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二
第 三 章 弥勒异端
  藏酒窖的三丈见方,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摆了三、四百罐雪涧香,层层叠叠放在木架
上,分五行排列,首尾相通。一盏油灯,于石阶旁燃亮照射。
  燕飞步下石阶,随手抱起一罐酒,爱不释手的抚罐道:“第一楼真正的赚钱法门,就是
出售这宝贝。”
  拓跋圭正目光灼妁地打量安工睛和刘裕,神情冰冷,态度并不友善。
  燕飞别头向安刘两人道:“请两位在这里稍候片刻。”
  刘裕因内伤尚未完全痊愈,早力累身疲,屁股在石阶坐下,微笑道:“两位请便!”又
向安玉晴道:“安大小姐最好站远些儿,否则若让我怀疑你图谋不轨,要亮刀子招呼,便有
伤和气。”
  安玉晴正给拓跋硅的目光打量得暗暗心惊,晓得已陷身绝地睑境,而刘裕更隐有把守唯
一出路之意,心叫不妙,却悔之已晚。只好装出毫不在乎的不屑表情,娇哼一声,移到一角
去。
  一向以来,她恃首倾国倾城的艳色,总能在男人身上占得优待和便宜,可是眼前三个男
人,都像对她的美丽视若无睹,特别是拓跋硅,看她时就像看一件死物,没有半点情绪波
动,此人如非天性冷狠,就是心志坚毅的可怕人物。
  拓跋硅被刘裕的说话搅得糊涂起来,更弄不清楚三人间的关系,此时燕飞一手抱罐,另
一手搭上他的肩头,从酒窖砌出来的通道,往窖子另一端走过去。他心中不由升起温暖的感
觉,自燕飞离开后,从没有第二个人对他有这种亲慝的动作,他亦不会接受别人这般做。
  燕飞道:“你受了伤?”
  拓跋圭双目杀机大盛,点头道:“他们不知如何竟猜到我藏身鲜卑帮内,忽然调动人马
从四方八面杀来,幸好我时刻戒备,见势色不对,立即杀出重围,躲到这里来。若不是你告
诉我有这么一个藏身之所,我肯定没有命。”
  燕飞可以想象阳大屠杀的惨烈和恐怖,拓跋圭满面不悦,正是不堪回首。
  两人来到另一端,拓跋圭道:“他们是谁?”
  燕飞从头斛释一遍,拓跋圭终露出笑容,道:“谢玄确有点本事。哈!你是否想就那么
抱着罐子走路和睡觉做人?”
  燕飞放下酒罐,与拓跋圭掉头走回去,坐在石阶的刘裕双目精光闪闪的打量拓跋圭,拓
跋圭亦毫不客气以审视的目光回敬他。燕飞虽清楚两人因共同目标会合作愉快,仍隐隐感到
两人间暗藏竞争的敌意;不知是因胡汉之别,又或是各自发觉对方异日会是自己的劲敌。这
是一种无法解释的奇异感觉。就两人目前的情况来说,刘裕固是南晋微不足道的一名小将,
拓跋圭的实力亦远未足成事,偏是现在两人均能左右大局的发展。
  四手紧握。
  拓跋圭微笑道:“刘兄来得好!”
  旁量的燕飞压低声音道:“刘兄勿要见怪,我没有隐瞒他。”
  两人均晓得燕飞是不想安玉睛听到他的话,不由同时往安玉晴瞧去。
  拓跋圭放开手,低声道:“成大事不拘小节,刘兄以为然否?”
  刘裕淡淡道:“太平妖女,杀之不足惜。”
  立在一角的安玉晴虽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可是见两人目无表情的尽是盯着自己,当然知
道没有甚么好路数,暗中提气运劲,准备应变。
  燕飞明白两人一问一答,已敲响安工晴的丧钟,暗叹一口气,道:“此事由我来作
主。”接着提高声音道:“安小姐放心,我们先依照前诺把地图默绘出来,然后再想办法送
小姐离开,我燕飞以项上人头担保,只要小姐肯立誓不破坏我们的事,我们绝不食言。”
  安玉晴首次真心去感激一个人。燕飞明显与刘裕和拓跋圭有分别,至少是一诺千金,无
论在任何情况下亦不反悔。
  燕飞既把话说绝,刘格和拓跋圭虽千百个不情愿,也不得不卖他的账。
  拓跋圭苦笑着摇头走开去,作其无声的抗议。
  刘裕则颓然道:“我包袱里有绘图用的纸和笔,燕兄怎么说就怎么办吧!”
