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四
第三章 失而复得
  
  “当!当!当!” 
  钟音响彻边荒集,从古钟楼传往边荒,传往颖水彼岸。 
  占据古钟楼的边荒战士在观远台上齐声发喊:“铁士心死了!铁士心死了!” 
  小建康的兄弟首先发难,劲箭从楼房射出,先解决高据哨楼上的敌人箭手,再对付街上
没有掩护的燕兵。 
  燕兵骤闻钟音,且惊闻铁士心死讯,疑幻疑真、军心动摇之际,忽然数千俘虏变为武装
的战士,从大小楼房杀出,猝不及防下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更遑论压制从腹地蔓延往四面
八方的变乱。 
  慕容战领着以千计的兄弟,有组织有阵势地从小建康出口杀进码头区,此时燕兵早溃不
成军,只懂四散逃命。泊在码头的三十多艘破浪战船,未及解缆开出,已落入他们手上。船
上的燕兵纷纷跳水保命。 
  对岸的拓跋仪见到古钟楼上方的烟花讯号,立即下令渡河。这时候纷纷上岸,与己方兄
弟会合,燕兵大势已去,再没有反击之力。 
  边荒联军依照计划,先集中力量攻击北大街和西大街,势如破竹的把敌人驱逐离集,走
得稍慢者顿成兵下亡魂,“边荒行动”在联军如虹的气势下,燕兵则一面倒的情况裹进行着。 
  屠奉三等攻入古钟楼后,兵分两路,一路由屠奉三率领,杀上观远台援救燕飞和庞义,
剩下七、八人死守底层入口,不让以宗政良为首的燕兵攻入钟楼。幸好有卓狂生、程苍古和
费二撇三大高手压阵,守得入口稳如铁桶,捱到小建康的兄弟杀人钟楼广场,宗政良一方慌
忙撤退。 
  古钟楼以北的边荒集顿变屠场,含恨的荒人大开杀戒,见燕兵便杀,一时呼喊震天,燕
兵全面崩溃。 
  燕飞刚迅速回复过来,与屠奉三和庞义在观远台监视天师军的动静,发觉对方的辎重部
队正从南门离开,沿颖水而行,登时喜出望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如天师军向他们反击,确不易对付,现在忽然拱手让出古钟场以南的占领区,联军当然
省功夫,且大幅减低伤亡。 
  庞义大笑道:“徐道覆这小子识相得很!” 
  屠奉三欣然道:“他不是识相,而是不得不退,在实力上我们占有压倒性的优势,颖水
更落进我们的控制内,兼且杨全期和聂天还都是他的敌人,纵使能击败我们,最后还不是便
宜别人。” 
  庞义道:“我们要不要追击老徐呢?” 
  燕飞目光投往集外西面荆州军的阵地,摇头道:“天师军退而不乱,又左靠颖水之险,
恐怕不是那 容易收拾他们,最怕是杨全期乘机发难,我们千辛万苦争取回来的成果,将要
拱手让人。” 
  屠奉三瞧着对方队尾离开南门,发出绿色的讯号火箭,指示己方人马进占天师军放弃的
地盘。吁出一口氡道:“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如此反攻成功,对我说服杨全期大大有
利。” 
  蹄声轰响,一队数百人的边荒战士,驰过古钟场,往天师军撤出的占领区驰去,显示边
荒集北区已在边荒联军绝对的控制下。 
  当他们经过古钟楼的时候,齐翘首上望,致敬喝采,在钟楼上休息的战士则回报以欢呼
怪叫,充满失而复得的胜利气氛,教人热血沸腾。 
  卓狂生等早从出口拥出,纷纷跳上兄弟们的马背,朝南而去。 
  庞义和其它兄弟亦怪叫连声,往出口挤去。 
  到只剩下屠奉三和燕飞两人,屠奉三笑道:“燕兄可知我心中正后悔呢?” 
  燕飞瞧着另一支从东门进入天师军弃下的地盘的边荒联军,讶道:“后悔甚么?” 
  屠奉三叹道:“我现在方想到假设我手脚慢点儿,迟上片刻才赶到观远台,燕兄肯定已
在黄泉路上。那时我屠奉三不但可以少掉一个能左右我将来在边荒集发展的劲敌,更可以少
去一个情敌,又不虞有人晓得燕兄的遇害与我有一丁点儿关系。” 
  燕飞蛮有兴趣的问道:“这般做对屠兄确有百利而无一害,屠兄因何白白错过?” 
  屠奉三苦恼的道:“因为我到此刻方想到此毒计,已是知错难返!” 
