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五
第十二章 火劫水毒
  
  燕飞睁开双目,漫空雨丝从天上洒下,把山区转化为烟雨迷蒙的大地,远处隐见山峦南
面起伏的丘陵平野。 
  如不是他生出感应,晓得安世清从冥坐里醒过来,他可以如此坐上多一天,直至完全复
元。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经过半晚静修,他的伤势已好得七七八八。
  果然不出他所料,秘道石阶往下二十多级后,往横延展百丈,穿过孤绝崖下的泥层区,
把他们带到置身的巨岩来。岩石嵌在山坡处, 林海幡然淆乱,虽仍是没路可通,但当然难
不倒像他们般的高手。
  两人身负重伤,不敢在深夜下山,于是盘膝打坐,直至此刻。
  燕飞朝在岩石另一边打坐,距他只有丈许的安世清瞧去,后者正把目光投往远方,脸上
现出失意伤感的神情。
  他的伤势显然也大有好转,对燕飞的注视生出反应,叹道:「我完了!安世清完了!竟
斗不过你这毛头小子,天下再没有我的份儿,再没有人把放我在眼内。」
  燕飞心忖他心内又不知在转甚么鬼念头,然而不论他装出任何姿态模样,再不会轻易信
他。
  道:「为何要杀我呢?」
  安世清仍没有朝他瞧来,心灰意冷的道:「我不是说过吗?因为你看过天地佩合壁的情
况。」
  燕飞不解道:「可是我未见过心佩,看过又如何呢?难道在缺少心佩的情况下,我仍可
寻到《太平洞极经》吗?」
  安世清淡淡道:「因为你不明白,心佩只是一片平滑如镜,没有任何纹样的玉石,所以
天 地佩大有可能载的已是寻宝全图。」
  燕飞愕然道:「为何肯告诉我这个秘密?」 
  安世清终于朝他瞧来,眼中射出说不尽的落泊无奈,语气却平静得似在说别人的事,道:
「因为我已失去雄心壮志,又见你不念旧恶,所以感到和你说甚么都没有问题。唉!我已十
多年没有机会和别人谈心事。」
  燕飞领教过他的反复无常,对他深具戒心,忍不住截其破绽道:「令千金呢?你难道从
来 不和她谈心事吗?」
  安世清现出苦涩的表情,道:「玉晴自六岁便随她娘离开我,到近几年才时来看我,虽
只是一峰之隔,可是我已十多年没见过她的娘。」 
  燕飞一呆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何事?因何弄成这样子?嘿!我只是顺口一问,荒人本
不该理别人的私隐的。」
  安世清目光移回细雨漫空的林涛,无限欷嘘的道:「是我不好!终日沉迷丹道,终于闯
出祸来,中了丹毒,不但性情大变,行为思想更变得离奇古怪,时生恶念,道功也因而大幅
减退,不论她如何劝我,我仍是死性不改,她遂一怒带玉晴离我而去,搬到另一山头结芦而
居,还有出言如我敢踏足她的山头半步,立即自尽。唉!我安世清一生人,只有她能令我动
心,只恨我不懂珍惜,白白错过皇天对我的恩赐。」
  燕飞心忖这才合理,安世清之所以如此「名不符实」,皆因炼丹炼出岔子,他的话亦解
释了因何安玉晴的气质才情与他有着天南地北的分别。
  乘机问道:「老哥的心佩怎会落在逍遥教的妖后手上呢?」
  安世清愧然道:「是我不好,中了此妖女之计,见她昏迷在山脚处,竟对她起了色心,
被她耍得团团转的,致失去心佩。我不是要为自己脱罪,一切全是身上丹毒累事,令道心失
守,个中情况,我不想再提。亦因为此事激发我解除丹毒的决心,所以到这里来寻丹劫。自
老头子死后,丹劫便不知所踪,我总怀疑丹劫是收藏在孤绝崖上。」
  又往他望来,道:「你怎会晓得丹劫呢?是否真的藏在你身上。唉!勿要以为我在耍手
