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五
第四章 最后一棋
  
  纪千千坐在靠窗的椅子里,喝着小诗为她预备好的参茶。
  小诗低声道:「小姐的精神好多哩!」
  纪千千听她说的话没气力似的,瞥她一眼,爱怜地道:「你今晚好好睡一觉,不要不住
来 看我有没有盖好被子。我康复哩!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可知你自己的脸色很难看呢?
再这样下去,累也累出病来。」
  心中却在想,好好睡一觉后,明天定要试试召唤燕飞,与他暗通心曲,希望头不会再痛 
就好了。
  忽然感到不妥当,朝小诗瞧去,见她闭上眼睛,额角渗出豆大的汗珠,还摇摇欲堕。
  纪千千大吃一惊,慌忙放下参茶,起立把她扶着。叫道:「诗诗!诗诗!」
  小诗整个人倒入她怀里去,纪千千病体初愈,两腿发软,哪撑得起小诗,人急智生下, 
把她放入自己原先的坐位内去。
  纪千千扑在她身上骇然道:「小诗!」
  小诗无力地张开眼睛,泪水淌流,凄然道:「小姐复原哩!诗诗再没有放不下的心事。 
小姐你想办法走吧!我是不成的哩!只有燕公子才可以令小姐快乐。小姐再不要理我。」
  纪千千出奇地没有陪她哭起来,肃容道:「诗诗你听着,你绝不可以放弃,我和你都要 
坚强地活下去。我为你留下来,我走时也会带着你。你现在只是累病了,休息几天便没有事。 
我现在去找大夫来看你。无论如何,你也要为我战胜病魔。」
  同时暗下决心,直到小诗痊愈,她绝不再在心内召唤燕飞,因为现在最需要她的是小诗, 
她绝不能再次因心力过度损耗而病倒,她不可以冒险。

  将军府,内堂。
  孙无终听罢刘裕遇上刘毅的情况,皱眉沉吟良久,然后道:「何谦想杀你。」
  刘裕失声道:「甚么?」
  孙无终道:「我并不是危言耸听,玄帅一直不大喜欢何谦,嫌他做人没有宗旨,往往见 
风转舵,不能择善而栖。」
  刘裕愕然道:「何大将军竟是这么的一个人?」
  孙无终意有所指的道:「他是否这样的一个人,很快便会揭晓。」
  刘裕呆看着他。
  孙无终现出惆怅失落的神情,颓然道:「玄帅太早离开我们哩!」
  刘裕心底下绝对同意,如非谢玄壮年遽逝,他便不用与任青媞携手合作,现在也不用与
太 乙教妖道连手对付竺法庆,而是可以放手而为,为谢玄派下来的任务奔走出力,不用在
军中事 事仰人鼻息。
  孙无终道:「我和参军大人早猜到何谦会对付你,只是没想过他如此急于向司马道子邀 
功。玄帅死了才多少天呢?」
  刘裕剧震道:「何谦竟投靠司马道子?」 
  孙无终叹道:「自玄帅伤重一事传出来后,何谦又看出玄帅属意刘爷作北府兵的大统领, 
竟然秘密与司马道子搭上关系,双方眉来眼去。」 
  刘裕大感头痛,原来北府兵内部分化至此。要知何谦在北府兵的势力虽仍比不上刘牢之, 
却是所差无几,如若何谦变为司马道子的走狗,那北府兵将濒临分裂的边缘,后果不堪想象。 
  孙无终续道:「原本我们对何谦是止于怀疑,可是在刘爷见过王恭后,找他说话,他却 
大力反对支持王恭对付司马道子,令刘爷进退两难。难道自家兄弟先要打场大仗,方可作出 
决定吗?」
  又道:「现在北府兵大统领之位因玄帅过世而悬空,名义上决定权是在司马曜手上,但 
真正握权的人谁都晓得是司马道子,在此情况下,何谦肯定急于向司马道子表示忠诚,最佳 
的献礼莫过小裕你项上的人头,你等于玄帅的关门弟子,更是刘爷不惜一切去保护的人。」 
  刘裕明白过来。
  谢玄的去世,立即激发北府兵内权力的斗争。不论刘牢之或何谦,眼前最急切的事,是 
名正言顺的坐上大统领的位置。最关键处是谁人有此权柄,是皇帝司马曜还是权臣司马道子? 
