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
第五章 急转直下
  
  十五艘双头船从边荒集开出,顺流南下。在离天明只有大半个时辰的暗黑里,没有灯火
的战船像黑夜出没的猛兽。
  呼雷方终于无恙归来,带回姚兴立即撤兵的喜讯。荒人并不虞姚兴使诈,因为姚兴的一
万部队正被以高彦为首的探子严密监察着。
  另一边的弥勒教和铁弗部匈奴组成的联军亦觉察到情况有变,缓缓后撤三里,士气受挫
下,再难对边荒集有直接的威胁力,反要担心在撤离边荒前被荒人反击和追杀。
  团结一致的荒人,曾令强如慕容垂或孙恩亦苦攻不下,谁敢掉以轻心。
  燕飞、刘裕、宋悲风、屠奉三、拓跋仪、江文清立在领头战船的指挥台上,观察两岸的
情况。
  拓跋仪赞道:「大小姐属下黑夜操舟之技,确教人大开眼界。」
  江文清谦虚道:「拓跋老大夸奖哩!为避过敌人耳目,不得不冒险,幸好帮内兄弟对此
段水道了如指掌,否则必会出岔子。」
  站在她旁边的刘裕听着她在耳边呵气如兰的轻言细语,心中涌起异样的感觉。自然而然
的江文清便站到他身旁,显然众人在她心中,自己与她有最密切的关系。
  屠奉三道:「竺法庆今次肯定要吃个大亏。大有可能直至此刻,竺法庆仍不晓得建康军
已暴露行踪,更令他猜不到的是我们竟能掌握他的所在,加上有大小姐大江帮的船技配合,
让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前路伏击他们,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宋悲风道:「我们是以逸待劳,他们是师疲力竭,胜败之数,不言可知。」
  刘裕道:「此仗我们有十成的胜算,不过仍不可以疏忽大意。今次我们能调动的只有三
千骑兵,制胜之法全在以奇兵袭敌。不过竺法庆夫妇武功高强,见形势不对,必会突围逃走,
要斩杀他们夫妇仍非易事。」
  屠奉三道:「这方面我们以燕飞马首是瞻,绝不容竺法庆和尼惠晖逃出边荒去。」
  燕飞道:「追杀竺法庆一事上,人多并没有用,到时我们见机行事,如真的被他们突围
逃走,便由我和屠兄、刘兄和宋叔四人负起追杀之责,大小姐和小仪则留下来指挥作战。」
  拓跋仪点头道:「你们专心对付竺法庆,其它交由大小姐和我负起全责。」
  宋悲风道:「感应到尼惠晖吗?」
  这句话当然是对燕飞说的,人人把目光投往燕飞。
  燕飞双目神光闪闪,心神却落在挂在胸口的心佩上,这神奇的玉佩只微见阵阵温热,似
在呼唤本属同体的天地佩。沉声道:「尼惠晖正往南移,若我没有猜错,他们已和建康军正
在返回建康途上,不过由于距离太远,我没法掌握他们正确的位置。」
  江文清问道:「燕兄可感应到他们在哪一个方向吗?」
  燕飞答道::逗个勉强还可以办到,他们目下仍在我们西北方。」
  屠奉三长笑道:「如此我们该已赶在他们的前方。一切依刘帅定下的计划进行,当他们
心急如丧家之犬,疾逃一天后,我们便于明晚施袭,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卓狂生悠然自得的立在观远台上,迎着夜风衣衫拂扬,颇有乘风而去的痛快感觉。
  小小一个边荒集,位于平野之地,虽勉强有颖水之险,却没有高墙环护,偏又能令各方
群雄拿她没法,想想足可令人自豪。
  慕容战、红子春、姬别此时登楼而至,来到他左右。
  卓狂生愕然道:「你们不是准备追击建康军吗?为何还有闲空到这里来?」
  三人均是神色凝重。
  慕容战沉声道:「情况有点不对劲。首先是弥勒教和匈奴联军又开始向我们推进,摆出
要在天亮时进攻我们的姿态。」
  接着红子春道:「更不对劲的是建康军从隐身的密林走出来,人数却不止数干,而是在
万人以上,正在南门外三里处列阵,教我们如何追击他们?」
  姬别道:「我们定是中了建康军惑敌之计,以数干部队先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事实上
把主力部队暗藏在密林内。」
  卓狂生皱眉道:「可是姚兴确已撤兵。」
  慕容战叹道:「我有很不祥的感觉,姚兴表面答应呼雷方退走,事实上却在使诈,他沿
颖水北退,可于上游任何一点渡河,且他们一并把渡河的设施带走,方便得很。」
