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
第十二章 大敌追至
  
  刘裕和宋悲风在秦淮河支流一道小桥下,登上泊在那裹的一艘快艇,由宋悲风划艇,离
开桥底,往秦淮河方向驶去。
  这艘小艇是宋悲风嘱人藏在这里,以供他从秦淮河到乌衣巷谢家之用。
  两人戴上竹笠,遮掩容颜,如此装束在秦淮河是司空见愤,加上秦淮舟船往来之众,天
下称冠,所以走水道容易鱼目混珠,非常安全。宋悲风曾长期负责谢安的保安工作,对建康
城了如指掌。今次荒人南逃,大部分人得以避往栖云寺,全仗他说动支遁,派出大批佛门高
手接应。
  宋悲风忽然道:「今次我重回建康,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再不感到属于这里,反有点
儿格格不入。」
  刘裕正任由迎艇头吹来的河风吹拂,冰寒的感觉,可使他淆乱的脑筋冷却下来,闻言笑
道:「你是中了边荒不可救药的毒,故不习惯其它地方。」
  宋悲风边摇橹,边哑然失笑道:「中毒?哈!边荒集确是个去了便不想离开的地方。」
  接着叹一口气,道:「你是否决定干涉桓玄纳淡真小姐为妾的事?」
  刘裕道:「宋叔也晓得此事?」
  宋悲风点头道:「是孙小姐告诉我的,她正因此事要见你。孙小姐的胆子很大,否则那
次在广陵便不敢为你和淡真小姐穿针引线。」
  刘裕忍不住问道:「可是她告诉玄帅我和淡真小姐的事?」
  宋悲风道:「不关孙小姐的事,是我告诉大少爷须留心你和淡真小姐,其它的不用我说
出来吧!」
  刘裕苦笑道:「多谢宋叔的关怀,否则我已铸成大错,既对不起玄帅,更对不起边荒集
的兄弟。」
  宋悲风茫然道:「到现在我还不知是否做对了?」
  刘裕道:「直至这刻仍是对的,至少竺法庆永无踏足建康的机会,司马道子亦因司马曜
之死暂时无力逼害谢家,反要借重谢家的威望,支持由他一手策立的傀儡皇帝。」
  小艇从支流进入秦淮河,逆流而上,往谢府而去,在冬日温柔的阳光下,秦淮河两岸仍
是风光迷人,安宁乎静,时间像静止下来,只有以百计的大小舟船在广阔的河道上往来不绝。
  宋悲风默然片刻,道:「燕飞似是在淡真小姐一事上很支持你呢!」
  刘裕点头道:「燕飞确是我好得没话说的好朋友,他的方法直接简单,就是只要让淡真
神秘失踪,王恭和桓玄只会怀疑是司马道子干的。」
  宋悲风道::晅确不失是可行之计。」
  刘裕道:「所以即使钟秀小姐不想见我,我也要设法见她一面。咦!」
  宋悲风讶道:「甚么事?」
  刘裕探手抓着悬在胸口的玉佩,色变道:「不好!玉佩变暖哩!」
  在此时此地,燕飞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生命中最奇异的阶段。他似是一无所有,但又像
拥有一切。
  纪千千被掳北去,边荒集二度失陷于强敌之手,荒人四散逃亡,再无复第一次失陷后之
势,一切有待重新整合和急待各方面的支持,可是他的斗志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因为他明
白拯救千千主婢的机会,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正逐渐成熟。
  杀死竺法庆,令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
  而他正处身于大时代变动的风暴漩涡的核心处,走在改变天下形势的浪锋上,他的成功
或失败,亦影响着南北未来的发展。
  司马曜昨夜的死亡,是诡谲离奇的斗争下的结果,其真相只会存在于几个当事人的心内
深处,永远不为人所知。
  他在归善寺后院的静室坐了近两个时辰,见不同的人说话,不停的有新的情报,形势不
住变化。每一个人都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于剧变里争取最大的好处,又或希望能保持不失。
  由淝水之战到司马曜之死,天下不论南北均被卷进翻天覆地的巨变里,牵连到每一个人。
究竟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呢?
