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
第七章 决战孤峰
  
  边荒集一片劫后的情景。
  集内仍有十多处冒起黑烟,颖水有数十艘大小船翻沉或搁浅,浮尸处处,令人不忍目睹。
  敌人联军对荒人再不采取安抚的政策,而是要赶尽杀绝,展开一场无情和恐怖的大屠杀。
  钟楼上高悬着的是分别代表慕容垂、姚苌、竺法庆和司马道子的旗帜。
  屠奉三闪回树干后,急速的喘了几口气,沉声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宋悲风和拓跋仪都颓然无语。
  三人杀出重围后,返回边荒集,躲在颖水东岸一片密林内暗窥边荒集的情况。
  拓跋仪低声问道:「两位有甚么打算?」
  屠奉三苦笑道:「坦白说,我屠奉三从没有想过会有今朝一日,一时间已乱了方寸,似
乎天地虽大,却没有可去之处。」
  宋悲风讶道:「屠兄没想过回荆州吗?」
  屠奉三道:「如我回荆州,等于送给桓玄一个杀我的机会,他对我没有事事眼从他,早
怀恨在心。只是看在边荒集的利益上,勉强容忍我。现在边荒集完了,我对他还有甚么利用
的价值呢?」
  宋悲风道:「既然如此,何不随我回建康去?」
  拓跋仪皱眉道:「宋叔不是说笑吧?建康是司马道子和王国宝的地盘,他肯放过你们
吗?」
  宋悲风断然道:「在建康,反对司马道子的人很多,我会有办法的。只有在建康,我们
才可以掌握边荒的情况,看清楚形势后,再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走。至不济也可以设法刺杀竺
法庆。」
  屠奉三点头道:「如燕飞、刘裕和大小姐没有丧命,肯定会到建康去。」
  拓跋仪沉吟片晌,道:「我真的很想陪你们到建康去,不过我有更重要的事去办。现在
边荒集重入慕容垂之手,他会亲身或遣人立即回师攻打平城,所以我必须立即赶回平城去,
向我的族人报信。」
  接着伸出两手,分别握着两人肩头,字字有力的道:「荒人是永远不会认输的,终有一
天我们会把失去的再取回来。珍重!」
  说罢往后疾退,然后展开身法,往巫女丘原的方向去了。
  屠奉三发呆片晌,像终下定决心般,向宋悲风道:「我们走!」
  燕飞比任何一个时刻更清楚,自己的确在没有可能里营造出可能性,掌握到杀死竺法庆
的唯一机会。
  关键处在乎心佩。
  而更精采的是慕容垂一意生擒自己,好向千千显示谁是强者,所以竺法庆为讨好慕容垂,
必须在此事上有所交代。
  这次惨败是他和刘裕低估了竺法庆,现在的情况却恰好掉转过来,竺法庆欺他燕飞力战
身疲,多处受伤,且自恃神功大成,又怕他一意逃走,难以搜捕,所以在胜利的果实已到手
的当儿,仍冒险孤身而来,予他单打独斗的天赐良机。
  燕飞现在虽是玄功大成,可是见识过竺法庆尽屠太乙教上下,包括江凌虚在内的本领,
晓得即使以自己眼前的能力,仍逊竺法庆一招半武,自己肯定有一拼之力,要杀竺法庆却是
难比登天。
  要知高手相搏,一招之差便尽输,绝无侥幸可言。
  但形势对他却是出奇地有利,问题在他如何运用。
  燕飞暗自庆幸从未正面与竺法庆交过手,所以可安心施展惑敌至乎误敌的战略。
  「退阴符」。
  意守胯下生死窍,导气顺上任脉,经心脉上泥丸宫,过玉枕关再下降至尾闾,体内真气
立即由暖变热。
  如此三十六周天后,弃「退阴符」而「进阳火」,真气掉转头来走,立即由热转寒。
  他的真先天真气终达至随心所欲的境界。
  从独叟处学来的简单练内丹的方法,变成了他的终极行气法诀。「进阳火一可以令真气
化为由水毒引发的水寒,「退阴符」即可尽展来自火劫的火热威力。
  当他重施自创的「日月丽天大法」,水毒火劫将浑融无间,日暖月寒,浑然天成,再没
有半点斧凿的痕迹。
  连燕飞自己亦不晓得,他遇上的是道家所说「活子时」的机缘。
  子是十二个时辰的开始,「活子时」等于修道者重生的时刻,过往所有刻苦努力,在这
一刻显现出来,只要能好好掌握,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燕飞当日被尼惠晖埋入地内,接续心脉,从死里复生,是神功初成;到刚才万念俱灰,
立打死志,「活子时」便于此一切皆空,过去努力尽付流水的剎那出现。由于大敌当前,燕
飞心无旁骛的专志修行,终尽得「活子时」无可估量的大益处。
