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十章 谢玄归天
  
  建康都城,琅琊王府。
  司马道子和王国宝在内堂议事,两人均神色凝重。
  司马道子皱眉道:「如此说,谣言竟然非是谣言了。」
  王国宝冷哼道:「谢家的事,能瞒过任何人,却怎能瞒得过我?谢玄今次回东山去,肯
定不是休隐一段时间如此简单,而是生于斯也愿死如斯的心态。谢玄把他的情况连女儿也瞒
着,知情者只有谢道韫、宋悲风、何无忌、娉婷那贱人和谢琰。幸好我早收买了那贱人的贴
身小婢,那贱人躲暗里哭过多少次也瞒不过我。」
  司马道子邪笑道:「不止是收卖吧?」
  王国宝淫笑道:「那妮子样貌普通,身材却是第一流,在床上更是骚媚入骨。哈!」
  司马道子沉吟片刻,道:「如谢玄确是命不久矣,对我们实是利害难分。近来皇兄不知
如何,总在很多事情上刁难我,令我处处受制。而王恭的权力却不住扩大,谢玄若去,我恐
怕北府兵权会落入王恭手上。」
  又道:「你肯定谢玄伤势真的严重至此?」
  王国宝道:「谢玄如非命不久矣,宋悲风绝不会陪他回东山去,因宋悲风与谢安曾有协
议,谢安辞世后宋悲风可回复自由身,以宋悲风的性格,是不会恋栈不去的。」
  司马道子点头道:「你这推论很有说服力,如此说谢玄应是命不久矣,他装作若无其事
地送谢安遗体回建康安葬,只是强压下伤势,以惑人耳目。」
  王国宝道:「眼前的形势清楚分明,谁能夺得北府兵的军权,谁便可占尽上风。幸好北
府兵一向舆荆州军势如水火,对我们非常有利。」
  司马道子道:「以谢玄的为人行事,怎会容外人于他死后轻易插手到他一手建立的北府
军内去?他到建康来也不是白来的,他两次向皇兄请辞,都被皇兄挽留,肯定从而得到甜头。
他更舆朝中大臣眉来眼去,现在我们当然晓得他是在安排后事。事实上北府兵的权柄已逐渐
转移到刘牢之于上,如我们试图改变北府兵的权力分配,等于把北府兵送给王恭或桓玄,此
事万万不可。」
  王国宝微笑道:「我们从刘牢之人手又如何呢?只要把刘牢之争取到我们这一边来,北
府兵将可为我们所用。」
  司马道子道:「这个当然最理想,不过却是知易行难。」
  王国宝笑道:「此事说难不难,只要我们能令刘牢之感到自己并非能稳坐北府兵大统领
的帅位,而我们是唯一可以完成他这个梦想的人,加上他对桓玄的恐惧,便有很大可能使他
站在我们的一方。」
  司马道子喜道:「可有妙策?」
  王国宝凑过身去,在司马道子耳边说出自己的妙计。
  司马道子听毕拍案叫绝道:「果然是一石二鸟的绝计,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可以控制皇兄
呢?」
  王国宝又在他耳边说出另一奸谋,听得司马道子连连叫好。
  王国宝欣然道:「先安内后攘外,除此之外,我更想出一计,可以助我们肃清朝廷上不
听话的人。方法非常简单,便由我联同我方大臣,联名上书皇上,要求给王爷加封殊礼,谁
反对的,我们便以种种手段铲除,如此权力将尽归于王爷之手,何愁大事不成?」
  司马道子讶道:「国宝你今次北返,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思如泉涌,随手拈来都是妙
绝之计,教人意外。」
  王国宝赧然道:「国宝不敢隐瞒王爷,这些计策全由师娘亲自提点,当然妙绝天下。」
  司马道子长笑道:「原来如此!好!如若事成,大活弥勒便是我大晋的国师,我司马道
子更不会薄待你王国宝。」
  任青媞的纤手玉足像灵蛇般缠上刘裕,把他扯进被窝里,这美女动人的肉体在他怀内水
蛇般抖动,肉体的厮磨带来强烈的刺激,满怀女儿幽香的当儿,此女封上他的嘴唇,丁香暗
吐,以刘裕的定力,一时也完全迷失在她蓄意为之的诱惑里。
  唇分。
  任青媞娇喘细细的道:「人家很挂着你哩!媞儿甚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刘裕尚有三分清醒,探手抓着她一对香肩,把她推开少许,道:「小姐你弄错了!我并
不是你的情郎,只是伙伴,勿要破坏我们良好的合作关系。」
  任青媞凝望他片刻,一对裸腿缠上他腰股,媚笑道:「我并不是淫娃荡妇,而是货真价
实的黄花闺女,不信可以试试看。」
