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十二章 团结内部
  
  「停车!」
  刘裕驾着马车登上一座小丘,方把马车停下。
  燕飞扫视远近,看清楚没有敌踪,方从车厢顶跃下,道:「刘兄给我把风!」
  刘裕一个觔斗翻上车顶,心中涌起亲切和熟悉的感觉,想起当日两人并肩作战的情景。 
  启门的声音在下方传来,接着是燕飞「咦」 的一声惊呼。
  刘裕见远近无人,跳往地面,燕飞此时已进入车厢去,他则探首望进车厢内。
  车厢空无他人,只有燕飞在呆看厢壁。
  刘裕直至此刻仍不知马车内载的是何人,问道:「有甚么问题?」
  燕飞从车门退出来,道:「她走了!还在厢壁留字,说多谢我们。她定有一套解穴的独
家本领,趁我们不注意时,由车窗离开。」
  刘裕道:「她是谁?」
  燕飞走到车头,把四匹跑得不住喷白气的马儿解下来,答道:「就是安世清的女儿安玉
晴。」
  刘裕一边帮手解马,边听燕飞把事情解释一遍,到把事情弄清楚,四匹马儿回复自由,
安静吃草,两人到车尾的丘坡顶坐下,休息回气。
  刘裕道:「假如可以弄清楚那被称为太子者的身分,我们便可以知道谁是内奸。」
  燕飞道:「你怎会这么巧到这里来的呢?」 
  刘裕道:「我是跟踪那太子的一伙人来的,我正要到集外走走,看看会否发现敌军的影
迹,甫出边荒集,便见到他们偏离驿道,进入树林,心觉可疑,遂追在他们身后,还差点追
失他们。」 
  燕飞问道:「边荒集情况如何呢?」
  刘裕把情况扼要叙述,从奉善被杀说起,到今早在忠义堂举行的临时议会,然后总结道:
「敌人既对议会内发生的事了如指掌,那肯定当时在场者有一个人是内奸,且此人该是胡人,
故不得不屈服在那太子的民族大义之下。」 
  燕飞点头道:「当然不会是拓跋仪,剩下来的便只有慕容战和呼雷方。」
  燕飞忽有所悟一震道:「肯定是呼雷方,因为慕容冲只有三十多岁,哪来这么大的儿子。 
只有羌主姚苌,方会有这么一个儿子。」
  刘裕沉声道:「如是姚苌的儿子,便该是姚兴,此人智勇双全,武功尤胜乃父,堪为羌
族第一高手。」
  燕飞叹道:「唉!呼雷方!一边是边荒集的兄弟,一边是自己的亲族,我可以想象到他
的为难处。我们立即赶回边荒集去。」
  刘裕一把扯着他,苦笑道:「我还有重要的事须向你交代。」
  燕飞讶道:「究竟是甚麽事?为何你的神情如此古怪?」
  刘裕颓然道:「弥勒教的人之所以算计安玉晴,为的该是心佩,纵然不能在她身上寻得, 
也可挟持她威胁安世清把心佩交出来,他们不知心佩已被任青媞盗走,更不知道心佩现正在
我身上。」
  燕飞失声道:「甚么?」
  刘裕缓缓解下挂在颈上的心佩,递到燕飞眼下,道:「这就是心佩。」
  燕飞一把接过,拿到眼前审视,皱眉道:「任妖后的东西怎会落在你手上呢?」
  刘裕道:「是她硬逼我收下,好为她保管,因为此佩能与天地佩生出感应,她还以为天
地 佩仍在安世清手上,怕被他们父女追杀。」
  接着一五一十把前因后果说出来,连任青媞说过关于玉佩的异处亦一字不漏,到最后整
个人轻松起来,道:「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你要恼我我绝不会怪你,因为确是我不对。」 
  燕飞呆望他半晌,接着沉吟起来,忽然笑道:「如在千千被掳北上之前,我晓得你与任
青媞合作,还瞒着我,我心中一定很不舒服,现在却似听着最理所当然的事,你明白是甚么
道理吗?」
  刘裕愕然摇头,表示不明白。
  燕飞出奇地平静的反应,实出乎他意料之外。刘裕清楚自己变了,而燕飞也不是以前的
燕飞。人是会因应环境而变化,否则便要被淘汰。
  燕飞现出一个苦涩和神伤的表情,仰望日落前的天空,徐徐道:「那晚我看着千千返回
慕容垂的战船去,看着战船把我最心爱的人带走,当时我立下决心,不论用何种手段,只要
千千能回到我身边,我也会毫不犹豫去做。当然!我指的手段只是针对敌人,并不会殃及无
辜。」
  接着朝他瞧来,眼中射出深刻的感情,语气却依然乎和,淡淡的道:「所以我明白你的
处境,为了挣扎求存,为了不负玄帅所托,你不得不作出妥协,若非如此,你可能早被司马
道子和王国宝害死,怎还能和我坐在这里倾吐心事。」
  又把目光投往山林远处,沉声道:「我从来没有想过参与任何战争,可是我能不为边荒
集而战,不为千千而战吗?我没有选择,你也没有选择,所以我明白你,更体谅你。」
