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九章 忠义之会
  
  江凌虚靠树边坐着,神色平静。可是燕飞晓得他五脏六腑俱碎,纵是大罗金仙也不能把
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不过他确不愧是北方武林数一数二的高手,仍能凭一口精纯至极的真气,
保住神智。
  江凌虚道:「燕飞!」
  燕飞在他身旁蹲下,道:「教主有甚么要交代下来的呢?」
  他对太乙教从来没有好感,但见到江凌虚断气在即的凄凉景况,亦心中恻然,希望可为
他尽点人事,让他去得安乐。
  江凌虚急喘两口气,嘴角泻出鲜血,道:「他下一个要杀的人是你,小心!他借天地合
璧之助,已练成妖法,天下再无人能与他匹敌。」 
  燕飞愕然道:「天地合璧?」
  江凌虚忽然精神起来,脸泛红光,道:「只有丹劫……你……唉!」
  燕飞正要追问清楚,江凌虚已断了气,一代高手,就此辞世。
  
  庞义和高彦刚坐下,尚未有机会说话,拓跋仪、红子春、姬别和夜窝族的新领袖姚猛已
闻风而至,忠义堂登时热闹起来。
  钟楼议会的成员,除呼雷方和费二撇外,已全部在座。
  庞义见到刘裕,大喜道:「我们正头痛如何找你,想不到你这家伙竟来了。」
  卓狂生笑道:「只差呼雷方和费二撇,否则我们可以就地举行一个非正式的钟楼会议。」 
  入口处呼雷方的声音传来道:「有千千小姐的消息,怎会没有我们的份儿呢?」
  众人瞧去,呼雷方和费二撇正并肩步入忠义堂。
  江文清慧黠的让出主位,道:「请卓馆主登位主持。」
  又吩咐席敬使手下把守四方,以防有人偷听,席敬领命去了。
  卓狂生当仁不让地坐上主位,面向分坐两边的众人,道:「我有一个提议,是请议会批
准宋悲风列席这个非正式的会议,他和千千小姐渊源深厚,绝不会做出任何不利千千小姐的
事。」
  红子春皱眉道:「我敬宋悲风是一个好汉子,不过他一向与我们边荒集没有直接的关系, 
只是过客的身分,如此让外人出席我们的会议,会是一个很坏的例子。」
  屠奉三淡淡道:「红老板有这个想法,皆因不知危机之将至,我却赞成卓馆主的提议,
因为宋悲风乃一等一的剑手,可以增加我们的实力。」
  呼雷方道:「屠当家指的危机,是不是指奉善被杀一事?」
  庞义听得一头雾水,高彦却叫起来道:「是否太乙教的奉善?」
  众人目光全落在他身上,因为他的反应大得有点异乎寻常。
  直至此刻,众人仍弄不清楚为何只有他两人回集,不过依照约定,他们有营救纪千千主
婢的眉目头绪,方会返回边荒集。所以人人闻风而至,希望可以听到好消息。
  庞义终于明白,一震道:「燕飞所料无误,弥勒教的魔掌果然伸进边荒集来哩!」
  今回轮到人人瞠目以对,包括刘裕、屠奉三等,原本相信奉善被杀与弥勒教有关的人,
和另一方根本不相信的人。
  卓狂生道:「一件一件慢慢的说,首先告诉我们,小燕飞在哪里呢?因何不是与你们一
起回来。」
  庞义道:「此事说来话长,我们从平城返回边荒集的途上,被弥勒教的尼惠晖率众追杀, 
燕飞着我们自行逃走,他却以身犯险好引开追兵。」
  拓跋仪剧震一下,失声道:「平城?」
  屠奉三奇道:「你们怎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呢?」
  高彦道:「所以说此事说来话长,可否容后禀报,先说弥勒教的事。当时燕飞告诉我们, 
在与孙恩决战之前,曾撞破尼惠晖与汉帮叛徒胡沛在密林里说话,当时胡沛称赫连勃勃为大
师兄,王国宝为二师兄,他自己则应是竺法庆的第三徒。」
  随着这番说话,忠义堂内静至落针可闻。 
  刘裕拍腿叹道:「我晓得是谁杀死奉善哩!」 
  屠奉三喃喃自语的道:「好家伙!难怪要在奉善的尸身做手脚,因为方总认得他的气味, 
而他更深明方总的异能。」
  方鸿生一脸茫然的道:「究竟是谁呢?」 
  慕容战代答道:「当然是我们的老朋友赫连勃勃。」
  红子春倒抽一口凉气,不好意思的道:「我再不反对让宋悲风列席。」
  江文清忙吩咐守候大门处的席敬,着他请宋悲风来。
  姬别苦笑道:「我听得胡涂哩!谁可以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卓狂生以会议主持者的身分,解释一遍,也好让刚回来的庞义和高彦明白边荒集近日发
生的连串事件。
  说话问,宋悲风随席敬来到,刘裕招呼他到身旁坐下,并在他耳旁解释眼前的情况。
