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
第 十 章 三雄分道
  燕飞、拓跋硅和刘裕三人在淝水东岸、淮水之北,离边荒集五十多里的—处山头倒卧下
来,因为实在再跑不动。
  他们远远偏离流往寿阳的颖水路线,又专拣山林密处掩蔽,泅过颖水和淝水两河,没有
停留的直抵此处,以避过乞伏国仁的天眼和追兵。
  最先倒伏地上的是拓跋硅,燕飞倒下即翻身仰卧,看着刚开始发白黎明前的迷人夜空,
刘裕则是双膝跪地,不住喘息。
  在这一刻,份外感到生命的珍贵和难得,令他们更珍惜眼前安然活着的事实。拓跋硅脸
颊贴着被露水沾湿的草地,边喘息边忍不住的“咭咭”笑起来,两手拍往地面,笑道:“燕
飞你确是精采,最难得是在突变骤至的一瞬间作出这么正确的选择,否则我们将伏尸边荒
集,不枉我们兄弟相交一场。”
  跪着的刘裕终抵不住双膝的疼痛而—屁股坐下,闻言讶道:“你的话前一截我完全同
意,却不明白跟是否兄弟有何关系?”
  拓跋硅不能止笑地辛苦的道:“只有是我拓跋硅看得起的人,方可被我当作兄弟,你还
不明白吗?”
  燕飞仰望曙光照射,心底涌上温暖的感觉,身体虽是疲倦欲死,精神却无比舒畅快意。
他晓得永远也不会忘记此一刻,那种二人同心协力去进行几乎没有叮能完成的任务,排除万
难,再死里逃生的动人感觉。
  自娘亲遇世后,他尚是首次感觉到生命是如此珍贵,再没法生出随缘而死的念头。
  三人不断喘息,急需大量的空气,以填补身体所缺的需要。
  刘裕辛苦的转动身体,面对淝水的方向,看着河水往淮水的方向流去,另辟话题道:
“我们可能帮了那妖女一把,为她营造出逃生的机会。”
  燕飞和拓跋硅暗中同意,她既有本领避过乞伏国仁地毡式的搜索,兼又周身法宝,当然
会利用他们突围逃走牵起的混乱形势,溜之天天。
  奇怪的是三人均发觉此刻对她已恨意全消,这或者是安玉晴最特别的地方,不论干甚么
坏事似仍是理所当然的,不这样反不能显示她别具风情姿采的风格,确是不折不扣的妖女。
  拓跋硅终收止笑声,深吸—口气道:“若让我碰上她,必会教她好看。”
  刘裕怪笑道:“你会怎样对付她,她也不是好欺负的。”
  拓跋硅道:“正因她不好欺负,我才要欺负她,那才够味道嘛!”
  刘裕往他瞧去,刚好拓跋硅也从地上抬头朝他望来,两人目光接触时有会于心的放怀大
笑,充满男性对女性的色情意味。
  拓跋硅见燕飞没有反应,滚到他身旁,以手支颔,看着燕飞俊秀的脸庞,讶道:“你在
想甚么?是否想在我们两人的魔爪下来个英雄救美人,不过兄弟要提醒你,这可是个蛇蝎美
人哪!”说到最后—句,他和刘裕两人又放声大笑,刘裕更笑得前仰后合,拍手拍腿,情状
本身已令人发噱。
  拓跋硅笑得浑身骨痛,喘着道:“我好像从未试过这般开心快乐的,甚么事也觉得非常
好笑。”
  燕飞终露出笑意,悠然道:“道理很简单,失而复得最令人欣悦,尤其复得的是我们三
条小命,所以我们尝到从未之有的欢欣。”
  刘裕点头道:“说得好!嘿!你还未回答拓跋老兄刚才的问题。一
  燕飞淡淡道:“我的脑袋空白—片,只知自己在监视天空,以免失而复得后又得而复
失,空欢喜一场。”
  拓跋硅翻过身来,像他般仰望已发白的天空,道:“两位有甚么打算?”