  竺法庆现身前方,燕飞同时感应到天地佩并不在他身上,暗呼可惜,也心生疑惑。
  在独耸的孤峰上,两大高手终到决一生死的时刻,在这样的情况下,退缩是没有可能的。
任何人有此心意,必死无疑。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竺法庆泰然自若来到燕飞盘坐处前三丈许的距离,竖起拇指赞叹道:「燕飞你确是英雄
好汉,在如此一败涂地的情况下,仍敢引我来决一死战,省去本佛爷很多工夫。但我也忍不
住说一声你为何如此愚蠢,有逃生的机会却不好好珍惜,偏要献上小命。好吧!只要你献上
心佩,我可留你全尸,好好安葬。」
  说到最后几句话,他的神情转为严峻,深不可测的眼神现出带点轻蔑和嘲弄的神色,确
如燕飞所料般,他轻视燕飞。
  燕飞更晓得他虽装出杀自己的姿态,事实上仍以活擒他为目的。
  他更晓得竺法庆为达此目的,故意说废话来拖延时间。
  竺法庆的确生就一副佛相,就像庙堂内的弥勒佛像活过来般,不过却是个恶佛和邪魔,
黄色的袈裟紧贴着他的胖躯拂扬飞舞,肚子臌臌的,配上他比常人大上一半的秃头,高大粗
壮的体型,悠然自得的神态,确有不可一世的风范。
  燕飞可从他的厚肩、脖颈、粗大的手掌看出他掌握着的惊人力量。
  事实上自竺法庆现身颠,他便被竺法庆庞大的气场锁紧笼罩,此时想逃也逃不了。
  燕飞微笑道:「佛爷如不设法阻止娇妻潜上峰顶来,我会立刻把心佩毁掉。」
  竺法庆现出错愕的神色,忽然把手一扬,一支烟花火箭脱手射上峰峦上的高空,爆开成
一朵耀眼悦目的黄色烟花。
  燕飞晓得已胜了一着,他凭天地佩不在他身上的情况,更藉心灵的感应察觉到,尼惠晖
正从另一方向朝他们决战的场地赶来,所以用心佩威胁竺法庆,阻止尼惠晖来与竺法庆会合。
  不论竺法庆如何自负、如何轻视他燕飞,也该知道杀他容易,生擒他却是没有可能。可
是若有与竺法庆武功相差不远的尼惠晖从旁协助,当然胜算大增。
  这一着的上风,将对竺法庆的信心造成打击。
  竺法庆回复从容,呵呵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如此人才确是难得。好死不如歹活,
何况你死了纪千千将沦为慕容垂的玩物,何不入我教,说不定我会令你得偿所愿。」
  燕飞更肯定竺法庆真正的目标是活擒自己,所以故意提起纪千千,激发他求生之念。
  直至此刻,竺法庆仍是被自己牵着鼻子来走。关键在自己心无卦碍,而竺法庆则是有所
求必有所失。
  如竺法庆一上来便全力杀他,鹿死谁手,实难以预卜。
  燕飞摇头笑道:「佛爷错得太厉害哩!」
  尼惠晖留在山腰处,如没有竺法庆召唤,该不会轻举妄动。而他必须在尼惠晖趁他们动
手偷上来前,斩杀竺法庆于剑下。
  蝶恋花来到手上,化为绕身疾走的青芒,燕飞缓缓升离地面,仍保持盘膝而坐的安详姿
态,情景诡异非常。
  竺法庆大哮一声,也不见提气作势,已变成凌空朝燕飞直扑而来之势,两手化作百干掌
影,袈裟拂舞,形相威猛至极点。可是神色却静如止水,显示他的心灵修养,已臻坚刚如盘
石的不动心境界。
  燕飞是静中含动,他却是动中带静。成一鲜明强烈的对比。
  燕飞感到周围十丈的地方全被他的气场笼罩,真气从四面八方向他挤压紧迫,令他不但
皮肤刺痛,呼吸困难,连视听的能力也受到影响。
  终于幡然而悟,因何江凌虚临死前说天下难有能与竺法庆匹敌之人,皆因他的「十住大
乘功」天性可以克制任何内功心法,使人的对抗能力大打折扣,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只有丹劫能反克制他的「十住大乘功」。
  竺法庆长笑道:「第一住『止观』。」
  掌影化作一拳,如从幻境里出现,变成充塞天地正面轰来的一拳,惊人的气劲同时生出
吸啜的引力,似要扯得燕飞往他能惊天泣地的拳头送上去。
  拳头在燕飞眼前不住扩大,天地和孤像完全消失了,不愧「止观」的绝技。
  燕飞清楚纯凭「水毒」的功法,绝无法挡此一击,暗运心法,明「月」暗「日」,丹田
立即温热起来。
  奇异的事发生了,眼睛不但回复清明,本来惑人眼目的一拳,变回沉实没有花巧朝他击
来的一拳,「止观」之技立即威力减半。当然!竺法庆的拳劲绝不易捱。
  只要燕飞不被逼落下风,他便有把握凭战略取胜。
  他没暇理会尼惠晖是否继续潜来,因为腾不出余暇去施展心灵感应之法。竺法庆那一声
吼叫,肯定是通知尼惠晖赶上来的暗号。
