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十一章 保命灵符
  
  侯亮生睡眼惺忪的来到大司马府的内堂,桓玄正坐着喝茶,精神奕奕,夜没睡似对他没
有丝毫影响。
  「坐!」
  侯亮生欠身坐往一侧,自有婢女来为他摆杯斟茶。
  婢女退出后,桓玄仰望屋梁,现出深思的神色,好一会叹道:「好一个司马曜。」
  侯亮生莫名其妙的看着桓玄,不知该如何答他。
  桓玄明亮的目光朝侯亮生投来,语气平静的道:「谢玄于三天前在东山病发身亡,我桓
玄在南方再无对手。」
  侯亮生剧震道:「甚么?谢玄死了!」
  桓玄点头道:「刘裕果然没有骗奉三,奉三也没有骗我。」
  侯亮生道:「消息从何而来?」
  桓玄道:「当然来自殷仲堪。原来谢玄早亲告司马曜,说自己没有多少天可活,所以司
马曜秘密筹谋,力图遏抑司马道子和王国宝,遂以强藩制约朝中权臣之策,委王恭镇守京口,
接管北府兵,又派殷仲堪到我荆州入驻江陵,以犄角之势钳制司马道子和王国宝。哈!好一
个司马曜,这不是找死是干甚么呢?」
  侯亮生至此方知桓玄在说反话。点头道:「司马曜的确非常愚蠢,以前他是支持司马道
子以压抑谢安叔侄,到现在谢安、谢玄先后去世,又希望从司马道子手上收回权力,岂知权
柄从来易放难收,司马道子怎会坐视权力被削,司马曜是硬逼司马道子向他动手。」
  桓玄哑然笑道:「本来司马道子仍不够胆子,现在谢玄既去,当然再没有任何顾忌。」
  侯亮生道:「殷仲堪任荆州刺史的同时,尚有庾楷出任豫州刺史,此人亦为司马曜的亲
信,不知是否站在王、殷的一边?」
  桓玄显然心情极佳,谈兴甚浓,柔声道:「眼前形势,谁有兵权在手,谁才有说话的资
格,庾偕虽为当世名七,可是豫州之兵不过二干,顶多可作王恭和殷仲堪的应声虫,凭甚度
令人看重?」
  接着向侯亮生道:「我苦候多年的机会终于来临,我应该如何做呢?」
  侯亮生沉吟片刻道:「我认为主公应让王恭作先锋卒。」
  桓玄愕然道:「如让王恭成功除去司马道子,我岂非坐失良机?」
  侯亮生微笑道:「主公认为王恭有此能耐吗?」
  桓玄道:「王恭确没有此等能耐,可是如北府兵为其所用,以北府兵的猛将如云,建康
军岂是对手?一旦司马曜重掌权力,我们再要逼他退位将非易事。」
  侯亮生欣然道:「北府兵诸将由刘牢之以下,绝大部分出身寒门,又或没落世家,一向
为建康高门所贱视。王恭是高门裹的高门,以家世高贵而蔑视一切,只会把北府诸将当作呼
之则来挥之则去的走狗。而此正为北府诸将的大忌,是他们最不能容忍的事。在此事上我绝
不会判断错误,王恭肯定会把事情弄砸,到时主公便可以出而收拾残局,一战定天下。」
  又道:「兼且孙恩造反在即,就让孙恩削弱建康军和北府兵的力量,而主公则坐山观虎
斗,实有百利而无一害。」
  桓玄定神想了一会,长笑道:「好!就如你所言,让王恭去当先锋卒。王恭一直想做另
一个谢安,我便乘机向他讨点便宜。听说他女儿生得国色天香,是建康高门的第一美女,足
可媲美纪千千外的另一绝色,王恭若肯将女儿送我作妾,我便陪他暂且玩玩。」
  侯亮生愕然道:「据闻王恭已把她的女儿许给殷仲堪的儿子,主公若向王恭作此要求,
殷仲堪颜面何存?」
  桓玄若无其事道:「只要王恭的美丽女儿尚未嫁入殷家便成,殷仲堪敢来和我争吗?」
  侯亮生为之语塞,无话可说。
  刘裕和三十多名北府兵的中层将领,包括魏泳之和彭冲,已在北门参军府的外堂等了数
个时辰,直等到破晓,仍未轮到他们进内堂见刘牢之。
  刘裕等人到达时,刘牢之仍和王恭说话,然后是何谦,接着是孙无终、竺谦之、刘袭等
高级将领,他们这些中低层将官,只有在堂外候命苦待。
  刘裕的脑筋愈等愈是麻木不仁,隐隐感到生命的转折点已经来临,至于是祸是福,只有
老天爷方清楚。
  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随着人事的迁变无常成为不可以挽回的过去。
  一手把他提拔上来的谢玄,他的死亡已是铁般的事实。对谢玄刘裕有一种近似对兄长和
父亲的依恋和孺慕,想起自己差点背叛他和伤害他,刘裕感到窒息般的内疚。
  对于心爱的美女王淡真,再不可以用愧疚来形容其万一,而是一种他必须全力抑制和设
法忘记的噬心痛楚。他不敢想她,不敢想象她的情况,甚至不敢知道她对自己是余情未了,
还是对自己背弃承诺恨之入骨?他情愿她痛恨自己,永远忘掉他这爱情的逃兵。
  最好的朋友燕飞正深入险境,去进行几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设法从慕容垂魔掌内把纪
千千主婢救回来。
  假设刘裕能陪他一道去冒险,刘裕会好过得多,偏是他身负的责任,令他只能眼睁睁瞧
着燕飞离开。对纪千千主婢,他也有绝对的责任,冷酷的现实,却令他只可以坐视不理。
  人生为何充满无奈的事?做人究竟有甚么意思?
