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六
第四章 入城之计
  
  雨雪茫茫里,出现在燕飞眼前的是一队押送囚犯的燕兵队伍。
  被押的囚犯人数达二百之众,脚系铁链,虽然双手没有被缚上,已失去逃走的能力。如
他们是从洛阳走到这裹来,该已徒步走了至少三、四天,所以现在人人疲累不堪,更不时有
人因脚炼扯绊上石头一类的东西,仆倒地上,惹得燕兵的鞭子对着囚犯不断的挥打下去。
  囚犯共分成五组,由近五百名骑兵押解,不过如此缓走即使是押送者亦吃不消,战士马
儿都在苦撑这凄雨寒风下最后一段路程。
  忽然又有一囚犯支持不住,一头栽倒路上,两名燕兵从马背上喝令他爬起来,其中一兵
更 以马鞭抽打其背,可是跌倒的囚犯却再没有任何反应。
  另一兵跃下以脚挑得他翻转过来,以鲜卑语嚷道:「真没有用!死掉了哩!」
  蹄声响起,数骑从队前驰回来,带头的兵卫亲自下马检查,到证实对方确已断气,竟拔
出匕首,对其小腹再捅上一刀,方吩咐道:「把他丢了!」
  两名燕兵应命把尸体抬起,没人道旁暗黑处,不一会传来尸体着地的声音。
  不论被押者或是押人者,人人木无表情,像不晓得发生甚么事,又或根本无动于衷。
  等丢弃尸体的燕兵回来后,领头的燕兵军官道:「横竖都迟哩!索性休息一刻钟,再继
续行程。」
  手下听后把指令高喝出来,囚犯们纷纷就地坐倒,又或任自己倒往路面。
  燕兵纷纷下马,如获皇恩大赦,一时间长达半里的一截官道,挤满或躺或卧、姿态千奇
百怪的囚犯和兵士。
  燕飞早判断出这批被押解的囚犯,该是从战场前线虏获的战俘,正被押解往荥阳去,否
则如是一般囚犯,燕人哪来兴趣劳师动众长途押送。际此非常时期,在军事统治下,燕人根
本不会理会犯事者犯案大小,会立即就地处决,以免成为负担。
  正因这批是战俘,他们方有军事上的价值,可从他们口中得到敌人重要的军事情报。
  作出这样的判断后,今夜燕飞本已失去潜入城内希望的心,立即活跃起来。
  从战场虏来的战俘,身分最是模糊,有军衔的高级将领,会脱掉显示军阶的军服,扮成
一般的小卒,以免被识破身分,变成被铐问的主要目标,当然更不会报上真姓名。
  眼前这批俘虏的模样,从外观看分别不大,人人蓬头垢脸、长满胡须、衣不蔽体,燕人
若 要从他们处得到消息,尚要下一番辨别身分军阶的工夫。
  想到这里,他已知自己得到一个混进城内的难逢机会,哪还犹豫,立即往适才尸体被弃
置的地点潜过去。
  心中同时拟定出全盘的计划。
  
  假若边荒集是劫火里重生的凤凰,那夜窝子就是火凤凰顶上的冠冕,古钟场更是装饰冠
冕最亮丽的明珠。
  宋悲风和刘裕感受着穿越古钟场的动人感觉,在千变万幻的彩灯映照下,以万计的人拥
到边荒集的圣地寻欢作乐,燃烧在这乱世尤显其脆弱和珍贵的生命。
  边荒集正值其如日方中的盛世时期,即使最强横的人也不敢来这里撒野。慕容垂、孙恩、 
聂天还、赫连勃勃等不可一世的一方霸主,亦刚一一在这里吃了大大小小的亏。
  刘裕蛮有兴趣驻足在一个玩杂耍的摊档看了一会后,终敌不过人挤,扯着宋悲风离开道:
「你曾和竺不归交手,对他评价如何呢?」 
  宋悲风微笑道:「我正在想,你领我穿过夜窝子返东门去,目的非是要让我大开眼界,
而是为了防弥勒教妖人的偷袭,现在观乎你的问题仍离不开弥勒教,可知我想的虽不中亦不
远矣。」
  刘裕苦笑道:「竺法庆恐怕不会如此便宜我,在夜窝子动武会触犯边荒集的天条,竺法
庆将立刻成为边荒集的公敌。」
  到此刻他仍未有机会告诉宋悲风与屠奉三等交谈的细节,只让他晓得已有一个非常理想
的开始。
  宋悲风道:「换了是当日的我,与竺不归单打独斗,鹿死谁手,实难下断语。」
  刘裕忍不住问道:「听宋叔的话,现在反有必胜竺不归的把握。对吗?」
  宋悲风欣然道:「你或许会奇怪我为何在重伤之后,竟对自己的剑法更添信心。说来我
该感激燕飞,那天他抱着我逃离遇伏的地点,在返回乌衣巷的途上,拼命把真气输入我体内
以保住我的小命,令我获益不浅,故后来不但能迅速痊愈,且更有突破精进,使我现在可以
说出豪言。」
  刘裕心中欣悦。
  他若要在南方的纷乱中出人头地,必须建立自己的班子。宋悲风一向是谢安的保镖头子, 
