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五
第 七 章 大局已定
  
  经过一晚充足的休息,二干多名拓跋鲜卑族的精锐战士,精神抖擞地在平城北门外二千
步外处排开阵势,分成左中右三军,兵锋直指北门。
  他们既没有任何攻城工具,与城墙更隔着护城河,而即使有工具又如何?以这样为数可
怜的兵力去进攻平城,实与送死没有分别。可是人人士气昂扬,合而成强大的信心,令敌人
生出疑神疑鬼的感觉。
  高彦和庞义立马在拓跋瓢和长孙嵩马后,两人互望,均不明白拓跋瓢等人有甚么奇谋妙
计可戡定平城?拓跋珪和燕飞的不知所踪,更透着一股神秘兮兮的味儿。
  忽然后方异响传来。
  高彦和庞义别头瞧去,只见数里外尘埃大作,漫山遍野均是疾驰而来的战士,飘扬的更
是拓跋珪的旗帜,乍看最少五、六千人之众。 
  两人心忖主力大军终于杀到,难怪拓跋瓢等如此好整以暇,有恃无恐。
  交换个眼色,露出这才像点样子的释然神色时,拓跋瓢和长孙嵩已带头大声吶喊欢呼,
众战士齐声回应,更挥动武器,情绪高涨至极点。
  反之墙头上敌人无不露出惊骇神色,显是胆为之丧。
  「砰!」
  更令人意外的事发生了,城内不知谁人放出烟花火箭,直冲上天空,爆开红色的火花,
尽管是在光天化日下,仍是非常夺目。
  拓跋瓢拔出马刀,狂喝道:「东门破哩!儿郎们随我来。」
  庞义和高彦仍摸不着头脑,战号早已吹得响彻城内外,二千多人如臂使指,掉转马头,
绕城疾跑,似是要改攻东门。
  城墙上的敌人乱成一团,城内隐有喊杀和兵器交击声传出来。
  北方的大军则不住逼近,愈添形势的紧张和形成对守城敌人的庞大压力。
  庞义和高彦糊里胡涂的跟着大队走,转眼绕过城的东北角,东门竟然放下吊桥,还有大
批人正与守城的敌人展开浴血搏杀。
  高彦和庞义两人喜出望外,均晓得慕容详完蛋了,只是这二千三百精锐战士,已足可大
破平城,何况还有正全速赶来的主力大军。
  战士吶喊声中,骑队已势如破竹踏着吊桥直杀入城内去,敌人立即溃不成军,四散逃命。 
  
  夕照之下,战船开离广陵。
  船上不但有刘裕、宋悲风,还有孔靖和他十多名保镖。
  今早刘裕从大江帮派驻在广陵的人得到确切响应,江文清会在两天后的清晨与孔靖在颖
口会面,所以刘裕通过孙无终请准刘牢之,邀孔靖同行。
  孔靖对宋悲风非常尊重,又见宋悲风随刘裕北上边荒集,登时对他更刮目相看,再没有
丝毫怀疑谢家对刘裕的重视。
  刘裕立在船尾,满怀感触。当日与纪千千乘船往边荒集的情景,仍是历历在目,而人事
都不知变多少回,他现在担心的竟是安世清父女会否穷追不舍。
  宋悲风来到他身旁,低声道:「小裕在广陵的日子肯定很不好受,现在我也心如铅坠,
患得患失。」
  刘裕苦笑道:「谁给卷进弒君的事情里,都不会好受。」
  宋悲风道:「即使我们明知是可行之计,又力所能及,可是因忠君爱国的思想太过根深
蒂固,想想还可以,却没法付诸行动。谢家也有这么一个包袱,否则以少爷的兵权,安公的
威信,要取司马皇朝而代之,实乃易如反掌的事。只有逍遥教的妖女,方会视弒君只是捏死
一只蚂蚁般简单。」
  刘裕问道:「宋叔也认为此为可行之计?」 
  宋悲风叹道:「我真的不知道,只知若司马曜变成司马道子的应声虫,谢家将片瓦无存, 
你我也肯定受尽凌辱而亡。可是司马曜如忽然驾崩,那甚么事都可能发生,各方势力必以此
为借口声讨司马道子和王国宝,把一切罪名推在两人身上,因为不论是张贵人或楚无暇,均
是在司马道子同意下由王国宝献予司马曜。在如今的情况下对我们是愈乱愈好,谢家始终是
南朝第一世族,司马道子和王国宝在自顾不暇的情况下,焉敢犯众怒对付谢家。北府诸将亦
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
  刘裕对宋悲风有种莫以名之的感觉,首先宋悲风有点像谢安和谢玄的代表,因为他熟知
两人的想法。其次是两人颇有同病相怜之处,因为他们均是以司马道子为首的权力集团,欲
得之而诛的人,同样须为保卫谢家而不惜一切。 
  刘裕道:「玄帅怎样看参军大人?」
  宋悲风淡淡道:「大少爷从没有直接评论刘牢之,只说过一句话,那是当我问及刘牢之
肯否维护你时,他答道那就须看你刘裕对他的利用价值有多大。小裕明白吗?」
  刘裕听得心中佩服,目前的情况确是如此。 