  燕飞倏地坐起来,边活动筋骨,边道:“我最想的事是好好睡一觉,不受任何惊扰,只
町惜目前仍身在险境,所以希望有那么远走那么远。”
  拓跋硅在片刻沉默后,向刘裕望去,刘裕会意,知道他有私话与燕飞说,更猜到他要说
的话,又暗裹希望拓跋硅这些话不能打动燕飞,站起来道:“附近该有道可口的清泉,让我
占找找看。”
  迳自下坡去了。
  拓跋硅瞧着刘裕的背影,有点自言自语般道:“这是个很特别的南人,不但体质非凡,
性格坚毅,且识见过人,有勇有谋。”
  燕飞望他—眼,淡淡道:“他和你有很多地方相近,但亦有截然不同之处。”
  拓跋硅坐起来,道:“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愿和我问北方去。”
  燕飞探手抓着他两边肩头,道:“我再不能过以前那种每天都枕戈待旦的生活,而且慕
容族的人已晓得慕容文是死于我手上,若我随你回去,你会于气候未成前便被慕容族击垮,
即使慕容垂也很难维护你。聪明点吧!你怎叮以为我一个人,失掉复国的大业。”拓跋硅哑
口无言。燕飞明白他是怎样的—个人,更明白这番话对他的作用,而他说的确是事实。慕容
文之死,对整个慕容鲜卑族不单是仇恨,更是污点和耻辱,而此恨此辱只有燕飞的鲜血方能
洗刷掉。
  拓跋硅望着燕飞,双日射出真挚深刻的感情,沉声道:“你小心点,当有一天我拓跋硅
立稳脚后,你必须回到我身旁来。”燕飞暗松—口气,拓跋硅是他唯—感到无法拒绝其要求
的人,他们的交情是建立于童真的时代,没有任何东丙可以改变,经得起任何考验。纵使长
大后的拓跋硅如何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对他仍是情爱不逾,
  放开双手,微笑道:“我也想尝几口甜美的清泉水,还记得我们在山瀑嬉水的好日子
吗?”拓跋硅扯着他站起来,欣然笑道:“若不是你提起,我差点忘记了。近年来我已很少
回想以前的事,脑内只有报仇和复国。哈!你真了得,连慕容文也命丧于你手底,大快我
心。”
  两人把臂循刘裕刚才离开的方向下坡,穿过—片疏林,看到刘裕在林间—道流过的小溪
旁跪下来,整个头浸进水裹。
  刘裕闻声把头从水裹抬起来,兑到两人,站起来大呼痛快,头睑湿淋淋的。
  拓跋硅张开双臂,微笑道:“我的好战友,让我来拥抱你一下,这是我拓跋鲜卑族的道
别礼。”刘裕哈哈—笑,过来和他拥个结实,讶道:“你竟不留卜看苻坚的结局?”
  拓跋硅放开他,改为抓着他双臂,双日闪闪生辉,道:“际此苻坚声势如虹之时,我难
得地知道北方大乱即至,怎可不光,步回去好好准备,抢着先鞭。”
  刘裕欣然道:“好小子!想得很周到,若苻坚得胜,你也可快人一步,及早溜往塞
外。”拓跋硅叹道:“希望情况不会变成那样子!不过若南方完蛋,你倒可考国亡人亡,对
苻坚我是宁死不屈的,更不会逃生。”拓跋硅松开双手,点头道:“好!现在我终于明白刘
裕是怎样的—个人。有一天若我能统—北方,大家说不定要在沙场相见,不过我却永不会忘
记在边荒集内,我们曾是并肩作战的好兄弟。”
  说罢往后退开,一声长笑,挥手便去,去得潇洒决绝,充盈令人心头激动的壮意豪情。
  燕飞呆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巾百感交集,似已可预见因他而生在北方卷起的狂烈风
暴!苻坚若败,北方必四分五裂,而在苻坚手下诸雄中,只有个慕容垂,可堪作拓跋硅的强
劲对手。刘裕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燕兄是否随我回去见去帅?”燕飞心神不属的想了
片刻,终记起与谢玄之约,摇头道:“去见你玄帅已没有意义,我晓得的你比我更清楚,我
再不起任何作用,”
  刘裕愕然道:“你要到那裹去?”