  安玉晴芳驾光临,又会带来怎么样的变量?
  她曾是令燕飞心动的美女,尤其是她一对美丽而充满神秘感的眸子。
  支遁领安玉晴进入静室,道:「请恕支遁打扰之罪,玉晴有急事须立即找燕公子。」
  燕飞起立相迎,支遁告退,两人在静室坐下。
  安玉晴那对令燕飞没法忘记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他,轻轻道:「天地佩竟然没有落
入你手内吗?」
  她改穿男装,还把俏脸弄得黝黑,但仍因她的美目难掩其出色的气质和艳色。她的美丽
与纪千千的活泼生动是截然不同的,彷如深谷中的幽兰,不沾人间的恩怨。
  燕飞讶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安玉晴苦笑道:「若在你燕飞手上,以你的为人,会立即把天地佩交给我。对吗?」
  燕飞道:「天地佩该在尼惠晖身上,我在竺法庆的尸身并没有发现天地佩。」
  又道:「真不好意思,安姑娘是为这件事找我吗?」
  安玉晴摇头道:「只是顺口问一句,我找你是希望你出手助我,从任青媞身上把心佩抢
回来。」
  燕飞道:「姑娘晓得任青媞在哪里吗?」
  安玉晴道:「我有一套追踪她的特别手段,因为她偷吃了我爹珍贵的『小还丹』,所以
身体会散发一种特别的香气,我就是凭此多次追上她,现在也是凭此寻到她的所在。」
  燕飞问道:「她在哪里呢?」
  安玉晴道:「她正藏身在石头城外码头区的一艘船上,船该是属于两湖帮的。」
  燕飞失声道:「甚么?」
  安玉晴大讶道:「你的脸色因何变得这么难看?」
  燕飞心叫完蛋。
  任青媞藏身处的情报,肯定已经由屠奉三的黑道朋友转送往明日寺,现在时间上已来不
及阻截,且无从阻截,因为他根本不晓得屠奉三在哪里。当他与屠奉三会合时,一切都完了。
  唯一办法,是死马当活马医,守在那裹待司马元显来上当,不过在没有激战的情况下,
没有可供混水摸鱼的混乱形势,他们能生擒司马元显的机会微乎其微。动辄自投罗网,反陷
力战而亡之局。
  燕飞苦笑道:「我们还以为任青媞是藏身在岸上一个两湖帮的巢穴内,且设计引司马元
显来擒人,再活捉司马元显,以他来交换被开入牢中的边荒兄弟。唉!」
  安玉晴道:「那是江湖人惯用的手法,看似进入某座房舍,事实上却是经房舍的秘道往
另一处去。郝长亨是很小心的人,绝不会留在可被人重重围困的绝地。」
  燕飞一震道:「竟有郝长亨牵涉在内?」
  安玉晴道:「如非有郝长亨和大批两湖帮高手在船上,我便不用来劳烦你这位边荒第一
剑手。到现在,我仍不知道任青媞如何会和两湖帮搭上的。逍遥教虽然与两湖帮-向有交往,
可是任遥已死,逍遥教烟消云散,任青媞对两湖帮再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燕飞心想事已至此,苦恼是无济于事,只好另想办法。道:「任青媞不是搭上两湖帮,
而是搭上桓玄。此事异常复杂,郝长亨潜入建康,是要护送任青媞和一个关乎到晋室兴衰的
关键人物到荆州去。」
  安玉晴道:「你肯助我吗?只要建康军解开对大江的封锁,他们会立即扬帆西去。而据
官府公布,锁江是为追捕荒人,到明天正午一切会回复正常,我们只有今晚的机会。」
  燕飞道:「姑娘若只为得回心佩,根本不用拿下任青媞,因为心佩并不在她身上。」
  安玉晴愕然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刘裕学燕飞般把真气送入心佩,却是毫无反应,温度仍在逐渐的提升中。
  宋悲风大吃一惊道:「我们立即掉头回归善寺。」
  刘裕摇头道:「温度正不住提升,显示尼惠晖和弥勒教的高手,正依天地佩的指示来找
我们复仇,如这么回归善寺,会把大批敌人引到归善寺去,我们的掳人大计不但要泡汤,还
