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五
第十一章 仍是朋友
  
  燕飞和安世清静候片刻,尼惠晖再没有传话过来。
  安世清忍不住探头一看,讶道:「竟不见半个人影。」
  转向燕飞道:「妖妇该是故意摆出莫测高深的姿态,试探我们的反应。另一方面却使人
设法取来长索,只要勾上这边的一棵大树,便可以轻易飞渡。」
  燕飞道:「她要试探的只是我,因为她并不晓得老哥你的存在。莫测高深的是我而非她。 
例如我为何自己走到这绝地来?又斩断吊桥陷自己于绝地?究竟燕飞在故弄甚么玄虚呢?」 
  安世清笑道:「对!你为何明知尼惠晖追在你后面,仍敢到只有一条出路的孤绝崖来
呢?」 
  燕飞开始发觉他有着孩儿的脾性,纵然在眼前的绝境里,仍可以开心得像个玩游戏的顽
童。
  微笑道:「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处是孤绝崖。」
  安世清微一错愕,接着忍不住的捧腹狂笑,笑得流出眼泪来,又怕笑声惊动敌人,更可
能 牵动内伤,忍笑得有多辛苦就多辛苦。
  不住点头道:「这答案很精采。」
  又咳嗽起来,好一会方回复过来,道:「我很清楚尼妖妇,生性多疑,即使取得长索,
仍不会鲁莽地闯过来。」
  朝燕飞瞧来道:「你可以应付吗?」
  燕飞道:「该勉强可以大战十个回合。」 
  安世清苦忍着笑,投降道:「不要引我笑了,否则我五个回合都捱不住。唉!你是否准
备跳崖呢?赌赌掉进水里去还是撞石自尽。」 
  燕飞从容道:「以我们目前的伤势,跳进水裹和撞上石头根本没有分别,肯定内伤一发
不可收拾,结局不出淹死或被水流带得撞往乱石。」
  心中生出荒谬的感觉,他们从对敌变为必须同舟共济固然荒谬,如他们跳崖而死更是荒
谬绝伦,说出去肯定没有人肯相信。
  安世清奇道:「既然如此,为何你仍是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儿,似在欣赏孤崖夜景的神
态。」 
  燕飞瞥他一眼,道:「老哥不也是开心得像个小伙子吗?」
  安世清道:「我怎么同呢?我今年六十五岁,人生的悲欢离合全经历过,早死晚死亦不
觉抱憾。你小燕飞正值盛年,大好人生正等着你去尝试和享受。」
  燕飞没好气道:「我根本没想过自己会命绝于此。趁有点时间,我可否问老哥你几个问
题?」
  安世清坦然道:「只要是和逃命有关,老哥我为了自己,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其它的就请免问哩!」
  又叹道:「我安世清英雄一世,想不到竟有落难之时,燕飞你确是了得,而我则只能怪
自己胡涂。」
  燕飞问道:「老哥你因何事到孤绝崖来。」 
  安世清皱眉道:「这与逃生有何关系?」 
  燕飞道:「时间无多,答了又于你何损?如逃不了只好跳崖,逃得了的话你还要好好谢
我呢!」
  安世清点头道:「对!死到临头还有甚么好隐瞒的。我是听到消息,弥勒教大举进攻孤
绝崖的太乙观,江凌虚负伤只身逃出,不知所踪,而太乙观则被夷为平地。所以立即抛开一
切,从建康赶到这里来,希望可以寻得我师门的异宝,至于那是甚么东西,你最好不要知
道。」 
  燕飞直觉感到安世清寻找的是「丹劫」,当然是劳而无功,因为「丹劫」已成他腹内之
物,被他消化掉了。
  续问道:「丹房内被人搜得天翻地覆,是否你的所为呢?」
  安世清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来时已是这个样子。」
  燕飞道:「江凌虚是怎样的一个人?」
  安世清现出不屑的神色,道:「他最懂讨老头子欢心,嘿!即是他师傅的欢心,恃着有
点小聪明,终日在转歪念头,给我提鞋也不配。」 
  燕飞道:「你对他倒非常熟悉。」
  安世清冷笑道:「我和他朝夕相对了二十多年,怎会不清楚他的为人和心性。」
  燕飞愕然瞧着他。
  安世清不耐烦的道:「我不想提起他,还有其它的问题吗?」
  燕飞道:「仍是关于他的,如弥勒教倾巢而来,尼惠晖武功又不在江凌虚之下,在这样
