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九章 边荒作用
  
  「叮」!
  三只酒杯碰在一起。
  孔靖朗声道:「喝过这杯酒,大家以后就是自家人,就是兄弟。」
  三人举杯一饮而尽。
  孔靖个子不高,身型略胖,却爽朗而有豪气,精神十足,声如洪钟,说话开门见山,予
人好汉的感觉。年纪三十许间,说话时神情动作都带点并不惹厌的夸张。
  晚膳的地方是醉月楼二楼的豪华厢房,可容数十人的大空间只放了一张大圆桌,出奇地
没有从附近青楼召妓相陪,不符江左豪士的一向作风,反有点江湖聚会的味儿。
  孔靖挥退侍候的人,亲自劝酒招呼,尝遍各式美食后,向刘裕笑道:「我还怕刘大人不
肯赏脸,想亲往拜访,可是泳之却拍胸口保证,让孔某可以亲睹刘大人风采。」
  刘裕到此刻仍不知孔靖看上自己哪一点,谦虚道:「孔大哥勿要折煞我刘裕,我刘裕算
甚么东西,你动一动指头我便要赶着来。」
  魏泳之横他一眼嘲讽道:「你倒懂得在孔大哥面前扮乖,若不是我三催四请,恐怕你现
在仍在军舍发霉。」
  孔靖开怀笑道:「都说是自家人,客气话不用说哩。」
  又向刘裕竖起拇指,道:「老的不说,现在军中年少的一辈谁不服你老兄,人人都要叫
一声刘大哥。听说你和边荒第一名好汉燕飞是吻颈之交。燕飞确是英雄了得,先后与孙恩和
慕容垂战个不分胜负,又在敌阵中斩杀名震北方的铁士心,谁不对他心服口服。」
  刘裕开始有点明白,心忖边荒集的成就正在自己身上发挥作用。孔靖是否看得上自己是
言之过早,但肯定看上了边荒集。
  像孔靖这种地方上有势力的人士,可以对自己生出的作用是难以估计的,自己想争取权
位,当然须买他的账。
  欣然道:「我和燕飞确曾并肩作战,他是个很特别的人,甚得荒人的尊敬。」
  魏泳之笑道:「不要谦虚哩!谁不清楚你和燕飞有生死的交情。」
  刘裕没好气的道:「你是要我大吹法螺吗?孔大哥是明眼人,在他面前只有直话直说。」
  孔靖笑道:「两位是真情真性的人,我是看着泳之从马前小卒爬上这位置来的,还为他
说过好话。来!再干一杯。」
  三人又尽一杯。
  刘裕感到自己颇为喜欢孔靖,不但因他没有摆笼头大哥的架子,更因他的个性随和。
  微笑道:「孔大哥今次召我来聚,是否有甚 用得着我的地方?请随便吩咐下来,力所
能及的,刘裕必为孔大哥办妥。」
  孔靖欣然道:「我早从荒人接纳刘兄一事上,晓得刘兄是讲道义够朋友的人。大家是兄
弟,有甚么谁用得着谁的,至紧要是大家一起发财,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魏泳之道:「孔大哥对我这兄弟确不用客套,我最清楚他的为人,答应过的事从来不会
说过便算,否则孙爷不会提拔他,玄帅更不会看他人眼。」
  孔靖不住点头,表示赞同,道:「如此我也不用拐弯抹角,以前我想和边荒集做生意,
先要通过寿阳的帮会,再由寿阳的人接触大江帮,然后方得到分配。现在与刘兄结为兄弟,
当然再不用如此大费周折,被人重重剥削,对吗?」
  刘裕心中一动。要助孔靖直接和边荒集做生意,于他来说是传句话便成,却未免浪费了
自己在边荒集的影响力。孔靖利用他,他也可以利用孔靖,建立互利的关系,当孔靖发觉水
涨船高,刘裕在北府兵内愈有地位,愈对他有利,自然会全力支持刘裕。
  剎那问,这些念头电光石火般闪过脑际,他已有主意。
  微笑道:「孔大哥想直接和边荒集交易,我定可为孔大哥办妥。可是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孔大哥想否把生意做得更大一点?」
  孔靖和魏泳之都呆看着他,此时的刘裕像变成另一个人,整个人神采焕发,双目熠熠生
辉,充满强大的自信。
  孔靖道:「怎样可以做得大-点呢?」
  魏泳之提醒道:「你要有把握才好,勿要在孔大哥面前班门弄斧。」
  刘裕在桌下踢魏泳之一脚,从容道:「我何时做过没有把握的事?我的提议确实可行,
就是由孔大哥作边荒集在扬州的代理人,像以前大江帮是汉帮在南方的代理人那样。孔大哥
一向得我们北府军的支持,肯定可胜任愉快。」
  魏泳之睁大眼睛瞧着刘裕,似乎到这刻方真正认识他。
  孔靖目光舆刘裕交击,好一会拍桌叹道:「我服了你刘裕!假如你可助我做成这盘生意,