会祸延佛门。」
  宋悲风一言不发,偏离往谢家的航道,绕个大弯,掉头往对岸驶去,由逆流改作顺流,
船速立即大幅增加。
  刘裕喜道:「热度下降哩!」
  宋悲风点头道:「我没有猜错,尼惠晖是在明日寺的位置,我们往乌衣巷去,离接近皇
城的明日寺只有约七里的距离,所以两佩生出感应。」
  刘裕旋又色变道:「心佩又升温哩!」
  宋悲风放下船橹,任由小艇往下游飘去,伸手道:「拿来!」
  刘裕愕然道:「此事该由我来应付。」
  宋悲风声色转厉,坚决的喝道:「拿来!我没有时间和你辩论。」
  刘裕不情愿地从颈上除下心佩,放入他掌中。
  宋悲风微笑道:「不用担心,两佩的直接感应只在十里许的范围内有效,凭我对建康的
熟悉,不但可摆脱敌人,还可把他们引走,若我没有回来,大家便在边荒集碰头吧!」
  说罢纵身而起,投往秦淮河的西岸,几个起落,消没不见。
  刘裕发呆片刻,此时小舟已过了朱鹊桥,他已失去到谢府的心情,取起船橹,把舟子划
往原来隐藏的地方去。
  忽然间,他对今晚生擒司马元显的事,再没有先前的信心。
  宋悲风是一等一的高手,对建康城又了如指掌,兼且人脉广阔,很多他们没法办到的事,
对宋悲风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没有宋悲风,对他们的行动会有很大的影响。
  燕飞解释清楚后,道:「刘裕对心佩并没有据为已有的野心,只是逼不得已,希望姑娘
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待会他回来,我会着他把心佩归还姑娘。」
  安玉晴淡淡道:「看在你治好爹的水毒份上,玉晴便没法怪你们。且心佩并不在任青媞
手上,我安心多了哩!」
  又瞄他一眼道:「你对被称为『洞极三佩』难道没有丝毫好奇心吗?」
  燕飞道:「边荒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荒人根本没空去想其它事。」
  安玉晴若无其事的问道:「你们营救纪小姐的事有进展吗?」
  燕飞坦然道:「我现在尽量不去想那方面的事,眼前当务之急,是救回陷身囹圄的兄弟,
然后是光复边荒集,否则其它一切均变成妄想。」
  安玉晴道:「我可以为你们尽点力吗?」
  燕飞道:「姑娘有此心意,我们非常感激。不过姑娘一向与世无争,绝不宜卷进我们荒
人的事内。姑娘如能指示出任青媞目前藏身在哪一艘船上,对我们会很有帮助。」
  安玉晴毫不犹豫地说出那艘船的大小、式样和停泊的位置,道:「为免影响你们的行动,
我暂时不去找任青媞算帐。」
  燕飞道:「我们和尼惠晖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如将来我有机会取得天地佩,我会把天
地佩转赠姑娘。」
  安玉晴垂头不语,半晌后才抬头往他凝视,轻轻道:「我有点怕!」
  燕飞不解道:「怕甚么呢?」
  安玉晴道:「我怕三佩合一的情况,究竟会有甚么事发生,是没有人能预料的。」
  燕飞抓头道:「难道从未有人试过把三佩合而为一吗?」
  安玉晴道:「『洞极三佩』据传是来自远古黄帝随身的一块佩玉,当年他大战蚩尤时,
正是凭此玉镇压蚩尤的邪气。在黄帝升天前,他命当时最出色的匠人把佩玉一分为三,成为
现在的天、地、心三佩,还遗言只要三佩合一,便可以找到他亲着的不世宝典《太平洞极
经》,而此经最引人人胜的地方,是内中藏有『洞天福地』的秘密,那是黄帝白日飞升的宝
地,藏有惊天动地的秘密,是修道的人梦寐以求的仙地。」 
  燕飞道:「三佩竟从未试过落在一个人手上吗?如真是来自黄帝,该有千年以上的岁月
哩!」
  安玉晴道:「你似乎不大相信,对吗?」
  燕飞坦白道:「传闻总有夸大处,不过三佩确非凡品,只是佩玉间可以互相呼唤感应,
