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十章 凶踪再现
  
  燕飞沿颖水西岸赶往边荒集,河上不时有舟船往来,显示出边荒集已回复南北货运贸易
中心的盛况,心中欣慰。 
  虽然从江凌虚的遗言得悉竺法庆练成魔功,他仍是一无所惧,却也不是没有戒备之心,
且 深思为何竺法庆会把自己视为下一个除去的目标。
  江凌虚并不须危言耸听,因为燕飞曾参与谢玄在建康击杀竺不归之役,纵然他没有出手
对付竺不归,但以弥勒教的睚毗必报,与他燕飞已是势不两立。
  回想江凌虚临终的情况,似有很多话要告诉自己,只恨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他尽情倾吐。 
当他说出自己是竺法庆下一个要杀的人,似还有下文,但旋又想到破竺法庆的魔功更为重要, 
于是转到丹劫上,到想到燕飞根本没有可能寻得不知所纵的丹劫,又或得到丹劫仍没有可能
服用,一时心灰意冷下再没法坚持而断气,于是令他的遗言变得支离破碎,不能构成完整有
用的情报。
  江凌虚究竟想告诉他甚么重要的事呢?弥勒教凭甚么得到慕容垂的重用?在荥阳燕飞亲
眼目睹尼惠晖的威势,与慕容垂更有密切的关系,他们就像朋友般有商有量,合作无间的一
起对付他燕飞。
  他想起赫连勃勃。
  事实上慕容垂和弥勒教一直是伙伴的关系,因为赫连勃勃正是竺法庆的大弟子,而赫连
勃 勃更是慕容垂进攻边荒集的先锋军。
  赫连勃勃在边荒集的胡作妄为或许曾触怒慕容垂,不过慕容垂为了应付拓跋珪此一心腹
大患,权衡轻重下,只好继续在各方面支持赫连勃勃。
  在如此情况下,拓跋珪攻打赫连勃勃的统万城,当不会如想象般轻易,尤其拓跋珪现在
与慕容垂已撕破脸皮。
  弥勒教在北方势力庞大,把佛门根深蒂固的势力摧毁得体无完肤,如慕容垂全力支持赫
连勃勃,对羽翼初成的拓跋珪会构成严重的威胁。
  忽然间,他晓得与弥勒教的斗争,已变得与营救纪千千和小诗的事有直接关连。
  慕容垂正在玩手段,千方百计的在夺取纪千千的芳心。
  要生擒他燕飞,是要证明给纪千千看燕飞只是失败者,粉碎燕飞在纪千千心目中无敌英
雄的形象,让纪千千亲睹他落难的窝囊样子。 
  假设生擒他不成,只好借弥勒教之手杀死他,如此可断去纪千千对他的痴念,而纪千千
也很难怪罪慕容垂,因为一切都可推在竺法庆身上。
  杀死他燕飞,既可打击拓跋珪,又可重挫荒人的斗志和士气,不论对慕容垂或竺法庆,
均有数之不尽的好处。
  竺法庆现身边荒,尽杀太乙教的漏网高手,正是弥勒教捣乱天下的先兆。
  透过赫连勃勃和王国宝两大门徒,弥勒教可轻易在南北取得扩展力量的据点。
  看来赫连勃勃只好交由拓跋珪去应付,他与竺法庆的冲突也已是无可避免。他会尽一切
方法和手段,阻止竺法庆到南方去,不单是为了报答谢家的恩情,更是为了边荒集的福祉和
纪千千主婢。
  就在此时,他听到右方传来仅可耳闻的数下兵刃交击的声响。
  燕飞心中一动,循声掠去。
  
  刘裕呆坐小厅内,脑内乱成一片。
  宋悲风走进来,到他身旁隔几坐下,没有说话。
  他是最清楚刘裕情况的人,亦只有他明白刘裕的烦恼。
  刘裕像不晓得宋悲风就坐在身旁的模样,喃喃道:「我该怎办呢?」
  宋悲风道:「将所有事向小飞全盘告知吧!左瞒右瞒不但于事无补,还会增加不必要的
误 会,致乎令小飞作出错误的判断,更会损害你们之间的友情。」
  刘裕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叹道:「他晓得我与任妖女合作,会怎样看我?」
  宋悲风道:「他如真的是你的好朋友,会体谅你的处境和为难处。」
  刘裕霍然而起。
  宋悲风一呆道:「你要到哪里去?」
  刘裕沉声道:「我想到集外转一圈,假如杀奉善的真是赫连勃勃,他该有一支部队隐藏
在边荒集的附近。」
  宋悲风陪他起立,点头道:「这个可能性非常大。」
  刘裕道:「宋叔让我一个人独自去吧!别忘记我是北府兵里最出色的探子,有足够保护
自己的能力。」
  宋悲风明白他的心情,低声道:「小心点!」 
  刘裕摇头再叹一口气,出门去了。
  