  卓狂生说罢,忠义堂的气氛生出变化,大家都明白改了地点召开的钟楼议会,已从非正
式转入正式的会议,刻下正在决定边荒集未来的方向,因为自边荒集失而复得的战争后,这
是首次面对敌人挑战的危机。
  卓狂生欣然道:「各位都看到了,我们不是仍有运气吗?庞老板和我们的彦少及时回来, 
不但化解了我们互相的猜疑,更使我们团结一致以应付强敌。」
  程苍古此时到达,闻言笑道:「不单是我们议会成员团结一致,整个边荒集亦万众一心, 
现在外面聚集着以千计的荒人兄弟,正等待我们宣布有关营救干千小姐主婢的好消息。」
  姚猛按捺不住,道:「以燕飞的脚程,怎会比老庞他们慢呢?」
  忠义堂又静下来。
  庞义待程苍古坐下,叹道:「不须为燕飞担心,这小子变得愈来愈有本事,我和高小子
曾 想过,假设回来后见不到他,这小子定是偷进荥阳去见千千了。」
  最后-句令全场哗然。
  卓狂生请各人肃静,然后道:「我忽然感到我们的小飞确实到了荥阳去,不论他成功与
否,很快便会回来,令我们实力大增。眼前当务之急,是议会必须作出决定,应否立即把弥
勒教定作我们的公敌?」
  呼雷方道:「这事还用说吗?敢反对的,其本人便是议会的公敌。」
  刘裕举起右手,待所有人的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方悠然道:「可否容我作出一个提
议?」 
  卓狂生道:「凡列席者均有发言权,刘兄请说出提议。」
  刘裕道:「我的提议是今天并没有举行钟楼议会,更没有任何教派或任何人被定为边荒
集的公敌,只是在讨论奉善是否被我刘裕所杀一事上,议会成员不但各持己见,还闹得相当
不愉快。」
  屠奉三接下去道:「小弟更提议把刘兄和宋兄驱离边荒集,只因大小姐、二撇爷和程老
大力反对,卓名士又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一切待燕飞回来后,举行议会再作决定。」
  慕容战哑然失笑道:「好计!我们就在暗地里凭方总的灵鼻去把潜入集内的赫连勃勃和
胡沛挖出来。希望那时燕飞已回来了,我们可重演当日围歼花妖的手段,要另一个凶手伏法
边荒集。」
  卓狂生欣然道:「看!我们的团结精神不是又回来了吗?又是拜千千小姐所赐。现在任
何恶势力欲进犯边荒集,其策略都是要先分化我们,令我们变回一盘散沙的局面。现在天下
乱势已成,边荒集是仅余的乐土,但荒人并不是要躲缩在这里苟且偷生,而是要光明正大、
轰轰烈烈地活着,做大生意、赚大钱。当我们把千千小姐主婢迎回边荒集,边荒集将进入最
鼎盛兴旺的岁月,任何人曾经历过此中盛况, 已可不负此生。」
  姚猛跳将起来,振臂高呼道:「我姚猛代表夜窝族完全赞同卓馆主说的话,要活着便要
痛痛快快的活着,一天千千小姐仍未回来,没有人可以真的活得痛快。」
  刘裕心中一阵激动,谢安的心愿,终于在纪千千手上完成,把边荒集统一起来,大家众
志成城的为边荒集的「公义」和「自由」而奋斗努力。当纪千千踏足边荒集的一刻,边荒集
再非以前的边荒集。
  卓狂生长笑道:「我们荒人都是英雄好汉,姚猛请坐下。」
  姚猛坐下后,好一阵子也没有任何人发言,但每一个人都感觉到忠义堂内弥漫着激荡情
怀,人人愿为边荒集和纪千千抛头颅洒热血的气氛。 
  刘裕更晓得边荒集外的形势,不单消除了派系间在以前解不开的矛盾,更令所有人更珍
惜眼前拥有的一切,那并非理所当然的,而是必须尽力去保有和争取。
  在北方,苻坚被杀,苻秦政权崩溃,慕容垂以强势崛起,令其它各族陷于挣扎求存的劣
势。慕容垂因而成为其它各族的共同敌人,一天慕容垂仍屹立不倒,一天其它各族仍有合作
共抗大敌的空间。这种形势亦体现在边荒集内。而边荒集更有一个独一无二的条件,就是当
慕容垂征服北方,边荒集将成为各族唯一能保全自主和自由的地方。
  南方的形势同样复杂,且更微妙,于是刘裕可和大江帮结为亲密盟友,而屠奉三竟能与
他们和平相处,甚至乎在某些特异的情况下并肩作战,更属异数。
  说到底,边荒集最引人的地方,就是她的公义和自由。
  卓狂生道:「好哩!对弥勒教我们大家已有一个共识,亦决定了行动的方针。现在该谈
营救千千小姐的大计哩!」
  众人的目光落在庞义和高彦身上。
  庞义道:「我和高彦均认为燕飞对拯救千千和小诗姐的事,已有周详的计划,不过却没
有清楚告诉我们,所以要待他回来后,方可作出详细的交代。」
  拓跋仪终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何要到平城去?」
