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八
第九章 误中副车
   
  燕飞凭左手五指插入船 身,紧附在船体左舷浸没在水里的部分,随 “隐龙”缓缓靠往
南岸。
  这是最佳的攻击角度,当郝长亨在没有防 备下从江岸跃往船上去,他会予他致命的一
击。 成功击杀竺法庆,令他更清楚自己的实力。他 自创的“日月丽天大法”亦达至全新的
境界, “水毒”和“丹劫”两种截然不同又相辅相乘 的功法,成为他的看家本领。
  事实已证明强如竺法庆,亦饮恨在他的蝶 恋花之下。
  如能除去郝长亨,对两湖帮将造成无可弥 补的伤害和打击,等于断去聂天还一臂。郝
长 亨此人不但文武双全,且有一种天生的说客魅 力,想来春秋战国的苏秦、张仪也不外如
是。 
  燕飞在认识纪千千之前,除了为母报仇雪 恨一事外,对任何事都不太积极。现在的他
已 完全改变过来,因为只有如此,方有救回纪千 千主婢的希望。时间更成为决定成败的一
个主 要因素,所以他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杀死郝长亨,势将粉碎了聂天还进军边荒 集的行动,使反攻边荒集成功的机会大增。
今 次刺杀他是志在必得的。
  燕飞把一直保持在水面上的头没入江水去, 丹劫的火热,抵销了江水可迅速令人冻僵
的冰 寒,又功聚双目,使锐目不受水流浪花的影响, 透视水面和岸旁的情况。
  蝶恋花来到手上,心灵空莹晶净,人和剑 合为一体,剑即我,我即剑。
  玄功大成后,他每一天也在进步里,过程 缓而难以觉察,但在某些非常时候,例如早
前 他从三十丈的距离外分别窃听刘裕和任青娓、 徐道覆与菇千秋的对话,便顿然醒觉到自
己已 晋入以前不敢梦想的武道境界。
  郝长亨伟岸的身影出现在岸旁一方巨石之 上,身旁是美丽的小精灵,高彦的梦中情人 
“白雁”尹清雅,另外数十名两湖帮精锐好手 散立左右和后方,一副全面撤走的姿态。
  燕飞可以想象郝长亨得不偿失的无奈心情, 曼妙的被杀,令他很难向桓玄交待。他冒
险回 头对付他们,可能亦是被一种力图弥补失误的 心情驱使,希冀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只要 能带回屠奉三、刘裕或自己任何一个人的人头, 总算非是空手而回。
  事情当然非是如他所愿,所以他现在应是 陷于情绪的低潮,失落而恍惚,正是刺杀他
的 最佳时机。
  “隐龙”此时离开郝长亨等人立处已不到 二十丈,不住接近。
  燕飞的心灵紧锁在郝长亨身上,即使再不 用眼去看,郝长亨的一动一静,完全没法避
过 他心灵的眼睛。如此感觉他尚是首次发现,心 中涌起新鲜的感觉。
  他燕飞是否天下第二局手,在击败桓玄、 尼惠晖、孙恩、慕容垂或聂天还这些南北最
顶 尖的高手前,仍是言之过早。但至少有一件事 他可以肯定,就是他已成为天下间最可怕,
能 凭玄妙感应进行刺杀的超级刺客。
  十丈、九丈、八丈……
  郝长亨一声呼啸,腾身而起,往“隐龙” 投去。
  燕飞在气机牵引下,左手松脱,离开船体, 接着运功猛按,立即生出强大的反震之力,
令 他破水而出,冲空而上。
