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十二章 巧遇故人
  
  燕飞一砍一劈,横扫直刺,均实而不华,剑招甚至令人感到乎平无奇,看来很容易挡格
似的,偏是追杀进来的七、八名胡人战士,却没有人能挡得他一招半式,纷纷溅血倒地。
  高彦和庞义正一左一右挟着那名逃进来浑身浴血的鲜卑人,同时看呆了眼。他们以前屡
见燕飞出手,都没有今次的震撼。燕飞实已臻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看似无意,却是随心所
欲,再没有任何斧凿之痕,招与招间的变化欲断还连,彷如天马行空。
  燕飞毫不停留迎着给他吓慌了不知该杀进来还是退出去,拦在大门处的另四名敌人攻去,
喝道:「扶小瓢上马。」
  高彦和庞义这才知道被迫杀者是燕飞旧识。待要搀扶他出去,叫小瓢的猛地挣脱。嚷道:
「我还可以骑马!」抢往燕飞身后。
  高彦和庞义虽感不是滋味,仍不得不暗赞一声硬汉子。刚才扶着他时对方早浑身虚弱发
软,只呼吸两口气的光景便回过气来。
  惨叫声中,燕飞街到长街上,拦门者全伤倒地上。
  街心处站着十多名武装大汉,人人体型骠悍,杀气腾腾,领头者矮壮强横,手持单斧,
隔远持戟指喝道:「来者何人?竟敢管我后燕盟的事!」
  燕飞腾身而去,在战马上掠过,往敌人投去。长笑道:「原来是慕容勇送死来了。」
  身在敌方势力范围内,只有速战速决一途,如让敌人后援杀至,他本人或可全身而逃,
高彦等三人肯定命丧当场。
  那叫小瓢的首先飞身上马,接着是机灵的高彦和庞义,先后拔出兵器斩断系索,夹马朝
北门奔去。
  他们均晓得明年今日此时肯定是慕容勇的忌辰,因为慕容勇面对的不但是边荒的第一高
手,更是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的燕飞。
  「大王驾到」!
  正侍候纪千千的小诗慌忙跪在一侧,静待慕容垂大驾。
  纪千千拥被坐起来,秀层轻蹙,花容消瘦的她确是令人我见猎怜。
  慕容垂威猛雄伟的身影出现入门处,穿的是儒服,为他增添了不少雅逸风流的慑人风采,
负手跨过门坎,双目闪闪生辉地凝望着纪千千,似是世上除这动人美女外,再无他物。
  小诗见状悄悄避了出去。
  慕容垂直抵纪千千床头,微笑道:「千千终于战胜病魔,可以参与我慕容垂的登基大典,
我心中的欣慰,怎样才可以向千千表白呢?」
  听着慕容垂情意绵绵的话,纪千千心中也有点感动,有情的话语,出自本应是冷酷无情
的魔君之口,分外使人感到稀罕。更清楚自己心有所属,对方的诸般努力终难免落空,心中
亦不无惋惜之意,不忍说狠话打击和伤害他。
  避过他灼人的炽热眼神,纪千千淡淡道:「我还以为你早已称帝哩!」
  慕容垂在床沿坐下,柔声道:「那只是下面的人放出风声,以添声势,事实上因时机未
至,我只是立国称王。」
  这位纵横天下的超卓霸主,就坐于双方气息可闻的近处,以他的人才武功,天下美女还
不是任他予取予求。
  纪千千心头一阵感触,道:「现在时机成熟了吗?」
  慕容垂轻轻道:「苻坚已于五天前被叛变的将领攻杀。」
  纪千千「呵」的一声叫起来,秀眸投向慕容垂。
  慕容垂探手抚上纪千千的脸蛋,雄躯一震,见到纪千千露出不悦的神色,又无奈地把手
欲舍难离的收回去。道:「听到天王的死讯后,我为他守丧三天。对他我慕容垂到今天仍是
心存感激,我当年被族人妒忌排挤,走投无路,如非他不理王猛的反对,把我收留,我岂有
今日。只恨国家为重,个人为轻,只能把对他的感激铭记心头,且要永远埋藏心底处。」
  纪千千感到他沉重的心情,想不到在他坚强的外表下,竟隐藏着深刻的矛盾,一时也说
不出嘲讽他的话。
  慕容垂像得到唯一可倾诉心事的对象般,叹一口气道:「每个人都有一个冷暖自知的故
事,谁能幸免?苻坚今次被迫走上末路,关键处在于慕容冲,千千可想知道苻坚和慕容冲间
的瓜葛?」
  纪千千-向关心局势时事,闻言也不由心动,道:「我在听着哩!」
  慕容垂见纪千千对他的话生出兴趣,精神大振,侃言道:「慕容冲是前燕慕容隽的儿子,
当年我助苻坚消灭前燕,慕容冲和他的姐姐清河公主被押送往大秦首都长安。清河公主是前