  燕飞现出茫然神色,淡淡道:“我不知道。争取时间要紧,刘兄请勿理会我,立即赶返
寿阳,否则延误军机,也是得而复失。”
  刘裕知道无法打动他,施礼道别,断然离开。
  剩下燕飞孤零零—个人,来到溪旁跪下,把头浸进冰凉的溪水内去。
  脑海不由自主浮现在长安进行刺杀计划的那段长达半年的口子。
  他为探查慕容文的行藏,扮作周游天下的世家子弟,每夜进出烟花之地,交朋结友,终
于在觑准•个机会下在长安著名的青楼外的大街上伏杀成功。
  他虽去了心巾的仇恨,叮是亦结下—道因男女之恋而来又永不会痊愈的深痛伤疤!这是
他另一个避隐边荒集的原因。
  现在边荒集已变成苻坚的后防人本营,天下虽大,他再想不到另一个容身之所。在没有
雪涧香和第—楼的地方,他真的不晓得日子怎么过?燕飞、拓跋硅和刘裕分手后第二天的正
午,探子飞报寿阳的胡彬,苻融率领的先锋军直逼淮水而来,先头部队已过汝阴。
  胡彬心想终于来了,立即通知仍在寿阳的谢去。
  谢幺冷静的听过胡彬的汇报,从容一笑道:“苻坚按捺不住哩!我便助他完成心愿,把
寿阳拱手让他,我们须立即撤往峡石城。”
  胡彬对固守寿阳仍是死心不息,尽最后努力道:“据探子估计,苻融的先锋军兵力达三
十万之众,骑兵约二十万,其他是步军,以这样的兵力,足够在占据寿阳后立即渡过淝水,
进军八公山攻打石峡城,若两城失陷,由此到建康,凭我们的兵力绝对无法阻止胡马南卜。
到大江之北诸镇全部失陷,建康将陷于捱打的被动劣势。”
  岂知谢玄现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欣然道:“我正是希望苻坚与你想法相同,胜利是决定
在这里而不是在建康。他原本的计划是已压倒性的兵力猛攻寿阳,再以另一军伏击任何赴援
寿阳的援军,又或截断寿阳和石峡城的联系,同时另派人马牵制荆州大司马的精锐部队,三
管齐卜,一举粉碎我们反击的力量,振起氐秦大军的士气。凭着边荒集作南北中转站之便为
后援,展开长期作战的行动,逐部蚕食江北诸镇,令建康尽失屏障,我们势将不战而溃,在
策略上苻坚是考虑周详,无懈叮击。”
  胡彬忍不住道:“既然如此,玄帅为何要放弃寿阳,倘若何谦将军能击溃敌人下游渡淮
的部队,我们说不定町保住寿阳,再或大司马在西面战线亦顺利告捷,我们便有取胜的机
会。”
  谢玄微笑道:“若你是苻坚,忽然兵不血刃的得到寿阳,你会有甚么想法?”