  卓狂生道:「要装设渡河的桥,没有个把时辰难以成事。」
  红子春叹道:「所以我说他们准备天明后才来攻打我们。」
  卓狂生终于色变,道:「我们究竟在甚么地方犯错。呼雷方究竟是否仍在出卖我们?」
  慕容战摇头道:「照我看呼雷方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他被姚兴出卖了。」
  姬别指着北方剧震道:「惨哩!你们看!」
  众人心知不妙,目光投往集北外去。
  在暗黑里一盏红灯升起,接着是两盏黄灯和两盏绿灯。
  四人骇然大惊。
  依灯号红灯代表有敌人接近,每盏黄灯代表一万敌人,两盏绿灯则指示敌人在两里之外。
  卓狂生脸上血色尽褪,两唇颤抖的道:「肯定不是姚兴的军队,他们该尚未渡河,人数
也没有那么多。」
  红子春呻吟道:「中计哩!姚兴的人马正掉头回来。」
  在颖水对岸上游处,升起红灯,红灯旁尚有一盏黄灯和三盏绿灯,显示姚兴的部队正掉
头回来,在三里之外。
  以所知之数计算,敌人总兵力在六万之间,将从四面八方攻打边荒集。而最要命的是他
们最精锐的一支部队,已随燕飞等南下进行追截竺法庆的行动。
  慕容战痛苦的道:「我们中计了,还不知漏子出在甚么地方。这支突然沿颖水西岸而来
的敌人,肯定是慕容垂的人。我们现在要选择的究竟是力战而亡,还是立即逃亡。」
  卓狂生道:「还来得及吗?」
  姬别颓然道:「逃得一个算一个,总好过被人屠杀。」
  慕容战道:「时间无多,唯一方法是趁姚兴未至,立即连舟成桥,逃往对岸去。」
  红子春道:「又或沿颖水西岸南逃,那是尚未被敌人封锁的缺口。」
  卓狂生脸色苍白如死人,倏地喝道:「撞钟四十九响。」
  「当!当!当!」
  钟声响彻边荒集,代表着荒人的屈辱和彻底的失败。
  前方两崖高起,正是在此河段上,大江帮前帮主江海流惨中埋伏,受创至死。
  燕飞忽然剧震一下,容色转白。
  众人发觉有异,目光往他投去。
  刘裕心知不妙,忙道:「发生甚么事?」
  燕飞悬在胸口的心佩变得冰寒如水,再没有丝毫温暖。
  这是没有可能的。
  变化是突然而来,一下子便从温热转为冰冷,就像有人把天地佩和心佩的联系切断。
  燕飞一直利用心佩能感应天地佩的异能,默然感受着心佩热力上的变化,从而掌握竺法
庆的位置。
  心佩的全无反应,等于竺法庆忽然消失了,他再不晓得竺法庆的去向。
  唯一最可怕的可能性,是竺法庆以他的魔功把天地佩封锁起来,斩断玉佩间的联系。
  更令他方寸大乱的,是他已中了竺法庆的诡计。
  竺法庆早从奉善处知晓天地佩和心佩的一切,所以他亦从天地佩的变化晓得持心佩者正
在集内,且正凭心佩搜索他的行藏。
  当燕飞偷入兴泰隆布行,窃听他和尼惠晖的对话,他便故意透露真假混杂的情报,令燕
飞得到错误的敌情。竺法庆还故意扮出色迷迷的样子,开口闭口都与男女色欲有关,令燕飞
低估他,误以为他的智计及不上尼惠晖。
  竺法庆最狠毒和高明的一着,是故意引他们来围攻,拼着牺牲手下,也要弄清楚谁是持
佩者,又可令荒人深信不疑偷听的情报的真确性,更因此而错估敌势。
  现在竺法庆当然由天地佩感应到心佩是在他燕飞身上,偏于此时截断玉佩的感应,等于
向他发出警告。
  为何于此时刻发警告呢?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他脑海内,燕飞已晓得这场与竺法庆的正面对撼里,他已输个一败涂
地,至乎永不能翻身。
  燕飞振臂大喝道:「立即掉头,前面有埋伏!」
  刘裕、屠奉三、拓跋仪、宋悲风、江文清等人人色变,完全不明白发生了甚么事。
  船队正进入河湾,水流特别湍急,纵然以双头船的灵活,仍难以掉头。
  刘裕骇然道:「怎么一回事?」
  燕飞「锵」的一声拔出蝶恋花,惨然道:「我中了竺法庆的计,他在兴泰隆布行和尼惠
晖说的话全是故意说出来骗我们的,我们须立即赶回边荒集去。」
  江文清娇呼道:「掉头!」
  「当!当!当!」
  传信兵敲响铜锣,向其它各船发出掉头的命令。
  河道倏然转直,首先入目是前方河道的幢幢船影,还未看清楚属何方的战船,两岸喊杀
声震天,以百计的投石机和过千的敌人箭手,弹起以百计的石头和射出以千计的火箭,骤雨
般向他们洒来。
  船身破碎起火,完全没有还击之力。
