遥。

  -------------------------------
  noproblem 扫校,旧雨楼 独家连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