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七
第四章 退敌之计
  
  呼雷方脸色阴沉的独坐在姜帮的大堂内,冷冷瞧着燕飞来到身旁坐下,仍不发三日。
  燕飞淡淡道:「我现在是来见兄弟,并不是见敌人。」
  呼雷方冷然道:「他们不是派你来杀我吗?」
  燕飞诚恳的道:「我亲耳听到姚兴说你不可靠,令他费尽唇舌,始能使你勉强屈从。又
说边荒集是个大染缸,所以我清楚你老哥纵然在这等情况下,仍处处尽力为边荒集着想。」
  呼雷方呆了半晌,忽然把脸埋入举起的双手里,痛苦的道:「我该怎么办?」
  燕飞坦然道:「在这种难以抉择的情况下,只有从实际的利益去思量,即使你们成功控
制边荒集,你和手下儿郎肯定非是得益者,你们羌族也只会是白拼一场,最后只会便宜了慕
容垂和竺法庆。」
  呼雷方放下双手,缓缓抬起头来,摇头道:「让我告诉你,今次入侵边荒集之举与慕容
垂并没有半点关系,是姚兴亲口向我保证的,否则我绝不会同意作他们的内应。」
  燕飞道:「姚兴是否也向你保证并不是要把边荒集各大势力连根拔起,只是要对付大江
帮和北骑联呢?」
  呼雷方一呆道:「你怎会晓得的呢?」
  燕飞轻松的道:「因为姚兴一直在骗你,事实上姚苌、慕容垂和竺法庆已结成联盟,这
个联盟要对付的不单是边荒集,更是针对占据了长安的慕容冲而来。这是我偷听竺法庆夫妇
谈话得到的真确情报。」
  呼雷方愕然片刻,问道:「兴泰隆布行的大火是怎么一回事?」
  燕飞道:「那是弥勒教在边荒集的巢穴,有一支数百人的伏兵,由竺法庆夫妇亲自率领,
幸好被我们先一步发觉,只可惜竺法庆夫妇借秘道逃离边荒集,到集外西面与赫连勃勃会合,
现于集外五里许处虎视眈眈,随时来犯。」
  呼雷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色变道:「竟有此事,如此我岂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嫌疑?」
  燕飞道:「还有两个事实可证明敌人对边荒集的野心,一支约三千人的建康军已潜至集
南外十多里的密林区内,你老哥的南门关防将首当其冲,看来他们并不信任你。而贵族的姚
兴并非如你所说的尚未与弥勒教会师,而是领着一支一万战士组成的部队,埋伏在颖水东岸
处,准备今夜渡河来犯,一举占领码头区。」
  呼雷方脸色再变,欲语无言。
  燕飞道:「照我们的猜测,竺法庆正准备出卖贵族,并没有通知他们阴谋已败露,由得
他们依原定计划攻打边荒集,而竺法庆和来自建康的部队则会行险一博,分别从西、北和南
面进犯。」
  呼雷方颓然无语,显是乱了方寸。 
  燕飞道:「呼雷兄唯一自救和免去姚兴全军覆没的下场,只有一条路可行。」
  呼雷方精神大振道:「请燕兄指点!」
  燕飞沉声道:「姚兴肯定看到兴泰隆布行冒起的浓烟,现在正疑神疑鬼,只要呼雷兄渡
河见他,陈说利害,令他能不战而退,如此边荒集之围自解,呼雷兄便等于将功赎罪,大家
以后仍是兄弟。」
  呼雷方感激的道:「你仍信任我吗?」
  燕飞坦白道:「我是绝对地信任呼雷兄,不过其它人未必与我想法相同,所以呼雷兄为
表示诚意,必须令手下儿郎放下武器,集中往小建康指定的地方,如此我们才可没有内在之
忧。呼雷兄该明白我的意思。」
  呼雷方长长吁出一口气,道:「这个做法合情合理,我亦信任燕飞你的保证,就这么办
好了。」
  刘裕、燕飞、宋悲风三人登上观远台,夜窝子已是完全另一番光景。广场和纵横交错的
街道再没有狂欢达旦不理天明的人群,所有青楼、赌馆均提早关门,来广场做买卖或献艺求
财的浪人都躲进旅馆去。
  在轰动天下的边荒集之战前,边荒集本身从没有「戒严」这回事。苻坚大军进驻边荒集,
集内十室九空,苻坚只是把边荒集变成个大规模的军营,军营有军营的规矩,与一般城集的
戒严有很大的分别。
  边荒集的第一道戒严令是由纪千千颁布的,那时集内各大势力万众一心,遂使戒严令能
全面落实执行。
  亦自边荒集之战开始,荒人明白要维持边荒集的自由和公义,必须团结一致,每一个人
尽自己的本份,并严格遵守钟楼议会的任何决定。
  所以当戒严令颁发下来,人人齐心的情况下,边荒集迅速进入备战的戒严状态裹。只要
敲响古钟楼的大铜钟,荒人会蜂拥而出,协助边荒集的攻防战。
  一队骑士驰过古钟楼,往码头区的方向驰去。
  观远台上挂起三盏绿色的灯,显示敌人尚未进入可威胁边荒集的危险范围内,不过这灯
号正代表全面戒备的状态。
  三人来到指挥大局的卓狂生左右。
  卓狂生笑向刘裕道:「该轮到刘帅来当苦差哩!」
  刘裕叹道:「让我歇一口气行吗?」
  卓狂生讶道:「你老哥很忙吗?」
  刘裕道:「不是我很忙,而是每一个人都忙得差点喘不过气来,一方面要防止敌人进攻,
另一方面更要组织一支追杀竺法庆的精锐部队,拟定追击的策略和路线,不容有失。」
  卓狂生傲然道:「我们边荒集人才济济,各方面均有庞大的支持,竺法庆怎斗得过我们?