  屠奉三见势不妙,狂喝道:「弃船逃生!」
  在午后的阳光里,刘裕在一道小溪边洗擦身上的血污和伤口。
  到现在他仍未弄清楚发生了甚么事。可以肯定的是边荒集已一败涂地,竺法庆成为最大
的赢家,不但夺得边荒集,更可以大模大样的到建康去宣扬他的妖教。
  昨晚他和燕飞等弃船登上颖水西岸,却被一组近五百人如狼似虎的建康军冲散,他拼死
护着江文清杀出重围,走不到二、三里路遇上另一队追兵,激战下两人分头逃走,就此失散。
  他还想回边荒集去看看情况,幸好先一步发觉以千计的匈奴骑兵正漫山遍野的从边荒集
的方向搜索过来,吓得他忙掉头逃生,到这里才歇下来休息。
  一切都完了。
  边荒集肯定已失陷敌人手上,否则赫连勃勃的人不可能分身到这边来,摆明是为搜捕追
杀从边荒集逃出来的荒人。
  刘裕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惨败,他被选为主帅,当然须付上责任,他深深自责。
  以往的一切努力在无情的现实下已化为碎粉,以后的命运更是不堪想象,司马道子的势
力立即大幅膨胀,失去边荒集的北府兵更不能不看他的脸色做人。
  自己的将来只是一条死路。
  天下虽大,却再没有容身之所。
  边荒集失而复得的历史不可能会重演,因为敌人有前车之鉴,必尽一切力量把逃往边荒
的荒人赶尽杀绝。如荒人逃往南方或北方去,那更是敌人的势力范围,荒人只会成为被搜捕
的猎物。
  他刘裕更是司马道子和王国宝欲得而诛之的头号猎物,刘牢之亦不肯为他这个再没有用
处的人提供保护。
  除了一死,还可以干甚么呢?
  他忽然强烈地想起王淡真。
  唉!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自己还算是男子汉大丈夫吗?他更愧对谢玄,害怕
见到谢家被弥勒教报复凌辱的惨况。从未试过像眼前这刻般,他害怕面对将来。
  失落和恐惧把他推至情绪的渊底,苦海无边,解脱的方法只有一个。
  然后他发觉自己取下背上的厚背刀,横架颈上。
  只要横刀一抹,便可以把一切了结。自尽总好过落入敌人手上,受尽折磨凌辱。
  前途再没有半点光明。
  蹄声忽起,自远而近。
  刘裕生出走投无路的绝望,惨笑一声,正要了结残生,一声娇叱,把他唤醒过来。
  这不是江文清的叫声吗?
  刘裕忘我的从溪水边弹起来,全速循声赶去。
  燕飞蹲在一个小丘上的草丛里,看着一队建康军趾高气扬地驰过,心中却在滴血。
  眼前可怕的现实,令他忆起当年慕容文率领恶兵来屠村的情况,壮丁一律斩首,妇女则
先奸后杀,如此恶行正在边荒集重演着。
  天亮后,他仍和宋悲风、屠奉三、拓跋仪和近二百名战士逃亡,忽然建康军从四面八方
杀至,领头者正是竺法庆之徒王国宝,一下子便冲得他们溃不成军,只能各自逃命。他们就
此失散,再不知其它人的生死吉凶。
  事情怎会如此急转直下呢?
  自己错在低估竺法庆的能耐。以竺法庆的手段,奉善既落入他手上,奉善本身又是贪生
怕死之徒,自然受不住酷刑,尽吐心中秘密。 
  竺法庆该早晓得心佩在集内某人身上,自然地误以为持佩者为安玉晴。
  所以竺法庆千方百计也要诱擒安玉晴,而自己那时仍未醒悟,否则将不致弄到今天这般
田地。
  拓跋珪攻陷乎城,令他首次生出能救回纪千千主婢的希望,现在一切希望均告幻灭。在
没有边荒集的支持下,他要在慕容垂手上救回纪千千主婢只是痴人作梦。
  他终是斗不过慕容垂,更斗不过竺法庆。后者的才智和奸狡,更远出乎他想象之外。
  他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燕飞心中一片茫然,不但看不到任何希望,更不知该到哪里去。
  他可以便如此失去斗志,至乎放弃拯救千千主婢吗?
  不!
  纵然是死他也要去尝试,以卵击石便以卵击石吧!他要以殉死来向纪千千显示他对她至
死不渝的深情。
  他决定到荣阳去。
  就在此时,冰寒的心佩开始生出变化,逐渐温热起来,一阵一阵的传来,正是天地佩对
心佩的灵奇召唤。
  他第一个念头是要封锁心佩,下一个念头却是放弃这么做,因为他晓得这或许是杀死竺
法庆的唯一机会。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