燕著名美女,年方十四已长得婷婷玉立,被苻坚收归后宫。慕容冲当时十二岁,也长得眉清
目秀,苻坚也忍不住龙阳之僻而侵犯他。此事传遍长安,市井间还流传着描述苻坚和他两姐
弟『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的顺口溜。可知当年是如何轰动。」
  纪千千现出不忍卒听的神色。
  慕容垂接下去道:「王猛风闻此事,力劝苻坚,苻坚无奈下打发慕容冲出宫,让他到乎
阳当太守。慕容冲一直视此为生平奇耻大辱,念念不忘,只是奈何不了苻坚。现在带头猛攻
长安的正是慕容冲,此不但牵涉到国仇家恨,还有个人私怨,因果循环,报应确是丝毫不
爽。」
  纪千千沉声道:「杀苻坚者是否即慕容冲呢?」
  慕容垂道:「杀苻坚者虽非慕容冲,分别却不大,因是由他亲自督师,攻陷苻坚的最后
根据地长安都城,苻坚被逼逃往附近的五将山。姚苌趁火打劫,包围五将山,抓着苻坚,先
索取玉玺,继而逼他禅让,遭到拒绝后,派人到囚禁苻坚的佛寺内把他勒死。大秦就此完了,
只留下几许风流几许伤心事。」
  纪千千听他话裹充满感慨,说不尽的欷献伤情,深切感受到处于他这位置的人,不论表
面如何风光,内裹确有一个如他所说的难以尽道的故事。
  不由对他的恶感少几分。
  慕容垂苦笑道:「姚苌是我尊敬的战友,想到将来或许须在沙场决一死战,那种滋味确
可令人睡难安寝。」
  纪千千淡淡道:「大王是否立即进军关中?」
  慕容垂脊腰一挺,神态立即变得威猛慑人,感怀伤情一扫而空,双目芒光电射,沉声道:
「现在还未是时候。如我现在朝西挺进,只会逼姚苌和慕容冲连手抵抗,我是慕容冲的叔父,
很明白他这个人,他一直抑制对大秦的仇恨,现在仇恨像缺堤的洪水般涌出来,必然尽情屠
戮秦人,把长安变成血腥的人间地狱,如此焉能守得住长安?一座城市的存亡,在乎统治者
与民众的关系,边荒集便是最好的例子。我已等了多年,何用急在一时。」
  纪千千讶道:「边荒集发生了甚么事?」
  慕容垂知道这聪明慧黠的美女,已从他的语气听出端倪,苦笑道:「士心被你的好朋友
燕飞成功刺杀,荒人已重夺边荒集。」
  纪千千「呵」的一声坐直娇躯,秀眸闪出难掩饰的喜意。
  慕容垂心内一阵刺痛,长身而起,道:「千千贵体为重,好好休息,我还有很多事急于
处理。」
  说罢颓然去了。
  见过刘牢之后,孙无终又私下找刘裕谈话,顺道吃早点。
  在面条铺子内,两人边吃边谈。
  孙无终道:「玄帅不在,一切都不同了。你以后行事勿要独行独断,玄帅可以容忍你,
甚至欣赏你这种作风,其它人却看不过眼。现在刘爷新官上场,志切立威,你千万勿要触怒
他。」
  刘裕只好唯唯喏喏的答应。
  孙无终道:「刘爷吩咐下来,暂时免去你军中的例行职务,让你可以专心处理边荒集的
事,直至有新的任命为止。」
  刘裕心忖这或许是唯一的好消息,他早失去工作的情绪。
  北府兵中惯以「爷」来称呼上级,所以在刘裕等辈军官中称孙无终作孙爷,刘牢之则变
孙无终口中的刘爷。
  孙无终沉吟片刻,道:「孔老大可算是我们半个北府兵的人,他发财等于我们发财,所
以刘爷对你的提议非常重视,此事更是不容有失。在你去见孔老大前,我已为你在刘爷面前
打过招呼。边荒集最吸引入的地方是可以提供军备,不用去求司马道子那奸贼。」
  刘裕肯定地道:「孙爷放心,此事我会办得妥妥贴贴。」
  孙无终叹道:「司马道子父子的势力不住澎涨,希望刘爷可以顶得住他们,不过顶多能
保住你的职位。玄帅既去,所有军内的升迁都要上报朝廷,批核的还不是司马道子,所以你
最聪明的做法是韬光养晦,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刘裕很想说那我还留在北府兵干嘛?终不敢说出来。
  孙无终见他欲言又止的不服气模样,笑道:「年轻人,最紧要勿意气用事。北府兵现在
是你唯一保命之地。以你的本领,当然可以逃往边荒集,可是你在京口的家人如何呢?他们
将会被牵累,相信我,世事的发展往往出人意表,玄帅看上你,是一种缘份,你当时想得到
吗?现在长江下游有三股势力,分别是建康军、王恭的京口军和我们北府兵。上游也有三大
势力,以桓玄的荆州军居首,其它分别是殷仲堪的江陵军和杨全期驻守襄阳的军队,余下的