  刘裕一阵激动,把头埋入举起的双掌里,凄然道:「可是我欺骗了玄帅,没有把曼妙的
事告诉他,更对不起你。」
  燕飞摇头道:「因为你没有选择。如不是曼妙令司马曜和司马道子不和,南方岂还有你
立足之地。我和你都处于人生的低潮内,唯一可做的是如何在如此的恶劣环境里做到最好,
奋斗不懈,朝目标迈进。」
  接着道:「你说任青媞对司马曜动了杀机,此事非同小可,一个不好,南方将出现四分
五 裂的情况。」
  刘裕抬起头来,思忖道:「南朝于淝水之战后,早现分裂乱象,全赖玄帅挟淝水之战的
余威,镇着各方势力。任青媞纵有杀司马曜之心,亦非一时三刻可以办到的事,必须巧妙布
局,否则曼妙焉能活命?所以眼前当务之急,是如何应付弥勒教。如让竺法庆安抵建康,谢
家肯定片瓦无存。」
  稍顿后道:「你是否到过荥阳呢?」
  燕飞淡淡道:「我不但到过荥阳,还见过千千。」
  刘裕遽震一下,眼中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燕飞现出回忆的神情,道:「我一直想不通当晚决战孙恩前,为何只见到尼惠晖,却不
见竺法庆,原来是竺法庆得到天地佩后,立即潜往秘处借天地佩的奇异功能,修练「十住大
乘功」最后一重功法,亦因此而令弥勒教颠覆边荒集的大计胎死腹中,变成赫连勃勃冒险一
博,结果是惨败一场。」
  接着把在荥阳见到尼惠晖和江凌虚的遗言道出,让刘裕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刘裕恍然道:「弥勒教应是一直与慕容垂暗中勾结,任遥亦是他们的伙伴,且布下一个
对付孙恩的陷阱,却被孙恩识破,先下手为强的杀死任遥。赫连勃勃的惨败,令慕容垂不得
不与孙恩连手。事情的复杂处,只可以一笔胡涂账来形容。」
  燕飞双目亮起来,沉声道:「现在赫连勃勃和弥勒教卷土重来,还有羌族作后盾,显示
弥勒教或许已背叛了慕容垂,原因是怕慕容垂如统一北方,那弥勒教和赫连勃勃在北方将没
有容身之地。所以我们首先要解决呼雷方的问题,然后方可以万众一心的应付外敌。」
  刘裕道:「我只是担心,假如竺法庆察觉暂时在边荒集难有作为,会绕过边荒集到建康
去,我们最终仍是没法阻止他南下。」
  燕飞合拢右手,把心佩紧握在手内,微笑道:「你不是说过天地佩与心佩有着微妙的感
应吗?如此事属实,那竺法庆就休想到建康去,我们说不定可杀弥勒教一个片甲不留,为世
除害。」
  刘裕精神大振,道:「我们立即回边荒集去。」
  
  在日出前的暗黑里,呼雷方匆匆来到小建康的振荆会总坛,阴奇在大门处静候他。
  呼雷方怨道:「甚么事这般紧急?连天亮也等不及呢?」
  阴奇道:「是有关赫连勃勃的事,我们在边荒集发现了他的营地。」
  呼雷方一震道:「竟有此事?营地在边荒何处?」
  阴奇领着他往主堂走去,道:「我并不清楚,建功的是刘裕,真不愧是北府兵最出色的
探子。」
  呼雷方沉默下来,没再说话。
  主堂出现前方,黯无灯火,亦没有人声传出,洞开的大门内黑漆一片。
  呼雷方忍不住问道:「谁在堂内?」
  阴奇恭敬的道:「为避开敌人耳目,所以我们不敢张扬,已到的有江大小姐、卓馆主、
慕容当家和刘裕四人。」
  呼雷方现出犹豫神色,在石阶前止步。
  阴奇凑近低声道:「我们决定对赫连勃勃来个迎头痛击,一举粉碎他准备进侵边荒集的
行动,所以天明后我们立即秘密集结人马,于黄昏时出击。」
  呼雷方稍松一口气,点头道:「明白了!」 
  举步走上长阶。
  阴奇追在后方,道:「呼雷当家请人大堂,我还要招呼其它人。」
  呼雷方道谢一声,径自进入大堂。
  黑沉沉的大堂内坐着十多人,呼雷方心知不妙时,「砰」的一声,大门在身后关闭。
  灯火倏地亮起,照得大堂明如白昼。
  呼雷方厉叱道:「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卓狂生坐在面向大门的主位处,两边坐的全是钟楼议会的成员。
  最使他料想不到的是负责关门的竟是刘裕和久违了的燕飞。
  屠奉三目光投向身旁的空椅,道:「呼雷当家请坐!」
  呼雷方的目光落在慕容战身上,神色转厉,怒道:「你也站在汉人的一方来算计我?」
  慕容战摊手道:「这与种族没有任何关系,一切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赫连勃勃乃边荒
