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十三章 以毒攻毒
  
  边荒集。
  屠奉三和慕容战联袂到说书馆找卓狂生,后者正和方鸿生研究今晚名为「除妖记」的一
台说书戏,那是方鸿生的首本戏,为他赚得不少银而,最后一章「边荒伏魔」当然是整台说
书的高潮,由方鸿生现身说法,每晚都吸引了大批荒人来光顾。
  方鸿生见两人至,知他们有要事倾谈,客套两句后离开,走时还告诉两人他开了间巡捕
馆,专门提供查案寻人的服务,请两人大力支持。
  屠奉三和慕容战听得相视而笑。
  卓狂生把两人引入馆内,自己登上说书台的太师椅坐好,两人只好坐到听书者的前排座
位里。
  卓狂生道:「有甚么事呢?希望不是有关燕飞的坏消息。唉!我每天都在盼他们三人有
好消息传回来,让我们可以在拯救千千小姐主婢一事上尽点力,怎都好过每天在干等。」
  屠奉三和慕容战闻纪千千之名均现出黯然神色,若有选择,他们肯定会随燕飞一道去,
只恨两人都是难以分身。
  慕容战苦笑道:「不是和千千直接有关,他奶奶的,屠当家你来说罢。」
  屠奉三深吸一口气,道:「消息来自荣阳,听说慕容垂闻得铁士心被杀,边荒集又重入
我们手中,为此大发雷霆,矢言报复。现在正调兵遣将,要以压倒性的兵力把边荒集夷为平
地,以此立威天下,向所有人证明反对他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
  卓狂生冷笑道:「最好他是亲自率兵前来,我们便有机会了。」
  慕容战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现在苻坚败亡在即,慕容垂绝不肯放过攻入关中的
千载难逢之机。」
  屠奉三沉声道:「在确定此消息的真假前,我们必不可泄出风声,只限在钟楼有议席的
人知晓,否则我们刚恢复元气的边荒集,会立即变成废城。」
  卓狂生皱眉道:「如慕容垂主动散播谣言又如何应付呢?」
  屠奉三笑道:「说得好!我们可以不理其真假,就当足谣言来办,先由我们传播开去,
还特别夸大慕容垂正泥足深陷,没法分身,只能派些虾兵蟹将来应个景儿。」
  慕容战赞道:「屠当家的脑筋转得真快,先前还说不可泄露风声,忽然又变为由我们主
动散播谣言。」
  卓狂生点头道:「这叫以毒攻毒,是上上之计,幸好今日的荒人已非昨日的荒人,是经
得起考验和风浪的。」
  慕容战道:「我还有个因势成事的建议,便是借慕容垂的威胁重组联合部队,定期演练,
既可以安定人心,又可以为将来拯救千千主婢作好准备。」
  卓狂生拈须微笑道:「这叫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我们边荒集仍是有希望的。」
  慕容战忽然叹了一口气。
  两人忙问何故。
  慕容战道:「我在担心和呼雷方的关系。」
  两人明白过来,慕容战指的是一旦苻坚身死,呼雷方的羌族和慕容战的鲜卑族间再无缓
冲,将从合作化为对敌,两人的关系会变得非常尴尬。
  卓狂生淡淡道:「到今天我们还不醒悟吗?边荒集是超乎一切之上,所有事均依边荒集
的规矩办事。所以屠当家可以和文清小姐和平共存,这裹只讲发财,其它一切均无关痛痒。」
  屠奉三道:「该是举行光复后第二次议会的时候了。」
  两人点头同意。
  卓狂生叹道:「希望燕飞有好消息传回来的时候,我们已准备就绪,把我们美丽的女王
迎回来。」
  刘裕的桌子位于角落处,这位神秘的美女背着其它客人坐在刘裕对面,只有刘裕才可以
窥见她半藏在斗篷轻纱裹的容貌,份外有种「独得」的难言滋味。
  燕飞少有向他提及所遇过的人或事物,不过因此女与曾落在他们手上的天佩和地佩有关
系,所以燕飞很详细地把与她两次接触的情况说出来,更令刘裕感到熟悉她,纵然只是第一
次碰面。
  与纪千千相比,她是另一种的美丽,属于深黑的夜晚,不应该在大白天出现。
  安玉晴深邃无尽的神秘眸子从斗篷的深处凝视着他,刘裕轻轻道:「安小姐!」
  安玉晴步步紧逼的问道:「是燕飞告诉你的吗?」
  刘裕点头应是,反问道:「安小姐能在此时此地找上我刘裕,肯定费过一番工夫,敢问
何事能如此劳动大驾呢?」
  这美女予他初见时的震撼已过,刘裕的脑筋回复平时的灵活,想到对方既然不认识自己,
要找到他当要费一番工夫,明查暗访,窥伺一旁,始能在此遇上自己,故有此一问。
  安玉晴平静答道:「我曾在建康远远见过你和谢玄、燕飞走在一道,今次到广陵来是要
警告你,任青媞已到广陵来,大有可能是想杀你灭口,你要小心提防。」
  刘裕心中叫苦,晓得自己因与任青媞的暧昧关系,已无辜地卷入道家各大派系的玉佩之
争裹,而自己更不得不为任青堤说谎,若将来安玉晴发觉自己在此事上不老实,会怎样看他
刘裕呢?
