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十三章 玉人来见
  
  「咯!咯!咯!」
  燕飞醒转过来,勉力坐起,问道:「谁?」 
  拓跋仪以脚尖把门推开,右手托着一盆水,另一手拿着梳洗的用具。跨过门坎进来笑道: 
「天亮哩!还不起床,整个边荒集都在等我们的燕英雄。」
  燕飞记起早前随拓跋仪回来,到北门的大驿站后,由于多天没有好好睡觉,再撑不住,
睡个不省人事。
  移到床沿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拓跋仪把东西一股脑儿全放在一角的小圆桌上,道:「现在已是申时中,你睡了足有五
个时辰。」
  燕飞叹道:「我似还未睡够。」辛苦地站起来,移到桌旁坐下,掬水洗脸。
  冰寒的水,令他精神一振。
  由于拓跋仪心切拓跋珪攻陷平城和雁门的情况,力邀他到大驿站休息,以致他没有随刘
裕回东门去。
  拓跋仪道:「赫连勃勃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派人入集打听情况。」
  燕飞道:「谁来见呼雷方?」
  拓跋仪道:「来见呼雷方的是乔琳,见到呼雷方安然无恙,她的心已放下一半。呼雷方
和她说话时,屠奉三和卓狂生两人在隔壁监听,以保证呼雷方不会玩花招。」
  燕飞问道:「乔琳相信呼雷方的话吗?」 
  拓跋仪笑道:「哪到她不相信,我们所有脑袋加起来所想出的故事合情合理,你和刘裕
是从集外远追着姚兴一行人,直跟到他们碰头处。因见他们声势浩大,只敢在远处偷看,难
以接近,故而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后来姚兴等离开,你和刘裕想偷袭赫连勃勃,所以你绕了
一个大圈,来到他们后方,刚好听到「安世清 的女儿已到手了」这句话,猜到安玉晴在马
车上,所以下手救人。」
  燕飞欣然道:「确是切合当时的情况,不过最有说服力的是呼雷方仍好端端的活着。以
赫连勃勃的心性胸襟,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有谅解别人这回事,他肯定会深信不疑。」
  接着起身穿衣,又背上名震天下的蝶恋花。 
  拓跋仪仍坐着,道:「呼雷方告诉乔琳边荒集虽提高警觉,不过仍未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只以为弥勒教是来兴风作浪,不过以精骑进出,搜索集外方圆百里之地,还劝乔琳必须暂时
撤 退。」
  说毕弓身而起,陪燕飞朝北大街举步走。 
  燕飞道:「乔琳反应如何?」
  拓跋仪答道:「她可以有甚么反应?当然是回去向赫连勃勃报告,两个时辰后她又回来
见呼雷方,告诉呼雷方必须趁我们尚未有戒备前,于今晚天明前突袭边荒集,着呼雷方作准
备。呼雷方装作反对一番,最后才无奈同意,还约好从西、北两门杀入集来。」
  燕飞叹道:「这叫一错再错,今次还要赔上个弥勒教。」
  拓跋仪道:「照我们猜测,该是由竺法庆亲自下令进攻,赫连勃勃还未有资格指使乔琳
和狄汉,我们会于子时后封锁全集,再把妇孺老弱和不相干的人撤往颖水东岸,然后张开罗
网,待敌人自投进来。」
  两人走出大驿站,来到热闹的北门大街,阳光洒在身上,令人生出懒洋洋的感觉。
  燕飞不理会街上行人投到他身上的目光,仰首观天,道:「今晚会是一场硬仗,竺法庆
和尼惠晖并不容易应付,一个不好,我们会有重大伤亡。」