  □□□□□□□□□□□□□□□□□□□□□□,谢安允许女儿嫁给王国宝这个奸臣
贼子,当时他之所以首肯,一方面是王国宝恶迹未显,又讨得爱女欢心;更主要是形势所
迫,为维持王、谢两家密切的关系,他不得不答应王坦之为儿子的提亲。
  这一、两年来,王国宝与司马道子过从甚密,前者的从妹是后者的妃子,两人臭味相
投,均是沉溺酒色之徒,自是互引为知己。兼之两人都因不同理由怨恨谢安,嫉忌谢玄,情
况愈演愈烈。
  王国宝对谢安的不满,起因于谢安厌恶他的为人,不重用他,只肯让他做个并不清显的
尚书郎。王国宝自命为出身于琅玡王氏名门望族的子弟,一直都想做清显的吏部郎,不能得
偿所愿,遂对谢安怀恨在心,用尽一切方法打击谢家。今次南北之战,王国宝和司马道子均
被排斥在抗敌军团之外,他们心中的怨愤,可以想见。
  谢安心情沉重的举步登上主堂的石阶,一位贵妇从大门迎出,乍看似是三十该人,细看
则已青春不再,眼角满布掩不住的皱纹;但岁月虽不留情,仍可看出她年青时当具沉鱼落雁
之色,一副美人坯子,神态端庄娴雅,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
谢安愕然道:“道韫!竟是你来了。”
  谢道韫是谢家最受外人推崇的才女,被称誉可与前古才女班捷妤、班昭、蔡文姬、左芬
等先后辉映。她是谢安最疼爱的侄女,谢玄的姐姐。她也是嫁入王家,丈夫是当代书法大家
王羲之的次子王凝之,不过这椿婚姻并不愉快,谢安可从她每次回娘家时眉眼间的郁结觉察
到,只是谢道韫从来不谈丈夫的事,他也弄不清楚问题出现在何处。
  她清谈玄学的造诣,更是名闻江左。每次谢安见到她,心中都暗叹一句为何她不生作男
儿,那谢家将更经得起风雨,不用只靠她弟弟谢玄独力撑持。
  谢道韫趋前牵着谢安衣袖,移到门旁说话,道:“国宝把二叔闲置他的怨气,全发泄在
娉婷身上,还……唉!让她在这里小住一段时间吧!”
  谢安双目寒光一闪,沉声道:“那畜牲是否敢对娉婷无礼?”
  谢道韫苦笑道:“有二叔在,他尚未敢动手打人,不过却撕毁娉婷最心爱的□□□□□
□□□□□□□□□□□□□□□□□□□□□□□□□□□□□□□□□□□□□□□□
□□□□□□□□□□
  谢道韫沉默片刻,轻声道:“二叔可知圣上已批准运用国库,兴建弥勒寺,以迎接弥勒
教的二弥勒竺不归,若不是苻秦大军南来,此事已拿出来在朝廷讨论如何朝廷了。”
  谢安心头剧震,如翻起滔天巨浪。
  南晋之主司马曜和亲弟司马道子兄弟二人督信佛教,所建佛寺穷奢极侈,所亲呢者多是
男女僧徒。
  佛教传自天竺,从姓氏上说,僧侣的竺、支等九下来自天竺和大月氏,属胡姓,中土汉
人出家为僧,也因而改姓竺或支。他的方外好友支遁本身是陈留汉人,也改为姓支。
  因君主的推崇,出家僧侣享有许多特权,在某种程度上等若高门大族外另一特权阶级,
不但不用服兵役,又可逃避课税。寺院可拥有僧祇户,为其耕田种菜;更有佛图户担负各种
杂役。至于甚么白徒、养女,都是为高层的僧侣拥有奴婢而巧立的名目。还有更甚于高门大
族者是沙门不须遵循俗家的规例,所谓一不拜父母,二不拜帝皇,此之谓也。
  佛门愈趋兴盛,对国家的负担愈重,实为南晋的一大隐忧。
  可是比起上来,都远不及新兴的弥勒教为祸的激烈深远。
  弥勒教是怫教的一种异端,谢安本身对佛教的教义并无恶感,否则也不会和支遁交往密
切,不过弥勒教却是另一回事。
  原来在佛经对释迦怫陀的解说,释迦并不是唯一的怫,请“释迦前有六佛,释迦继六佛
而成道,处今宾劫,将来则有弥勒怫,方继释迦而降世。”又说“释迦正法住世五百年,象
法一千年,末法一万年。”而现在是“正法既没,象教陵夷”故释迦的时代已到了日薄西山
之时,第八代弥勒即将应期出世。
  北方僧人竺法庆,正是高举“新佛出世,除去旧魔”的旗帜,创立弥勒教,自号“大活
弥勒”,势力迅速扩张。竺不归则是弥勒教第二把交椅的人物,两人的武功均达达超凡入圣
的境界,佛门各系高手曾三次联手讨伐二人,均损兵新将而回,令弥勒教声威更盛,聚众日
多。想不到现在竟与司马□□□□□□□□□□
  谢道韫的声音在耳旁续道:“据凝之所说,司马道之的心腹□□和菇千秋,正负责张罗
兴建弥勒寺的费用与材料,此事是势在必行,令人担心。”
  谢安深吸一口气,苦笑摇头,道:“此事待我与支遁商量过再说,现在让我先看看娉
婷。唉!我这个苦命的女儿!”
