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
第十一章 掳人大计
  
  刘裕低声道:「我很痛苦。」
  燕飞大讶道:「现在是任妖女负你,而非是你背信弃义,我认为你该快乐才对。冥冥中
似乎真的有对命运之手在摆布着我们,如你不是与她合作,心佩便不会落入你手里,而我则
没法杀死竺法庆,你刚才也因心佩而逃过妖女的毒手。」
  接着取出心佩,改挂到刘裕的颈上去。
  刘裕苦笑道:「我痛苦不是因为任妖女,而是王淡真。唉!桓玄向王恭开出条件,若想
他支持王恭,王恭必须献上女儿作他的小妾。」
  燕飞呆看他半晌,叹道:「你的问题似乎和我的有相同之处,你何时和王淡真缠上的?」
  刘裕解释一遍,颓然道:「你说我是否根本不是做大事的人?看来玄帅是选错人了,可
是我现在真的觉得若任淡真供桓玄淫辱,我即使当上北府兵的大统领也没有甚么意思。」
  燕飞目光投往窗外,淡淡道:「事实上我看过竺法庆击杀江凌虚的情况,自问仍不是他
的对手,可是我却不顾一切,逼他决一死战。你知道原因吗?因为我清楚这是唯一能扳平局
面的机会。只有杀死竺法庆,我们方有希望收复边荒集,只有收复边荒集,我们才可以配合
拓跋珪,营救千千和小诗。」
  刘裕点头道:「我明白!」
  燕飞道:「所以我绝不会嘲笑你,肯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尽责,方可称得上是男儿汉。你
因对王淡真心存愧疚,所以甘愿舍弃男儿功业,也要扭转她即将来临的凄惨命运。若依眼前
形势的发展,王恭终要向桓玄屈服,献上女儿。」
  刘裕惨然道:「纵然我肯牺牲一切,可是在眼前的形势下,我可以干甚呢?」
  燕飞目光回到他脸上,沉声问道:「若你真能不顾一切,事情反而易办。可是你真的能
不顾一切吗?」
  刘裕发呆片刻,苦涩的道:「当日我决定和她私奔,是因为我一无所有,又以为玄帅已
放弃了我。现在却是另一回事,首先我定要收复边荒集,正如你所说的,只有边荒集在手,
我们才可以营救千千主婢,且机会就在眼前,稍有错失,我们将要痛失良机。其次是我曾答
应文清助她重振大江帮的声威,此事我绝不能食言。」
  燕飞道:「好!我会全力助你,令王淡真不会成为你的终生憾事。」
  刘裕双目射出感激的神色,旋又摇摇头,道:「我连她在哪里也不清楚,如何救她呢?」
  燕飞道:「当我成功除去竺法庆,心中想到的只有『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要弄清楚
王淡真在哪里并不困难,只要宋叔肯出马,向谢钟秀问几句话便成。」
  刘裕茫然道:「知道又如何呢?」
  燕飞现出一个带点顽皮意味的笑容,道:「王淡真已变成一椿政治交易里的货物,如有
人想破坏王恭和桓玄的结盟,是否可以从王淡真下手呢?」
  刘裕剧震道:「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何我偏想不到?我们该扮作哪方面的人呢?」
  燕飞微笑道:「你这叫事关己者乱,我们不用扮作任何一方面的人,只须掩藏身分,留
下让王恭和桓玄猜测的空间。他们若认为是司马道子的人干的,便最理想,因为司马元显一
直对王淡真有野心。」
  刘裕精神大振道:「事不宜迟,此事必须尽快进行,如待米已成炊,便后悔莫及。」
  燕飞道:「我们还有时间,一天司马曜的死讯未传开去,王恭仍不用作决定,且即使王
恭向桓玄屈服,也不会蠢得立即献上女儿,会先要求桓玄有实质的行动。」
  刘裕道:「你说得对,我是关己则乱。得知她所在处后,我先设法见她一面,问清楚她
的意向,了解她的情况。」
  对王淡真的事有了方案后,刘裕变得生龙活虎,回复了斗志。问道:「刚才你说过自知
及不上竺法庆,后来又是凭甚么杀他呢?」
  燕飞道:「我在与他决战前功力再有突破,加上我的丹劫天性克制他的『十住大乘功』,
