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十一章 巧破阴谋
  
  马车队的轮声蹄音,离开驿道,进入道旁西面的疏林区,朝西南方驰去。
  燕飞循声追入林内,已可隐见敌人背影。十多骑护着一辆马车,正在林内穿行。
  他本打定主意,见到敌人立即突袭,务要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好救回安玉晴,可是马
车队内其中一人的背影,却令他心有所戒,不敢轻举妄动。
  那是赫连勃勃的背影。
  其它骑士虽是坐在马背上,但人人气度沉凝,形态稳如泰山,显然无一庸手。
  燕飞心中升起无数疑问,值此赫连勃勃正和拓跋珪对战的时刻,赫连勃勃怎可能分身到
边荒集来?赫连勃勃于此截击安玉晴,是否早有预谋?否则怎麽会备有马车,载走美丽的战
利品。赫连勃勃与安玉晴到底又有甚么过节?纵使敌势庞大,燕飞已下定决心,誓要从赫连
勃勃的魔掌里把安玉晴救出来,因为以赫连勃勃淫虐好杀,安玉晴落在他手上,遭遇之惨实
不堪想象。
  尾随对方急赶三十多里后,林木转密,车马队忽然停下来。
  燕飞利用林木的掩护,无声无息追至二十丈许外的近处,静观其变。
  蹄声在南方响起,迅速接近,赫连勃勃一方全无异样神态,来的显然是同党。
  车门打开,一名劲装女子从车上下来,身材苗条,有对妖媚的大眼睛,不见有随身兵器。 
她的身分应该不低,立即有人牵来一匹空骑,让她跳上马背。在阵阵寒风吹拂下,女子衣衫
飘扬,更展露出她曼妙的曲线。
  燕飞留意她上马的动作,虽不见如何卖弄,可是能在迅捷里透出一股轻逸好看,那种随
心 所欲的况味,确非一般好手办得到。燕飞眼力高明,立即作出判断,此女武功当是赫连
勃勃级数,纵及不上赫连勃勃,亦相差不远。
  他终于明白为何凭安玉晴之能,亦要中伏遭擒。
  此女催马来到赫连勃勃马旁,与后者同朝蹄音来处凝视,道:「她身上没有心佩,真气
人。」
  又向赫连勃勃娇笑道:「此女乃人间尤物,勃勃你不可监守自盗,否则弥勒爷绝不会放
过 你。」
  赫连勃勃「嘿嘿」淫笑道:「那我欲火焚身时怎办好呢?是不是可以找你护法仙娘来打
救。」
  那女子正笑得花枝乱颤,意态引逗时,赫连勃勃另一边的中年佩刀壮汉怪笑道:「乔琳
你勿要厚此薄彼,定须雨露分沾,公平布施肉身,让我狄汉也可分得一杯羹,这才叫功德无
量。」
  燕飞注意到当三人调笑之际,其它人不但不敢说话,连附和的笑声也没有,显然在这批
人中,以赫连勃勃、乔琳和狄汉三人的身分地位最高。
  赫连勃勃故作惊讶的道:「老狄你不是说笑吧!你们四大金刚朝夕相对,你竟然未尝过
我们乔大姐床上的销魂滋味,说出去谁肯相信呢?」
  狄汉故意装出夸张的颓丧样子,叹道:「乔大姐整晚顾着侍候弥勒爷,哪来空闲陪我们
玩乐儿,不用陪弥勒爷时又要好好歇息休养,哈!」
  这番话说得缺德露骨,充满淫猥的意味。 
  乔琳大嗔道:「狄汉小心我割下你的舌头,谁晚晚都去陪弥勒爷哩?」
  此时二十多骑在南方出现,笔直朝他们驰来,远看过去来人作商旅打吩,与一般往来边
荒集的行旅没有分别。
  燕飞从他们的对答已清楚这对男女狄汉和乔琳的身分,他们正是弥勒教四大护法金刚其
中两人,出现在这里当然不会是甚么好事。
  最奇怪的是安玉晴一向行踪飘忽,怎会如此容易给人盯上,中伏遭擒。
  来骑终于到达,在两丈许处勒马停下,其中一人放缓骑速,驰至二人前方,神色凝重地
向三人打招呼。
  赫连勃勃讶道:「太子的神色因何如此沉重?发生了甚么事?」
  燕飞听得心中大懔,隐隐感到事情大不简单,其中必包藏阴谋诡计。眼前被称为太子者, 
肯定不是他在荥阳隔远看过几眼的慕容德,那何来另一个太子?被称为太子者年纪该不过三
十,长得一表人才,体魄健壮,膀阔腰圆,表情严峻,腰配马刀,一看便知是有身分地位的
胡人。
  他没有直接答赫连勃勃的问题,反问道:「安世清的美丽女儿到手了吗?」
  乔琳显然对他极感兴趣,献媚的娇笑道:「全赖太子大力帮忙,弥勒爷会非常感激。」 
  狄汉沉声道:「边荒集是否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呢?」
  那太子点头应是,道:「你们现在绝不宜到边荒集去,奉善一事荒人已认定是赫连兄干