已超出常人的理解力,根本是不可能的,偏又是事实。」
  安玉晴赧然道:「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告诉你三佩的事,或许因你也是有缘人吧!三佩确
曾落在一个人的手上,那便是我爹的师傅,我称他作祖师爷,他也是江凌虚和孙恩的师傅,
另外还有四个师兄弟。」
  燕飞早晓得她爹安世清与江凌虚有师兄弟的关系,只没有想过孙恩亦与两人有师兄弟的
关系。看后来的发展,师兄弟可能因三佩而反目,各据一佩,弄至眼前的情况。
  荣智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师兄弟,不知如何「丹劫」会落入他手上,他想问安玉晴,又怕
节外生枝,终没有问她。
  安玉晴道:「祖师爷力图把三佩合一,以识破《太平洞极经》的秘密,却不知如何没法
成功,没有人晓得发生过甚么事。在他坐化前,把三佩分别交给我爹、江凌虚和孙恩,事情
便是这样子。」
  燕飞终忍不住,待要顺道问她有关「丹劫」的事,此时刘裕回来了。
  刘裕见到安玉晴吃了一惊,愣在入门处,不知如何是好。
  燕飞哑然笑道:「刘兄不用慌张,安姑娘已清楚整件事,且没有怪责我们,还不快物归
原主。」
  刘裕现出苦涩的笑容,来到两人旁坐下,颓然道:「尼惠晖持天地佩追来,心佩生出感
应,宋叔怕她破坏我们的事,持心佩引他们追去,还说如没法回来,会到边荒集去。」
  燕飞和安玉晴听得面面相觑。
  安玉晴问清楚情况后,起立道:「我赶去助宋叔,希望你们在这里一切顺利,边荒集
见。」
  说罢匆忙去了。
  剩下刘裕和燕飞你眼里我眼,枝节横生,一时间不知说甚么话才好。
  大敌追至
  刘裕和宋悲风在秦淮河支流一道小桥下,登上泊在那裹的一艘快艇,由宋悲风划艇,离
开桥底,往秦淮河方向驶去。
  这艘小艇是宋悲风嘱人藏在这里,以供他从秦淮河到乌衣巷谢家之用。
  两人戴上竹笠,遮掩容颜,如此装束在秦淮河是司空见愤,加上秦淮舟船往来之众,天
下称冠,所以走水道容易鱼目混珠,非常安全。宋悲风曾长期负责谢安的保安工作,对建康
城了如指掌。今次荒人南逃,大部分人得以避往栖云寺,全仗他说动支遁,派出大批佛门高
手接应。
  宋悲风忽然道:「今次我重回建康,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再不感到属于这里,反有点
儿格格不入。」
  刘裕正任由迎艇头吹来的河风吹拂,冰寒的感觉,可使他淆乱的脑筋冷却下来,闻言笑
道:「你是中了边荒不可救药的毒,故不习惯其它地方。」
  宋悲风边摇橹,边哑然失笑道:「中毒?哈!边荒集确是个去了便不想离开的地方。」
  接着叹一口气,道:「你是否决定干涉桓玄纳淡真小姐为妾的事?」
  刘裕道:「宋叔也晓得此事?」
  宋悲风点头道:「是孙小姐告诉我的,她正因此事要见你。孙小姐的胆子很大,否则那
次在广陵便不敢为你和淡真小姐穿针引线。」
  刘裕忍不住问道:「可是她告诉玄帅我和淡真小姐的事?」
  宋悲风道:「不关孙小姐的事,是我告诉大少爷须留心你和淡真小姐,其它的不用我说
出来吧!」
  刘裕苦笑道:「多谢宋叔的关怀,否则我已铸成大错,既对不起玄帅,更对不起边荒集
的兄弟。」
  宋悲风茫然道:「到现在我还不知是否做对了?」
  刘裕道:「直至这刻仍是对的,至少竺法庆永无踏足建康的机会,司马道子亦因司马曜
之死暂时无力逼害谢家,反要借重谢家的威望,支持由他一手策立的傀儡皇帝。」
  小艇从支流进入秦淮河,逆流而上,往谢府而去,在冬日温柔的阳光下,秦淮河两岸仍
是风光迷人,安宁乎静,时间像静止下来,只有以百计的大小舟船在广阔的河道上往来不绝。
  宋悲风默然片刻,道:「燕飞似是在淡真小姐一事上很支持你呢!」