我每年可从总利润分出半成给你作酬金。」
  刘裕欣然道:「我不要任何报酬,只要和孔大哥交个朋友。我会安排大江帮的新任帮主
江文清,在十天内与孔大哥碰头,谈妥合作的条件。来!大家喝一杯。」
  雁门城,长城客栈。
  客房内,庞义躺在床上,一副筋疲力尽的模样。
  燕飞坐在窗旁的椅子,翘起二郎腿,神态悠闲,似有用不完的精力。名震天下的蝶恋花
随意地搁在旁边的小几上。
  庞义咕哝道:「真想不到北陲的城市竟如此像我们汉人的地方。喂!燕飞!你是否在听
着?」
  燕飞道:「没有漏过你说的一字一语。」
  庞义仰望屋梁,道:「拓跋珪有挑战慕容垂的能力吗?」
  燕飞淡淡道:「现在怕还差一点点。」
  庞义猛地坐起来,道:「我们岂非要等待下去,小诗她……」
  燕飞道:「须等多久,要看苻坚何时彻底垮台。那时关中关东的势力再无缓冲,当他们
正面冲突时,我们的机会便来了。」
  庞义急促地喘了两口气,叹道:「坦白说,我对拓跋珪完全没有信心,真不明白你为何
如此看重他?」
  燕飞悠然道:「自高柳一役,在慕容垂的支持下,拓跋珪击败了窟咄,成为拓跋鲜卑的
新主,拓跋珪便把整个形势扭转过来。据拓跋仪所说,拓跋珪先打败了占据马邑的独孤部,
占领了黄河河套的产粮地区,又征服了阴山的贺兰部,最近更趁赫连勃勃败走边荒,乘势攻
占河套以西的缀弗部的部分土地,接而兼并库莫奚、高车和纥突岭等弱小部落,不仅得到大
量的土地,还得到大批人口和以百万计的牲畜,雄长朔方,一跃而成北方草原上最强大的力
量。这样的一个人,如不能助我,谁能助我?」
  庞义道:「慕容垂竟肯容忍拓跋珪不停坐大吗?」
  燕飞道:「他们是在互相利用。拓跋珪因慕容垂的支持,在塞上不住扩张势力,且是有
策略和步骤的发展,代价是永无休止地向慕容垂进贡良马,又作慕容燕国后方的守卫军,使
燕国没有后顾之忧。不过随着慕容垂支持赫连勃勃以压制拓跋珪,他们的互利关系已难以继
续下去,现在赫连勃勃被破,更失去均衡的力量。正面冲突是早晚的事。」
  又微笑道:「现在你多了点信心吗?」
  庞义道:「我现在担心的是在盛乐找不到拓跋珪。」
  燕飞道:「至少有七、八成的机会,拓跋珪从小便有大志,看事情看得很远,从不争一
时的意气。当日在边荒集,他明知我每天在第一楼喝酒,也可以忍着不来见我,直至我陷身
杀机险境才出现救我,你便可以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庞义不解道:「这与他是否在盛乐有甚么关系?」
  燕飞道:「没有直接的关系,不过却可以助我推测他的行踪。我这位兄弟是等待的专家,
不住等待机会,也最懂把握机会。盛乐从开始便被他选作根据地,因为盛乐是最接近长城的
战略据点,对长城内两座大域平城和雁门虎视眈眈,若他要在塞内取得立足点,非此两城莫
属。盛乐、雁门和平城三城,在地理上成鼎足之势,跨越长城内外,进可攻退可守,且立即
可以威胁东南百多里外的燕都中山。以拓跋珪的为人,在慕容垂离都远征关东诸城的当儿,
怎肯错过攻占平城和雁门的良机。如待慕容垂凯旋而归,掉转枪头攻打盛乐,他将永远失去
称霸的机会。」
  庞义点头道:「有道理!该没有人比你更明白从小一起成长的玩伴。如此看!拓跋珪不
但身在盛乐,还有他养精蓄锐的主力大军,随时可攻进长城来。」
  此时高彦意兴飞扬的推门而入,一屁股坐在燕飞旁隔一张几子的椅内,哈哈笑道:「你
们猜我探听到甚么消息?」
  宠义不耐烦的道:「我们不会花半个子儿向你这混蛋买消息的,快说!」
  高彦笑道:「不要看我们轻易地买通守卫混进城襄来,原来这几天雁门和平城局势不知
多么紧张。这两座城池名义上虽然属于老贼慕容垂,事实上把守两城的燕兵军力薄弱,致帮
会横行。最大的两个帮会一名朔方帮,一名后燕盟,前者亲拓跋鲜卑,后者则受燕人支持。」
  际此天下纷乱、战祸连绵的时代,如此情况是常规而非例外。每当官方势力转弱,地方
势力便抬头,至乎占城据地,成为有政治势力的豪强。
  慕容垂为要统一北方,亦面对同样情况,主力大军远征关东,留守的军队唯有集中力量
守护燕都中山和其附近具战略性的城池,故而忽略了其它地方。
  如不是燕飞已向庞义解说拓跋鲜卑的情况,庞义肯定掌握不高彦的情报透露出的微妙处,