  安玉晴神色平静接过燕飞和刘裕默绘出来的玉图,一言不发的躲到最远的另一角落,细
阅和比对地图去了。
  坐在石阶的刘裕对安玉晴离开他的视线颇感不安,因她邪功秘技层出不穷,低声提醒两
人道:“小心她会耍手段弄鬼。”
  燕飞知他心中不满自己阻止他们杀死安玉晴,免她碍手碍脚,暗地一叹,道:“时间无
多,今晚我们必须完成任务,然后再设法离开。”
  拓跋圭往安玉晴隐没处的一排酒罐瞧去,咕哝道:“至少该把她弄昏过去,对吗?”
  燕飞道:“我们若要脱身,还要借助她的小把戏呢。”
  两人这才没再为此说话。
  刘裕目光投往拓跋圭,肃容道:“拓跋兄目下和慕容垂是怎样的一番情况?”
  拓跋圭在刘裕旁坐下,压低声音道:“你可以当我是他的代表。今趟苻坚大军南来,动
用骑兵二十七万,步兵六十余万,号称为则百万。其战斗主力只在骑兵,步兵则用于运输,
以支援骑兵在前线作战。对苻坚来说,步兵充其量也只是辅助的兵种,此事不可不察,因关
系到战争的成败。”
  刘裕听得精神大振,明白拓跋圭在分析符坚大军的兵力分布和结构。胡人一向擅长马
战,远优于汉人,所以拓跋圭的话令人相信。忍不住问道:“拓跋兄这番话,是否来自慕容
垂?”
  拓跋圭微笑地瞥一眼刚蹲坐于两人身前的燕飞,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当然也加上我
个人的见解。荷坚骑兵多为胡族的人,步兵为汉人。符坚的布置是以符融和慕容垂等步骑二
十五万为前锋,以姚苌督益、梁诸州军□□□□□□为□□,以便大军渡过淝水。”
  刘裕和燕飞听得面面相觑,洛涧在寿阳之东,是淮水下游的分支,洛涧于淮水分流处为
洛口,若让荷坚驻重兵于此,与寿阳互相呼应,荷坚便可轻易渡过淝水,那时再兵分多路南
下,攻城掠地,直抵长江才再有天险阻隔,建康势危矣。
  加上这荒集作为大后援的设置,可看出符坚此次挥军南下,计划周详,绝非胡乱行事。
  拓跋圭微笑道:“这五万骑兵是氐族的精锐,而事实上先锋军除慕容垂的三万鲜卑族骑
兵外,其他骑军均为氐族本部的精锐,若梁成和荷融两军遭遇惨败,荷坚势将独力难支,纵
使逃回北方,也将变得无所凭恃,后果不难想像。”
  燕飞终于明白过来,拓跋圭和慕容垂果是高明,他们的目标是让南晋尽歼氐族军的精
华,那即使荷坚返回北方,大秦国仍难逃土崩瓦解的命运。那时谁可成为北方新王,就要看
谁的拳头够硬了。
  刘裕勉强压下心中的震骇,他是知兵的人,更清楚谢玄借淝水抗敌的大计,可是若让苻
坚把这样一支精兵部署于洛口,谢玄那时比对起来,兵力薄弱得可怜的北府兵,将变成腹背
受敌,只能退回长江南岸,坐看敌人以风卷残云的气势,席卷江北诸镇,唯一可以做的事,
是看敌人何时渡江攻打建康。
  不禁沉声道:“慕容垂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有甚么作为?”
  托跋圭从容道:“他根本不用有甚么作为,而他的没有作为已足以令符坚输掉这场仗,
问题在你们南人是否懂得把握机会。慕容垂拔下郧城后,会留守该地,以防荆州桓氏,苻坚
是不得不分慕容垂的精兵于此,怕的是桓冲从西面突袭。符坚对桓冲的顾忌,远过于谢
玄。”
  接首唇角飘出一丝令人难明的笑意,淡淡道:“谢玄若真如传说般的高明,该清楚这一
番话可以把整个形势逆转过来,只有速战,才可速胜。”
  燕飞和刘裕同时暗呼厉害,他们当然不晓得事实上谢安早有此先见之明,不愧运筹帷
岘,决胜于千里之外的主帅,谢玄亦深悉其中关键,所以立□□□骑兵□□□洛口,建立前
线坚强的固点,然后待大军齐集,即渡过淝水南下,在战略上无懈可击。而北府兵唯一可乘
之机,是趁敌人劳师南来,兵力未齐集,人疲马乏的当儿,主动进击,杀对方一个措手不
及。现在拓跋圭尽告刘相苻军的策略,谢玄自可以占尽机先,作出针对性的反击。
  此战苻坚若败,败的将是他的本部氐兵,慕容垂、姚苌等不但分亳无损,更可坐享其
成。
  刘裕断然道:“我要立即赶回去。”
  燕飞同意点头,因与拓跋圭透露的珍贵情报相比,能否策动朱序重投南晋,已变得无关
痛痒,只是锦上添花而矣。
  当燕飞说出此意见时,拓跋圭却摇头道:“不!朱序会是非常重要的一着棋子。”
  刘裕待要追问,异响从地面隐隐传来,二人同时一震,知道敌人开始对第一楼展开彻底
的搜索。
  虽明知此事必然发生,可是当发生在头顶时,三人的心也不由提至咽喉顶处,只能静候
命运的判决。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