  燕飞倏地下堕,同时舒展双足,双足尽展时,刚好点在峰地上,然后朝竺法庆疾弹而去,
蝶恋花直搠而去。巧妙神奇至极点,动作又是潇洒自如,浑如天成。
  拳剑交击,发出劲气相激的爆破声。
  燕飞持剑的半边身酸麻起来,被拳劲街得在空中连续翻几个觔斗,抛往竺法庆后侧上方。
  竺法庆大笑道:「痛快!竟能挡我全力一击,比江凌虚还行。」
  边说边旋风般转退身来,全身袈裟飘拂,本身便似是在一个强烈旋风的核心处。
  仍在空中翻滚的燕飞默默改「进阳火」为「退阴符」,火热立即驱散了竺法庆侵体非冷
非热却使人经脉似要碎裂、难受得要命的邪气。心中暗叫侥幸,晓得自己的判断正确,江凌
虚的遗言更非虚语,他是以自己的死亡掌握到制胜竺法庆的唯一窍门,丹劫确是竺法庆的克
星。
  在触地前,「退阴符」又变回「进阳火」,冰寒的水毒真气贯注长剑。
  竺法庆双手张开,像一头蝙蝠般滑翔而至,喝道:「『止观』之后是『止听』。」
  燕飞耳际灌满旋击的风声,再听不到其它任何声音。
  「十住大乘功」确是非同凡响,针对的全是人的感观。一下错失,将陷万劫不复之地。
  丹田火发。
  燕飞蝶恋花回斩而去,重劈在竺法庆点来的一指上。
  「蓬!」
  燕飞硬被震得跌退五步,竺法庆已如影随形般杀至,双手化作十数掌影,以水银泻地的
方武,无隙不寻的狂攻而来。
  燕飞再疾退十多步,直至峰崖边缘。
  纯凭水寒的真气确不是竺法庆的敌手,眼前是唯一制胜的机会。
  欺的是竺法庆并不是要杀死他,只是在损耗他的真元,好待尼惠晖赶至连手生擒他。
  而他唯一本钱是对方并不晓得他身具丹劫的玄功。
  他正处身崖缘险地,竺法庆如乘他之危全力出手,肯定可把他击杀,所以竺法庆如要活
捉他,须予他反击的机会。亦只有如此,对方始有机会得到完整的心佩。
  果然竺法庆的气场由旋动变至把他吸扯回来。
  竺法庆大笑道:「燕飞你已是强弩之末,看我的『止住』。」两袖膨胀,朝他推至。
  燕飞感到全身气血翻腾,眼冒金星,肉身则似要化成碎粉般往敌人投去,给对方收入能
包含宇宙乾坤的袖口内去。不由心中骇然,晓得让他尽展魔功,不用到第十住,自己肯定要
乌呼哀哉。
  一剑击出,刺往他双袖之间。
  最巧妙是先尽吐水寒真气,使对方觉察不到接踵而来的杀着。
  如此招不能破他的「十住大乘功」,他只好往悬崖跳下去,再中途毁掉心佩,在落地前
刎颈自尽。
  水寒劲气吐出的一刻,「进阳火」迅速改换为「退阴符」,丹劫的火热山洪爆发般从积
蓄的丹田溶岩爆发般流遍奇经八脉,以高度的集中方武,紧接水寒之气从剑锋破空疾去。
  竺法庆原武不变的攻至,一点察觉不到燕飞的暗藏杀机。还不屑的道:「雕虫小……」
  「技」字尚未说出口来,已倏然色变,他为了活捉燕飞,只施出五成许的魔功,在他的
计算里,对付此时落在绝对下风的燕飞已是绰有余裕。
  当他发觉不妥当之时,已是悔之已晚。
  火热的惊人气劲随蝶恋花笔直射来,竺法庆两袖立即化作随气劲激溅的漫空碎粉,显示
他的「止住」挡不着丹劫的玄妙真气。
  竺法庆狂嘶一声,勉力后退,双手化作重重掌影,希冀尽最后的努力封挡燕飞的剑气。
  燕飞人剑合一,硬撞入他的掌影里。
  竺法庆断线风筝的往后抛飞,眼耳口鼻全溢出鲜血,双目射出难以置信的恐惧神色。
  燕飞亦喷出一口鲜血,开放封锁心佩的真气,心佩就在他凌空朝竺法庆扑去的时间迅速
升温,显示尼惠晖正全速不住接近。
  竺法庆魔功深厚,「十住大乘功」更是奇招绝艺层出不穷,燕飞此时更摸清楚丹劫真气
的厉害,但纯凭丹劫,实不足在尼惠晖赶来前把他杀死。
  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再次令这盖世妖人捉错门路。
  「日月丽天大法」全力展开。
  蝶恋花化作万千剑影,狂风骤雨般往竺法庆打下去。
  水毒火劫同流并运,配合精妙如神的剑法,给裹在剑影里的竺法庆威势全消,被杀得左
支右绌,再无丝毫还手之力。
  「锵!」
  蝶恋花回鞘。
  竺法庆斗大的秃头颅离体飞上半空。
  燕飞一向对敌手绝不会这般不留余地,至少予对方全尸,可是竺法庆魔功深厚,可以挺
得住任何伤势,只有斩下他首级,才可以保证他必死无疑。
  燕飞顺手脱下他的外袍,把竺法庆落下来的首级接着,迅速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