均不足道。」
  刘裕皱眉道:「杨全期不是桓玄的人吗?还助桓玄打下巴蜀,开拓进军关中之路。」
  孙无终道:「表面看确是如此,如桓冲仍在,杨全期肯定没有异心。可是桓玄并不是桓
冲。桓玄一向目空一切,自以为家世高贵,性格骄悍。杨全期虽是东漠名臣杨震的后裔,但
桓玄却因杨全期晚过江而鄙视他,只当他作走狗和工具,故而杨全期一直因此愤怨不平,且
和殷仲堪秘密来往。殷仲堪当然喜与杨全期眉来眼去,可是他知道杨全期兵法超,勇猛大
胆,对他亦非全无顾忌。」
  刘裕听得头也大起来,道:「原来如此。」
  孙无终笑道:「我们大晋固是四分五裂,人人各怀鬼胎,北方诸胡亦是乱成一团,无暇
南顾,在这样的情况下,未来的变化谁能预估?还有是孙恩声势日大,乱事将临,只要小裕
你能沉得住气,将来必有出头的一天。」
  刘裕心中感动,孙无终绕了个大圈,仍是为了激励自己。心忖不论将来形势如何发展,
自己怎都要维护孙无终,以报答他的恩情。
  点头道:「小裕受教了!多谢孙爷。」
  孙无终见振起他的斗志,拍拍他的肩头欣然道:「我要走先一步,你若和孔老大问有甚
么新的发展,记得先通知我,我会为你在刘爷面前说好话。用心点干。」
  说罢去了。
  刘裕呆坐片晌,正要付账离开,孙无终原先的位子已多了一个人。
  刘裕讶然瞧去,接触到一对明亮如夜空明星,但也如夜星般神秘而美丽的大眼睛,深藏
在掩去大半边脸庞的斗篷和轻纱里。
  刘裕想起燕飞曾提及的一位美女,一颗心儿竟忐忑跳动起来。
  四人三骑,狂奔近两个时辰后,远离雁门城。
  他们在一座密林下马休息,燕飞这才有空向高彦和鹿义介绍叫小瓢的胡汉,原来竟是拓
跋瓢,拓跋珪的亲弟。
  高彦道:「我行囊裹有刀伤药……」
  拓跋瓢笑道:「只是皮肉之伤,找条溪水清洗便可以了。」
  转向燕飞道:「大兄没有夸大,燕飞你的剑法果然了不起,只几个照面便干掉了慕容
勇。」
  燕飞正运功细听,欣然道:「前方不远处有道小河,恰好作你洗净伤口之用。勿要逞强,
敷点刀伤药总是有益。」
  拓跋瓢不再坚持,四人拖着马儿,穿林过野,前方果然有一道清溪,人马同感兴奋,马
儿赶去喝水,而拓跋瓢索性脱掉衣服,只剩下短裤,站在深可及腰的溪水中痛快地洗濯身上
大小伤口。
  燕飞坐在溪旁的石上,双足浸在冰凉的水里,悠闲自得。
  高彦和庞义俯伏溪旁,埋头喝水,好不痛快。
  拓跋瓢道:「想不到我们的小飞竟会到草原来,大兄必然喜出望外。大兄经常提起你,
常说如有燕飞在旁并肩作战,何愁大业不成。」
  燕飞不答反问道:「你怎会弄至如此田地?」
  拓跋瓢现出愤恨之色,狠狠道:「我奉了大兄之命,出使燕国中山,原意是和慕容垂修
补频临破裂的关系,岂知见不着慕容垂,却给他的儿子慕容详扣起来作人质,威胁大兄供应
五千匹战马,否则便把我杀掉。幸好我觑准机会,在朔方帮安排下逃了出来,却被慕容详派
人追杀,更幸运的是竟遇上你。」
  高彦把头从水里拔出来,任由河水从头脸涔涔流下,笑道:「你们需要的是个像我般的
情报高手,竟茫不知边荒集发生的事,你们早和慕容垂决裂,还贸贸然到中山送死。」
  拓跋瓢苦笑道:「对边荒集的事我们不是没有收到风声,可是大兄为集中力量对付赫连
勃勃,所以想先稳住慕容垂。现在证明此路不通,大兄会为此非常头痛。」
  庞义坐在溪边,道:「我们今次不远千里而来,正是要助你们对付慕容垂。」
  拓跋瓢露出没好气的神色,瞪庞义一眼,转向燕飞道:「以我们目前的力量,进攻慕容
垂只是以卵击石。一旦他的大军回师,我们恐怕连盛乐也保不住。」
  燕飞淡淡道:「待我见到小珪再说吧!」
  忽然露出倾听的神色。
  三人呆看着他。
  燕飞跳起来道:「有追兵到!」
  拓跋瓢忙从溪水跃起,投往岸边。
  此时高彦等也隐隐听到急骤的蹄声。
  拓跋瓢迅速穿衣,叫道:「敌骑超过一千之数,该是慕容详的人。」
  听到是慕容鲜卑的精锐骑兵,高彦和庞义均为之色变。他们的马儿均劳累不堪,实难和
敌人比拼马力。
  燕飞道:「随我来!」
  首先牵着马儿,沿溪水疾行。边走边道:「只要能捱到日落,我们将有机会偷出长城。」
  三人忙跟着他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