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八
第十章 和气收场
   
  “隐龙”在后方掉头, 快艇载着美丽的战利品,顺水往大放光明的司 马道子座驾舟轻
松地驶去。
  燕飞等人都在舒展手足,好让因过度用力 致麻痹酸痛的手回复常态,司马元显功力最
是 不行,双手仍不受控制的在抖颤。
  司马元显道:“我应否站起来?然后你们 随便找个人把刀剑横架在我的颈上,这才像
个 俘虏的样子。”说话时仍急喘不休。
  屠奉三和刘裕正从怀里掏出黑头罩,掩盖 脸容,前者笑道:“公子坐在那襄便成,只
要 装出穴道被制的样子,谁会怀疑你不是俘虏呢?” 
  司马元显点头道:“对!换了是我也绝不 会相信。哈!今晚确是妙不可言。我从三位
身 上学到很多以前没有想过的东西。”
  又叹道:“以前爹骂我的话,我总当作耳 边风,现在方知道他句句金石良言。”
  刘裕心忖今晚的经历,如果影响司马元显 变成为一个成熟、理智和无畏的人,将来肯
定 会成为自己的劲敌,不过想想又觉得没有可能, 人怎会在一夜间改变过来呢?刘裕眼睛
正巡视 南岸,平静的道:“徐道覆并没有来。”
  屠奉三惋惜的道:“是老郝救了他。”
  司马元显虽远不及三人般精于江湖门道, 但也猜到屠奉三这句话背后的含意,交易换
人 的地点虽是横风渡,可是以徐道覆的精明厉害, 定会派出探子监视上下游的动静,看到
自己和 燕飞等如此合作无间,不起疑便是蠢蛋。
  说不定徐道覆现在已逃返南方,以避过建 康军的搜捕。
  燕飞淡淡道:“菇千秋也没有来!”
  司马元显一震道:“难道竟被他识破真相 逃走了吗?”
  一艘快艇从巨舰旁驶出,朝他们逆水而来, 船头船尾均插有火炬,司马道子昂然立在
船头, 除他外只另有两人负责划艇。很明显菇千秋不 在其中。
  刘裕心中暗懔,三个人对三个人,不但显 示出司马道子的诚意,更显示出他强大的信
心, 建康城应已置于他绝对的控制下。
  司马道子实为晋室南渡以来最出色的皇族 人物,故不但能助司马皇朝制衡谢安,更可
与 谢玄在兵力上分庭抗礼。现在谢家人才凋零, 只剩下一个谢琰在独撑大局,建康再没有
人可 以阻止司马道子攀上权力的最高峰。
  看司马道子今夜灵活应变的本领,因应形 势化危机为机遇,便知他有资格作桓玄和孙
恩 的对手。如让司马道子平定南方,他刘裕的末 日也来了,因为司马道子再不会容忍他这
个被 视为谢玄继承者的人存活在世上。
  此时快艇离司马道子的座驾舟已不足半里, 可以清楚看到稍后处泊于北岸横风渡的五
艘中 型单桅蒙街战船,此种蒙以生牛皮的战船,在 河上行动灵活,务求捷速,最适合用于
像淮水、 颖水那样的河道上。
  司马道子如此慷慨大方,送他们五艘上等 战船,不用说是在施展借刀杀人之计,好削
弱 两湖帮的水上实力。
  燕飞等三人都想到此点,只是碍于司马元 显在场,不便宣之于门。
  屠奉三答司马元显的话道:“公子放心, 如令尊连一个菇千秋也拿不住,他今天便不
会 坐在这个位置上。”
  司马元显仍是半信半疑,不过却现出深思 的神色,显示他肯虚心受教,咀嚼屠奉三说
的 话,思量因何屠奉三可作出如此肯定的猜测, 而自己却办不到。
  两艇迅速接近。
  刘裕忽然道:“我们这五艘快速斗舰能否 挡得住老郝的‘隐龙’呢?”