  丹劫的火热透剑而去,把在上方跃至的郝 长亨完全笼罩在能摧心裂肺,使对手无从抗
拒 的惊人剑气中。
  郝长亨不愧是一等一的高手,就在燕飞破 水而出的一刻,察觉到危险,全身遽震,仍
能 临危不乱,抽出佩刀,立即化为绕身疾起的刀 芒,仍保持往“隐笼”投去的劲势。
  燕飞暗赞了得,不过却知郝长亨死定了。 
  由于事起突然,岸上船面的两湖帮高手, 人人措手不及,亦由于郝长亨的横空而行,
欲 援无从,只能呆看。
  一声清叱,尹清雅双手多出两柄寒光闪闪 的匕首,从岸上一溜轻烟般斜掠而上,以令
燕 飞也没有想过的惊人高速,后发先至,只眨眼 工夫,已到达郝长亨下方处,燕飞雷霆万
钧的 一击,首当其冲的再非是郝长亨而是尹清雅。 
  大家都是在半空中无法着力改向,除非燕 飞真的变成会飞的神仙,否则必须先过了尹
清 雅这一关,才能对付郝长亨。
  喝骂惊呼声此刻才在两边响起,不过谁都 难以改变要发生的事。
  换了是屠奉三或刘裕,为达到目的,当会 不顾一切全力杀伤尹清雅,再借交锋劲气交
击 之力,换气续攻郝长亨,可是燕飞怎可伤害高 彦单思症的对象。
  以燕飞之能,也没计可施,临时变招,化 丹劫能令竺法庆饮恨的杀伤之气,转为可刚
可 柔的日月丽天大法,改冲击的剑气为吸啜的真 劲,迎上小白雁诡变百出的双匕刃。
  刺杀郝长亨的大计不得不中途取消,他便 不得谋求脱身之计,否则如让对方数十高手
飨 之以强弩大弓,在全无遮挡的水面下,定可把 他射成刺?。
  “噗!”的一声,代替了兵刃交击该有的 清脆激响,尹清雅娇躯遽颤,一声惊呼,被
燕 飞充满强大黏扯剑劲及无可拒抗的惊人力道, 带得从空中直掉下去,紧随燕飞之后,
“噗通! 噗通!”两声水响,先后没入江水里。
  船边的十多名两湖帮好手已拉弓搭箭,却 没有人敢发射,因怕误中尹清雅。
  郝长亨抵达“隐龙”,大喝道:“下水!” 
  自己首先投往江水,其它人纷纷效尤,两 湖帮的人从小在水里打滚,个个精擅水战,
回 到水里便像游鱼回到家般,不惧任何人。
  水里的燕飞暗叹一口气,一指点在从上沉 下来仍是血气翻腾,一下子没法回复反抗之
力 的小白雁的腰肢处,尹清雅立即应指昏迷过去, 匕首离手沉往江底。燕飞一把抓着她腰
带,升 上水面,双脚运劲一撑,两人立即在水面滑翔 起来,瞬间顺流远去十多文,把郝长
亨全抛在 后方。
  一艘陕艇正迎头驶至。
  燕飞提着尹清雅,心念急转,究竟该把尹 清雅掷回去给郝长亨?还是挟美而去?带走
尹 清雅,或可延误郝长亨到边荒集的行程。想到 这里,已离水而起,投往快艇。
  屠奉三大叫道:“追来了!快掉头!”
  燕飞刚放下湿漉漉的小美人,屠奉三、刘 裕和司马元显三个人已齐心用力把陕艇划得
转 急弯,顺水而下。
  燕飞朝“隐龙”瞧去,这艘两湖帮的超级 战船灵活如鱼的掉头,还抛下长索,把落水
的 己方人马扯回船上去。
  屠奉三喝道:“我们不够她快,燕飞你还 不帮手?”
  燕飞取起剩下的船桨,坐到船头,划起艇 来,道:“他们可以比我们陕吗?”
  刘裕道:“你看吧!”
  “隐龙”果然在此短短时间内进入状态, 风帆满张,四组二十支船橹整齐一致地随鼓
声 “咚!咚!咚!”的划进水里,不住增速,已 追至五十多丈后,距离还不断拉近。
  司马元显兴奋地嚷道:“我们要不要泊岸 呢?”
