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七章 密谋造反
  
  江陵城,大司马府。 
  桓玄三天前从宜都赶来,立即遣散府内婢仆,改换为他的人。他敢保证没有人敢说他半
句坏话,因为荆州的兵权已牢牢握在他手上,连司马皇朝也要看他的脸色做人,何况只是些
下人。他非是不想杀尽府内之人,但那等若明白告诉别人他心虚,且会令他的声誉受到折损,
不利于即将展开逼司马曜退位的行动。 
  他站在当日与桓冲争吵的地方,重温着当日的情景。 
  那时他只是感到愤怒,尚未动杀机。 
  亲兵来报,杨全期到。 
  桓玄道:“请他进来。” 
  对于司马皇朝,他是彻底地仇视,更晓得因桓温当年求加“九锡”之礼,此为历朝权臣
受禅之前的荣典,触犯了司马皇朝的大忌,虽因桓温早死没有成事,已令司马氏对桓家存有
芥蒂。 
  还记得他十六岁时随兄桓冲到建康去,一日到琅砑王司马道子府上参加宴会,碰上司马
道子喝醉,竟当着众多宾客前问他“桓温晚年想做贼,是何原故?”弄得仍少不经事的他狼
狈不堪。 
  就是这句话,令他立下决心,定要杀尽司马氏的人,并取而代之,完成父亲不竟的遗愿。 
  一直以来,他最尊重的人是培育他成才的兄长桓冲,最顾忌的是谢安、谢玄叔侄,现在
桓冲和谢安已作古,四天前更收到屠奉三从边荒集传来的消息,指从刘裕处得到确凿情报谢
玄只有数十天的命,使他感到夺取皇位的时机终于来临,故回到江陵。 
  江陵是荆州刺史府所在之地,更是他桓氏世代盘据之所,在这裹桓家的势力根深蒂固,
即使荆州名义上的施政者,刺史殷仲堪也须看他的脸色做人。 
  杨全期在身后向他请安。 
  桓玄道:“坐!” 
  杨全期见他站着,那敢坐下,忙道:“卑职站着便成。” 
  桓玄并没有回头来看他,不过对桓玄这种倨傲态度他已习以为常。杨全期也是出身高门
大族的士人,只不过他家渡江稍晚,故远及不上桓家的显赫。在自恃家世的桓玄眼中,当然
不把他士族的身分放在眼内。 
  一个月前,他领兵从边荒集返回荆州,向桓玄作出书面的报告,连同屠奉三的密函,送
交给在宜都的桓玄,却一直没被召见。直到今天,在桓玄抵江陵的第三天,方获接见。可以
想象杨全期的心情是如何惴惴不安。 
  桓玄终于转过虎躯,冷冷瞧着他道:“全期你告诉我,当日奉三来见你,你有甚么感
觉?” 
  杨全期一呆道:“我不明白南郡公的意思。” 
  “南郡公”是尊贵的爵位,本属桓温。 
  当桓玄五岁之时,桓温的长子桓熙和次子桓济等,力图从最能干和最得桓温宠信的桓冲
手上夺权。桓冲直忍到桓温去世的一天,方下手对付仇视他的众兄弟,又称桓温遣命由小儿
子桓玄继承爵位,于是桓玄五岁便成了南郡公。自此桓玄改称桓冲为大兄,彷佛其它兄弟不
存在的样子。 
  桓玄举步朝他走过来,两手负后,神态悠闲的道:“有很多事,表面上我们丝毫看不出
有甚么不妥当的地方,可是却会有一种没法解释的感觉,隐隐感到事情非如表面般的简单。
我要问的便是你当时的感觉,有否感到奉三话虽说得漂亮,事实上却是心存怨慰,兼且密藏
背叛我的心?” 
  杨全期整个人感到凉浸浸似的,生出不寒而栗的感觉,一方面是因桓玄这种不讲理性,
只凭主观感觉和好恶对人作出判断的态度,使他心生寒意。兔死狐悲,若现在或将来的某一
刻,桓玄亦以这种方式来判断自己的忠诚,教人如何适从。 
  另一方面是来自桓玄本身,当他朝自己举步走来,发自他身上的一种奇异似有似无的寒
气,正不住增强。此显示桓玄身具的先天真气奇功,在过去一段时间有突破性的长进,因为
这是他以前从未在桓玄身上感验过的。 
  不论任何一方面,桓玄都是个可怕的人。 
  杨全期装出思索的神色,事实上他脑袋是一片空白。道:“全期当时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只是觉得屠大人之言合情合理,而当时我军正处于进退两难的穷势,事情的变化实在来得太
突然。” 
  桓玄在他身后五步许处立定,没有作声。 
  杨全期不敢回头,不遇从他发出的先天异气,可清楚感觉到桓玄的位置,更掌握到桓玄
处于绝对冷静的状态中。那是一种特级高手的境界。 
  桓玄忽然笑道:“你道奉三在信内写了甚么呢?” 