  两人对望片晌,忽然同时放声大笑,皆充满得一知己,死而无憾的欣悦。 
  ※       ※       ※ 
  刘裕在树梢端猿猴般跳跃,全速往边荒集赶去,忽然扑附在一棵大树枝叶茂密处,立足
在横伸出来的高树干,目光投往颖水的方向。 
  边荒集在两里许处的岸旁,古钟楼上只余一枝大旗,虽看不清楚旗帜的式样花纹,却隐
约认得是纪千千亲手设计的飞鸟旗。 
  边荒联军竟已光复边荒集?这是多 教人难以置信,事情实在来得太突然。 
  不过却不由他不信,一队天师军正沿颖水不徐不疾的南下,看其队形整齐,旗帜不乱,
便知是有秩序的从容撤兵,而非被赶出边荒集。 
  约略估计,这支天师部队有二千多人,骡马车三百多辆,假如行军路线不变,将于个把
时辰后抵达聂天还的木寨。 
  刘裕心中奇怪,凭此队人马的实力,虽可对两湖军造成威胁,但攻寨仍嫌不足,如此岂
非送死去也? 
  他心中一动,目光往西面瞧去,旋踵已有发现,于西南方里许外察觉到鸟儿惊飞的情况。 
  心中恍然而悟。 
  边荒集的兄弟集中力量对付铁士心和宗政良,里应外合下燕兵迅速崩溃。徐道覆见事不
可为,立即退军,乘机兵分两路,突袭聂天还。 
  想到这里,心中已有打算,连忙掉头去也。 
  ※       ※       ※ 
  边荒集喜气洋洋,却没有人偷闲饮酒庆祝,因为荆州军已推进至集外西面里许处,摆出
可以随时全面进犯的高姿态。 
  众人一方面忙于收拾敌人遗留下来的摊子,一方面设立工事防御,以应付荆州军在任何
时刻发动的强攻。 
  燕飞、屠奉三、卓狂生、慕容战、拓跋仪、程苍古、费二撇、姬别、呼雷方等一众领袖,
策马驰出西门,遥观敌况。 
  慕容战道:“杨全期是否是好勇斗狼的人?否则在我们气势如虹之时,应该以静观变,
而不是一副挑战的模样。” 
  众人知他是看在屠奉三分上,话说得婉转,而事实上慕容战真正想说的是:杨全期是否
吃了豹子胆?竟敢来惹我们。 
  诸人中与慕容战想法相同的大有人在,边荒联军实力在荆州军之上,边荒集又是他们的
地头,谁都不把区区一万莉州军放在心上。如非因着屠奉三与桓玄的关系,可能已对荆州军
迎头痛击。 
  屠奉三微笑道:“恰好相反,杨全期此招非常高明,把我们紧紧牵制,使我们没法调动
水陆两路的兄弟去对付聂天还。只要聂天还能守稳阵地,杨全期便有和我们谈判的条件。” 
  拓跋仪欣然道:“还是屠兄比较了解老杨这家伙。那我们是否应先击垮聂天还,断去老
杨的痴心妄想,方由你老哥出马,说几句话把老杨打发呢?” 
  屠奉三淡淡道:“在现今的情况下,聂天还再难起任何作用,能全身而退已属万幸。老
杨是明眼人,何用等到那一刻呢?我这便单人匹马去见老杨,包保他乖乖听话,立即退兵。” 
  慕容战沉声道:“人心难测,你勿要太高估与桓玄的关系,杨全期也大有可能乘机来个
先斩后奏。最好是待聂天还败返两湖后,方迫杨全期退兵。” 
  燕飞微笑道:“屠兄是怕杨全期真的发难,那他将与桓玄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必须在
此恨铸成前,阻止杨全期。而我敢肯定屠兄会成功,杨全期仍未大胆至连性命也不要。因为
他晓得若杀屠兄,等于硬逼我们和他决一死战。” 
  卓狂生欣然道:“燕兄的话深得我心,我们收服铁士心的勇士当然看得很准。这裹是边
荒,而不是荆州,开罪我们荒人的肯定没一个会有好的结果,我们已以铁一般的胜利,向天
下证实了我们荒人是绝不好惹的。边荒若是个深潭,我们便是潭内最懂得生存之道的凶鳄。” 
  这番话尽显“边荒名士”卓狂生的狂气,也代表了光复边荒集,对每一个荒人的深切意
义。 
  屠奉三哑然失笑道:“多谢各位的关心和鼓励,我们今趟光复边荒集,干掉铁士心,等
于拔掉慕容垂一只老虎牙,破坏他征战天下第一步的成果。我从来未试过比这一刻对自己更
有信心。慕容当家可以放心,南郡公对边荒是志在必得,与聂天还连手亦不代表是放弃我这
个老伙伴,只是代表他对边荒集不容有失的心态,所以杨全期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仍冒险
挥军进犯。我会让老杨明白我是南郡公在边荒集最后的希望,南郡公若想在边荒集分一杯羹,
只好继续信任和支持我,再没有别的方法。” 
  又肃容道:“我们荒人当然没有半个是贪生怕死的人,不过为了从慕容垂的手上救回纪
千千和小诗,我们必须保存实力,犯不着与杨全期硬撼。” 
  听到千千之名,众人的心情立即沉重起来。收复边荒集虽然是个好的开始,可是未来要
走的路仍是遥远和艰困。 
  卓狂生忽然振臂高呼道:“荒军必胜!慕容垂必败!” 
  附近的战士闻言立时齐声喊叫:“荒军必胜!慕容垂必败!” 