段,我现在对任何事都心如死灰,纵使得到丹劫又如何?老头子办不到的事,我恐怕更不行,
根本没有人能驯服丹劫。」
  燕飞耸肩道:「丹劫给我吞服了!」
  安世清剧震失声叫道:「甚么?」
  燕飞遂把事情说出来,不忍瞒他。
  听罢后安世清现出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点头道:「现在我可以死了这条心,回云雾山
终老,从此不踏入江湖半步,以免丢人现眼。」 
  又道:「老弟若有事要办,请便,我还想在这裹坐一回儿,想点东西。」
  燕飞微笑道:「我有一个古怪的主意,老兄找着我,不等于也找着丹劫吗?且是不用驯
服的活丹劫。」
  安世清二度剧震,朝他呆瞪。
  燕飞道:「要不要试试看?」
  燕飞双掌按在安世清背上,问道:「何谓丹毒?」
  安世清答道:「丹有内丹和外丹之分,我之所以被人称为丹王,正因把内丹外丹合而为
一,相辅相乘。而不论炉鼎药石、炼丹修真,说到底仍是「水火之道」,火之极为「劫」,
水之极为「毒」。丹劫丹毒,实为炼丹失调的两个极端,这样说老弟明白了些儿吗?」
  燕飞恍然道:「老哥要找寻丹劫,正是要以劫制毒,对吗?」
  安世清叹道:「比起丹劫,我体内的丹毒根本微不足道,所以不存在谁能制服谁的问题。 
最大可能是我服下丹劫后,立即化作飞灰。不过若你是我,尝过多年被丹毒戕害的滋味,也
宁愿痛快地被天火焚身而亡。」
  燕飞的真气已在他体内经脉周游一遍,发觉此老道道功深厚,却没有丝毫异样处,讶道: 
「老哥体内情况很正常啊!」
  安世清苦笑道:「因为我施展了锁毒的秘技,把改变了我一生的丹毒密封于丹田之内,
也分去了我至少三成功力,令我有些最得意压箱底的本事也无法从心所欲。」
  燕飞道:「老哥须解封方成。」
  安世清叹道:「待我交待后事再说吧!」 
  燕飞吓了一跳道:「不是这般严重吧?」 
  安世清道:「比我说的更严重,每到一段时间,丹毒会破禁而出,在我成功再次把它密
封起来前,折磨得我死去活来。如此情况近两年来愈趋频密。在过去的六个月,丹毒曾三次
破掉我的禁制,最接近的一次我仅可险胜,所以如现在自行解封,而你又帮不了我,我肯定
再没有能力且没有斗志去对付它。所以当你发觉我的头脸开始冰化结霜,千万勿要犹豫,立
即把我了结,免得我白受十多天活罪。」
  燕飞心中唤娘,虽说安世清面对是另一种极端,但也可从自身焚心的痛苦去体会他的苦
况。正因丹毒的威胁,不但使堂堂丹王变成反复自私的小人,更令他部分功力因要分去压抑
丹毒而大幅减退。
  忙道:「且慢!」
  安世清道:「迟和早还不是一样吗?是好是歹都要试一次。」
  燕飞道:「我有个直觉,如你就那么解开禁制,让丹毒洪水缺堤般涌出来,不但你会丧
命,我恐怕也难逃毒劫之灾。」
  安世清道:「怕甚么,你见情势不对,便运劲把我震下岩石,保证你全然无损。别忘你
是活的丹劫,对丹毒有比任何高手更强的抗力。」 
  燕飞道:「我如是这种人,根本不会冒险为你驱除丹毒。所以现在我们是命运与共,不
论是生是死,我也会坚持到底,不成功誓不休。老哥明白吗?」
  安世清默然片刻,道:「若我可以为玉晴作主,我会把玉晴许给你,不但因玉晴是我安
世清最大的骄傲,更因你这种人举世难求。哈!当然她只会听她娘的话,而不会听我的。哈
哈! 你有甚么好提议?」
  燕飞道:「你禁制约束丹毒,便如堤坝规限狂暴的洪流,如若能只开一道水闸,我便大
有机会引导有节制的丹毒寒流,游遍你全身经脉后,再转入我的体内去。丹毒泄出之时,你