  刘裕点头道:「燕飞确是我好得没话说的好朋友,他的方法直接简单,就是只要让淡真
神秘失踪,王恭和桓玄只会怀疑是司马道子干的。」
  宋悲风道::晅确不失是可行之计。」
  刘裕道:「所以即使钟秀小姐不想见我,我也要设法见她一面。咦!」
  宋悲风讶道:「甚么事?」
  刘裕探手抓着悬在胸口的玉佩,色变道:「不好!玉佩变暖哩!」
  在此时此地,燕飞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生命中最奇异的阶段。他似是一无所有,但又像
拥有一切。
  纪千千被掳北去,边荒集二度失陷于强敌之手,荒人四散逃亡,再无复第一次失陷后之
势,一切有待重新整合和急待各方面的支持,可是他的斗志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因为他明
白拯救千千主婢的机会,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正逐渐成熟。
  杀死竺法庆,令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
  而他正处身于大时代变动的风暴漩涡的核心处,走在改变天下形势的浪锋上,他的成功
或失败,亦影响着南北未来的发展。
  司马曜昨夜的死亡,是诡谲离奇的斗争下的结果,其真相只会存在于几个当事人的心内
深处,永远不为人所知。
  他在归善寺后院的静室坐了近两个时辰,见不同的人说话,不停的有新的情报,形势不
住变化。每一个人都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于剧变里争取最大的好处,又或希望能保持不失。
  由淝水之战到司马曜之死,天下不论南北均被卷进翻天覆地的巨变里,牵连到每一个人。
究竟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呢?
  安玉晴芳驾光临,又会带来怎么样的变量?
  她曾是令燕飞心动的美女,尤其是她一对美丽而充满神秘感的眸子。
  支遁领安玉晴进入静室,道:「请恕支遁打扰之罪,玉晴有急事须立即找燕公子。」
  燕飞起立相迎,支遁告退,两人在静室坐下。
  安玉晴那对令燕飞没法忘记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他,轻轻道:「天地佩竟然没有落
入你手内吗?」
  她改穿男装,还把俏脸弄得黝黑,但仍因她的美目难掩其出色的气质和艳色。她的美丽
与纪千千的活泼生动是截然不同的,彷如深谷中的幽兰,不沾人间的恩怨。
  燕飞讶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安玉晴苦笑道:「若在你燕飞手上,以你的为人,会立即把天地佩交给我。对吗?」
  燕飞道:「天地佩该在尼惠晖身上,我在竺法庆的尸身并没有发现天地佩。」
  又道:「真不好意思,安姑娘是为这件事找我吗?」
  安玉晴摇头道:「只是顺口问一句,我找你是希望你出手助我,从任青媞身上把心佩抢
回来。」
  燕飞道:「姑娘晓得任青媞在哪里吗?」
  安玉晴道:「我有一套追踪她的特别手段,因为她偷吃了我爹珍贵的『小还丹』,所以
身体会散发一种特别的香气,我就是凭此多次追上她,现在也是凭此寻到她的所在。」
  燕飞问道:「她在哪里呢?」
  安玉晴道:「她正藏身在石头城外码头区的一艘船上,船该是属于两湖帮的。」
  燕飞失声道:「甚么?」
  安玉晴大讶道:「你的脸色因何变得这么难看?」
  燕飞心叫完蛋。
  任青媞藏身处的情报,肯定已经由屠奉三的黑道朋友转送往明日寺,现在时间上已来不