  燕飞、刘裕和屠奉三都生出古怪的感觉, 如此合作的“俘虏”,确是绝无仅有。
  坐在船尾司马元显身后的屠奉三,见司马 元显努力划船之余,仍不忘将目光放在蜷伏
船 中的尹清雅身上来回巡梭,笑道:“这妞儿是 聂天还的宝贝爱徒,老郝绝不敢放箭,我
们还 可以多撑一会儿,怎都胜过在岸上被大批敌人 追杀。”
  司马元显仍是情绪高涨,显然非常享受眼 前的紧张刺激。嚷道:“有燕飞在!我们怕
他 们什么呢?”
  刘裕笑道:“小飞意下如何?如果让老徐 看到我们四个人这么划艇逃命,会怎样想
哩!” 
  燕飞感到敌船逼近至四十丈许,如此下去, 不出两里势被敌人追及。心中既感荒谬又
觉好 笑。应道:“管不得老徐那 多了,老郝一方 人多势众,动起手来,吃亏的肯定是我
们。除 非我们肯放弃这头小白雁,否则逃不了多远。 更何况约定换人的时间快到哩!”
  司马元显道:“我们何不把刀架在这美人 儿的玉颈处,看老郝是否还敢追来?”
  屠奉三笑道:“少了一个人划艇,老郝又 看准我们不敢杀人,因为杀人后他们再无顾
忌, 百箭齐发,公子挡得住吗?如此我们势被迫上, 主动之势全失,划得来吗?”
  司马元显登时哑口无言。
  燕飞和刘裕均晓得屠奉三已说得非常客气, 四人中自以司马元显的武功最为不济,也
成为 他们的负累,不论水面或陆上,如若动手,司 马元显必难幸免。
  快艇在水花激溅里破浪而行,大江水面粼 光闪闪,反映着夜空的星月,河风迎头照面
的 刮来,确是别有一番滋味。
  郝长亨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道:“燕兄请释 放清雅,她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将来小弟
必 有回报。”
  屠奉三长笑应道:“假设郝兄能立下毒誓, 三个月内不踏入边荒半步,我们立即放
人。” 
  本闻而意动的燕飞只好闷声大发财,因为 只有如此,方可以延误郝长亨到边荒集的行
程。 
  郝长亨仍没有动气,只提高声音,道: “屠兄的要求是否太过份呢?敢问坐于燕兄身 
旁的是否元显公子?”
  司马元显知他从自己的衣着认出自己来, 笑道:“是又如何?终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
身 前求饶。”
  “飕!”
  弓弦声响,屠奉三闪电祭出佩剑,头也不 回的反手后劈上方。
  “当!”
  劲箭被挡飞,掉往江水。
  司马元显则暗抹一把汗,晓得此箭是朝自 己背心射来,哪想得到郝长亨如此强悍和肆
无 忌惮。也不由佩服屠奉三,他先前估计看准他 们不敢杀尹清雅,确非胡猜。
  屠奉三若无其事地还剑入鞘,另一手仍保 持划艇的动作,头也不回的笑道:“再射一
箭, 我会在小白雁的脸蛋划一剑,郝兄想清楚再射 吧!”
  “隐龙”又缩短船艇间的距离,只差二十 多丈便赶上快艇,一追一逃,迅速朝下游的
建 康驶去,离约定换人的横风渡已不到三里。
  郝长亨终失去耐性,大喝道:“燕飞你是 否变成了哑巴?清雅只是个小女孩。”
  司马元显为之愕然,听郝长亨说话的语气, 显然连他也觉得燕飞是那种不该以一个女
孩子 威胁敌人的君子。
  燕飞淡淡道:“这样吧!三天后我们在颖 口作交易,只要郝兄孤身而来,我们便把人
交 还给你,且保证不损小白雁半根毫毛。”
  郝长亨大怒道:“我看错你了!原来燕飞 只是这样一个人。”
  刘裕哈哈笑道:“郝兄好像第一天出来混 的样子?”
  郝长亨大喝道:“好!我们便走着瞧!” 