我合力化寒为熟,然后融浑在本身的真气内。这叫以劫驯毒之法,老哥认为行得通吗?」
  安世清沉吟道:「你的办法不但有创意,且是匪夷所思。只恨我仍没有开水闸的本领,
只有堤坝全面崩溃的后果。」
  燕飞笑道:「只要你有能力护堤便成,我的真气会深入你丹田之内,找到堤坝,再开闸
导水。嘿!准备哩!」
  安世清忙严阵以待,道:「来吧!」
  
  刘裕呆立舱窗前,看着颖河西岸在日落下迷人的美景。
  叩门声响。
  刘裕道:「请进!」
  宋悲风来到他身后,道:「心情如何?」 
  刘裕道:「好多哩!」
  请宋悲风坐好后,在小几另一边坐下来。 
  宋悲风道:「我为你设身处地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认为你最好把与妖后的关系,向燕
飞说个清楚。如你发觉很难开口,我可以代你向他解释。」
  刘裕苦笑道:「见着他时再说罢。」
  宋悲风道:「你和淡真小姐仍有联络吗?」 
  刘裕心头立即涌起百般滋味,颓然摇首。 
  宋悲风叹道:「我明白你的心情,高门寒族之隔已持续近百年,非是任何人力可在短期
内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王恭更是高门里的高门!唉!」
  刘裕低声道:「宋叔放心,我晓得自己是甚么料子。」
  宋悲风低声道:「小裕可知大少爷曾在此事上为你出力?」
  刘裕一呆道:「玄帅?」
  宋悲风道:「玄帅曾亲口警告王恭,着他取消淡真小姐与殷仲堪之子的婚约,理由当然
不是因淡真小姐的心向着你,而是因殷仲堪与桓玄关系密切,一旦桓玄造反,王恭将因女儿
的婚姻处于很不利的位置。」
  刘裕心中填满对谢玄感激之情。由此亦可以看出家世比王恭更显赫的谢玄,并没有高门
寒族的偏见。
  刘裕道:「为何宋叔要和我谈论淡真小姐呢?」
  宋悲风淡淡道:「你坐稳了,因为我立即要告诉你,玄帅为你想出来明媒正娶淡真小姐
的唯一方法,且没人敢有异议。」
  刘裕猛震一下,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懂呆瞪着宋悲风。
  
  燕飞睁开双目,已是日落西山的时刻。
  此时他功力尽复,心境一片宁和,清净自在。只一夜光景,他已历经数劫,精神功力自
有突破,救回千千主婢的信念更是坚定不移。 
  安世清不知去向。
  在岩石前的大树上,被此有丹王之称的前辈高手撕掉一片树皮,刻上留言,书道:「劫 
尽毒去,重获新生。」
  燕飞涌起欢悦的感觉。
  昨夜之前卑鄙无耻的安世清已消逝,以前威慑天下的丹王安世清再次复活过来,所以留
字留得潇洒,去更去得潇洒,让燕飞能好好消化从他处吸取过来的丹毒,像吃补品般助长他
来自丹劫的先天真气。
  昨晚以火劫去水毒的换天之法并不是毫无困难,单凭燕飞的经验和功力实不足以应付,
幸好当安世清愈不用分神压抑丹毒,他的灵觉天机愈回复过来,两人携手合力、竭尽心智,
终于成功把水火浑融。在此险死还生的过程里,等如丹王全无保留地授了他一课丹术,实在
得益极大。
  燕飞从岩石上站起来,山风拂至,衣袂飘扬,顺手拿起身旁的蝶恋花挂到背上去,仰天
深吸一口气。
  星星开始在天上现身,暗黑的光线对他的视力全无影响。
  他隐隐感到安世清不待他回醒便飘然而去,是急返道山去寻他的妻子,把失去了的找回
来。燕飞有信心安世清会争取到圆满的结果,因为他已变回他爱妻以前深爱过的那一个人。
安玉 晴将会为她爹娘的破镜重圆欣悦。