只是我们小燕飞的神知妙觉,已狠狠教训了他一顿,令竺法庆险些葬身集内。哼!除非他肯
乖乖的返回北方去,若妄想穿越边荒到建康去,肯定是自取灭亡。」
  燕飞暗叫惭愧,同时望向刘裕和宋悲风二人,只有他们方明白今次能大破竺法庆集内伏
兵,凭的非是燕飞的异能,而是心佩。
  此时慕容战、屠奉三和拓跋仪三人联袂登上观远台,来到他们两旁。
  拓跋仪道:「一切准备就绪,就看呼雷方今次能否带罪立功。」
  屠奉三闷哼道:「哪到姚兴逞强?他只有一个选择,便是立即退兵。」
  慕容战道:「姚兴会否在老羞成怒下,杀呼雷方泄愤,硬指是呼雷方出卖他们?」
  卓狂生讶道:「照说你该是在我们之中最希望羌帮土崩瓦解的人,因为姚兴今次到边荒
集来最主要的目的肯定是除去你慕容战,你为甚么仍关心呼雷方的生死?我很想知道。」
  慕容战苦笑道:「因为我一向视他为朋友,更感到我和他的族人早晚会被慕容垂逐个击
破。那时边荒集将成为我们唯一安身立命之所,想到将来或会如此,和他还有甚么好斗的。」
  刘裕问道:「慕容老大因何忽然对慕容冲和姚苌这般没有信心?」
  慕容战沉声道:「我对他们失去信心,是因为慕容垂高明得教人害怕。看现在边荒集的
情况,如不是误打误撞捣破敌人的阴谋,情况实在不堪设想。我们靠的只是运道,但我们总
不能永远只靠老天爷来照顾。」
  屠奉三点头道:「慕容垂确是才智过人,不用费-兵一卒,便差点收拾了我们,大出他
一口气。」
  卓狂生道:「所以我们必须把千千小姐团结起我们的精神延续下去,正如姚猛所说的,
当边荒集只有夜窝族而再没有甚么帮会门派,边荒集将会变得无懈可击,再不会出现像呼雷
方般的漏子。」
  慕容战道:「现在仍未是时候,但我相信那一天终会出现。唉!谁能告诉我慕容垂下一
步会怎么走?谁能告诉我未来是怎样子的呢?」
  众人都明白他的感受。
  慕容垂与姚苌当然是为各自的利益而结合,因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就是现正占据长安的
慕容冲。
  慕容战是因担心慕容冲和族人的安危,所以心事重重。而他更以实例说明了,为甚么一
个超越一切种族帮会的夜窝族仍未到出现的时候。
  屠奉三点头道:「假设我率领手下全体加入夜窝族,桓玄会立即派人来杀我,所以卓馆
主的愿望,怕仍有一段很长的时间难以实现。」
  拓跋仪道:「又或永不会实现。」
  在边荒集诸雄中,以拓跋仪与本族的关系最密切,由此亦可看出拓跋鲜卑族的团结,又
或拓跋珪治事用人的本领。
  为分散慕容战的忧虑心神,众人岔开话题。因为担心也只是白担心,徒影响眼前之战的
成败。
  燕飞发言道:「尼惠晖曾向竺法庆说过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各人并不明白为何燕飞忽然扯到这方面去,不过晓得燕飞必有他的道理,且从来不说废
话,均被引起好奇心,静下来聆听。
  燕飞目光投往颖水对岸,淡然道:「她说现在他们最怕的是被看破与慕容垂、姚苌已联
成一气,如此事传人慕容冲耳内,那他们整个经精心策划的妙计将行不通。」
  慕容战倒抽一口凉气道:「难道攻打边荒集一事,竟可以影响我族在长安的军队?」
  燕飞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方说出口来,分析道:「姚苌和慕容垂合作,当然是基于共
同利益,而我们大家都猜到慕容垂的目的是铲除慕容兄的族人,而姚苌则是想从慕容兄的族
人手上夺取长安。问题在如何各自达到目的。对吗?」
  宋悲风皱眉道:「可是此事与眼前的局面有何关联之处?」
  屠奉三道:「或许根本没有任何直接的关联。慕容垂之所以勾结姚苌,是为对付慕容冲。
而在苻秦时代,慕容垂和姚苌的关系一向不错,使他们能在苻坚败亡后继续合作,而攻打边
荒集既可为慕容垂挽回颜面,又可以断去慕容冲的唯一退路,实是一举两得。」
  刘裕一震道:「我明白了!」
  人人目光改投向刘裕,想知道他明白了甚么。
  刘裕的目光却落在燕飞身上,道:「慕容垂和姚苌是在施展引蛇出洞之计。」
  慕容战色变道:「我的族人肯定会中计。」