的,刻下正由那方鸿生凭他的鼻子搜索赫连兄的下落。」
  赫连勃勃大怒道:「我到边荒集去,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把那家伙的鼻子割下来。」
  燕飞听得一头雾水,亦隐隐知道不妙,照道理方鸿生若要把赫连勃勃找出来,该属极端
机密的事,而这被称作太子的人,却似是了如指掌,清楚掌握一切。
  狄汉道:「我们的计划该是万无一失的,怎会忽然让敌人生出警觉?」
  太子叹道:「本来是一切顺利,弄得荒人疑神疑鬼,刘裕则难脱嫌疑,岂知庞义和高彦
今早忽然回来,还代那杀千刀的燕飞传话,指出赫连兄和胡沛兄都是大佛爷的门徒,登时把
整个形势扭转过来,还临时在大江帮的忠义堂举行议会,决定全力与我们周旋,教人意想不
到。」
  赫连勃勃、狄汉和乔琳三人听得面面相觑。 
  暗处的燕飞则心呼好险,幸好自己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因为议会内肯定有他们的内奸,
否则那太子不会如此清楚议会内发生的事。
  如果不是要救安玉晴,他会立即赶回边荒集去。
  此时他再弄不清楚弥勒教与慕容垂的关系,因为这被称为太子者,肯定属于另一股胡人
的 势力。
  赫连勃勃道:「燕飞怎会知道我们的事?」 
  太子道:「现在并不是追究燕飞如何知道这方面事情的时候,孤立大江帮和刘裕的计划
再行不通,我们必须重新部署,否则我们在边荒集仅余的一点优势也会失去,」
  赫连勃勃冷哼道:「虽然事情的发展有点波折,不过边荒集始终会落入我们手上。佛尊
已神功大成,天下再无敌手,加上我们有人接应,可把阻着我们的人逐一刺杀,等到边荒集
群龙无首,人心大乱之时,我们便可以收拾残局。」
  太子苦笑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们在边荒集的线人也不是那么可靠,全赖我
大力坚持,晓以大义,他才勉强屈服,但已费尽我唇舌。唉!边荒集确是个大染缸,可令任
何人变质。」
  燕飞心中暗骂,为何不说清楚点呢?太子又道:「我现在去安排我方人马潜进边荒集,
请转告大佛爷,在与我们会合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赫连勃勃出奇地谦卑的道:「一切依太子的吩咐。」
  太子向后面的手下们打出手势,径自策马朝西北去了,二十多骑紧迫其后,迅速没入林
木深处。
  赫连勃勃等呆坐马背上,该是仍为太子带来的坏消息震撼,影响了情绪,方寸大乱。
  燕飞心中一动,展开身法,潜前逾十丈,离开对方只有七、八丈的距离。
  此时对方十七个人,多立马在马车前方和两侧处,马车后只有二骑守卫,马车御者的注 
意力也集中到前方去。
  赫连勃勃道:「我们究竟在甚么地方犯了错误呢?」
  乔琳狠狠道:「我们最大的错误,是没有杀死燕飞。」
  狄汉不忿地道:「这小子命真大,佛娘在把他埋进地底去前,已运功震断他心脉,岂知
他仍然可以活下去,剑术还一天比一天进步。今次佛娘借燕飞打击孙恩信心之举,可说偷鸡
不着反蚀把米。」
  燕飞明白过来,尼惠晖确曾把自己带离险境,却是不安好心,一方面向孙恩示威,好令
他疑神疑鬼,信心受损;另一方面可保证自己难以活命,岂知自己受丹劫改造的经脉,在胎
息大法下竟可断脉重续。
  亦暗抹一把冷汗,假如尼惠晖在自己心脏捅上一刀,保证自己只能埋尸土下。
  他见赫连勃勃等三大高手都是心神恍惚的模样,决定冒险救人,提聚玄功,下一刻已纵
身而起,来到树上横杆处。
  长风吹得远近枝叶摇拽作响,掩盖了他触动树叶的声音。
  幸好这区域没有受雨雪侵袭,否则会对他的潜踪匿迹加添困难。
  燕飞几个起落,来到马车上方三丈许处大树的枝叶浓密处。
  他敢肯定在敌人拦截前,他可以破顶进入车厢里,问题在安玉晴必被他们以独门手法封 
闭穴道,他带着一个人,如何方可以躲过敌人的追击。
  只是一个赫连勃勃,要胜过他已非易事,何况还有乔琳和狄汉两大高手,再加上十多名 
无一庸手的匈奴战士。
  但若错过眼前机会,待车马队开出,在敌人全神戒备下,救回安玉晴的机会将更渺茫。 
  正头痛问,他忽有所觉。
  他自然而然朝左方林木处瞧去,只见刘裕正藏身一堆树丛后向他打手势,由于角度的关