  杨全期忙道:“卑职对屠大人信内所言毫不知情。” 
  桓玄轻描淡写的道:“奉三的密函充份表现出他的才智,那并不是一封向我解释他所作
所为的陈情信,而是向我描述出在现今的形势下,最佳的军事策略。奉三确是了不起,令我
不但不忍责怪他,还不得不支持他,让他继续当半个叛徒的角色。” 
  杨全期讶道:“半个叛徒?” 
  桓玄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道:“奉三的立论是一天南北没有统一,一天边荒继续存
在,将没有任何势力可以独霸这无法无天的地方。而边荒集存在的价值,正因她有别于天下
任何一个城集。所以我们若要参与边荒集,这个自古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危险游戏,必须依
边荒集的游戏规则行事,如此方可以成为得益者。全期认为奉三这个说法如何呢?” 
  杨全期仍未弄清楚桓玄对屠奉三的“心意”,避重就轻的道:“荒人悍勇成风,且出现
没有人想象得到的空前团结,加上对边荒的熟悉,故燕国天师两军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勉
强攻下边荒集,可是慕容垂和孙恩一离去,边荒集便被荒人收复。由此看来,要攻下边荒集
固不容易,保住边荒集更是难比登天。” 
  桓玄又从他身旁走过,陷入深思中,移到一扇窗前,朝外瞧去,点头道:“若没有奉三,
我们今趟远征边荒集的行动确是一败涂地。可是我可以信任奉三吗?他远在边荒集,我如何
可以控制他呢?” 
  杨全期听得心中产生出另一阵寒意,屠奉三是陪伴桓玄成长亲如兄弟的战友,仍如此被
桓玄怀疑,其它人将更是不堪。 
  他更清楚屠奉三一直对桓玄忠心耿耿,直至桓玄舆屠奉三的死敌聂天还结盟。 
  桓玄叹道:“奉三在信内表示明白我拢络聂天还的原因,因为北府兵水师与我们实力相
若。如我们再被聂天还牵制,将无法控制大江,与聂天还结盟是唯一的选择。你看!奉三是
多么善解人意。” 
  杨全期直至此刻,仍弄不清桓玄对屠奉三的态度,哪敢答话。桓玄从来不是以德服人,
但他的威撬力同样有效。 
  桓玄转遇身来,微笑道:“今次全期做得很合我心意,因为如你不当机立断的撤兵,我
敢肯定你的遭遇会比聂天还更不堪,且会把奉三半真半假的背叛变为真实,而在当时的情况
下,你们根本没有还手的能力。” 
  杨全期放下心事,回荆州后一直在恐惧裹过活,怕的当然是桓玄会因他无功而还降罪于
他。 
  不过另一方面又心里不服,听桓玄的语调,似是把屠奉三看得比自己高上不止一筹。 
  低声道:“卑职当时已作好最坏的打算。” 
  桓玄摇头道:“奉三绝不会蠢得与你们正面硬撼,而会采用孤立和截断粮线的持久战,
到你们捱不下去被逼撤军时衔尾穷追。边荒是荒人的地盘,优劣之势清楚分明,你们绝没有
机会。以聂天还的精明,仍要损兵折将而回,若非一场豪雨,我们或会痛失伙伴。” 
  他说的全是当时的事实,杨全期登时语塞。 
  桓玄移到窗旁站立,像有点怕被射进来的夕阳光照耀着,双目闪闪生辉,似在自答自问
的道:“我可否信任奉三呢?” 
  杨全期道:“只要看他往后的表现,不是可一清二楚吗?” 
  桓玄道:“四天前他才着人送来了一批优质胡马,并传来一个可以影响我全盘计划至关
重要的消息。不用瞎猜也可知道他会有非常出色的表现。” 
  杨全期讶道:“那主公还有甚么好担心的呢?” 