及阻截,且无从阻截,因为他根本不晓得屠奉三在哪里。当他与屠奉三会合时,一切都完了。
  唯一办法,是死马当活马医,守在那裹待司马元显来上当,不过在没有激战的情况下,
没有可供混水摸鱼的混乱形势,他们能生擒司马元显的机会微乎其微。动辄自投罗网,反陷
力战而亡之局。
  燕飞苦笑道:「我们还以为任青媞是藏身在岸上一个两湖帮的巢穴内,且设计引司马元
显来擒人,再活捉司马元显,以他来交换被开入牢中的边荒兄弟。唉!」
  安玉晴道:「那是江湖人惯用的手法,看似进入某座房舍,事实上却是经房舍的秘道往
另一处去。郝长亨是很小心的人,绝不会留在可被人重重围困的绝地。」
  燕飞一震道:「竟有郝长亨牵涉在内?」
  安玉晴道:「如非有郝长亨和大批两湖帮高手在船上,我便不用来劳烦你这位边荒第一
剑手。到现在,我仍不知道任青媞如何会和两湖帮搭上的。逍遥教虽然与两湖帮-向有交往,
可是任遥已死,逍遥教烟消云散,任青媞对两湖帮再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
  燕飞心想事已至此,苦恼是无济于事,只好另想办法。道:「任青媞不是搭上两湖帮,
而是搭上桓玄。此事异常复杂,郝长亨潜入建康,是要护送任青媞和一个关乎到晋室兴衰的
关键人物到荆州去。」
  安玉晴道:「你肯助我吗?只要建康军解开对大江的封锁,他们会立即扬帆西去。而据
官府公布,锁江是为追捕荒人,到明天正午一切会回复正常,我们只有今晚的机会。」
  燕飞道:「姑娘若只为得回心佩,根本不用拿下任青媞,因为心佩并不在她身上。」
  安玉晴愕然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刘裕学燕飞般把真气送入心佩,却是毫无反应,温度仍在逐渐的提升中。
  宋悲风大吃一惊道:「我们立即掉头回归善寺。」
  刘裕摇头道:「温度正不住提升,显示尼惠晖和弥勒教的高手,正依天地佩的指示来找
我们复仇,如这么回归善寺,会把大批敌人引到归善寺去,我们的掳人大计不但要泡汤,还
会祸延佛门。」
  宋悲风一言不发,偏离往谢家的航道,绕个大弯,掉头往对岸驶去,由逆流改作顺流,
船速立即大幅增加。
  刘裕喜道:「热度下降哩!」
  宋悲风点头道:「我没有猜错,尼惠晖是在明日寺的位置,我们往乌衣巷去,离接近皇
城的明日寺只有约七里的距离,所以两佩生出感应。」
  刘裕旋又色变道:「心佩又升温哩!」
  宋悲风放下船橹,任由小艇往下游飘去,伸手道:「拿来!」
  刘裕愕然道:「此事该由我来应付。」
  宋悲风声色转厉,坚决的喝道:「拿来!我没有时间和你辩论。」
  刘裕不情愿地从颈上除下心佩,放入他掌中。
  宋悲风微笑道:「不用担心,两佩的直接感应只在十里许的范围内有效,凭我对建康的
熟悉,不但可摆脱敌人,还可把他们引走,若我没有回来,大家便在边荒集碰头吧!」
  说罢纵身而起,投往秦淮河的西岸,几个起落,消没不见。
  刘裕发呆片刻,此时小舟已过了朱鹊桥,他已失去到谢府的心情,取起船橹,把舟子划
往原来隐藏的地方去。
  忽然间,他对今晚生擒司马元显的事,再没有先前的信心。
  宋悲风是一等一的高手,对建康城又了如指掌,兼且人脉广阔,很多他们没法办到的事,
对宋悲风来说只是举手之劳。
  没有宋悲风,对他们的行动会有很大的影响。
  燕飞解释清楚后,道:「刘裕对心佩并没有据为已有的野心,只是逼不得已,希望姑娘
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待会他回来,我会着他把心佩归还姑娘。」
  安玉晴淡淡道:「看在你治好爹的水毒份上,玉晴便没法怪你们。且心佩并不在任青媞
手上,我安心多了哩!」
  又瞄他一眼道:「你对被称为『洞极三佩』难道没有丝毫好奇心吗?」