  胡彬发呆半晌,答道:“我会看穿玄帅兵力薄弱,不足以固守寿阳,且会于得寿阳后,
立即发兵渡过淝水,攻打峡石城。”
  谢玄道:“你是否有点求胜心切呢?劳师远征,从长安到洛阳,由洛阳到泗水,再由边
荒集渡淮至寿阳,町不是短的路程。”
  胡彬完全代入苻坚的位置去,道:“叮是我必须配合在下游渡江的部队,若不牵制峡石
城的敌人,敌人可能全力扑击那支原本用来左右夹击寿阳的部队。”谢玄点头赞许道:“假
若当你的军队成功进占寿阳,忽然传来消息,下待大军集结休养
  谢玄欣然道:“胡将军终于明白,苻融的二十万精骑,正是氐秦大军主力所在,如若败
北,苻坚等若输掉整场仗。敌人是劳师远征,骤得寿阳,反打乱他们的原定部署。我不但希
望他们加速增兵,更希望苻坚亲来临阵指挥,这正是我着刘裕送信予朱序其中一个目的。”
胡彬到这刻才明白刘裕的秘密任务,不过心内仍是惴惴不安,若何谦的五千精锐无法找到下
游渡淮的秦军,又或无法掌握时机击溃此军,便轮到他们输掉这场仗。
  胜负只是一步之差。何谦和十多名亲兵伏在洛涧东岸—处丛林内,窥看洛涧西岸和淮水
北岸—带的动静,叮惜找不到敌方丝毫的影迹。他身旁尚有刚来探营的刘牢之,由于关系到
战争的成败,刘牢之放心不下,把水师留在卜游秘处,以飞鸽传书问准谢玄,赶来助阵。他
官阶在何谦之上,何谦的部队变相由他指挥。因怕北方骑兵的斥候灵活如神,他们只敢在夜
裹派出探子渡淮渡洛,以侦察敌人行踪,五千精锐则枕戈伏在洛涧束岸—处隐蔽的密林内,
以避敌人耳门。
  照他们猜估,敌人的奇兵必于洛口渡淮,潜上洛涧丙岸,再借淮和洛涧两水的天障设立
坚固的营垒,然后西进助攻寿阳,只恨直至此刻,仍未能掌握到敌人行踪。若让敌人站稳阵
脚,他们将坐失良机,峡石城的晋军更变成两面受敌。
  夕阳逐渐没入西山,天地渐渐昏黑,寒风阵阵刮过两河交汇的广阔区域。何谦凑在刘牢
之耳旁道:“今晚事关重大,据情报苻融的先锋军已向寿阳挺进,大有叮能于今晚渡淮,所
以敌人若有部队于此渡河,亦将是这两晚的事,我准备尽出侦兵,采察敌人情况,不冒点风
险是不成的。”
  刘牢之暗叹—口气,暗忖如探子被敌人发觉,有所防备,那时以五千兵去突袭敌人强大
的部队,无异以卵击石,但舍此却又别无他法。
  就在此时,淮水方面—道人影冒出来,沿洛涧柬岸疾奔,所经处利用树林长草作掩护,
若晚上少许,天色全黑,他们很有可能被此人迅疾飘忽的身法瞒过。
  何谦正要下令手下拦截牛擒,看是否敌人奸细?身旁的刘牢之全身一震,扑出丛林外叫
道:“刘裕!”
  那人也愕然—震,改往他们的方向奔来,一脸喜色,正是负有特别任务深入边荒集的小
将刘裕。
  他直奔至刘牢之身前,喘着气道:“下属发现梁成率领的四万部队,看情况是准备明晚
于离洛口三里处的上游渡淮,要突袭他们,明晚是最好的时机。”
  来到刘牢之旁的何谦与前者面面相觐,完全不明白刘裕不但晓得是氏将梁成领军,更清
楚敌方兵力是四万人,
  刘裕续道:“他们全是骑兵,昼伏夜行,专拣疏林区行军,车好我一心寻找,沿途留
意,终于在离淮水三里许处发现他们的先头部队在伐木造筏。他们人困马乏,数日虽众,却
不足惧,寸是若给他们渡河立寨,我们便没有机会。”
  刘牢之当机立断,向何谦下令,着他立即赶回营地,尽起五千精骑,准备今夜横渡洛
涧。北府兵只有八十骑军,若这五千精骑于此役败北,等若北府兵的骑兵部队完蛋大吉。
  何谦领命去了。
  刘牢之向刘裕道:“趁尚有时间,你给我把此行经过详细道来,不可有任何遗漏。”
  刘裕则是暗对谢玄心悦诚服,若非谢玄有此先兑之明,在此布下部队,那纵使他掌握到
敌人的精确行藏,亦要坐失良机,徒呼奈何!

  -------------------------------
  noproblem 扫校,旧雨楼 独家连载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