  拓跋仪道:「所以一众人等正在老卓的说书馆恭候你老哥的大驾,好商量诛妖大计,因
此我不得不唤醒你。」
  燕飞正要说话,忽然发觉有人在路旁向他挥手。
  拓跋仪愕然道:「是谁?」
  燕飞定神看清楚点,方发觉是作男儿打扮的安玉晴,由于她脸覆重纱的形象太深刻鲜明, 
一时间没有想到是她。
  拍拍拓跋仪肩头道:「是安大小姐,你为我把风,我过去和她说两句话。」
  拓跋仪笑道:「只限两句,说多半句我会把你捉走。」
  燕飞跟着安玉晴步入小巷。
  安玉晴停步转身,那对令燕飞没法忘记,秀气而神秘的大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瞧他,道:
「人家尚未有机会亲自多谢你哩!」
  燕飞移至离她香泽可闻的近处,不解道:「安小姐因何不告而别呢?如非你在车厢内留
字,我会以为竺法庆神通广大至把你暗中带走。」 
  安玉睛对他的神态明显比在建康谢府见面时友善亲切,微笑道:「玉晴不想在那种情况
下与你们相见嘛!」
  燕飞问道:「安小姐怎会中伏的呢?」
  安玉晴苦笑道:「我在集内发现乔琳,见她离集便从后追踪,岂知竟是个陷阱。」
  燕飞再问最关心的问题,道:「当时在车内,安小姐有没有听到敌人的交谈对话?」
  安玉晴冷哼一声,道:「他们封锁了我身上十八处要穴,令我昏迷过去,我甚么都听不
到。不过自小爹便以丹药来巩固增强我的脉络,令我的体质异于常人,所以你们的打闹声把
我惊醒过来,并自行运气冲开所有被禁制的穴道。」 
  燕飞心中欣慰,心忖难怪赫连勃勃一方不虞会由眼前美女处泄露秘密。微笑道:「小姐
的体质肯定非常特异,看来不用我们帮忙,也可以脱困。」
  安玉晴俏脸微红,轻轻道:「有利必有敝,丹药也使我的性格异乎常人,至乎不近人情, 
以前如有甚么得罪燕兄的地方,请燕兄勿要放在心上。」
  燕飞忍不住细看她动人的美眸,欣然道:「怎么会呢?我有个好消息告诉小姐,我在太
乙教的道观遇上令尊,还侥幸地助他去除体内令他性情大变的丹毒,使他康复过来,现在他
已返家去哩!」
  安玉晴现出无可掩盖的惊喜神色,小女孩般雀跃道:「真的吗?」
  燕飞解释一遍,然后道:「我有急事赶着去办,小姐若不想卷入战事去,最好暂时离开
边荒集。」
  安玉晴道:「是否要对付弥勒教呢?」
  燕飞道:「正是弥勒教,如无意外,他们会在今晚全面进犯。」
  安玉晴道:「玉晴可以稍尽绵力吗?人家到边荒集来,正是要托你帮忙,以讨回落在竺
法庆手上的天地佩。」
  燕飞讶道:「上次在乌衣巷谢家和小姐说话,小姐似是对天地佩毫不在意,因何现在又
急于讨回玉佩?」
  安玉晴秀眉轻蹙,神情动人至极,浅叹一口气道:「因为我怕竺法庆藉天地佩合璧的特
异效能,从而成功寻得心佩,而我是绝不容心佩落在这邪魔手上的。」
  又道:「个中情况,确是一言难尽,我们可以约个地方再碰面说话吗?」
  燕飞如何可以拒绝,说出时间地点后,安玉晴甜甜一笑,这才去了。
  到拓跋仪来到他身旁,他的脑海仍浮现着她动人的笑容。
  拓跋仪呼出一口气道:「好像不止两句吧!这女子的艳色比得上纪千千,纵使没有搔首
弄 姿,已是撩人之极。」
  燕飞意会过来,笑骂道:「你想到哪里去了,人家可是正正经经的闺秀,走吧!」
  两人谈笑着去了,从他们轻松的神态和步伐,谁也察觉不到针对边荒集的另一场战争风
暴,正在酝酿成形中。
  第十六卷完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