  纪千千坐在床沿,俯头审视爱婢的脸容,爱怜地唤道:「诗诗!诗诗!」
  小诗张开眼睛,道:「小姐!」
  勉力的想坐起来。
  纪千千扶她挨着床头坐好,道:「今天好点了吗?」
  小诗点头道:「好多了哩!」
  又不好意思的道:「小诗真没有用,令小姐担心哩!」
  纪千千微笑道:「人在病倒时,情绪自然会低落,失去斗志,我也会这样的,诗诗不用
自责。我们现在更应互相扶持,互相勉励。为何这样呆看着我呢?」
  小诗道:「小姐今天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发生了甚么事呢?」
  纪千千有强烈的冲动把昨晚见到燕飞的事向她尽情倾吐,好让她分享自己心中的欢愉和
振奋,旋又记起燕飞的指示,更暗自心惊。如让慕容垂又或那个监视自己的风娘发觉自己神
色有异,不起疑心才怪。
  同时也明白燕飞因何要她瞒着小诗,因为以小诗的单纯,绝对藏不住心事。
  只好骗她道:「我收到一个好的消息,我们的边荒第一剑手联同他的兄弟拓跋珪,已攻
陷北方的平城和雁门两大重镇,兵锋直指燕都中山,令慕容垂进退两难,我们重返边荒集的
梦想,已从没有可能变得极有希望。」
  小诗现出惊喜的表情,她并不真正明白纪千千说的话,不过她绝对信任纪千千,纪千千
说有希望,她当然深信不疑。
  事实上自被带来荥阳后,纪千千尚是首次展现出眼前般朝气蓬勃的神色。
  「咯!咯!咯!」
  纪千千不悦道:「谁?」
  被称为风娘的管家妇,慕容大婶的声音在门外道:「小姐起床了吗?早缮预备好了,请
让婢女们进来侍候小姐。」
  纪千千心忖自己定要在梳妆抹粉上下点功夫,以掩盖自己因燕飞而来的艳光,答道:
「谢谢大婶!我打扮妥当后待会便到。」
  风娘去后,纪千千拍拍小诗脸蛋,喜孜孜的道:「没有人斗得过燕飞的,即使强如慕容
垂,亦注定要吃败仗。」
  小诗怎知她指的是昨晚发生的事,茫然点头。
  
  卓狂生领着庞义和高彦来到第一楼的所在处,笑道:「你们给我看,这地方成甚么样子
呢?」
  东大街人来车往,附近店铺挤满各方来办货的人,惟只第一楼旧址光秃秃一片,只有几
根打进泥土内的木桩,成为对比强烈的情景。 
  高彦奇道:「你带我们庞老板到这裹来,只是为发牢骚吗?」
  庞义道:「这家伙在逼我提早重建第一楼。唉!一天千千未回来,我根本提不起兴趣去
干 这件事。」
  卓狂生哑然笑道:「信任边荒集吧!我们可以创造出任何人梦想以外的奇迹,包括从慕
容垂手上救回千千小姐和小诗姐。你重建第一楼,怕怎样也需要一年半载的功夫吧!当千千
小姐荣归边荒集时,你的第一楼也刚好落成,不正是欢迎千千小姐最大的庆礼吗?」
  庞义苦笑道:「我真的提不起劲。」
  卓狂生道:「有甚么提不起劲的?你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还有就是你的雪涧香,已断
货多时。没有雪涧香,人人都提不起劲,特别是我们的小燕飞。」
  又对着高彦道:「我说得对吗?」
  高彦一向知道卓狂生脑袋想出来的东西,总是与别不同,只好同意道:「千千和小诗回
来时若见到第一楼矗立在东大街,肯定会有意外的惊喜。」
  庞义颓然道:「可是……」
  卓狂生不耐烦地截断他道:「可是?可是甚么呢?我是边荒的专家,最明白荒人的心态, 
第一楼重建动工,将会起了激励士气的作用,令人人都觉得第一楼就是千千以前在建康长驻
的秦淮楼,没有纪千千的第一楼成甚么样子呢?明白吗?」
  高彦推推庞义道:「这家伙的话不无点小道理呢!」
  卓狂生不悦道:「甚么小道理?是大大的道理。第一楼正代表我们迎接千千小姐回来的
自信和决心。荒人是很奇怪的,需要一座像第一楼的东西来提醒他们。在营救千千小姐主婢
一事上,你能起的最大作用,就是使第一楼在废墟里重生,还要比以前更壮观。」
  庞义终于让步,点头道:「好吧!不过雪涧香酿成后必须窖藏一年,方可以恢复供应。」 
  卓狂生喜道:「算你吧!你可知流到建康所余无几的雪涧香,现在是价比黄金。我还有
一坛,待燕飞回来后才会拿出来大家喝个痛快。」 
  又高嚷道:「第一楼啊第一楼,当千千小姐和小诗回来之时,你会重新成为边荒集东门
大街的地标,我们荒人将以你为荣耀。」
  