王恭是司马曜最宠信的大臣,代表司马曜来找刘牢之谈判,假设刘牢之肯全力支持王恭,司 
马曜便许之以大统领之位。
  何谦则清楚一旦刘牢之成为北府兵大统领,他的权力会逐渐被削弱,终有一天在北府兵
内 没有立足之地。而他唯一希望是司马道子,为了讨好司马道子,故找上他刘裕来做祭品。
  深吸一口气,道:「现在我该怎么办呢?」 
  孙无终苦笑道:「我们北府兵九万大军,有近三万人是控制在何谦手上,所以除非没有 
选择,刘爷仍不愿与何谦正面冲突,所以只好尽量容忍他。我立即去见刘爷,听他的意见。 
你留在军舍里勿要外出,有我的消息后,再决定明天是否去见何谦。」
  刘裕怀着沉重的心情,领命去了。

  营帐内。
  高彦的打鼾声从一角传来,燕飞躺在另一边,在黑暗里睁开眼睛,听着刮得营帐不住晃 
动抖颤的寒风。
  纪千千是否已上床就寝呢?小诗的胆子那么小,会否给吓得每夜难以熟睡,还不住作噩梦。
  他很想向拓跋珪询问慕容垂是怎样的一个人,却总提不起勇气,怕的是不想知道的答案。 
在他透过心灵和正面动手的两次接触里,慕容垂给他的印象是很有英雄气概,很有风度的一 
个人。但亦清楚慕容垂是那种一旦决定该怎么做,绝不会放弃的人。
  他会施尽浑身解数去夺取和征服纪千千的心。
  纪千千会向他投降吗?他本来从没有担心纪千千对他的爱会有任何改变。可是从雁门到 
这里,纪千千再没有传来任何心灵的信息,终令他的信心首次动摇起来。
  这个心的破绽使他没法平静下来,进行每晚临入睡前的进修。忽然间他再没有明确的目 
标,生出不知该干甚么的低落情绪。各种想法像帐外的风摇晃着他曾坚持不懈的信念。
  他感到自己的人生只可以失败两字作形容,纵使成功为娘讨回点血债,实于事无补。他
的 初恋更是最伤痛的回忆,在他以为失去了一切希望,失去了一切生存下去的意义时,纪
千千 像一道灿烂的阳光透射进他灰黯而没有色彩的世界里来,改变了一切,令他的生命再
次回复 生机,缝合了他心灵的大小伤口。
  但这会否只是昙花一现的错觉?纪千千追求的是有别于建康名士风流的生活方式,她是 
个多情的美女,她爱上的或许是边荒集而非他燕飞,而她会不会因同样的理由,被充满魅力 
的慕容垂吸引,最终改投向他的怀抱呢?他再不敢肯定,至少没有以前那么的有信心。
  假设纪千千不站在他的一方,又或保持「中立」,他和拓跋珪都要赔上小命。因为再没 
有能令慕容垂致败的破绽。
  燕飞感到无比的孤独。
  在边荒集遇上纪千千前,他常感孤独,但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是不同的,无聊但却有安 
全清净的感觉。现在的孤独则是种难忍受的负担和折磨。
  再没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
  「窸窣」声起,庞义爬到他身边道:「高彦这小子真令人羡慕,这边躺下去,那边便熟 
睡如死猪。」
  燕飞把双手扣起来,放到后颈枕着,道:「睡不着吗?」
  庞义叹道:「想起千千她们,怎睡得着呢?胡人一向视女性为货畜,最怕慕容垂老羞成
怒 下,做出禽兽的行为。」
  燕飞道:「慕容垂该不是这种人。」
  他还可以说甚么呢?忽然庞义欲言又止。 
  燕飞皱眉道:「说罢!」
  庞义颓然道:「千千是否再没有和你传心事?」
  燕飞始明白他睡不着的原因,更清楚庞义担心小诗,只是不说出口来。
  安慰他道:「千千或许是怕损耗心力,所以没必要便忍着不来和我心灵对话,勿要胡思 
乱想,她们不会有事的。」
  庞义叹了一口气,岔开道:「你的兄弟拓跋珪是个很厉害的人。」
  燕飞淡淡道:「是否厉害得教你心寒呢?」 
  庞义苦笑道:「你代我说出不敢说的话,和他合作也不知是凶是吉?」
  燕飞明白他的心事,道:「不要想得那么远,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方有资格挑战慕容垂, 
其它人都不行。」
  庞义道:「我怕他只是利用你,而不是真心为你救千千主婢。」
  燕飞道:「这个你反可以放心,我和他是真正的好兄弟,他可以算计任何人,但绝不会 
算计我。」
  庞义道:「但人是会变的,一旦你的利益和他统一天下的目标起了冲突,他大有可能不 
顾念与你的兄弟情义。你也看到的,他一边派亲弟和燕人讲和,另一边却秘密策划攻打平城、 
雁门两镇,厉害得使人心寒。」
  燕飞坐起来道:「不要多心!我曾质询他此事,他说早安排了小瓢脱身之计,只是过程 
中出了岔子,小瓢方会差点丢命。」
  庞义显然好过了些,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问道:「高彦这小子一向唯利是图,今回为何 