  拓跋仪亦虎躯一震,显然也想到慕容垂和姚苌的阴谋。
  宋悲风却摇头表示不明白。
  燕飞点头示意,鼓励刘裕把心中想法说出来。
  刘裕道:「假如慕容垂亲率大军返疆北远征拓跋珪,以去后顾之忧,同时姚苌又与慕容
冲结盟,协议瓜分关中,会出现怎样的一番情况呢?」
  屠奉三叹道:「此着确实非常高明,因为慕容老大的族人一向对关中没有恋栈之心,只
一意要收复旧燕故地,见慕容垂大军北上,必趁此机会麾军出关,岂知慕容垂的撤走只是个
幌子,当长安被姚苌乘虚而入,慕容老大的族人将进退无路,任由慕容垂宰割。」
  慕容战道:「一定是如此,我立即遣人去知会长安方面的人马,希望还来得及。」
  说罢一阵风般走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均感心情沉重。
  与慕容垂交手至今,他们一直处在下风,到今天情况仍没有改变,且愈发觉慕容垂的厉
害。
  没有慕容战在场,众人说话更没有顾忌。
  卓狂生叹道:「纵使姚兴无功而退,也肯定会截断和封锁边荒集北面的水陆交通,慕容
战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到长安通风报信。」
  拓跋仪道:「我族攻陷平城和雁门两城,直接威胁中山,慕容垂难道为对付慕容冲,竟
袖手不理吗?」
  刘裕道:「当然不会不理,慕容垂先诈作退兵,然后一分为二,自己率领主力大军回师
攻击出关的慕容冲,再遣儿子慕容宝率另一军反攻贵族,只要两条战线均成功,北方天下将
是慕容垂囊中之物。至于姚苌能否与慕容垂一争长短,就要看他是不是有本领肃清苻秦在关
内蒂固根深的剩余势力。」
  宋悲风不解道:「整件事对慕容垂和姚苌均有利,可是竺法庆在此事上有甚么好处呢?」
  屠奉三道:「关键在乎赫连勃勃,照我猜慕容垂肯与姚苌合作,是因有弥勒教从中穿针
引线。而竺法庆最直接的得益,是在边荒集取得据点,代替了大江帮和我们振荆会;长远的
利益,则是可以以边荒集支持赫连勃勃,使他能在群雄争胜的北方脱颖而出。」
  刘裕断言道:「姚兴今次无功而退,将因忙于收拾关中的残局而没法分身来犯我集。所
以我们眼前的大患始终是弥勒教,一旦让竺法庆抵达建康,会对边荒集非常不利。对我来说,
为公为私,都绝不容竺法庆到建康去。」
  卓狂生道:「完全同意。竺法庆是睚毗必报的人,今次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如果我们不
把他借此良机铲除,日后将后患无穷。」
  众人目光不由落到燕飞身上。
  燕飞向拓跋仪道:「设法通知小珪我们的想法,只要小珪能狠挫慕容宝,那慕容垂将不
得不回师攻打小珪,那我们救千千和小诗的机会就将来临。」
  接着又道:「现在丑时已过,敌人方面仍全无动静,可见呼雷方好言相劝姚兴的行动已
收到成效。敌人应已错失今夜进攻边荒集的良机,且必须立即退兵。为免错失追杀竺法庆的
机会,我们的兵马必须立即动身,在往建康之路先一步作好准备,以逸代劳,如此可收事半
功倍的效益。 」 
  众人轰然答应。
  燕飞转向刘裕道:「刘兄有甚么意见?」
  刘裕欣然道:「一切依燕兄的指示。边荒集暂交由卓馆主负责。半个时辰后我们在码头
集合,文清的船队会在那里等候我们。」
  卓狂生笑道:「你们放心去吧!这里有我打点一切。红老板和我们的姬公子会佯装追击
建康军,教他们的人和马都没有休息的机会。」
  屠奉三欣然道:「谁敢来犯我们,都要吃不完兜着走。当竺法庆夫妇饮恨边荒,任何人
想来边荒集混水摸鱼,都要三思而后行。 」
  拓跋仪道:「请恕我先走一步。」
  拓跋仪去后,屠奉三道:「我也要去和慕容战说几句话,在现时的情况下,他留在边荒
集该比较适当。」
  卓狂生目送屠奉三离开,叹道:「谁曾想过边荒集会变成眼前的样子呢?我们不但逐渐
从千千小姐被掳的打击里回复过来,且愈趋团结,愈能应付考验,终有一天我们要从慕容垂
手上,将千千小姐迎返边荒集来。」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