  他当然不会就此自暴自弃,他已身处在不能掉头,且生死悬于一线的险路上,只有往前
直闯,方可能有出路。
  足音从内堂传来,刘裕与一众年轻将领朝后门望去。
  孙无终等鱼贯进入大堂,人人神情凝重、疲惫又挂着掩不住的悲痛。
  孙无终直抵刘裕身前,道:「大将军要先见你。」
  包括刘裕在内,人人皆感愕然,晓得事情并不寻常。
  燕飞、庞义和高彦在雁门城主街一间食铺吃早点,三匹骏马绑在铺子门外的马栏处,由
于时候尚早,街上只有疏落的行人。
  铺内只有两三张桌子有客人,如此冷落的场面,于雁门这种位处边陲,塞内外的交通重
镇来说并不常见,原因或许是受近日发生于平城的乱事所影响,令商旅不敢久留,甚至绕道
不入城。
  高彦细看燕飞,忽然向庞义道:「老庞你有否发觉?我们的燕公子今天心情特别好,连
胃口都大有改善。」
  庞义笑道:「你没有吱吱喳喳的说话,我的心情亦好多哩!」
  燕飞笑面不语,他的心情确好得多。
  今早临天明前,他从睡梦里乍醒过来,感应到纪千千。虽然遥远而不清晰,可是他却清
楚无误地感觉到她的存在,一闪即逝,但已令他精神大振。如此的感觉如何说清楚呢?所以
只好任高彦发口疯。
  高彦压低声音道:「你是否仍依昨天所说的去踢场?」
  燕飞轻松的点头应是。
  庞义担心的道:「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到见着拓跋珪再说罢。或者你的兄弟早有全
盘攻入塞内的计划,你如此打草惊蛇,可能坏了他的事。
  」
  高彦也帮腔道:「老庞说得对,朔方帮的覆灭是既成的事实,你杀一个半个只是泄愤,
于大局无补于事。常言道好汉不敌人多,你若有甚 闪失,我们两个怎办好呢?」
  燕飞大为感动。
  昨晚他决意出手刺杀慕容勇,一来是激于族人被欺凌杀害的义愤,更因心内充满郁结难
平之气,现在得知纪千千安然无恙,心情大有改善。
  现在他不能不顾及好友们的感受,且他们说得有理,报复亦不急在一时,正要答应,街
上忽然传来追逐喊杀的声音。
  三人愕然朝街上瞧去,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汉正持刀提矛的在追杀另一名汉子,被追杀者
虽是浑身浴血,仍悍勇非常,回刀劈飞一名恶漠,竟飞身跳上高彦的座骑,正要劈断系索策
马而逃,忽又从马的另一边滚落地面。
  一把斧头差之毫厘的在马背上掠过,「噗」的一声斧锋嵌进食铺的大门旁,引起铺内食
客一阵惊哗。
  那漠子险险避过飞斧,在地上连续翻滚,滚到食铺大门时弹了起来,扑进店来。
  众食客伙计纷纷走避。
  七、八名大汉狂追而至。
  燕飞倏地起立,与被追杀的大汉打个照面,两人同时一震。
  蝶恋花出鞘。
  刘牢之独坐内堂主位处,眉头深锁,像在一夜间衰老了几年。
  刘裕直抵他身前施军礼致敬。刘牢之朝他瞄上一眼,有点心不在焉的道:「坐!」
  刘裕仍不晓得他因何要单独见自己,避往一旁坐下。
  刘牢之叹一口气道:「我早猜到玄帅受了致命的重伤,不过仍没有想过他这么快舍我们
而去。」
  又望着刘裕道:「你知否我怎会猜到玄帅今次避隐小东山,或会一去不返呢?」
  刘裕摇头表示不知道。
  刘牢之叹一口气,苦笑道:「玄帅起程到小东山前,着我好好保住你。唉!你在我军中
的官阶不高,却是万众瞩目的人物。正因你锋芒过露,又开罪了很多人,包括司马元显和王
国宝,所以能否保住你的性命,变成我北府兵和权责问一个斗争的重心。」
  刘裕明白过来,刘牢之从谢玄「临危托孤」式的吩咐,猜到谢玄自知命不久矣,否则有
谢玄在,何用劳烦德望远逊于他的刘牢之。
  而谢玄更巧妙地点醒刘牢之,他刘牢之的权位已和刘裕的生死连结起来,若刘牢之保不
住他刘裕,不单令军心不稳,人人自危,更向外显示出他刘牢之远及不上谢玄的威势。