  屠奉三显然亦在思索同一问题,毫不犹豫 地答道:“我们人多货重,又尚未熟习此五
舰 的性能,兼之是乌合之众,对方则是蓄势而来, 如在黑夜施袭,我们只有待宰的份儿。”
  司马元显心中遽震,想起自己在对付“隐 龙”吃了大亏,正因不像屠奉三般知己知彼, 
遂变成不自量力。
  燕飞微笑道:“和王爷商量借道又如何呢?”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尚有三艘载粮食的货船, 因不愿让司马元显知道此事。
  刘裕道:“好计!”
  同时与屠奉三交换个眼色,大家心照不宣。 如顺流而下,虽然要兜个大弯,从邗沟再
入淮 水,却可以令郝长亨望之兴叹,束手无策。最 妙是郝长亨若在上游守候他们,势将延
误一至 三天的行程。而他们更可以顺道经过大江帮的 秘密基地,集齐人马,有精于水战的
大江帮负 责驾舟,还何惧两湖帮。
  照水程计,只要郝长亨错失两天的时间, 他们肯定可以赶在他之前到颖口。
  屠奉三道:“减速!”
  两艇终于在江面相遇,缓缓接近,直至两 艇首尾相并,只隔开丈许。
  司马道子目光掠过以黑布罩头的屠奉三和 刘裕,又瞥儿子一眼,这才朝燕飞望去。
  司马元显出奇地一言不发,神态冷静,只 向乃父颔首,以示自己一切妥当。
  划艇的两人均是体型骠悍的高手,气度沉 着冷漠,年纪都不过三十,但燕飞等都晓得
他 们是一流的好手。
  屠奉三和刘裕也都两眼不眨地打量司马道 子,看看此在“九品高手榜”上排行仅次于
谢 玄和桓玄的剑手,究竟有何不寻常之处。
  燕飞淡淡道:“菇千秋是否已被王爷擒下?” 
  司马道子点头应是,悠然道:“徐道覆已 知情逃走,我们再不用多此一举,千秋的妻
妾 爱儿连人带船被我截着,不到他不承认。我会 从他身上逼问出孙恩在建康的所有布置,
连根 拔起天师道在这里的奸细。哼!”
  燕飞心中生出不忍的感觉,不过战争从来 如此,他也很难怪责司马道子。
  道:“公子可以回到王爷的船上去。”
  司马元显望向乃父,见后者微一点头,站 起来道:“今晚元显虽遭被擒之辱,可是却
获 益良多,三位不单处处以礼相待,且没有说过 半句不客气的话,元显在此衷心致谢,希
望将 来见面,大家仍是战友而非敌人。”
  燕飞等三人都暗赞司马元显说话得体,且 暗中帮了他们一个大忙,至少令司马道子听
在 耳内,心中舒服得多。
  司马道子见儿子并没有被禁制穴道,双目 现出讶异的神色,神情大见缓和。且燕飞在
没 有半句问及释俘的事,便容许儿子先回到自己 身边,不单给足自己面子,更表示出信任
自己 和愿意合作的诚意。
  司马元显一个耸身,落到司马道子身旁。 
  司马道子连叫了两声“好”,然后微笑道 :“想不到今晚的事,能够圆满解决,这样
对 大家都有利。人都在五艘战船上,不但装备齐 全,船上还有弓矢兵器,和比你们要求更
多的 粮食。本王仅在此祝诸位旗开得胜,早日收复 边荒集。”
  屠奉三一把扯去头罩,喝道:“王爷了得, 我们荒人不会令王爷失望。”
  司马道子双目亮起来,笑道:“原来是‘ 外九品高手’榜上高踞第三位的屠奉三屠当
家, 难怪能于那样的情况下登船行事,给劣儿一个 好的教训。
  却不知屠兄何时变成荒人呢?“
  屠奉三哈哈笑起来,自有一股豪迈不羁的 气概,答道:“当桓玄与聂天还结成联盟的
一 刻,再不容我屠奉三选择,王爷理该明白我心 情的变化。”
  刘裕也除下头罩,站起来施军礼道:“北 府兵副将刘裕,参见琅玡司马道子双目杀机
一 闪即逝,换上笑容,道:”刘副将不用多礼, 今后倚仗你的地方多着哩!只要刘副将好
好对 朝廷尽忠,本王必不会薄待你。“燕飞和屠奉 三暗赞刘裕这着恰到好处,至少在表面
上可令 司马道子有台阶可下,亦轻描淡写化解了两人 短期内剑拔弩张的紧张关系。
  燕飞也挺身而起,道:“将来如我们能收 复边荒集,会依约来找王爷看如何把协议的
事 落实。”
  稍顿续道:“还有一事想请王爷帮忙,我 们想取道建康回边荒集去,因为郝长亨正在
上 游等待我们。另外我们尚有三艘货船,在下游 六里的渡头等侯我们,请皇爷恩准他们随
我们 一起返回边荒集去。”
  司马道子的目光落在仍蜷伏船上的小白雁 娇躯上,若无其事的道:“此女是否聂天还
的 爱徒尹清雅?”