肯不惜一切地随我们来呢?」
  燕飞当然明白他的心事,微笑道:「人总有另外的一面,在某些情况下方会显露出来。 
因是高小子大力支持千千她们到边荒集去,所以感到对千千主婢被俘该负上最大的责任,而 
与任何其它事没有关系。这样也好,若让他留在边荒集,我怕他会忍不住去找那头小雁儿, 
那就真教人担心。」
  他晓得庞义在男女间事上面肤浅得很,故采迂回曲折的方式点醒他,高彦钟情的是尹清 
雅而非小诗,好安他的心。
  庞义道:「攻占平城和雁门后,我们会否向中山进军,逼慕容垂回师作战?」
  燕飞知他心切救出千千主婢,不想直告真实的情况,道:「我们必须先巩固战果,再看 
情况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庞义担心的道:「我本以为边荒集的兄弟可在此事上帮忙,可是想深一层,这等于义助 
你的兄弟去争天下,怕很多人会不愿意呢!」 
  燕飞道:「应该说现在仍未到召边荒集众兄弟来的时候。不过你试想一下,如慕容垂敉 
平关中,人人成为亡国的亡命之徒,会是如何的一番情况?」
  庞义欣然道:「我确没有你想得那般周详。对!当甚么慕容战、呼雷方全变作真正的荒
人,便没有国家派系的阻隔。」
  又沉吟道:「可是如北方统一在拓跋珪的铁蹄下,他大有可能把非拓跋族的胡人驱离边 
荒集,结果矛盾仍没有解决。」
  燕飞知道他没法压下深心中对拓跋珪的恐惧,沉声道:「那只会重演当日苻坚的大秦与 
南晋对峙的局面,谁敢动边荒集,谁便等于发动战争。一个不讨好,还会累得荒人群起反击 
拓跋族。拓跋珪是不会如此鲁莽的。」
  庞义舒一口气道:「不瞒你说,失去了边荒集,我会失去生存下去的意义。救回千千主 
婢后,我们回去重建第一楼,再过我们以前舒适写意的日子。可以过多少天便多少天,像所 
有荒人一样,谁都不去想明天会如何。」
  燕飞笑道:「睡觉吧!明天将会是不到你不去想的一天。」

  刘裕喜出望外地脱鞋爬入帐内,一把将任青媞搂个软玉温香满怀,两人倒在床上。
  任青媞想也没想过他如此有侵略性,登时处在下风,颤声道:「你想怎样呢?」
  刘裕大乐道:「你在床上等我,我再控制不住自己爬上来寻欢,你道我想怎样呢?」
  道:「人家是第一次嘛!当然会害羞。」 
  刘裕道:「不要骗我,以前你是看准我不会有实际的行动,所以故意逗我,现在发觉情 
况有变,所以害怕起来,对吧?」
  任青媞睁开大眼睛,喘息道:「好哩!你爱说甚么就说甚么。来吧!」
  刘裕嗅着她迷人的体香,看着她动人至极点的媚态,似忽然从自身的诸般烦恼解脱出来。 
当然他不会和这危险的美女真个销魂,因为孙无终随时驾到,但捉弄她一下,亦可稍泄被她 
玩弄于股掌之上的乌气。
  他从她的玉颈吻起,直抵她的脸蛋儿,最后凑在她晶莹如玉的小耳旁柔声道:「我要为 
你宽衣解带哩!」
  任青媞嗯唔一声,再无力地闭上美眸,也不知是抗议还是鼓励。
  刘裕感到自己欲焰狂烧,暗吃一惊,把腾升的欲念硬压下去。心知肚明自己在玩火,一 
个把持不住,肯定糟糕透顶。
  他和任青媞的结盟已是不可告人的事,若还和她发生肉体的关系,后果更不堪设想。
  任青媞忽然张开眼睛,目光灼灼地瞪着他,道:「不是要宽衣解带吗?现在人家身上的
衣 服似乎没少半件呵!」
  刘裕以苦笑回报,道:「我刚见过太乙教的奉善。」
  任青媞一震道:「他因心佩而寻上你吗?」 
  刘裕道:「他一点觉察不到心佩在我身上,只是有事来找我商量。」
  任青媞美目完全回复平常的精灵,道:「人家真的没有骗你,或许奉善不懂得感应心佩 
的功法吧!」
  刘裕沉声道:「告诉我,你已去掉心佩的包袱,为何仍留在我的床上?」
  任青媞道:「信任人家好吗?媞儿怎舍得害你呢?我是想和你再多说几句话,方才离开 
嘛!」
  刘裕步步进逼道:「说甚么话呢?」
  任青媞嗔道:「给你这般胡搞人家,忽然甚么都忘记了。我喜欢你这样子对我,挺有男 
儿气概的。」
  刘裕听得心中一荡,又为之气结,知她对自己不尽忠实。
  可是他怎有闲情和她计较。
  正容道:「奉善是想和我合作对抗竺法庆,不过这并非最重要的,更要紧是奉善向我透
露 王国宝见过尼惠晖后,竟派出爱徒楚无暇到建康去,你道有甚么阴谋呢?」
  任青媞登时色变,一把推开刘裕,整理乱了的秀发衣装,却没有说话。
  刘裕不受控制地扫视她举手整衣的动人体态,也想不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
  任青媞忽然别头嫣然笑道:「旧爱怎敌新欢?尤其是弥勒教的千娇美人,逼不得已下, 
我们只好走最后一步棋。」
  刘裕愕然道:「最后一步棋?」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