  刘裕恭敬道:「大将军的关怀,下属非常感激。」
  刘牢之双目精芒闪闪,上下打量刘裕,沉声问道:「你和王恭的女儿王淡真是甚么关
系?」
  刘裕暗吃一惊,因为不清楚刘牢之对事情知道了多少,一个对答不恰当,立即会破坏刘
牢之对他所余无几的好感。
  苦笑道:「下属第一次见到淡真小姐,是在乌衣巷玄帅府上,只是点头之交。后来从边
荒集赶回广陵,伤重昏倒路旁,得她仗义相救,而我则适逢其会助她破坏了司马元显对付她
的阴谋,这些事我均没有隐瞒的上报玄帅。」
  刘牢之「砰」的一掌拍在座椅的扶手处,吓得刘裕心儿狂跳,以为被揭穿有所隐瞒的时
候,刘牢之怒道:「王恭实在太盛气凌人,不知从哪里听到一些闲言闲语,竟说你对他女儿
有野心,刚才便警告我,若你敢去惹他女儿,便派人打断你的腿子。哼!他娘的!高门大族
是人!但我们不是人吗?除安公和玄帅外,所谓的高门谁不是躲在后方关起门来当其名七,
而我们则在前线出生入死雍维护他们的风流飘逸。」
  刘裕放下心来,同时看到王恭与刘牢之的矛盾,而这种矛盾是永远不能化解的,高门寒
门的对立是没有人能医治的绝症。
  王恭对刘裕的鄙视,激起刘牢之的愤慨。不过如此一来,能否保住自己,已变成高门寒
族间的斗争。
  刘牢之余怒未消的道:「若非玄帅交待下来着我们支持王恭,刚才我就把他轰出府门,
看他凭自己的力量,可以有何作为。」
  刘裕点头道:「没有我们北府兵的支持,王恭只余给司马道子宰割的份儿。」
  同时又想到王恭好说歹说,总是自己心上人的亲爹,自己可以看着他和刘牢之交恶,至
乎把性命赔上去吗?
  忙补救道:「参军大人千万勿要因我致影响玄帅的遗命,我受点委屈只是微不足道的小
事。」
  刘牢之瞪他一眼,似在说我当然不会因你而影响决定,只是没有说出口来。
  刘裕当然有自知之明,不会因此难受。
  刘牢之似是自言自语道:「王恭多番申明得到皇上支持。哼!就看王恭能否拿出事实来
证明。」
  刘裕隐隐猜到王恭是代司马曜许下升官的诺言,亦只有名正言顺的北府兵统帅之位,方
可以打动刘牢之。
  不论谁人当权,包括司马道子或桓玄在内,都要以种种好处笼络刘牢之,否则北府兵会
立即叛变。
  刘牢之也有他的为难处,北府兵以何谦为首的另一势力仍有资格和他一争长短,所以他
在北府兵的位子尚未坐稳,兼之他在朝廷的声望远逊谢玄,又是出身寒门,所以极须朝廷的
任命和支撑。
  看来暂时他仍要和王恭虚与委蛇。
  刘牢之怎想得到他的推测如此精到深入,吁出一口气道:「孔靖昨晚与你谈话后来见我,
告诉了我你的提议。唔!这件事小裕你做得很好,我们必须倚靠自己,自给自足,方可以挺
起头来做人。」
  刘裕暗抹一身冷汗。
  孔靖去见刘牢之,是要取得他的支持,始敢把边荒集牵涉到庞大利益的生意揽上身。而
刘牢之可以从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这件事,例如他可以认为刘裕是要私下勾结孔靖,以壮大
自己的势力,那便大祸临头,肯定没命离开参军府。
  刘牢之又低声道:「玄帅说过派你去边荒集是有特别的任务,原来玄帅有此安排,你要
用心去做好这件事,我们便不虞物资财源方面的匮乏。」
  刘裕点头胡混过去,亦想到刘牢之有他的野心,所以不单不怪责自己,还鼓励他。现在
边荒集等于他刘裕的护身符,一天还有利用他的地方,刘牢之千方百计也要保住他,否则等
如自断财路。
  刘裕乘机道:「我想到边荒集打个转,安排好一切。」
  刘牢之道:「在玄帅大丧之前,你最好留在这里,我还要弄清楚边荒集的情况。」
  又拍拍他肩头道:「不论你与王淡真是甚么关系,便当作是一场春梦,以后你想也不要
想她,当然更不可以与她私下有任何来往。」
  刘裕心中暗叹一口气,告退离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