的绝地,江凌虚如何可突围逃走?」
  安世清剧震道:「对!以他的为人,肯定不会自陷于绝地,该有绝处逃生之路。」
  燕飞和安世清不约而同朝靠着的丹房望去,然后你眼望我眼。
  安世清颓然道:「如有秘道,早给我发现了,至于其它地方全压在颓垣败瓦之下,一时
间如何寻找?」
  燕飞道:「我猜到是谁把丹房逐砖逐石的去翻开来看,就是弥勒教的妖人,因为他们发
觉江凌虚逃进丹房后失去踪影,认为丹房内必有秘道,所以彻底搜查,最后无功而退。」
  安世清沉吟道:「你的推测合情合理,不过丹房内确实没有秘道。」
  燕飞道:「丹房内确没有秘道,他从正门进入丹房,关上铁门,再从活壁逃走,掠往悬
崖去。嘿!他可能已跳崖自尽。」
  拍拍身后墙壁道:「此壁某处肯定有活门,不过我们不用费神寻找,因为找到也只是出
入 方便点。」
  安世清凝望三丈许外的崖缘,喃喃道:「我明白了!并没有逃生的秘道,却有藏身的秘
穴,是我们少年时大家玩捉迷藏时无意发现的。我记起来哩!唉,有十年哩!我差些儿忘掉
呢!」 
  接着弹起来,朝前奔去,雀跃道:「快来!迟则不及!今趟我们有救哩!」
  安世清在崖边止步,脱下宽大的外袍,道:「换了平时,我可以运功以掌吸壁,下攀半
丈,可抵达深只丈许的凹洞。现在却不行,如此运劲,恐怕立即引致内伤发作,所以只好借
助工具。」
  燕飞正朝崖壁瞧下去,正是夜临深渊,纵深莫测,最使人脊生寒意是崖壁往内倾斜,孤
崖悬空在广阔的虚空处,看不到崖壁的情况。 
  可以想象当年于此立观的道家高人,以此作为修身之所,自有一番情怀。
  看着安世清把宽袍卷成一束,像一条粗索,怀疑的道:「我该没有能力劲贯你的袍索,
你 的袍子可靠吗?」
  安世清将另一端送入燕飞手里,笑道:「我此袍并非普通之物,而是以冰蚕丝织成,坚
韧无比,不怕刀剑,放心吧!」
  又深吸一口气道:「你先助我下降入凹穴内,然后往下跃来,我会把你扯进凹穴里去。」 
  燕飞沉腰坐马,勉力运转真气,两手抓着袍索点头道:「去吧!」
  安世清抓紧另一端,深深望他一眼,似是有点犹豫,然后轻轻跃离崖缘,倏忽间消没在
崖缘下。
  袍索猛地扯直。
  燕飞浑身一震,差点抓不紧袍索,难过得五脏翻腾,想不到拉扯力如此狂猛。
  他感到另一端的安世清在摇荡着,接着手上一轻,显然安世清已成功登穴。
  燕飞抹掉额上汗珠,心忖内伤的严重,恐怕超乎自己估计。
  安世清在下面低喝道:「快跳下来!」
  燕飞心忖这叫赌命,如安世清一个抓不稳袍索,自己便要掉往百丈深渊,摔个粉身碎骨。 
不过摔死怎都胜过落入尼惠晖手上,猛一咬牙,先尽力提气轻身,始往下跳去。
  耳际生风,倏忽间已下沉近丈,安世清出现眼前,正立足于一凹洞内,双目奇光闪闪。 
  袍索再次扯个笔直,燕飞虚悬凹洞下方半丈许处,山风拂至,更添摇荡虚空的险境。
  燕飞抬头仰望,刚好安世清从凹穴探头出来,两人四目交投。
  在星月的微光下,安世清现出个诡异的笑容,道:「如不是我舍不得放弃随我纵横天下
数十年冰蚕衣,我就这么放开双手,小子你便要一命呜呼。哈!我安世清略耍点手段,便把
你骗得服服贴贴,也不想想我岂能容见过天地佩合璧的人活在世上?小子你去吧!」
  一手扯着袍索,另一手往燕飞面门拍下来。 
  燕飞哪想得到他会忽然反脸,乘人之危,人急智生下急叫道:「丹劫!」
  袍索猛颤,安世清拍来的一掌迅即收回去,抓着袍索,双目亮了起来,道:「你在说甚
么?」 
  燕飞体内血气翻腾,眼冒金星,抓得非常吃力,忙道:「丹劫在我身上,若有半字虚言, 
教我不得好死。」
  他说的确非虚言。
  安世清难以置信的道:「不要骗我,这是没有可能的,丹劫怎会在你手上?」
  燕飞心中大骂,口上却道:「你要找的是否一个刻上丹劫两字的密封小铜壶呢?」
  纵使在寒风呼呼声里,燕飞仍感到全身冒熟汗,奇怪的是体内真气反有复苏之象,开始
于丹田内结集。
  燕飞忙施拖延之计,苦笑道:「我哪来的手去取壶给你看呢?」
  安世清大怒道:「勿要弄鬼,否则我索性放手,让你掉下去,过几天养好伤再设法到下
面去寻回宝衣铜壶。」
  燕飞待要说话。
  上方异响传至,似是衣服拂动之声。