  桓玄微笑道:“这并不足够。” 
  接着盯着杨全期,一字一字的道:“他唯一消解我对他疑虑的方法,就是把大江帮的余
孽斩草除根。当他把江文清的首级送到我案上的一刻,我才可以相信屠奉三仍是以前的屠奉
三。” 
  杨全期听得头皮发麻,无言以对。 
  海南岛,孤月崖。 
  孙恩很喜欢看海,潮汐的涨退,犹如天地的呼吸,澎湃着力量和充满节奏动感。 
  他盘膝坐在崖边,心内的思潮亦似如大海冲上石滩的波浪激烈地起伏。 
  他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全拜叔父孙泰所赐。 
  孙泰曾仕晋为太守,创立道堂,是为天师道的前身,并致力栽培孙恩。 
  孙泰本无反叛之心,专志道术,却给司马道子捏造以道术眩惑士兵的罪名,亲率禁卫高
手夜袭道堂,杀尽孙泰家族。孙恩当时武功早超越孙泰,杀出重围,逃往海南。自此创立天
师道,以跟随的五斗米信徒和土姓豪族建立起强大的天师军,渡海攻陷会稽。 
  他与司马皇朝不但有公怨,且有深如渊海的私仇。 
  现在会稽、吴郡、吴兴、义兴、临海:水嘉、新安、海南八郡豪强,全聚集在他天师道
的大旗下,只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机会终于来临。 
  谢玄可以瞒过任何人,却绝骗不过他。强行到建康去威慑朝廷和荆州桓玄,只会加速他
的死亡。 
  不过他仍耐心地等待谢玄的死讯。 
  一天谢玄仍在,晋室仍是稳如泰山,人心不乱。 
  徐道覆的部队已返回会稽,天师军亦需一段时间,从边荒集劳而无功的军事行动恢复过
来,直至回复元气。 
  他隐隐感到边荒集之行的失败,仍是败于谢安的手上,若燕飞、纪千千和刘裕没有及时
赶到边荒集去,历史应该改写。 
  不过一切已成定局,边荒集的行动已成不可挽回的败局。 
  在统一天下的战争裹,边荒集只是其中一场战争,并不能影响他天师军的成败。现在他
只须改变计划,由主动进军建康,改为逐步扩展势力范围,诱建康军来攻,亦同样有胜算。 
  司马道子父子登场后,倒行逆施,把谢安辛苦建立起来的稳定偏安一手摧毁,对他更为
有利。 
  加上司马道子既忧荆州的威胁,又虑北府兵桀骛难驯,因而力图加强军力,竟大发浙闽
豪家的佃客为兵,强征入伍,此措施如若落实,将大削土姓豪强的势力,更使民心思乱,大
大有利天师军招募兵将。 
  现在大起义的条件已告成熟,天下将没有人能阻挡他孙恩。 
  卢循此时来到他身后,跪禀道:“船队已在码头侯命,只待天师大驾,立即起航前赴临
海。” 
  孙恩长身面起,面向徒儿,道:“起来!” 
  卢循跳起来垂手恭立。 
  孙恩淡淡道:“建康方面有甚么消息?” 
  卢循答道:“谢玄在乌衣巷盘桓近半个月,期间不住接见各地来的权贵,包括王恭和殷
仲堪在内,且三次入宫见司马曜,据报司马曜每次见谢玄时司马道子都不在身旁。” 
  孙恩仰望夜空,皱眉道:“奇怪!” 
  卢循道:“这情况确异乎寻常,十多天前谢玄已返回广陵,自此深居简出,所有事务,
全由刘牢之代行。谢玄应正如天师所料的,因强压伤势致病伤加剧,余日已无多。” 
  孙恩叹道:“他若能早点死便早点死,现在却有充分时间安排后事。不过他的安排应是
针对司马道子父子和王国宝,又或荆州桓玄和聂天还,该无力兼顾我们天师道。” 
  卢循道:“天师明察,王恭现在已成为司马曜最宠信的人,依我看司马曜提拔王恭,隐
含抗衡司马道子的作用,所以谢玄一意拢络。而王恭一向舆殷仲堪关系密切。至少在名义上,
是由王恭管扬州,殷仲堪管荆州,两人联成一气,确不可小觑。” 
  孙恩道:“听说王、殷两人将会结成姻亲,是否确有其事?” 
  卢循答道:“确有此事,不过不知如何,通婚之事暂时搁置了。” 
  孙恩现出深思的神色,沉吟良久,忽然又问道:“殷仲堪与桓玄关系如何?” 
  卢循道:“两人表面上关系不错,事实上殷仲堪对桓玄畏忌甚深,事事对他退让三分,
最近殷仲堪的部将因对桓玄言语上不敬,触怒了桓玄,殷仲堪竟慌得立即着部将逃回建康,
方避过大祸。” 
  孙恩失笑道:“原来是这样的良好关系!” 
  又沉声道:“司马道子方面情况如何?” 
  卢循道:“司马道子正全力栽培儿子元显,又起用王国宝之弟王瑜和亲侄司马尚之,使
之领军,用人唯亲,召来朝中大臣不满。王国宝更变本加厉,大做高利贷的生意,又支持豪
强经营赌场,弄得建康乌烟瘴气。最要命是他崇奉霸勒教,不住鼓吹要迎接竺法庆到建康开
坛作法,开罪了整个佛门。” 
  孙恩仰天大笑道:“这叫天助我也。若我没有猜错,谢玄一死,大乱立至。王恭将会在
北府兵的助力下,讨伐司马道子,而我们则可坐收渔人之利。” 
  卢循欣然道:“天师的看法绝不会错。” 
  孙恩上下打量卢循,微笑道:“循儿近日练功的情况如何?” 
  卢循谦恭道:“在天师指导下,徒儿功力大有进境。” 
  孙恩道:“一切全赖你自己的努力,我只是负指引之责。” 
  又问道:“道覆的心情好了点吗?” 
  卢循苦笑道:“表面看不出甚么来,不过我怀疑他的创伤仍未平复。真想不到以道覆一
向玩弄女人于股掌上的能耐,竟会为一个女子神魂颠倒。 ” 
  孙恩摇头叹道:“善泳者溺,这种事谁都帮不上忙。” 
  再叹一口气,朝下崖之路举步走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