素谙保护及防止任何人行刺谢安的重任。他刘裕自己算是有两下子,再加上宋悲风在这方面
的专长,弥勒教的妖人想偷袭他,绝不容易得逞。想得远点,自己将来若能建立一个亲兵团,
以宋悲风作头领,肯定会是如虎添翼,不惧任何势力的行刺暗杀。
  宋悲风朝他瞧来,道:「你在想甚么?」 
  刘裕笑道:「我在想未来的事。咦!」
  宋悲风循他目光瞧去,见他眼光落在左方一个摊档处,脸露讶色。
  奇道:「你认识她吗?」
  那是个卖东西的摊档,围观的人廖廖可数,吸引人注意的并不是售卖的货物,而是档主
的 美色。只见一位颇有姿色的胡女,在地上铺了一张五尺许见方的红布,布上面就只有一
枝放在长木盒里的大野参,还标上十两黄金的价钱牌示,真是贵得惊人,难怪门堪罗雀。
  刘裕凑到宋悲风耳旁道:「是老朋友。让我们过去打个招呼如何?」
  
  燕飞回到官道旁暗处,身上换上了那死尸的外袍,披散头发,把蝶恋花和行囊觅地收藏
妥当,腰上还缠着本锁着那不幸者脚踝的铁链。 
  脚炼并非上等货色,两端是脚箍,锁头粗糙,燕飞纯凭内力便可开启自如,完全不成难
题。
  押囚队仍在休息,沉重的呼吸声填满官道,间中夹杂马嘶和战俘的呻吟,有种令人难受
的 感觉。
  在雨雪飘降下,七、八支火炬无力的照耀着,只隐见模糊的脸孔和人马的轮廓。
  燕飞清楚掌握形势后,无声无息的窜上一棵离地三丈许的树干横枝处,于离押囚队前头
丈许远的林木间,双掌推出,发出一股广披两丈的烈劲,登时刮得树木枝叶间的积雪旋卷飞
舞,枝摇叶动,发出像狂风吹过的声响,大蓬的雨滴夹杂着碎叶,没头没脑的朝押囚队最前
方的一组人洒去。
  人马立即一阵骚动,有人更低声喝骂。
  整截官道暗黑下去,两枝被「风雪」侵袭范围内的火把,其中一枝顿被吹熄,另一枝亦
险告不保。
  燕飞毫不停留,移往押囚队中段处,重施故技,营造出突然而起的狂风雨雪刮过官道的
错觉。
  燕兵们纷叫邪门,火把光焰明灭不定,更有马儿受惊跳蹄,情况颇为混乱。
  燕飞知是时候,鬼魅般窜往地面,朝最后的一组俘虏掠去,发出最强烈的劲风,吹得照 
明队尾的两枝火把立告熄灭,整段路陷进黑暗里去。
  燕兵高呼「小心囚犯」的当儿,他已从俘虏里如对小鸡般提起一个幸运儿,把他带离俘 
虏,到道旁林木处解开脚镣,在他耳边道:「 我是来救你的,快走!」
  运功一送,那人腾云驾雾的直投入林木深远处,燕飞立即戴上脚镣,重返官道,补上那 
人的位置。此时燕兵方重新燃着火把。
  燕飞也不由得有点紧张,坐在俘虏最后端的位置,求神拜佛希望没人发觉他使的手段。 
  押解他们的燕兵仍在咀咒的当儿,号角声起,押囚队继续行程。
  燕飞学其它人般艰难地爬起来,欣然发觉同伙的俘虏,根本没人有看他半眼的兴趣,当 
然更不知他和别人掉了包。又或知道亦没有闲情精神去告发他。
  燕兵开始点算俘虏的人数。
  燕飞垂低头,任由雨雪落在身上,他选的掉包对象和他体形接近,披发兼满脸胡须,在 
此雨雪飘飞之夜,确是真伪难察。
  点算完毕,大队起行。
  燕飞晓得自己已过了关。
  
  刘裕欣然道:「姑娘别来无恙?」
  在古钟场摆卖野人参的,赫然是曾误以为刘裕是花妖的柔然族女剑客朔千黛。
  朔千黛瞄了他一眼,以带点不屑的语气道:「你还没有死吗?」
  刘裕目光落到她摆卖的唯一货品处,皱眉道:「十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纵然这是上等
野参,不怕标价太贵没人问津吗?」
  朔千黛不知是否把气发泄在他身上,瞪他一眼道:「不识货的勿要乱说,不是买东西的
更给本姑娘立即滚开。」
  宋悲风显然是识货的人,道:「这是来自高丽的野参,对吗?」
  朔千黛横宋悲风一眼,没好气道:「产地没有说错,不过这不是普通野参,而是长于雪
岭上的千年野参王。你若是识货的,该知道十两黄金是便宜你们了。」
  宋悲风与刘裕交换个眼色,虚心问道:「请姑娘指点,普通野参和野参王有甚么分别
呢?」 
  刘裕插口道:「或许是大小的问题吧!」 
  朔千黛怒望刘裕一眼,不客气的道:「都叫你闭口哩!野参王的生长力特别强,纵然离
开生地,仍可以继续生长,明白吗?」