  安玉晴绩道:「我从建康追到广陵来,途上两次和她交手,均被她用狡计脱身。她的逍
遥魔功正在不断的精进里,凭她的天分资质,终有一天能超越任遥,你绝不可等闲视之,否
则必吃大亏。」
  刘裕心中一动,问道:「天佩和地佩是否已在安小姐手上,独欠心佩?」
  这是合情合理的推想,当日在乌衣巷,安玉晴向燕飞表示对天地两佩没有兴趣,唯一的
解释,是两佩早落入她父女手里,而正是她父亲安世清硬从他和燕飞手上夺走。
  安玉晴不悦道:「这方面的事你勿要理会,否则恐招杀身之祸。真奇怪!因何你似不把
任青媞放在心上。你可知她因何事到广陵来呢?」
  刘裕本因她语带威胁的话而心中有气,接着则是暗吃一惊,此女的聪明才智确不可低估,
一个不小心,会被她窥破心事。同时隐隐感到任青媞到广陵来,非是献身或联络那么简单,
而是有点走投无路,故躲到这裹来。任青媞当然不会怕安玉晴怕得那么厉害,或许是安世清
亲自出马,所以任青媞不得不东躲西逃。想到那或可能是安世清的鬼面怪人,刘裕也不由心
生寒意。
  刘裕叹一口气道:「实不相瞒,当日我曾在边荒被任遥、任青媞和王国宝等人追杀,正
是在此役中任遥被孙恩突袭丧命。后来孙恩转而追我,任青媞则改而与我连手对抗孙恩,我
还是借她的快艇逃出孙恩的魔爪,所以我认为她没有杀我的兴趣。她的头号大敌是孙恩,对
其它人再不放在心上。」
  安玉晴道:「我也曾风闻此事,却知之不详。如任青媞到广陵来,会偷偷的去见你吗?」
  刘裕无奈点头道:「机会很大,她现在视我为与她并肩对付孙恩的战友。嘿!我有一个
提议,如我劝她把心佩交出来,小姐和她的瓜葛是否可以了结?」
  安玉晴静静地透过轻纱凝望他,好一会后沉声道:「我劝你勿要枉费唇舌,更千万勿要
当她是可以信任的人。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玉佩牵涉到道门一个千古流传的秘密,只是晓得
有这样一个秘密,足可为你招来杀身之祸,刘兄好自为之。」
  说罢飘然而去,留下刘裕头皮发麻地,瞧着她优美动人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
  燕飞停了下来。
  三人亦随他停下,均知已陷进敌人的重围内。
  拓跋瓢狠狠道:「来者肯定是慕容详,否则不会如此了得,任我们用尽手段,仍没法摆
脱他们。」
  高彦和庞义给吓得面无人色,以他们四人的力量,甚至再多来几个燕飞般的高手,亦无
法应付过千的慕容鲜卑精锐骑兵。
  燕飞沉声道:「我去设法引开敌人。」
  拓跋瓢摇头道:「没有用的,以慕容详的精明,又明知我们有四个人,绝不会中计,只
须分出数百人便可杀死你。要死便死在一块儿吧!」
  燕飞指着左方一处山头高地,道:「我们到那裹去,该处的地势应较利于应付对方的冲
击战术。」
  蓦地后方蹄声轰响,迅速接近。
  燕飞跳上马背,喝道:「上马!」
  三人连忙飞身上马,与燕飞一起驰上溪岸,朝目标山头亡命奔去。
  卷十四终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