  那对美丽神秘的美眸又再浮现心湖。
  她对世情的冷漠,是否因安世清受丹毒影响至性情大变而起的呢?她曾说过不把天地佩
放在心上,却不肯放过任青媞,大有可能是因任青媞显露出安世清丑陋的一面而痛心,故怎
都要为此向任青媞讨回公道。
  安玉晴曾从任遥剑下救过自己一命,现在他已向她作出该是最佳的回报。
  他们间微妙的关系亦可告一段落。
  安玉晴虽是曾令他动心的女子,不过现在他的爱已全倾注到纪千千身上,再不能容纳其
它人。
  他决定立即起程到荥阳去。
  他亦知没有可能凭一己之力,从慕容垂手上救回千千主婢,但至少他要见她一面,不单
是要慰相思之苦,更要面对面证实纪千千对他的爱没有任何改变。
  他要弄清楚纪千千的真正情况,弄清楚她因何不传来只言片语。
  假如纪千千已移情慕容垂,他会悄然引退,返回边荒集渡过余生,任由生命多添一道永
不 能磨灭的伤痕,继续他孤独寂寞的生涯。
  飕的一声。
  燕飞从岩石腾跃而起,投往岩下七、八丈远的一棵大树横伸出来的枝干上,再借力弹起,
轻如飘羽的逢树过树,遇林穿林的朝下方山脚掠去。
  天地像为他欢呼咏颂。
  他进入了武道的全新天地里,每一个动作均出乎天然,没有半丝斧凿之痕,不用凝神思
索,体内真气便会自然运作,而身体偏可作出天衣无缝的配合,使他每一个念头能随心之所
指地实行不悖。
  那种感觉不单是前所未有的,且是动人至极点。
  自被孙恩击败,埋土破土复出后,他曾有过类此的感觉,大战慕容垂,他的境界更直攀
上当时能达到的颠峰。
  可是功败垂成,只以一瞬之差眼睁睁瞧着纪千千重陷慕容垂的魔掌,他的境界便一直在
走下坡。
  到拓跋珪攻陷平城,大家拟出拯救纪千千主婢的大计,他便从颓唐失意里振作起来,生
出强大的斗志。
  现在吸收了丹毒,把火劫水毒两种极端相反的道家修真之宝融合归一,他终臻至圆满的
境界。
  他再没有丝毫畏惧,包括面对茫不可测的未来。

第十二章 火劫水毒

  燕飞睁开双目,漫空雨丝从天上洒下,把山区转化为烟雨迷蒙的大地,远处隐见山峦南
面起伏的丘陵平野。 
  如不是他生出感应,晓得安世清从冥坐里醒过来,他可以如此坐上多一天,直至完全复
元。
  不过出乎他意料之外地,经过半晚静修,他的伤势已好得七七八八。
  果然不出他所料,秘道石阶往下二十多级后,往横延展百丈,穿过孤绝崖下的泥层区,
把他们带到置身的巨岩来。岩石嵌在山坡处, 林海幡然淆乱,虽仍是没路可通,但当然难
不倒像他们般的高手。
  两人身负重伤,不敢在深夜下山,于是盘膝打坐,直至此刻。
  燕飞朝在岩石另一边打坐,距他只有丈许的安世清瞧去,后者正把目光投往远方,脸上
现出失意伤感的神情。
  他的伤势显然也大有好转,对燕飞的注视生出反应,叹道:「我完了!安世清完了!竟
斗不过你这毛头小子,天下再没有我的份儿,再没有人把放我在眼内。」
  燕飞心忖他心内又不知在转甚么鬼念头,然而不论他装出任何姿态模样,再不会轻易信
他。
  道:「为何要杀我呢?」
  安世清仍没有朝他瞧来,心灰意冷的道:「我不是说过吗?因为你看过天地佩合壁的情
况。」
  燕飞不解道:「可是我未见过心佩,看过又如何呢?难道在缺少心佩的情况下,我仍可
寻到《太平洞极经》吗?」
  安世清淡淡道:「因为你不明白,心佩只是一片平滑如镜,没有任何纹样的玉石,所以
天 地佩大有可能载的已是寻宝全图。」
  燕飞愕然道:「为何肯告诉我这个秘密?」 
  安世清终于朝他瞧来,眼中射出说不尽的落泊无奈,语气却平静得似在说别人的事,道:
「因为我已失去雄心壮志,又见你不念旧恶,所以感到和你说甚么都没有问题。唉!我已十
多年没有机会和别人谈心事。」
  燕飞领教过他的反复无常,对他深具戒心,忍不住截其破绽道:「令千金呢?你难道从
来 不和她谈心事吗?」
  安世清现出苦涩的表情,道:「玉晴自六岁便随她娘离开我,到近几年才时来看我,虽
只是一峰之隔,可是我已十多年没见过她的娘。」 
  燕飞一呆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何事?因何弄成这样子?嘿!我只是顺口一问,荒人本
不该理别人的私隐的。」
  安世清目光移回细雨漫空的林涛,无限欷嘘的道:「是我不好!终日沉迷丹道,终于闯
出祸来,中了丹毒,不但性情大变,行为思想更变得离奇古怪,时生恶念,道功也因而大幅
减退,不论她如何劝我,我仍是死性不改,她遂一怒带玉晴离我而去,搬到另一山头结芦而
居,还有出言如我敢踏足她的山头半步,立即自尽。唉!我安世清一生人,只有她能令我动
心,只恨我不懂珍惜,白白错过皇天对我的恩赐。」
  燕飞心忖这才合理,安世清之所以如此「名不符实」,皆因炼丹炼出岔子,他的话亦解
释了因何安玉晴的气质才情与他有着天南地北的分别。
  乘机问道:「老哥的心佩怎会落在逍遥教的妖后手上呢?」
  安世清愧然道:「是我不好,中了此妖女之计,见她昏迷在山脚处,竟对她起了色心,
被她耍得团团转的,致失去心佩。我不是要为自己脱罪,一切全是身上丹毒累事,令道心失
守,个中情况,我不想再提。亦因为此事激发我解除丹毒的决心,所以到这里来寻丹劫。自
老头子死后,丹劫便不知所踪,我总怀疑丹劫是收藏在孤绝崖上。」
  又往他望来,道:「你怎会晓得丹劫呢?是否真的藏在你身上。唉!勿要以为我在耍手
段,我现在对任何事都心如死灰,纵使得到丹劫又如何?老头子办不到的事,我恐怕更不行,
根本没有人能驯服丹劫。」
  燕飞耸肩道:「丹劫给我吞服了!」
  安世清剧震失声叫道:「甚么?」
  燕飞遂把事情说出来,不忍瞒他。
  听罢后安世清现出哀莫大于心死的神色,点头道:「现在我可以死了这条心,回云雾山
终老,从此不踏入江湖半步,以免丢人现眼。」 
  又道:「老弟若有事要办,请便,我还想在这裹坐一回儿,想点东西。」
  燕飞微笑道:「我有一个古怪的主意,老兄找着我,不等于也找着丹劫吗?且是不用驯
服的活丹劫。」
  安世清二度剧震,朝他呆瞪。
  燕飞道:「要不要试试看?」
  燕飞双掌按在安世清背上,问道:「何谓丹毒?」
  安世清答道:「丹有内丹和外丹之分,我之所以被人称为丹王,正因把内丹外丹合而为
一,相辅相乘。而不论炉鼎药石、炼丹修真,说到底仍是「水火之道」,火之极为「劫」,
水之极为「毒」。丹劫丹毒,实为炼丹失调的两个极端,这样说老弟明白了些儿吗?」
  燕飞恍然道:「老哥要找寻丹劫,正是要以劫制毒,对吗?」
  安世清叹道:「比起丹劫,我体内的丹毒根本微不足道,所以不存在谁能制服谁的问题。 
最大可能是我服下丹劫后,立即化作飞灰。不过若你是我,尝过多年被丹毒戕害的滋味,也
宁愿痛快地被天火焚身而亡。」
  燕飞的真气已在他体内经脉周游一遍,发觉此老道道功深厚,却没有丝毫异样处,讶道: 
「老哥体内情况很正常啊!」
  安世清苦笑道:「因为我施展了锁毒的秘技,把改变了我一生的丹毒密封于丹田之内,
也分去了我至少三成功力,令我有些最得意压箱底的本事也无法从心所欲。」
  燕飞道:「老哥须解封方成。」
  安世清叹道:「待我交待后事再说吧!」 
  燕飞吓了一跳道:「不是这般严重吧?」 