  刘裕心叫救命,说这美女不吸引自己就是骗人的,尤其在此暗室之中一被之内,更要命
是自己酒意未过,又长时间没有亲近过女人。幸好他比任何人更清楚这是朵有毒刺的鲜花,
如此一意献身,肯定不会有好结果。
  强把高涨的欲火压下,苦笑道:「亏你说得出口,如你真是黄花闺女,为何对男女之事
如此熟练?」
  任青媞娇嗔道:「人家曾修习《素女经》嘛!现在抛开女儿家的羞耻心来讨好你,还要
这么说人家。男人不是最喜欢占女儿家的便宜吗?你是否男人来的?人家肯让你占最大的便
宜哩!」
  刘裕心中叫苦,晓得再如此被她肉诱,绝撑不了多久,忙改变策略道:「长夜漫漫,何
用急在一时,男女间的事,要好好培养情绪方行,怎可操之过急呢?」
  说到这里,心中一动,暗忖她既然开口闭口均坚称自己是黄花闺女,没有被其它人动过,
看来不假。立即反客为主,一对手滑进她的汗衣里去,顽皮的活动起来,同时道:「王恭究
竟是甚么一回事?为何他偷偷去见殷仲堪,随后又来广陵见刘牢之?」
  任青媞果然在他活跃的手下抖颤起来,脸红似火,香体发热,压抑不住的娇吟道:「你
这样人家如何说话呢?」
  刘裕差点停不了手,把她再推开少许,道:「说罢!」心中不得不承认此妖女确是天生
尤物。
  任青提闭上美眸喘息片刻,然后半睁半闭地横他娇媚的一眼,再次闭目。
  当刘裕不知她会有何异动之际,任青媞幽幽叹了一口气,柔声道:「谢安去世后,朝廷
的变化很大,司马曜的想法亦有改变。淝水之战后,他一直担心谢安叔侄乘势北伐。现在谢
安已死,谢玄因伤处于半退隐的状态,而司马道子则势倾内外,其左右之人,争权弄柄,贿
赂公行,刑狱谬乱,败坏政局,司马曜岂无悔意,与其弟司马道子的矛盾开始浮现。」
  刘裕道:「便是因此司马曜重用以王恭为首的大臣,以对抗司马道子和王国宝?」
  任青媞低声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们两姊妹辛苦经营,全为你的将来铺路搭桥。
曼妙她点醒司马曜,是希望司马曜能从司马道子手上夺回权力,如此便可以助你在北府兵裹
扶摇直上,以对付孙恩。只恨王恭亦是有野心的人,私下通过殷仲堪勾搭桓玄,令情况更趋
复杂。尤可虑者,是司马道子已对曼妙生出疑心,以司马道子现在的权倾朝野,曼妙已陷身
险境,情况非常不妙。」
  刘裕听得欲火全消,皱眉道:「即使司马曜能成功巩固皇权,仍没法令我一步登天,坐
上北府兵大统领的位置。北府兵讲究的是资格,军中更是山头派系重重。如有几年的时间,
且须不住立功,我或有少许机会。」
  任青媞道:「这个我反不担心,你是当局者迷,我却是旁观者清。现在刘牢之已稳坐大
统领之位,谢玄把你安置在他旗下,正是予你最好的机会。南方大乱即至,以你的才干,肯
定可以大有作为。我们可以为你做的事已尽力做了,希望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协约。」
  刘裕首次对任青媞生出怜意,不由把她搂紧少许,心忖自己已有负于王淡真,而孙恩更
是自己势不两立的大仇家,为己为人,也不应让任青媞失望。
  保证道:「我刘裕岂是言而无信的人。」
  说出这句话后,方感惭愧,至少他对王淡真便是言而无信。
  任青媞挤入他怀里,手足再次缠上来,吐气如兰的道:「原来我们的刘爷也有怜香惜玉
之心。」
  刘裕皱眉道:「你还有心情吗?」
  任青媞娇笑道:「为何没有心情呢?且是心情大佳。我是故意试探你的,扮出可怜兮兮
的样子,看你会以甚么态度对付人家。坦白告诉你,我虽然解散了逍遥教,仍保留最有用的
部分。帝君经多年部署,岂是可轻易被毁掉的,我对你依然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你不敢做的
事,我可以代你出手。」
  刘裕有点给地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无奈感觉,不悦道:「你如再对我用心机,我便和你来
个一拍两散,各走各路。」
  任青媞轻吻他嘴唇,娇媚的道:「刘爷息怒,奴家错哩!任凭大爷处罚。」
  刘裕正软玉温香抱满怀,闻言心中一荡,分外感到怀内胴体火辣辣的诱惑,充满青春和
建康却是原始野性的惊人吸引力。