  燕飞答道:“正是此女!”
  司马道子欣然笑道:“你们果然没有令本 王失望。没有问题,你们可以取道建康北上
淮 水。我司马道子保证郝长亨难越建康雷池半步。” 
  五艘单桅战船从横风渡开出,朝建康驶去, 司马道子的座驾舟仍留在后方为他们护航,
还 派出两艘快艇为他们引路。
  五百二十八名荒人兄弟姊妹,分布在五艘 战船上。此种战船每艘可容二百人,又另设
粮 仓和武库,所以丝毫不觉挤迫。不过五百多人 里大部分为老弱妇孺,且伤病者众,能腾
出来 操舟的壮丁壮妇不到一百人,而懂操船驾舟者 只占半数,故能保持战船在河道上行走,
已可 还神作福,难对他们再作苛求。但如果遇上敌 人,肯定全无还手之力。
  司马道子确大方慷慨,赢得包括宿敌刘裕 的好感。船上果然装备齐全,每船设有四台
投 石机,船头船尾各有一架弩箭机,船舷挡箭墙 竖立,可蔽半身,如由一群熟练的战士操
控, 可成为河道上有强大攻击性的工具。
  虽然是单桅,却悬挂四帆,只要将每一面 帆与船的纵轴构成一个斜角,风吹在帆上,
再 依风向风力而调较,便可以尽用从不同方向吹 来的风,反射和拢聚而形成船的动力。而
这只 有熟船性者方能控制自如,因此燕飞、刘裕和 屠奉三要分开来各指挥一艘战船。而另
两船则 分别由两位精黯此道的荒人兄弟负责。
  两艘水师战船在旁驶过,以灯号和旗号与 领航的两艘快艇打招呼,问清楚情况,径自
朝 上游驶去,接应司马道子的座驾舟。
  开路快艇的其中一人是司马道子的大将王 愉,有他开路,当然一切不成问题。
  燕飞坐镇的是领头的战船,大忙一番后, 见一切稳定下来,松了一口气,立在看台上, 
观察南岸的情况。此时离与高彦那三艘货船约 定的会合处已不到两里水程。
  依原本的计划,天亮后载着千余名荒人的 粮货船,会开赴上游与他们会合。
  天边开始现出曙光,漫长的一夜终于过去, 新的一天开始。不过这一天却有别于南方
过往 任何的一天,建康最有权势的司马道子会在不 情愿下登上权位的巅,亦成为南方诸
雄的众 矢之的。
  站在他身旁的庞义兴奋地道:“好小子! 真有你们的。我还以为你会蠢得来劫狱,原
来 竟有此手段。听说你干掉了竺法庆,你是怎么 办到的呢?”