  呼喊声潮水般传开去,震彻边荒集,远传往敌阵去。 
  大笑声中,屠奉三策马驰出,一无所惧的朝杨全期横互集外的大军驰去。 
  ※       ※       ※ 
  刘裕赶返大江帮战船队所在的颖水河段,江文清正布置船阵,作好迎战两湖帮的准备。 
  七艘被俘虏的粮船以铁索串连起来,打横排在河上,只在靠西岸处留下可容一船通过的
缺口。粮资被卸下来,取而代之是淋上火油的柴枝。 
  两岸筑起木构箭楼,既可作瞭望之用,又可以居高临下以火箭封锁这段较狭窄的河道。 
  江文清见刘裕这么快回来,大感奇怪。 
  刘裕登上帅船,此时夕阳已避退西山,天地黯沉起来。 
  江文清讶道:“看刘兄一副兴奋神色,是否已收复了边荒集呢?” 
  刘裕登上帅船指挥台,江文清和席敬等七、八名大江帮将领,目光全集中在他身上。 
  刘裕喘息着道:“确已收复边荒集!” 
  指挥台上和附近所有人同时静默下去,人人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鸦雀无声的情况维持
了半晌,接着便被震船的喝采声打破。 
  其它战船上和岸上工作的大江帮徒人人放下手上的活儿,朝他们瞧来。 
  江文清冷静问道:“刘兄是否从边荒集回来?” 
  刘裕道:“我尚未抵集,却看到古钟楼换上我们的飞鸟旗,而天师军正兵分两路的撤离
边荒集,如我所料不差,徐道覆的临别秋波,是要突袭聂天还的木寨,所以赶回来向小姐报
喜。” 
  江文清一对美目亮起来,闪闪的打量刘裕好半晌,忽然娇呼道:“我大江帮的儿郎听清
楚哩!边荒集光复了!” 
  四周立即爆起震荡整条河两岸的欢呼和怪叫声,人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刘裕心中欣慰。 
  他终于不负谢玄的期望,助江文清重夺天下唯一能重振大江帮威名的根据地。假如他和
王淡真私奔,眼前的激动场面或不会出现,个人的得失在天下统一的大前题下,算甚么一回
事? 
  刘裕道:“徐道覆应在入黑后攻打聂天还西岸的木寨,如我们现在从水路进击,肯定可
以趁趁热闹。” 
  江文清断然道:“机会一去不返,席老师请率四艘战船留此截断聂天还的退路,其它战
船随我北上。聂天还!我们讨债来哩!” 
  众将士齐声答应,士气昂扬至沸腾点。 
  ※       ※       ※ 
  王国宝和三十多名亲随好手,抵达离颖口两里的淮水下游。 
  一艘战船从隐蔽处驶出来,王国宝忙领手下登船。 
  王国宝独自进入舱厅,见到与他关系一向良好的司马元显,后者开门见山道:“见到大
活弥勒吗?” 
  王国宝在他身旁坐下,苦笑道:“师尊他老人家闭关百日,修练他十往大乘法第十二重
功法,据惠晖师母所言,如师尊过得此关,他的成就将是旷古未有,独步武林,即使慕容垂、
孙恩之辈也非是他的敌手。” 
  司马元显急问道:“大活弥勒还有多少天出关呢?” 
  王国宝道:“尚有五十七天,哼!他出关之日,谢玄在世的日子,将屈指可数。” 
  司马元显狞笑道:“王大人该已做好准备接收谢家的家当。” 
  王国宝欣然道:“这个当然。届时公子你若想要与谢钟秀玩几天,全包在我身上。” 
  两人对视大笑,似乎谢钟秀已落入他们魔掌内,任他们狎侮。 
  司马元显压低声音道:“王大人还要在爹处多下点功夫,他对大活弥勒佛一向有戒心,
怕他势大后难制。” 
  王国宝轻松的道:“这方面由我负责,只要你爹肯让师尊当国师,以弥勒教代替佛门,
大家定可合作愉快。” 
  又道:“我在归途上遇到刘裕,却被他以狡计脱身,否则我们已可除掉此僚。” 
  司马元显哂道:“刘裕算甚么东西?不过区区一个北府兵的小将,若不是谢玄护着他,
我要他生便生,死便死!哼!一箭之仇,我司马元显必将干百倍地向他讨。” 
  王国宝道:“正因他地位低微,我们才不好对付他。唯一之计,是通过北府的人整治
他。” 
  司马元显咬牙切齿道:“我已有全盘对付他的计划,爹正设法收买北府拥有实权的将领,
唯一的阻碍仍是谢玄。” 
  王国宝双目射出深刻的仇恨,沉声道:“这么多年我都等了,何况只是数十天光景。放
心吧!即使谢玄没有依传言所指般伤重而亡,也逃不过师尊天下无敌的一对佛手。师尊是绝
不会放过杀死二弥勒的人。” 
  司马元显双目放光道:“谢安已逝,天下将是爹的天下,让我们先安内后攘外,到统一
南方,将是我们北伐之时。大晋的光辉,将会在我们手上恢复过来。” 
  两人交换个眼色,同时放声大笑。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