  尽最后的努力道:「我对你的处罚是命你立即离开,为我好好办事去。」
  任青媞故意扭动娇躯,娇嗔道:「这可不行,其它任何处罚都可以,但必须在床上执行。
刘爷啊!媞儿真的很想啊!你不要人家吗?」
  刘裕的欲火「蓬」的一声烈烧起来,心忖挡得住她第一次的色诱,也挡不住她另一次的
色诱,终有一次失守,既然如此,何须苦苦克制。
  就在此理智让位于欲火的一刻,急骤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任青媞一把推开他,低呼道:「截住来人!」
  刘裕滚出帐外,从地上弹起来。
  来者推门而入。
  刘裕抢出房门,截着气急败坏、脸青唇白的魏泳之,骇然道:「甚么事?」
  魏泳之泪水夺眶而出,悲呼道:「玄帅归天哩!孙爷在主堂等我们。」
  他的话像晴天霹雳,不但轰走刘裕体内升起的欲火,还轰得他脑袋空白一片,失去思索
这个一直在等待的噩耗的能力。
  「小姐!小姐!」
  纪千千逐渐清醒,本远离她的意识一点点地回到她思感的空间内。
  曾有一段时间,她想放弃一切,可是或者因为小诗,又或仍舍不得燕飞,她又留下来。
只要她失去斗志,她便可以离开这苦难重重的人间世。
  她不知自己病倒了多久,日子似在徘徊于苏醒和沉睡、生存与死亡之间。
  她想坐起来,立感浑体酸痛,四肢乏力,眼前模糊,呼吸不畅,有种沉进水底遇溺般的
感觉。
  「小姐!」
  小诗的呼叫声比先前接近了点,同时她感到小诗正扶着她。
  纪千千似乎只剩下呼吸的气力,下一刻又好了些儿,艰难地张开美眸。
  小诗的脸庞出现眼前,逐渐清晰。
  「小诗!」
  小诗扑入她怀里,悲泣道:「小姐!你不能弃小诗而去啊!」
  纪千千发觉自己卧在床上,住处是间布置古雅的房间,窗外黑沉沉的,传来古怪的声音。
  她轻抱小诗,讶然问道:「这里是甚么地方?外面甚么东西在叫呢?」
  小诗梨花带雨地从她怀内坐起来,凄然道:「这里是荣阳城的太守府,给大王征用作行
宫。外面叫的是秋蝉,快天亮哩!」
  纪千千骇然道:「现在是秋天吗?」
  小诗道:「小姐在到洛阳前病倒了,已有两个多月,十二天前是立秋。小姐啊!不要再
想燕爷好吗?再这样下去,你会……你会……」
  纪千千感觉到恢复了点体力,虽然仍是虚弱,已好过得多。柔声道:「我自有分寸,看!
我不是好起来了吗?噢!你瘦了!」
  小诗垂泪道:「只要小姐没有事,其它小诗都受得了。」
  纪千千挨在床头处,闭目低念了几遍荣阳城,再睁开美眸道:「是否已攻下洛阳呢?」
  小诗点头道:「早攻下洛阳多时,现在关东地区,只余下邺城仍在苻坚之子苻丕主事下
坚守顽抗,大王已把此城包围日夜强攻,看来快守不住
  了。」
  纪千千奇道:「听你的口气语调,像是站在燕人一边的模样。」
  小诗抹泪赧然道:「小诗是自然而然依他们的语调说话吧!小诗懂甚么呢?只要小姐康
复起来,其它一切小诗都没有兴趣去管。」
  纪千千心神转到燕飞身上,正要用心去想,蓦地头痛欲裂。
  「小姐!小姐!你怎样哩!」
  纪千千喘息道:「没有甚么!唉!」
  小诗胆颤心惊的问道:「小姐要不要吃点东西?」
  纪千千道:「先给我一点清水。」
  小诗侍候她喝过清水后,怯怯的道:「小诗须立即通知大王,他说只要小姐醒过来,不
论何时也要立即通知他的。」
  纪千千皱眉道:「天亮再告诉他吧!我现在不想见他。」
  又问道:「他对你好吗?」
  小诗垂首道:「大王对小诗很好。他对小姐更好,每天都来看小姐,有时一天会来二、
三次,有几次还在床边坐了超过一个时辰,只是呆看着小姐。」
  纪千千心中涌起难言的滋味,她究竟该痛恨慕容垂,还是应感激他呢?
  慕容垂绝不像他表面般的冷酷无情,事实上他有深情的一面,只不过他的敌人永远接触
不到吧!
  纪千千道:「有没有边荒集的消息?」
  小诗茫然摇头,道:「没有人提起过边荒集。」
  纪千千发觉卧室的一角放置另一张床,微笑道:「你一直在陪我。」
  小诗点点头,目光投往窗外,轻轻道:「又一天哩!」
  窗外渐趋明亮。
  天亮了。
  可是纪千千仍感到自己陷身没有天明的暗夜里,未来是一片模糊。
  燕郎啊!
  何时我们再可以一起生活,永不分离呢?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