  安世清道:「比我说的更严重,每到一段时间,丹毒会破禁而出,在我成功再次把它密
封起来前,折磨得我死去活来。如此情况近两年来愈趋频密。在过去的六个月,丹毒曾三次
破掉我的禁制,最接近的一次我仅可险胜,所以如现在自行解封,而你又帮不了我,我肯定
再没有能力且没有斗志去对付它。所以当你发觉我的头脸开始冰化结霜,千万勿要犹豫,立
即把我了结,免得我白受十多天活罪。」
  燕飞心中唤娘,虽说安世清面对是另一种极端,但也可从自身焚心的痛苦去体会他的苦
况。正因丹毒的威胁,不但使堂堂丹王变成反复自私的小人,更令他部分功力因要分去压抑
丹毒而大幅减退。
  忙道:「且慢!」
  安世清道:「迟和早还不是一样吗?是好是歹都要试一次。」
  燕飞道:「我有个直觉,如你就那么解开禁制,让丹毒洪水缺堤般涌出来,不但你会丧
命,我恐怕也难逃毒劫之灾。」
  安世清道:「怕甚么,你见情势不对,便运劲把我震下岩石,保证你全然无损。别忘你
是活的丹劫,对丹毒有比任何高手更强的抗力。」 
  燕飞道:「我如是这种人,根本不会冒险为你驱除丹毒。所以现在我们是命运与共,不
论是生是死,我也会坚持到底,不成功誓不休。老哥明白吗?」
  安世清默然片刻,道:「若我可以为玉晴作主,我会把玉晴许给你,不但因玉晴是我安
世清最大的骄傲,更因你这种人举世难求。哈!当然她只会听她娘的话,而不会听我的。哈
哈! 你有甚么好提议?」
  燕飞道:「你禁制约束丹毒,便如堤坝规限狂暴的洪流,如若能只开一道水闸,我便大
有机会引导有节制的丹毒寒流,游遍你全身经脉后,再转入我的体内去。丹毒泄出之时,你
我合力化寒为熟,然后融浑在本身的真气内。这叫以劫驯毒之法,老哥认为行得通吗?」
  安世清沉吟道:「你的办法不但有创意,且是匪夷所思。只恨我仍没有开水闸的本领,
只有堤坝全面崩溃的后果。」
  燕飞笑道:「只要你有能力护堤便成,我的真气会深入你丹田之内,找到堤坝,再开闸
导水。嘿!准备哩!」
  安世清忙严阵以待,道:「来吧!」
  
  刘裕呆立舱窗前,看着颖河西岸在日落下迷人的美景。
  叩门声响。
  刘裕道:「请进!」
  宋悲风来到他身后,道:「心情如何?」 
  刘裕道:「好多哩!」
  请宋悲风坐好后,在小几另一边坐下来。 
  宋悲风道:「我为你设身处地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认为你最好把与妖后的关系,向燕
飞说个清楚。如你发觉很难开口,我可以代你向他解释。」
  刘裕苦笑道:「见着他时再说罢。」
  宋悲风道:「你和淡真小姐仍有联络吗?」 
  刘裕心头立即涌起百般滋味,颓然摇首。 
  宋悲风叹道:「我明白你的心情,高门寒族之隔已持续近百年,非是任何人力可在短期
内改变这种根深蒂固的传统。王恭更是高门里的高门!唉!」
  刘裕低声道:「宋叔放心,我晓得自己是甚么料子。」
  宋悲风低声道:「小裕可知大少爷曾在此事上为你出力?」
  刘裕一呆道:「玄帅?」
  宋悲风道:「玄帅曾亲口警告王恭,着他取消淡真小姐与殷仲堪之子的婚约,理由当然
不是因淡真小姐的心向着你,而是因殷仲堪与桓玄关系密切,一旦桓玄造反,王恭将因女儿
的婚姻处于很不利的位置。」
  刘裕心中填满对谢玄感激之情。由此亦可以看出家世比王恭更显赫的谢玄,并没有高门
寒族的偏见。
  刘裕道:「为何宋叔要和我谈论淡真小姐呢?」
  宋悲风淡淡道:「你坐稳了,因为我立即要告诉你,玄帅为你想出来明媒正娶淡真小姐
的唯一方法,且没人敢有异议。」