  宋悲风道:「你有否想过另一个严重的问题,今次到边荒集去,你会面对燕飞,假如安
世清父女确因玉佩直追到边荒集去,你如何向燕飞解释呢?此事必牵涉到妖后任青媞,何况
纸终包不着火,以燕飞的灵异,终会发觉你向他说谎。」
  刘裕尚未有机会向他说及边荒集的现况,道:「暂时我们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因为
燕飞为拯救纪千千主婢,将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在边荒集。唉!我的感觉真矛盾,既希望他
在边荒集,凭他的蝶恋花对付竺法庆的十住大乘功;又希望他不在边荒集,那便不用面对被
他识破我与任青媞的交易问题。」
  宋悲风是唯一明白他心情的人,叹道:「想起千千小姐被掳北去,我便心焦如焚,可是
又不能置弥勒妖人的事不理。」
  刘裕道:「千千主婢并没有实时的危险,更何况她们在慕容垂的手上,急也急不来。当
时机来临之际,我们可为她们拼命出力。」
  宋悲风颓然道:「我对此事想法灰黯悲观,即使倾尽边荒集的力量,对上慕容垂,在自
保 上仍危矣乎哉,更遑论主动出击,从他手上救出千千小姐主婢。」
  刘裕道:「燕飞只差一点便大功告成。」 
  宋悲风道:「那或者是唯一的机会,可惜得而复失,痛失良机,但也使人从心底欣赏千
千小姐对婢子的情义。」
  刘裕讶道:「你也晓得其中经过?」
  宋悲风道:「此事早传遍建康,也令燕飞坐稳边荒第一高手的宝座,成为能与孙恩、慕
容垂相提并论的顶尖高手。」
  刘裕道:「机会永远存在,燕飞是个能人所不能的人,他会为自己制造机会。别人或猜
不到他的计划,但我却清楚有一个人,可以助他完成此近乎不可能的救人壮举,此人就是拓
跋族之主拓跋珪。我曾和他并肩作战,明白他的能耐。」
  宋悲风舒出紧压心头的一口气,点头道:「听你这么说,我有点像在绝对的黑暗里看到
一点光明,心里舒服多了。」
  又道:「如果任青媞没有说谎,我们将要应付安世清父女。你曾先后和安世清、孙恩交
手,两人的武功相较如何呢?」
  刘裕想起夺去天地佩的鬼脸怪人便犹有余悸,苦笑道:「依我看纵使不是在伯仲之间,
也所差无几。」
  宋悲风咋舌道:「安世清竟高明至此?」 
  刘裕道:「但愿任青媞确是夸大了心佩,否则我们在边荒集的日子绝不易过,唉!想想
也教人头痛,希望安世清无暇插手此事。」
  宋悲风沉吟道:「不论是孙恩、江凌虚又或安世清,均对玉佩志在必得,究竟《太平洞
极经》隐藏着甚麽惊天动地的秘密呢?」
  刘裕正要答话,孔靖派人来请他们到舱厅共进晚膳,他们只好收拾心情,回舱厅去也。 
  
  慕容详几乎是当东城门被破的一刻,立即率众仓皇从南门离开,助守的后燕盟帮众登时
军心涣散,落荒而逃。
  不过也难怪慕容详,皆因他一错再错,看不清从北面以铺天盖地的声势,直逼而来的拓
跋族主力大军,只是由二百多名战士和数千匹佯装进贡的无鞍空骑在虚张声势。还从其方向
误以为驻守长城的部队已被击垮,故拓跋族的「主力大军」能长驱直进,挥兵攻打平城。
  慕容详且因摸不准雁门方面的形势,率领疲军直接逃回中山,坐失固守雁门与平城对峙, 
再从中山调兵来援以平反败局的天大良机。
  当高彦和庞义晓得「主力大军」的真相,两人都暗里抹一把冷汗,更为拓跋珪的胆色和
手段惊叹。拓跋珪不但是等待的专家,且是冒险的高手。
  拓跋珪并不以攻陷平城而暂息战鼓,竟立即派出长孙嵩和拓跋瓢,率领二千战士向雁门
进军。又以数百朔方帮徒打头阵,先一步混进雁门,散播谣言动摇民心军心。
  当平城落入拓跋珪的绝对控制下,从长城来的燕国边防军终于在日落前到达,见到坚固
如平城亦在两日间被夺,骇然大惊,岂敢攻城送死,径自逃返中山去。
  至此大局已定,攻陷平城的梦想成为现实。翌日黄昏喜信传来,比之平城的兵力更是不
堪 的雁门城守军弃城逃走,被拓跋军和平进占。为拓跋珪踏足中原争霸的鸿图大计,展开
新的一页,胜得漂亮精采。
  在这长城内的广阔区域,经苻坚不停的把拓跋族的亡国之民迁徙往这里来,强迫其放弃
游牧生活,改为从事农耕生产,加上原有的乌桓杂人和雁门人,形成强大和稳定的农业经济。
数千条村落,提供了大量的粮食和牲口,登时使获得此广阔地区,控制平城、雁门两大重镇
的拓跋族国力遽增。