  另一边的方鸿生正以他的灵鼻嗥着清新冰 寒的河风,双眼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不住
摇 头道:“虽然是眼前的事实,但直至此刻我仍 不敢相信,竟是由建康军敲锣打鼓的送我
们离 开。”
  一群二十多名少妇少女,拖着三、四个小 孩,从船舱蜂拥而出,兴高采烈地来到甲板
上, 往船头的方向走,一边指点两岸风光,又和指 挥台上的三人笑着打招呼。
  见到燕飞立在台上的英姿,女仕们的眼睛 都亮起来,忍不住的多看几眼,有些更大送
秋 波。
  荒人不论男女,都是无法无天,不爱守一 般的礼法规矩。尤其是这群妇女不乏在夜窝
子 操迎送生涯的妓女,更是远比一般女子大胆。 苦难已过,她们又回复生气。
  方鸿生一脸陶醉地和她们打招呼,显然乐 在其中。
  庞义见燕飞若有所思的神情,问道:“燕 小子你在想什么呢?”
  燕飞目送她们移往船头,心中忽然涌起异 常的感觉,却偏没法具体地掌握到是什么一
回 事。答道:“我在想,与其它兄弟会合后,该 否重新调配人手,将老弱妇孺全集中到三
艘客 货船上,而五艘战船则由有经验的兄弟接手, 如此纵然遇上事故,我们仍有还击和保
护客货 船的能力。”
  庞义道:“是否会太花时间呢?照计算由 此直至到达淮水,水路都该是安全的。”
  燕飞摇头道:“边荒集的失陷我仍是记忆 深刻,一切都来得出乎意料之外和突然,小
心 点总是好的。”
  方鸿生犹有余悸的道:“那晚确是惊险之 极,我们的人还有小半尚未渡河,敌人便从
四 方八面毅至,我和老庞、高小子等百多人只好 拚命沿颖水南逃,幸好途上没遇上敌人,
否则 如何看到今天的风光。”
  三艘大型帆船出现在河湾渡头处,燕飞忙 令人以灯号传讯,着他们留在原地,自己则
通 知前面的王愉。
  三艘客货船像三个庞然巨物般蛰伏浸浴在 晨光襄,均是以载客货为主的沙船。由于以
载 重物为主,并不讲求灵活,所以方头方尾,平 底而吃水浅。
  沙船可载重至三千石,竖三桅,挂四蓬, 船身长达十五丈,宽三丈。在正常的情况下, 
每船可容三百人,千余人是多了些儿,但仍可 以挤得下。
  燕飞带头走下看台,庞义和方鸿生两人随 之。
  两艘开路快艇无后朝三艘沙船驶过去,后 来的五艘战船跟随后方。
  庞义欣然道:“今次我们是满载而归,否 极泰来。”
  方鸿生满怀感触的道:“我本以为边荒集 完了,我也完蛋,岂知却忽然有此转机,这
就 叫天无绝人之路。”
  庞义笑道:“应该说是我们荒人气数未尽, 老天爷仍在照拂我们。”
  燕飞心想的却是待会高彦晓得他的梦中情 人已成为阶下之囚,会有什么反应?不过如
他 要求自己释放她,自己肯定会照办。
  此时那群到甲板趁热闹的女子又嘻嘻哈哈 的走回来。
  燕飞的心神却飞到远在北方的纪千千,伊 人若得闻边荒集再次失陷,会否因而失去一
切 希望,至乎放弃筑基的功法,今燕飞没法在功 成后与她再作心灵的交流呢?没有纪千千
这神 奇的探子作耳目,他和拓跋珪或会一败涂地, 因为他们的对手是北方最强横的慕容垂,
如若 有失,拓跋珪会被他连根拔起,永不能翻身。 
  “铮!”
  蝶恋花发出可令任何人惊心动魄,突然而 来的鸣响。
  燕飞立从沉思里猛然惊醒过来,两道白光 分从那群妇孺里疾射而出,分取庞义和方鸿
生 两人。
  事起突然,庞义和方鸿生虽然先被剑鸣示 警吓得肉跳心惊,但对方的暗器疾而准,即
使 在正常的情况下亦难以闪躲,何况在措手不及 的情况下。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