  刘裕猛震一下,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懂呆瞪着宋悲风。
  
  燕飞睁开双目,已是日落西山的时刻。
  此时他功力尽复,心境一片宁和,清净自在。只一夜光景,他已历经数劫,精神功力自
有突破,救回千千主婢的信念更是坚定不移。 
  安世清不知去向。
  在岩石前的大树上,被此有丹王之称的前辈高手撕掉一片树皮,刻上留言,书道:「劫 
尽毒去,重获新生。」
  燕飞涌起欢悦的感觉。
  昨夜之前卑鄙无耻的安世清已消逝,以前威慑天下的丹王安世清再次复活过来,所以留
字留得潇洒,去更去得潇洒,让燕飞能好好消化从他处吸取过来的丹毒,像吃补品般助长他
来自丹劫的先天真气。
  昨晚以火劫去水毒的换天之法并不是毫无困难,单凭燕飞的经验和功力实不足以应付,
幸好当安世清愈不用分神压抑丹毒,他的灵觉天机愈回复过来,两人携手合力、竭尽心智,
终于成功把水火浑融。在此险死还生的过程里,等如丹王全无保留地授了他一课丹术,实在
得益极大。
  燕飞从岩石上站起来,山风拂至,衣袂飘扬,顺手拿起身旁的蝶恋花挂到背上去,仰天
深吸一口气。
  星星开始在天上现身,暗黑的光线对他的视力全无影响。
  他隐隐感到安世清不待他回醒便飘然而去,是急返道山去寻他的妻子,把失去了的找回
来。燕飞有信心安世清会争取到圆满的结果,因为他已变回他爱妻以前深爱过的那一个人。
安玉 晴将会为她爹娘的破镜重圆欣悦。
  那对美丽神秘的美眸又再浮现心湖。
  她对世情的冷漠,是否因安世清受丹毒影响至性情大变而起的呢?她曾说过不把天地佩
放在心上,却不肯放过任青媞,大有可能是因任青媞显露出安世清丑陋的一面而痛心,故怎
都要为此向任青媞讨回公道。
  安玉晴曾从任遥剑下救过自己一命,现在他已向她作出该是最佳的回报。
  他们间微妙的关系亦可告一段落。
  安玉晴虽是曾令他动心的女子,不过现在他的爱已全倾注到纪千千身上,再不能容纳其
它人。
  他决定立即起程到荥阳去。
  他亦知没有可能凭一己之力,从慕容垂手上救回千千主婢,但至少他要见她一面,不单
是要慰相思之苦,更要面对面证实纪千千对他的爱没有任何改变。
  他要弄清楚纪千千的真正情况,弄清楚她因何不传来只言片语。
  假如纪千千已移情慕容垂,他会悄然引退,返回边荒集渡过余生,任由生命多添一道永
不 能磨灭的伤痕,继续他孤独寂寞的生涯。
  飕的一声。
  燕飞从岩石腾跃而起,投往岩下七、八丈远的一棵大树横伸出来的枝干上,再借力弹起,
轻如飘羽的逢树过树,遇林穿林的朝下方山脚掠去。
  天地像为他欢呼咏颂。
  他进入了武道的全新天地里,每一个动作均出乎天然,没有半丝斧凿之痕,不用凝神思
索,体内真气便会自然运作,而身体偏可作出天衣无缝的配合,使他每一个念头能随心之所
指地实行不悖。
  那种感觉不单是前所未有的,且是动人至极点。
  自被孙恩击败,埋土破土复出后,他曾有过类此的感觉,大战慕容垂,他的境界更直攀
上当时能达到的颠峰。
  可是功败垂成,只以一瞬之差眼睁睁瞧着纪千千重陷慕容垂的魔掌,他的境界便一直在
走下坡。
  到拓跋珪攻陷平城,大家拟出拯救纪千千主婢的大计,他便从颓唐失意里振作起来,生
出强大的斗志。
  现在吸收了丹毒,把火劫水毒两种极端相反的道家修真之宝融合归一,他终臻至圆满的
境界。
  他再没有丝毫畏惧,包括面对茫不可测的未来。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