配合战略,终于反败为胜。不过确胜得非常侥幸。」
  刘裕喜道:「无论如何侥幸,你总是凭实力赢他。此战令你名慑天下,也成为众矢之的,
假如你能保持不败,天下第二呙手的宝座肯定是你囊中之物。」
  燕飞叹道:「我不要甚么第一第二,只要把千千主婢接返边荒集,过些安乐的日子算
了。」
  此时宋悲风回来,坐下道:「司马曜肯定出了事,今早司马道子临时为司马曜取消了一
个在内廷举行的会议,刚才司马道子又使人去通知琰少爷,酉时中到皇宫举行紧急廷会。琰
少爷也感事有可疑,立即去找王坦之商量。 」
  刘裕问道:「宋叔是从谁处打听到这些事的?」
  宋悲风答道:「是大小姐告诉我的,她是明白人,又有胆识,和她说话没有顾忌。」
  大小姐即是谢玄的亲姊谢道韫,嫁与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为妻。
  燕飞心中浮现谢道酝酷肖生母的神态气质,心中岂无感慨。谢安、谢玄先后辞世,谢石
又接着病逝,只剩下谢琰一个人在独撑大局,家势立即由颠峰直往下掉落,再难复当日主宰
南方的威望。
  宋悲风转向燕飞道:「大小姐问我你是否在建康,我不敢瞒她。她还要我代她多谢你除
去竺法庆的大恩大德,不论对她谢家或南方佛门,都是大喜事。」
  刘裕道:「宋叔回乌衣巷去,有没有惹人注目?」
  宋悲风道:「我是偷潜进去,只知会定都,当时孙小姐正和大小姐说话。唉!」
  刘裕心中一动,道:「孙小姐有甚么话说?」
  宋悲风道:「孙小姐要见你。」
  刘裕和燕飞交换个眼色,均晓得是与王淡真有关。
  燕飞道:「宋叔设法安排刘兄和钟秀小姐见上一面。既晓得酉时中司马道子会在皇宫主
持会议,无法分身,我们可以选择在酉时下手。现在是未时头,离行动的时间尚有两个多时
辰,我们还有时间。」
  宋悲风现出犹豫的神色。
  燕飞代刘裕道:「宋叔不用担心,总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刘兄绝不会让儿女私情坏了正
事的。」
  宋悲风终下决定,起立道:「要见孙小姐,现在立即去。」
  宋悲风偕刘裕去后,屠奉三回来了,笑道:「幸不辱命!」
  燕飞看着他在身旁坐下,欣然道:「是不是确有追缉任青媞的悬赏图像?」
  屠奉三道:「完全不是那回事,没有任妖女的悬赏,也没有任何荒人的悬赏,不过建康
城自午后开始便非常紧张,所有关防都加强人手,更封锁水道,不准任何船只进入石头城旁
的码头区。照我看搜捕曼妙的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茶。」
  燕飞道:「既然如此,我们如何让司马元显晓得曼妙可能的藏身之所?司马曜之死该没
有疑问,司马道子已召令一众元老大臣,于酉时中到皇宫去开重要的会议。」
  屠奉三笑道:「这叫山人自有妙计,明日寺的恶和尚竺雷音和淫尼妙音一向与司马道子
关系密切,司马道子在必须掩人耳目的情况下,只好倚赖他们去搜捕曼妙,且因他们熟悉逍
遥教,只要听到对任青媞外貌的形容,当会晓得是谁,不用我们刻意提点。」
  燕飞赞叹道:「屠兄此着非常高明。」
  屠奉三道:「我遂由这方面人手,找到一位我曾对他有大恩,在建康混的一位黑道朋友,
我这位朋友和竺雷音有生意上的往来,果然不出我所料,竺雷音在午前时分知会他,着他帮
忙找寻曼炒,只说她是逍遥教的人,却隐瞒她贵人的身分。」
  燕飞皱眉道:「如你的朋友把消息透露予竺雷音,而后来我们又擒走司马元显,你的朋
友会惹祸上身。」
  屠奉三淡淡道:「他是老江湖,不会蠢得直接使手下通知竺雷音,而会通过迂回曲折的
方法,巧妙地让竺雷音得到这个消息。」
  燕飞道:「你的朋友会出卖你吗?」
  屠奉三从容道:「理该不会,因他仍弄不清楚我和桓玄现在的关系,在桓玄与司马道子
的斗争尚未分明之际,谁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下注,何况他晓得我是有仇必报的人,且报复