此时却拍腿道:「燕小子猜得对,拓跋珪蠢蠢欲动哩!」
  高彦一呆道:「你在说甚么?」
  燕飞插话道:「高小子继续说下去!」
  高彦打量了庞义几眼,又看看燕飞,续道:「十多天前,后燕盟秘密从各地抽调人手,
突袭平城朔方帮总坛,杀得朔方帮几近全军覆没。直至今天,后燕盟仍在各处追杀朔方帮的
人。朔方帮该是完蛋了。」
  燕飞心中不舒服起来,朔方帮该由定居长城内的拓跋族人组成,自己的族人遭劫,自然
涌起敌忾同仇之心。
  庞义叹道::冱是慕容垂先发制人的手段,借地方帮会连根拔起拓跋鲜卑族在长城内的武
装势力,亦狠狠重挫拓跋珪进军长城的计划。」
  燕飞问道:「后燕盟的老大是谁?」
  高彦答道:「他们的老大叫慕容勇,擅使双斧,是慕容鲜卑有名的勇士。后燕盟的总坛
就设在此城内,你朝北门走去,最大的那座房子便是,门口还放了两头石狮子。」
  庞义欣然道:「小彦打探消息确有一手。」
  高彦苦笑道:「消息是要花金子买来的呢!」
  燕飞淡淡道:「大家提早上床休息,明天你们到北门外的密林等我,我干掉慕容勇便来
与你们会合。」
  庞义和高彦听得面面相觑,燕飞从来不是如此好勇斗狠的人,隐隐感到莫容垂劫走纪千
千,现在慕容族又大肄杀戮长城内定居的叛跋族人,已激起占他一半血统的胡人狠性,决定
大开杀戒,与慕容族势不两立。
  刘裕知会了大江帮派驻广陵的联络人,着他通知江文清有关孔靖的事,这才返回军舍。
  他有把握江文清会给他这个面子,因为江文清亦需要像孔靖般的地区代理人。于大江帮
在南方的势力崩溃后,两湖帮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接收大江帮在南方的生意,强迫沿江城市
的大小帮会改向两湖帮臣服,对大江帮当然有严重的影响。
  幸好长江的下游扬州仍是桓玄和两湖帮势力未及之处,扬州更是北府兵的地盘。一个得
北府兵支持的地方势力,应可和大江帮合作愉快。
  任何人想和边荒集做大买卖,必须透过孔靖与边荒集的大江帮作交易,如此对大江帮和
孔靖均有百利而无一害。
  西门军舍是北府兵中层军官的房舍,在这裹刘裕的军阶算是最高级的,分配的宿舍除卧
室外尚有相连的小厅,环境不错。
  魏泳之和彭中是他左右邻居。
  北府兵的大本营在京口,京口的别名正是北府,也是扬州刺史府所在地,谢玄于此成立
北府军。不过随着谢玄移阵更具战略性的广陵,北府兵的总部亦搬到广陵来。
  不知是否被魏泳之勾起心事,加上喝了点酒,刘裕忍不住想起了王淡真。
  伊人近况如何?她仍对自己余情未了还是恨自己入骨,恨他不守承诺?
  只恨他比任何时间都清楚绝不可以惹这高门贵女,如让王恭发觉自己与他女儿问的私情,
恐怕天王老子都保不住他刘裕。
  他不敢打听王淡真的消息,如她仍在广陵,他几乎肯定自己会失控地去找她,后果不堪
想象。
  王恭若对司马道子有所图谋,绝不会把女儿留在建康。
  刘裕神魂颠倒的回到宿处,甫入小厅,立感有异。
  空气中似残留着淡淡的幽香。
  难道是王淡真?
  旋又挥去此念,因为这是没有可能的。王淡真虽略通骑射,仍没法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
守卫森严的军舍来。
  会是谁呢?
  刘裕的心忐忑跳动,提高戒备,穿过小厅,跨进卧室内。
  卧床帘帐低垂,幽香从床上传来。
  难道是妖后任青媞?她从来是不施香粉的,为何今次会例外。
  刘裕暗运功力,直趋卧床。
  帐内隐见有人拥被而卧,而当刘裕进一步肯定是动人美女任青媞时,乌黑的环境更添暗
室香艳旖旎的气氛。
  一声幽幽的轻叹从帐内传出,任青媞迷人的声音响起道:「冤家啊!快进来吧!人家等
得差点睡着哩!」
  刘裕暗叹一口气,解下佩刀,搁往床头的小几上,揭开睡帐。
  在他的一对夜眼下,任青媞拥被而眠,星眸半闭,媚态诱人至极点。
  她的秀发散披枕上,被外露出雪白的裸臂、半截丰满的胸肌。刘裕几敢肯定她身上只有
肚兜一类的单薄衣物。
  苦笑道:「你究竟是来侍寝还是商量大事?」
  任青媞探手出来抓着他腰带,把他硬扯上床,娇笑道:「两者一起干,不是更有趣吗?」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