  刘裕心忖这女武士似乎和自己特别过不去,他当然不会介怀。笑道:「如此宝物,姑娘
何 不留来自用,若欠盘川,我们乐于帮忙。」
  朔千黛没好气的道:「我怎会白受人家的钱财。这是买卖,不买的话请走,勿要阻碍本
姑娘发财。」
  宋悲风向刘裕打个眼色,表示自己有足够的金子买野参王,只看他肯否点头。
  刘裕正要说话,一个悦耳动人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道:「确是高丽雪岭特产野参王,这条
参肯定不止一千年,我买。」
  「啪!」
  一袋金子重重地投到野参王之旁。
  刘裕一眼瞧去,立即魂飞魄散。
  买参者竟是脸遮重纱的安玉晴,一个在目前的情况下,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第一关是掉包,第二关便是入城。
  燕飞混在俘虏群中,头皮发麻地看着高悬的城门缓缓下降,横架在护城河上。
  在城楼的灯火映照下,雪片变成一个个光点,撒往大地,人人被照得清楚分明。
  只要任何人发觉有异,他的入城大计将功亏一篑。
  幸好押送他们的燕兵均劳累不堪,只想尽快入城以避风雪。
  一队近二百人的燕兵策马驰出,把守三方,其中领头的兵卫与押囚队的头目到一旁说话, 
交换过文书后,又差遣人点算俘虏的数目,扰攘一番后,终肯放行人城。
  燕飞暗松一口气。
  他当然不是顾虑自身的安危,凭他的身手,至不济也可以脱身,怕的是万一失去如此千
载 难逢的机会,又引起敌人的警觉,实在不甘心! 
  深长的城门门道,像没有尽头似的。
  忽然大放光明,眼前开阔,原来已抵城内。 
  际此夜深时分,展现眼前的长街不见人影,两边店铺全关了门,乌灯黑火,一片凄清,
惟 白茫茫的雪花,仍没休止地从天洒下。
  二十多辆骡车泊在两边,每辆车后面都拖着个可塞进大约八个人的大铁笼,周围是数十 
名如临大敌的燕兵。
  燕飞看得心中叫苦,他本打定主意在进城后设法开溜,那顶多被敌人认为走脱了个逃犯, 
而不知溜走的人是他燕飞。但是依眼前的情况,他若不肯入笼便会把事情闹大,这可如何是
好?略一犹豫间,从门道驰出的大燕骑兵已把他们团团围着,还喝令他们登上铁笼囚车。
  燕飞心中无奈苦笑,暗忖只好在离开铁笼后,再想办法脱身。
  他坐的是最后一辆囚车,当铁门关上后,抓着粗如儿臂的铁枝,也颇有落难的感觉。此
时如被人发现他是燕飞,就真的呜呼哀哉,完蛋大吉。即使以他的功力,仍难以破笼而出。 
  囚车一辆接一辆的开出,两边是押送的骑兵。唯一欣慰的是押囚来的骑兵完成任务,再
没有随来,令他被识破冒认身分的机会大大减低。
  车轮声和马蹄声响彻长街。
  忽然间燕飞生出吉凶难料的感觉,一切再非控制在他手上。
  就在此时,蹄声在前方响起。
  燕飞把脸尽量贴近笼边,朝前方瞧去。一看之下立即三魂不整,七魄不齐,心叫不妙。 
  来的是十多骑,领头的竟然是尼惠晖,一身白色劲装,非常夺目。
  与她并骑而驰的是一名燕军年轻将领,看其装扮威势,便知是燕国的王族成员。
  后面十多骑人人虎背熊腰,肯定是燕军裹的精锐高手。
  任燕飞如何猜想,也料不到竟在这样的情况下遇上尼惠晖。此时纵然他有能力破笼而出, 
恐怕也没法突围逃走。
  他本身已被困在囚笼里,而荥阳城则等于另一个囚笼。
  他的目光落在笼门的铁锁上。
  他能否以内力把锁打开呢?「停下!」
  整个囚车队立即应令停在街上,首尾相距十多丈。
  男声在前方响起道:「佛娘认为这批刚运入城的战俘有问题吗?」
  燕飞正功聚双耳,收听个一清二楚,又暗骂自己适才不懂占据笼门旁的位置,否则此时
便可暗探锁头的虚实。只恨悔之已晚,在两旁火把光映照下,任何异动均会惹起两旁骑兵的
警觉。
  尼惠晖低沉而充满诱惑力的声音答道:「太子该明白,我是不会疏忽任何从城外进来的
人或物。」
  被称为太子的当然是慕容德,只听他道:「可是据报燕飞已返边荒集呢。」
  尼惠晖沉声道:「他只是在玩花样,大王和我都不信他。哼!我要逐辆囚车查个清楚。」 
  燕飞暗叫救命,偏又毫无办法。
  他该怎么办好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