的手段会令他很难消受。」
  又笑道:「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早防他一手,到现在仍没有向他透露事实,只告诉
他我正追寻任妖女,亦正因我提起任妖女,他才告诉我竺雷音也在找曼妙。」
  燕飞暗忖幸好屠奉三是友非敌,否则会是非常难缠的对手。
  屠奉三道:「我会待至申酉之交,才去请他向竺雷音放出消息,现在我们必须研究事后
的安排,否则仍难逃司马道子的追杀。」
  燕飞道:「屠兄在这方面比我在行,你有甚么好主意呢?」
  屠奉三道:「我们在城外的兄弟必须撤往安全地点,作好部署,当被俘的兄弟释放后,
他们可作接应,防止敌人追击,只要退返边荒,我们便安全了。」
  燕飞道:「现时建康军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城内,以应付任何因司马曜之死而来的突变,
所以只要小心点,到哪里都不成问题。不过!问题在……」
  屠奉三苦笑道:「你猜得对,他们既缺乏兵器弓矢,战马则只数百,其中更有近半人是
老弱妇孺,不论行军或作战,均会出现问题。最头痛的是缺粮,恐怕未到巫女丘原,会有人
饿死途上。」
  燕飞道:「粮食方面可请支遁大师想办法,佛门在建康的影响力很大,这方面应难不倒
他们。」
  屠奉三道:「今次全赖宋叔,令我们得到建康百多间寺庙的支持,否则失陷在狱中的人
数会更多。」
  燕飞道:「另一件我担心的事,是由于我们并不清楚失陷在建康的荒人数目,所以如司
马道子使诈,只以部分兄弟来交换他儿子,我们被骗了仍懵然不知。」
  屠奉三微笑道:「这个我反不担心,我们可以指定由中间人负责释俘的行动,此人必须
是德高望重,一言九鼎之辈,兼且不用看司马道子的脸色做人。」
  燕飞叫绝道:「如此符合条件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王坦之,安公去后,就只他一个人有
此声望。」
  屠奉三皱眉道:「王坦之不是王国宝的亲爹吗?」
  燕飞道:「据安公所言,王坦之是与王国宝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且家世显赫,不在谢家
之下,司马道子若不得不请他出来和我们谈交易,当然须依他的意思行事,而我们则可以动
之以情,让他明白我们不但不是好勇斗狠的强徒,还是爱好和平的人。」
  屠奉三哑然失笑道:「那便须你和宋叔去和他谈话,换了是我,要让他相信我是爱好和
平的人,肯定是痴人说梦。」
  燕飞苦笑道:「亏你还有说笑的心情。」
  屠奉三道:「我是认真的,俘掳司马元显后,由我和刘裕押走司马元显,你和宋叔则去
和司马道子谈条件。最好是乘机要求司马道子给我们五艘战船,换俘的交易则在大江上游的
巢湖进行,令司马道子无法使诈。然后我们启程北上,过合肥,入淝水,只要到达淮河,我
们便安全了。」
  燕飞动容道:「你对建康附近的地理环境很熟悉。」
  屠奉三道:「我长期与两湖帮作战,对南方水道的情况的确非常熟悉。」
  燕飞叹道:「终有一天,桓玄会发觉失去了你是生平最大的错误。」
  屠奉三淡淡道:「希望我能证明给他看。」
  燕飞道:「你和刘裕如何把人质押离建康呢?建康水师已把大江封锁,你们只能走陆
路。」
  屠奉三道:「仍是走水路较有把握,只要有一艘小风帆,又有夜色掩护,谁能在广阔的
大江截着我屠奉三?何况必要时可亮出司马元显,教对方不敢放箭。」
  两人商量妥行事的细节,屠奉三匆匆去了。
  燕飞正要去找支遁,足音传至。
  是两人的足音。
  燕飞闭上眼睛,排除杂念,心中清晰地浮现支遁和安玉晴的影像,心中一震,晓得自己
的心灵感应,再有突破。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