  “隐龙”此刻离他们已不到十五丈,令他 们深感威胁。
  事实上情况对他们颇为不利,“隐龙”可 轻易撞翻他们的船,到时包括郝长亨在内的
大 批精通水性的敌人下水救人,他们能保住尹清 雅的机会实在不多,最大问题是尹清雅必
须在 水面上始能呼吸,而司马元显这奇货更是他们 最大的顾虑,如被郝长亨擒去,后果不
堪设想。 
  司马元显开始真气不继,如此全力划艇的 确非常费力,喘着道:“泊岸如何呢?”
  屠奉三道:“来不及了!小心两湖帮的绝 技‘捕神网’,这个神非是一般的神,是水
龙 神。”
  话犹未已,破风声起,一面大纲从“隐龙” 船头撒出,兜天罩地朝他们盖过来,若依
快艇 目前移动的速度,恰好把他们套个正着。
  屠奉三现出一个诡异和充满嘲弄意味的笑 容,大喝道:“靠南岸驶!”
  刘裕一掌拍往船尾右后侧的水面,登时激 起一股水柱,快艇改向,斜斜朝南岸疾滑而
去。 屠奉三又加一股掌劲,令快艇速度倏增,如飞 鱼跃离水面,颇有腾云驾雾的痛快感觉。
  “蓬!”
  捕神网重重落在快艇左后方处,尚差尺许 方触及艇身,由于网子四边系着铅铁一类的
下 坠物,激起漫空水珠,溅得无人能免。
  司马元显长笑道:“精采精采,非常精采!” 
  三人都不知好气还是好笑,司马元显本是 他们的死敌,可是在此刻却变成同舟共济的
战 友,而最妙的事是,他们似在为这公子哥儿提 供最刺激的娱乐。
  众人回头朝“隐龙”瞧去,敌人正把捕神 网从江水里拖回船上去,一时间再难重施故
技。 
  屠奉三冷笑道:“郝长亨想和我玩儿尚未 够资格,聂天还来还差不多。我们靠岸滩浅
水 处走。”
  司马元显欢呼道:“好计!”
  燕飞和刘裕心中叫妙,对方船大入水深, 势难追在他们背后,赶上来撞翻快艇,如此
只 能在旁赶过他们。
  而他们则可进可退,必要时把快艇铲上滩 岸弃艇而逃,敌船却因正全速行驶,势要赶
过 了头,就是这之间的差别,足可令他们争取到 逃走的空隙。
  这才知道屠奉三是故意让对方施用捕神网, 然后才改采此一策略,因为要把网拖回船
上去, 部署另一次撒网,必需再费一番工夫。而捕神 网此时已成为对方唯一可以直接威胁
快艇的武 器,屠奉三却偏教敌人没法在短时间内再派上 用场。
  屠奉三确是名不虚传。
  主动已控制在他们手上。
  “隐龙”又从旁赶上来,只差七、八丈便 可以超越他们。
  船上两湖帮战士拉满十多张大弓,箭锋指 向他们,即使明知他们只是虚张声势,仍对
他 们造成很大的心理威胁,至少令他们不敢妄行 弃舟登岸。
  屠奉三低声道:“元显公子仍有气力吗?” 
  司马元显咬着牙龈点头应是。
  屠奉三喝道:“加速回到江心去。”
  四人齐声叱喝,登时桨起桨落,人人用足 劲道。
  四周浪花激溅,由坐在后方的刘裕和屠奉 三调校船向。
  快艇如在水面飞行般,突然增速,就在 “隐龙一船头十丈许处斜掠而过,直往江心滑 
翔疾去。
  此着大大出乎对方料外,连忙改向穷追。 
  快艇几眼工夫便斜斜横过近百丈的江面, 又再顺流而下。
  燕飞道:“成功哩!”
  三人朝前瞧去,一艘建康水师的大型战船, 在下游里许处出现,灯火灿烂。
  后方的“隐龙”响起一阵急骤的鼓音,终 于察觉不妙,开始减速。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