  燕飞道:「边荒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荒人根本没空去想其它事。」
  安玉晴若无其事的问道:「你们营救纪小姐的事有进展吗?」
  燕飞坦然道:「我现在尽量不去想那方面的事,眼前当务之急,是救回陷身囹圄的兄弟,
然后是光复边荒集,否则其它一切均变成妄想。」
  安玉晴道:「我可以为你们尽点力吗?」
  燕飞道:「姑娘有此心意,我们非常感激。不过姑娘一向与世无争,绝不宜卷进我们荒
人的事内。姑娘如能指示出任青媞目前藏身在哪一艘船上,对我们会很有帮助。」
  安玉晴毫不犹豫地说出那艘船的大小、式样和停泊的位置,道:「为免影响你们的行动,
我暂时不去找任青媞算帐。」
  燕飞道:「我们和尼惠晖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如将来我有机会取得天地佩,我会把天
地佩转赠姑娘。」
  安玉晴垂头不语,半晌后才抬头往他凝视,轻轻道:「我有点怕!」
  燕飞不解道:「怕甚么呢?」
  安玉晴道:「我怕三佩合一的情况,究竟会有甚么事发生,是没有人能预料的。」
  燕飞抓头道:「难道从未有人试过把三佩合而为一吗?」
  安玉晴道:「『洞极三佩』据传是来自远古黄帝随身的一块佩玉,当年他大战蚩尤时,
正是凭此玉镇压蚩尤的邪气。在黄帝升天前,他命当时最出色的匠人把佩玉一分为三,成为
现在的天、地、心三佩,还遗言只要三佩合一,便可以找到他亲着的不世宝典《太平洞极
经》,而此经最引人人胜的地方,是内中藏有『洞天福地』的秘密,那是黄帝白日飞升的宝
地,藏有惊天动地的秘密,是修道的人梦寐以求的仙地。」 
  燕飞道:「三佩竟从未试过落在一个人手上吗?如真是来自黄帝,该有千年以上的岁月
哩!」
  安玉晴道:「你似乎不大相信,对吗?」
  燕飞坦白道:「传闻总有夸大处,不过三佩确非凡品,只是佩玉间可以互相呼唤感应,
已超出常人的理解力,根本是不可能的,偏又是事实。」
  安玉晴赧然道:「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告诉你三佩的事,或许因你也是有缘人吧!三佩确
曾落在一个人的手上,那便是我爹的师傅,我称他作祖师爷,他也是江凌虚和孙恩的师傅,
另外还有四个师兄弟。」
  燕飞早晓得她爹安世清与江凌虚有师兄弟的关系,只没有想过孙恩亦与两人有师兄弟的
关系。看后来的发展,师兄弟可能因三佩而反目,各据一佩,弄至眼前的情况。
  荣智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师兄弟,不知如何「丹劫」会落入他手上,他想问安玉晴,又怕
节外生枝,终没有问她。
  安玉晴道:「祖师爷力图把三佩合一,以识破《太平洞极经》的秘密,却不知如何没法
成功,没有人晓得发生过甚么事。在他坐化前,把三佩分别交给我爹、江凌虚和孙恩,事情
便是这样子。」
  燕飞终忍不住,待要顺道问她有关「丹劫」的事,此时刘裕回来了。
  刘裕见到安玉晴吃了一惊,愣在入门处,不知如何是好。
  燕飞哑然笑道:「刘兄不用慌张,安姑娘已清楚整件事,且没有怪责我们,还不快物归
原主。」
  刘裕现出苦涩的笑容,来到两人旁坐下,颓然道:「尼惠晖持天地佩追来,心佩生出感
应,宋叔怕她破坏我们的事,持心佩引他们追去,还说如没法回来,会到边荒集去。」
  燕飞和安玉晴听得面面相觑。
  安玉晴问清楚情况后,起立道:「我赶去助宋叔,希望你们在这里一切顺利,边荒集
见。」
  说罢匆忙去了。
  剩下刘裕和燕飞你眼里我眼,枝节横生,一时间不知说甚么话才好。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