  燕飞切入通往边荒集北面的驿道去,此为水路外贯通边荒集和泗水的主要陆路,当日苻
坚大军南下,正是倚赖这条被荒人称之为「边泗驿道」的大道。
  边荒的道路大多毁坏不堪,只有连贯边荒集南北、颖河以西的两段驿道在荒人不停修补
下,大致仍保持良好的状态。
  打斗者已不见踪影,只能从道上凌乱的足迹蹄印察觉此处曾经历剧烈的战斗。
  燕飞乃追踪的高手,伏往地面展开「地听」之术,刚好捕足到十数骑和一辆马车离去的
声 音,逐渐朝边荒集的方向远去。
  燕飞跳起来,嗅到一阵似曾相识的幽香。 
  他的鼻子虽及不上方鸿生的天生异禀、神乎其技,仍比一般人远为优胜。
  心中同时浮起安玉晴的如花玉容,感到她正在那辆车内。
  燕飞暗吃一惊。
  她怎会到这里来呢?又怎会与人恶斗?凭她超卓的身手,谁人可把她生擒?想到这里,
再不犹豫,全速朝车马队追去。
  
  临海郡,章安城。
  孙恩在卢循和徐道覆陪伴下,巡视集结在海湾内的船队。
  章安城东临东海,如由此乘船北上,可从海路入大江,直抵建康,乃建康南面最重要的
大城之一。
  三人沿岸策马缓行,海港上近二百艘战船飘扬着天师军的旗帜,展示着天师军力能颠覆
大晋的威势。
  孙恩目光投往东面出海口处,若有所思。 
  徐道覆道:「一切准备就绪,只要天师一声令下,我们便可以扬帆北上。」
  孙恩于一高阜上勒马停下,微笑道:「沿岸大城情况如何?」
  徐道覆道:「建康朝廷以内史王凝之为帅,进驻会稽、阴城,兵力在万许之间,以为可
阻 挡我们天师大军。」
  孙恩冷哼道:「王凝之?」
  卢循道:「王凝之是王羲之之子,谢玄姊谢道韫的夫婿,督信天师教,却不认同我们天
师道,为人愚痴,自以为是,非是将才。」
  孙恩哑然失笑道:「难道谢玄一死,晋室真的再无良将?」
  徐道覆笑道:「晋室派系之争愈趋激烈,最近王国宝更授意大臣,请司马曜加封司马道
子,为司马曜怒拒。司马曜见司马道子骄横难制,欲以王恭联结殷仲堪以制道子,岂知殷仲
堪顾忌桓玄,竟提议王恭拉拢桓玄,桓玄乘机向王恭提出条件,须献上女儿王淡真作其妾,
此举不但令殷仲堪狼狈不堪,更使王恭进退两难,把整个倒司马道子的行动拖着。」
  孙恩摇头叹道:「又一个蠢人。」
  卢循道:「司马曜见局势不对,不得不把在朝廷里继谢安后,成为反对司马道子和王国
宝的中流砥柱的中书侍郎范宁降官,使出为豫章太守,又改封司马道子为会稽王。在如此情
况下,晋室根本无暇南顾。」
  又道:「进军建康,此实为千载一时之机。」 
  孙恩道:「道覆有何意见?」
  徐道覆目光缓缓扫过声势庞大的战船队,沉声道:「现在会稽、吴郡、吴兴、义兴、临
海、水嘉、东阳、新安八郡,均有我们天师道的人,晋室的统治名存实亡,当地豪强全力支
持我军,只要天师振臂一呼,晋军势必望风而倒。不过纵使建康以南沿海各郡尽入我军之手,
要攻陷建康,仍非易事,如拖延个一年半载,惹得北府兵或荆州军来援,我们的形势会相当
不妙。依我看现在尚未是大举进攻的时候。」 
  孙恩点头不语。
  卢循皱眉道:「道覆之言有理,不过现在八郡豪强土族,全翘首期待天师逐走北人,好
自己当家作主,如我们按兵不动,支持我军者的热情一旦冷却,对我们将非常不利。」
  孙恩微笑道:「你们说的,各有各的道理。晋室还未真的大乱,妄然攻打建康,反会令
晋 室团结起来,故不宜于此时对建康用兵。」
  稍顿续道:「不过我们也不可以全无作为,就让我们率水师沿海岸北上,已足可兵胁王
凝 之,教他不敢妄动。翁州有大海之险,易守难攻,可令我们先稳立于不败之地,又可展
示我们推翻晋室的志向,一举两得。」
  徐道覆和卢循连忙称善。
  孙恩仰天笑道:「我们就以一个月的时间作攻打翁山的准备,从容布置。得翁山岛后便
可以逐步蚕食沿海郡城,令建康南面屏障尽失,那时我们要攻要守,再不由其它人作主了。」 
  两人轰然应诺。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