系,不虞被敌人察觉,只有居高临下的燕飞可以看到他。
  燕飞完全没法明白为何刘裕会在此处出现,却是喜出望外,忙打出手势,表示目标在马
车 内,着刘裕设法在前方引开敌人。
  两人曾并肩作战,有非常好的默契。
  刘裕表示明白,消失在树丛后。
  燕飞只好耐心静待,心中祈祷赫连勃勃等多聊一会儿。
  狄汉的声音传来道:「原来的计划已不可行,只好以武力控制边荒集,幸好我们有内应, 
否则根本无从着手。」
  赫连勃勃道:「太子说过我们的内应心中仍有犹豫,所以必须趁他变卦前动手,令他无 
法后悔。」
  乔琳道:「返营地再说吧!」
  赫连勃勃回头道:「沙延拿你立即掉头回去向弥勒爷上报刚才太子说的事。还有要告诉
他安世清的女儿已到手哩!」
  马车后三骑之一领命去了。
  赫连勃勃正要策马而行,在左方三十丈处,刘裕倏地出现在一棵大树离地四、五丈的横
干 上,双脚摇摇晃晃的,一派逍遥写意的模样,长笑道:「赫连兄别来无恙!既到边荒,
何不到边荒集来探望故人好友,却要藏在密林内鬼鬼祟祟的,是否又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
  赫连勃勃等无不色变。
  乔琳和狄汉怒喝一声,策骑朝刘裕冲去。 
  赫连勃勃则一脸惊疑神色,环目四顾,扫视远近,察看是否尚有其它敌人,然后大喝道:
「你们先走一步!」
  接着策马追在乔琳和狄汉马背后去。
  御者岂敢迟疑,马鞭扬上半空,再往下抽打拉车的四匹马儿臀处。
  众骑护着马车正要开出,燕飞已无声无息从空而降,蝶恋花洒出百干剑影,迎头往马车
后两骑疾攻而下。
  两名匈奴战士虽是身手高明,因与燕飞尚有一段颇远的距离,且是猝不及防,登时遭殃, 
肩井穴分别被刺巾,倒堕下马。
  两匹马惊嘶人立而起,其它战士惊觉有变,已来不及阻止要发生的事。
  燕飞足点其中一马头顶,借力平飞开去,后发光至的赶上刚开行的马车,足踏厢顶,一
个觔斗,蝶恋花化作长虹,向驾车的御者直击而去。
  乔琳和狄汉离刘裕所在处已不足五丈,赫连勃勃则追在他们之后十丈多的位置,三人听
到人叫马嘶的声音,回头望来,均气得差点六眼齐喷火焰,知道中计,却再没法扭转败局。 
  燕飞的动作快如电闪,御者闻声别头往后看,正要拔出藏在座位下的马刀,蝶恋花已朝
他面门射至,大骇下侧身堕下马车,险险避过杀身大祸。
  御者仍在林地上止不住劲翻滚转动的当儿,燕飞落入御者的位置,执起御车的马缰,催
马 疾行,偏往右方。吓得敌骑急窜逃避。
  剎那间,燕飞已策马车破出重围,朝东面驿道的方向驰去。
  敌骑乱成一团,好一会才重整阵脚,穷追在马车后。
  赫连勃勃、乔琳、狄汉三人此时还哪来闲情理会刘裕,齐齐掉转马头追来。
  「噗!噗!」
  追得最接近的两名匈奴战士从马背腾身而起,落在车顶处。
  燕飞哈哈一笑,发出两道指风,刺在奔在前头的健马股上,马儿吃痛下更是发足狂奔, 
马车突然加速。
  燕飞已轻盈如狸猫般翻上车厢前端边沿处, 蝶恋花全力挥击。
  「当!当!」
  两声清脆的响音后,两名手持马刀的匈奴战士无一幸免被命中兵器,不单攻势全消,还
被蝶恋花带着的真劲震得分两边掉下车厢去,重重跌在地上。
  燕飞又闪电前移,另一名扑上厢顶来的敌人尚未有机会立足实地,早给他连人带刀劈得
飞跌往远处,再爬不起来。
  一声长笑,刘裕不知从哪处钻出来,从天降下,落入御者的位置,控制着马车有惊无险
地在林木间穿行。
  燕飞横剑立在车厢顶,状如天神。
  敌骑登时气馁,再没有人敢以身试法跃往车顶来,只敢追在车后,叱喝作势。
  赫连勃勃已追至战士们队后,乔狄两人在更远处追来。
  燕飞大笑道:「有劳赫连兄相送,不过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赫连兄请回吧!」
  忽然一拳隔空击出,劲气狂吐,追在最近处的匈奴骑士避无可避下,登时应拳抛跌,掉
往地上。
  后来数骑慌忙闪躲。以免践踏自己人,顿时队形散乱,溃不成军。
  随后追来的赫连勃勃被己方人马所阻,不得不勒马收缰。
  只是这一耽搁,马车早去远,消没在林木之间。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