  安世清双目立现凶光,燕飞心叫不好,知他想放手害死自己,忙腾出一手指指嘴巴。
  安世清双目凶光消散,变成呆瞪着他,额角渗出汗珠,显示他再支持不了多久。
  燕飞打出着他往上拉的手势,又二度指着嘴巴,表示如不答应,会张口狂呼。
  上面忽然传来男人的声音道:「启禀佛娘,寻不到半个人影。」
  尼惠晖的声音道:「没有可能的,我清楚感觉到他正在孤绝崖上。」
  燕飞心忖幸好自己正意守丹田,封闭了心灵,使心神不外泄。
  尼惠晖道:「你们四人给我护法,我要立即施术,看这小子逃到哪里去?」
  燕飞开始逐寸上升,显示安世清终于屈服。 
  燕飞心中好笑,故意加重拉力,尽量消耗安世清所余无几的真气。他并不是要拿自己的
小命开玩笑,而是因伤势大有起色,即使安世清抓不住袍索,他也有把握扑附崖壁,以吸盘
之劲攀往石穴。
  燕飞的头先到达洞穴边缘,见到扯得满头大汗、脸红如火的安世清。忽然松手,正用尽
力气把他扯上来的安世清哪收得住拉势,登时变作滚地葫芦,连人带袍直滚往洞穴另一边,
「砰」的一声撞在尽端的岩壁处。
  燕飞两手早抓着穴边,运力升起身体,翻入穴内去。
  外面山风呼呼,把穴内所有噪音掩盖,不虞会惊动敌人。
  燕飞长身而起,瞧着安世清灰头土脸的从穴内的暗黑处狼狈的爬起来,笑道:「老哥别
来无恙啊!」
  安世清也是了得,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拍拍身上的尘土,笑道:「老弟勿要误会,我只
是想试试老弟你在生死存亡之际的应变之才吧! 你过关哩!」
  倏地冲前,一手挥袍迎头照脸的向燕飞卷来,惑其耳目,另一手探出中指,点往他胸口
要穴。
  燕飞也不知好气还是好笑,此刻的安世清只是个恬不知耻的小人,哪来半点高手风范,
谁想得到清丽如仙的安玉晴竟有这么一位亲爹。此时他使出的招式架势十足,却没有他先前
的半成功力。
  从容矮身坐马,避过冰蚕衣,以指对指,命中他指尖。
  安世清惨哼一声,断线风筝似的抛开去,二度撞上洞壁。
  这次他再爬不起来,骇然道:「你的内伤好了吗?」
  燕飞踏前两步,低头俯视,微笑道:「只是好了点儿,幸好已足够收拾你这无情无义的
老头子有余。」
  安世清挨着洞壁发呆,不住喘息,艰难的道:「丹劫是否真的在你身上?」
  燕飞讶道:「人死了便一了百了,知道与不知道有何分别?」
  安世清毫无愧色的道:「正因我快要死了,方有资格问你。有种的便下手吧!」
  燕飞怒道:「杀你还须有种或没种吗?让开好吗?给我到穴口处去。」
  安世清怀疑的道:「你是想逼我跳崖吗?不要忘记只要我大喝一声,惊动尼妖妇,黄泉
路上你便要与我作伴。」
  燕飞没好气道:「念在你找到秘道的入口,今次便放过你。」
  安世清一震下别头朝背靠洞壁瞧去,又伸手抚摸,大喜道:「还是老弟你了得,这后壁
竟变得平滑了。」
  燕飞道:「你想讨好我,便立即让路。」 
  安世清忙从地上爬起来,燕飞移往一边,让他移离穴口处。
  燕飞来到石穴尽端,双手开始探索。当第一次安世清撞上石壁,他仍未觉察,可是安世
清二度撞上石壁时,他终于听到回声空空洞洞的,壁后显然是空的。
  「找到哩!」
  安世清大喜趋前,似没和他发生任何过节的样子,道:「在哪里?」
  燕飞右手按着壁边,笑道:「这叫天无绝人之路,看着吧!」
  用力一按,半尺见方的石壁凹陷下去,发出「得」的一声。
  安世清哈哈笑道:「老江这兔崽子真想得到,把逃生秘道设在这里,难怪能避过尼妖妇
的毒手。」
  燕飞知道死壁已变成活门,运力一推,石壁洞开,内里黑暗得以两人的目力仍看不到其
中情况。
  安世清从怀内掏出火熠子,说了声「看我的」,把火熠子燃亮。
  洞内大放光明。
  一道往下延伸至无尽暗黑处的石阶梯,出现眼前。
  安世清叹道:「真令人不敢相信,却又是眼前的事实。」
  燕飞淡淡道:「这条秘道不可能太长,若直通往山脚,恐怕数百年也开凿不出来。」
  安世清朝他望来,低声道:「我们仍是朋友,对吗?」
  燕飞哈哈笑道:「我们不是朋友是甚么呢?」 
  领先步下石阶。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