集 的公敌,谁人与公敌勾结,立即成为我们的公敌。」
  呼雷方冷静下来,沉声道:「你们勿要含血喷人,要证明我和赫连勃勃勾结,须拿出真
凭实据来。」
  姬别叹道:「我一向敬重你呼雷方是条好汉子,大家更曾并肩作战,我们更晓得你被逼
与赫连勃勃这种人合作,是有逼不得已的苦衷。只要大家开诚相见,仍然有和平解决的办
法。」 
  卓狂生以主持的身份淡淡道:「呼雷当家请入座,你仍是议会的成员。」
  拓跋仪道:「大家平心静气把所有事摊开来说如何?」
  呼雷方目光移到江文清处,后者鼓励地点头,呼雷方神色转缓,移到屠奉三旁的空椅子
颓然坐下。
  燕飞和刘裕方离开大门边,分坐于左右末席。
  堂内一阵沉默。
  燕飞平静的道:「我见到赫连勃勃偕弥勒教的乔琳和狄汉,在边荒的一处密林内与姚兴
碰头,还听到他们的对话。当时赫连勃勃擒下安世清的女儿安玉晴,还多谢姚兴在边荒集提
供安玉晴的行踪。呼雷兄该知道我并没有造谣。」 
  呼雷方木无表情,强撑道:「这于我有何关连?」
  大堂静至落针可闻。
  燕飞从容道:「我曾到过荥阳,亲眼见到尼惠晖现身城内,还协助慕容垂来搜捕我,贵
族太子姚兴是否清楚弥勒教与慕容垂的关系呢?如姚兴一无所知之话,他就是被人利用了。」 
  呼雷方终于色变,欲语无言。
  卓狂生大喝道:「呼雷方你仍未醒悟过来吗?弥勒教和慕容垂看上你们羌族,只因你的
利用价值。现在我们边荒集团结一致,根本无隙可寻,想要来占便宜,便要明刀明枪和我们
打硬仗,我们怕过谁来?你如被人利用,等于我们被打开一个缺口,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你
们羌族最后更是一无所得,只会便宜慕容垂和竺法庆。」
  呼雷方像瘫痪了的挨在椅子处,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
  红子春道:「你的为难处,我们人人明白,亦没有怪你。我们坐在这里的谁不与边荒外
的 各大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是一切必须依边荒集的规矩办事,边荒集才能继续兴旺
下去。 边荒集就是边荒集,是我们安身立命的地方,没有了边荒集,我们将成为名副其实
无家可归的荒人。」
  姚猛奋然道:「我们真正的大敌是慕容垂,因千千小姐的事我们荒人与他是势不两立,
任 何想颠覆边荒集的人,便是我们的公敌。」
  屠奉三探手过去拍拍呼雷方的肩头,温和的道:「幸好燕飞撞破弥勒教的阴谋,呼雷当
家仍未致泥足深陷,只要你老哥迷途知返,将功赎罪,大家仍是好兄弟。」
  事实上众人仍弄不清楚,究竟是弥勒教背叛了慕容垂与羌族合作,还是仍勾结慕容垂以
利用羌族,不过这么说出来,只是令呼雷方易下台阶。
  呼雷方终于崩溃,颓然道:「是我对不起你们,你们来教我怎么办吧!」
  费二撇沉声道:「赫连勃勃的营地在何处?」 
  呼雷方微一错愕,接着坦然道:「该是在集外西北方二十里处的鹞子峡附近,地方是我
为他们拣选的。」
  众人都露出欣然神色,呼雷方肯吐露实情,证明他确有将功赎罪之心,更证实了赫连勃
勃 确隐瞒着弥勒教与慕容垂的关系。
  燕飞道:「呼雷兄可置身于此事之外,还可以装作被我们软禁起来,没法放出消息,而
弥勒教也只会以为被我识破他们的阴谋。」
  呼雷方点头表示感激,道:「我族的战士要后天才抵达鹞子峡,赫连勃勃的匈奴兵加上
弥勒教的徒众,兵力在二万人间。」
  众人听得倒抽一口凉气,若有呼雷方作内应,加上弥勒教高手云集,骤施突袭,边荒集
大有可能失陷于一夜之间。
  刘裕终于发言,道:「我们和赫连勃勃交过手,他会否凭此二万人,提早发动呢?」
  卓狂生点头道:「以赫连勃勃爱冒险的性格,此事大有可能。」
  屠奉三道:「如他返营地后立即进军,现在该在十里的范围内。」
  江文清道:高彦已率领他的兄弟们到集外探察敌情,敌人如有任何异动,肯定瞒不过他
的耳目。」
  呼雷方道:「燕兄可否告诉我遇上赫连勃勃时的情况?」
  燕飞扼要叙述一遍。
  呼雷方听罢长长呼出一口气,道:「如赫连勃勃仍未进军边荒集,明天必找人来向我探
听情况,我便可以骗他上当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