  高彦道:「横竖现在人齐,我可以把已知道的向各位报告。我们看过荥阳的形势,知道
纵然尽用边荒的兵力,亦无法把千千和诗诗救出来。正无计可施的时候,燕小子提议北上,
越过长城到盛乐找他的兄弟拓跋珪帮忙。」
  庞义接口道:「坦白说,我和高小子心中都不以为然,认为是浪费时间,岂知竟在雁门
城附近遇上拓跋珪准备攻打平城的部队。」
  拓跋仪失声道:「甚么?」
  众人无不动容。
  特别是慕容战、呼雷方这些深悉北方形势的人,更晓得平城不单是长城内的军事重镇,
且接近燕国首都中山。拓跋珪的行动,等于去捋慕容垂的虎须。
  屠奉三竖起拇指赞许道:「够胆色!」
  拓跋仪立即对他好感大增,心切地追问道:「结果如何?」
  高彦道:「说出来你们肯定不会相信,守城的是慕容垂的儿子慕容详,可是拓跋珪加上
我们的小燕飞,凭着奇谋妙计,以不足三千人的兵力,只一天时间便攻陷平城,又把慕容详
驱回中山,气走原驻于长城的燕军部队,接着更兵不血刃的接收雁门。」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果如高彦所说的,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要知燕国以兵精将良名著于世,平城又是北塞著名的坚城,即使兵力充足,要攻下这么
一座大城恐怕一年半载仍办不到。
  拓跋族进占平城,登时压下慕容垂如日中天的声势威望。
  慕容战和呼雷方均像在黑暗里见到曙光,首次对本族的前途生出一线希望。
  拓跋仪如放下心头大石,仍犹有余悸地在喘息着。
  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卓狂生双目放光的鼓掌道:「这台小燕飞偕拓跋珪智取平城的说书,由你两人负责,肯
定轰动整个边荒集。」
  江文清淡淡道:「拓跋珪不准备攻打中山吗?否则燕飞怎会和你们一道离开呢?」
  刘裕心中暗赞,江文清的思考确是慎密,从燕飞的离去推断出拓跋珪无力攻打中山。
  心中亦涌起另一番滋味,拓跋珪是燕飞的兄弟,早在淝水之战前,于边荒集他已见识到
拓跋珪的本领,现在终于证明自己没有看错。 
  在将来的某一天,他刘裕和拓跋珪会否变成势不两立的敌人呢?庞义答江文清道:「据
燕飞说,拓跋珪是要逼慕容垂回师作战。」
  屠奉三拍腿道:「这就是燕飞营救千千小姐的奇谋妙计哩!」
  宋悲风一直默默旁观,感受着荒人的行事作风,他们的率真和热血。比对起来,建康的
高门大族除谢安叔侄外,其它人只是关起门来互相吹捧、清谈空议,又永远不会把理想付诸
实行的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之徒。
  这里在座者,三言两语便定出行动的方针和计划,爽快利落。
  红子春道:「我仍不明白,此事与营救千千小姐有何关系?」
  在边荒集诸雄中,红子春和姬别对纪千千特别感激,因为当日边荒集被慕容垂和孙恩连
手围攻时,只有纪千千接受他们两人的见解,定下弃集保命的大计,后来更牺牲自己,拖延
着敌人的大军,令他们能脱身逃走。
  荒人最讲江湖义气,恩怨分明,所以两人在营救纪千千主婢一事上,倾力支持。
  拓跋仪像变成另一个人般,生气勃勃的代答道:「只要慕容垂离开荥阳,不理他有否把
千千小姐主婢带在身旁,我们的机会便来了。」 
  姚猛比任何人更着急纪千千的事,事实上整个夜窝族对纪千千已生出近乎盲目的崇拜,
更视纪千千被掳走为必雪的奇耻大辱。此时他既兴奋又担心,焦急地问道:「假如慕容垂只
派人去收复平城,我们岂非好梦成空?」
  刘裕尽显其过人的军事上的才智,淡淡应道:「假设慕容垂派出的军队遭到惨败又如何
呢?」
  闹哄哄的大堂倏地静下来,人人心儿「砰砰」的狂跳着,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唯一的可
能性。
  忽然间慕容垂再不是那样可怕,也再不是无懈可击。
  慕容垂的弱点在北线,拓跋珪的攻陷平城,正显示慕容垂的劲敌已经崛起,还直接威胁
到 慕容垂所统辖的不容有失的京城。
  卓狂生总结道:「议会到此结束,一切待小飞回来再作商讨。对付弥勒教一事依计而行, 
由老屠作总指挥,各位请举手表决!」
  十名议会成员,同时举手赞成。
  卓狂生呵呵笑道:「散会!」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