  离平城东面三日马程的代郡,规模和防御力均远比不上平城和雁门,守兵只有数百人,
当平城陷落的消息传到,更把入侵军夸大至数万之众,守城兵将吓得落荒逃去,一时间附近
再没有能威胁占领军的力量。
  燕飞与拓跋珪登上平城墙头,俯视远近。太阳刚升离地平,温柔地洒照大地。
  拓跋珪道:「兄弟!我真的感激你。若不是你救回小瓢,令慕容详阵脚大乱,进退失据, 
此战鹿死谁手,尚是难言之数。」
  燕飞道:「你还要和我说这些话干嘛!下一步该如何走?」
  拓跋珪道:「我会派人来巩固两城的防守,对此区则施行德政,安抚民心。」
  燕飞讶道:「你不准备留在这里吗?」
  拓跋珪道:「我们兵力薄弱,根本不足以应付慕容垂的雄师,所以绝不会蠢得去硬撼中
山。幸好即使慕容垂闻报后立即决定北返,至少仍需二至三个月的时间,我就趁这时机先全
力收拾赫连勃勃,尽取黄河河套之地,增加应付慕容垂的本钱。小飞,你当然会全力助我
吧?」 
  燕飞不答反问道:「假如慕容垂抛开一切,亲率大军北返,你如何应付?」
  拓跋珪苦笑道:「我只好放弃平城和雁门,逃返盛乐静观其变,而我的争霸大计将会泡
汤,因为慕容垂将会驻重兵于平城,令我难以再踏入长城半步。」
  颓然搂上燕飞肩头,叹道:「你的英雄救美亦要完蛋。天下没有人,包括小飞你在内,
能在正常的情况下,从慕容垂手上夺走他永带身旁的女人,何况还有个不能不理又不懂武技
娇滴滴的小婢呢?」
  燕飞沉声道:「若慕容垂只是调兵遣将来还击你呢?」
  拓跋珪放开搂着他的手,挺直虎躯,双目熠熠生辉地凝望地平尽处,豪气冲天的道:
「 那我和你都有救了。来的肯定是慕容宝,我会教他吃一场大败仗,更要燕人永远不能翻
身。」 
  燕飞不解道:「如何可令燕人永不能翻身?」 
  拓跋珪双目杀气大盛,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等着瞧吧!」
  燕飞道:「慕容宝若惨败,慕容垂将别无选择,必须立即放下所有事,回师麾军与你一
决胜负,你是否仍逃返盛乐呢?」
  拓跋珪微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我会与慕容垂周旋到底,因为届时我羽翼已成, 
而慕容垂的兵力则大幅被削弱,军心士气更受到严重的挫折。我的机会来了,你的机会也来 
了。」
  接着目光往他投来,沉声道:「当慕容垂在这样的情况下来收复平城和雁门,你如能从
边荒集的人马裹组织一支精锐的部队,我可与你天衣无缝地配合,只要把握准确,一举救回
纪美人主婢,对慕容垂的打击将会是致命的,而我更有信心可赢得最后的胜利。」
  燕飞点头道:「你说出我心中正在思量的事。赫连勃勃是败军之将,不足言勇,凭你的
才智可轻易收拾他,不用我帮忙。」
  拓跋珪皱眉道:「你到哪里去呢?」
  燕飞道:「我立即赶回边荒集去,设法组成一支你所说的精锐部队。若反攻你的是慕容
宝,我会由得你自己去应付,如督师的是慕容垂,我将在途上设法劫夺千千主婢,我的生死
亦不用你费神理会。」
  拓跋珪发呆片刻,现出个苦涩的表情,道:「我很想说不论情况如何,均会全力助你,
可是肩上挑着是整族的荣枯,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没法说出口来。原谅我吧!」
  燕飞一手搭着他肩头,笑道:「一切须看老天爷的安排,看看慕容垂会否作出错误的决
定。不过我有个直觉,慕容垂仍未真正掌握到你对他的威胁,兼之不愿意放弃进军关中的千
载难逢之机,又高估了慕容宝的能力,定会只派儿子来对付你。」
  拓跋珪道:「如此我们将复国在望,你也可以携美回边荒集,继续你风流写意的日子。」 
  燕飞道:「我走哩!你须事事小心,切勿得意忘形而轻敌。」
  拓跋珪笑骂道:「我是这样的人吗?回边荒集后,见到小仪时请通知他一声,我对他在
边荒集的功绩非常满意。当我立国称王时,他就是我的太原公。」
  太原是雁门南面最重要的城池,物资丰盛,又是贸易中心,在军事和经济上均占据重要
的 地理位置。
  燕飞愕然道:「你准备攻打太原吗?」
  拓跋珪呵呵大笑道:「小王怎敢呢?不过当我称王称霸之时,太原落入我版图内的日子
还会远吗?」
  燕飞哈哈笑骂,洒脱的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