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十二章 投石问路
  
  北门大驿站,离天亮不到半个时辰。
  铁士心和宗政良正谈论荆州军攻打南门的情况,手下忽然来报,刚有人在北门外千步处
以劲箭投书,射入北门来。
  铁士心笑道:「终于发生哩!」接过密函,先令手下退出,取出以火漆密封的信函,展
开细读,看罢递给宗政良,笑道:「杨全期果然是小心谨慎的人,不单在信内说明会派何人
来见,还附上来人样貌的绘图,又有口令,别人想冒充也没法子。到时只要我们依指定时间
在北门竖起黄旗,密使将现身来会。」
  宗政良边看边道:「杨全期防的是狡猾的荒人,徐道覆仍没有这个本事。」
  看罢把信揉碎,笑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人晓得使者是谁,长相如何和证实身分的口
令。」 
  铁士心皱眉道:「徐道覆确是个人才,昨晚洞悉先机,在南门冒雨迎击敌人。依探子的
报告,应是荆州军伤亡较重。」
  宗政良道:「荆州军吃点亏又如何?就只数杨全期的部队,兵力已是天师军的一倍,何
况还有聂天还强大的船队作后盾?徐道覆若是识时务者,该趁荆湖军阵脚未稳之际,赶快逃
命,拱手让出半个边荒集来。」
  铁士心欣然道:「若有荆湖军作我们的南方伙伴,荒人再不成其威胁。」
  宗政良道:「若当初只是天师军来和大王谈合作,大王根本没兴趣理他,大王看中的是
两湖帮而非天师军。」
  铁士心道:「聂天还正是看透此点,方会临阵退缩,因为他认为桓玄对他的作用比孙恩
大得多,只有与荆州军结盟,方可从边荒集攫取最大的利益:聂天还此人真不简单。他与徐
道覆的生死斗争我们绝不可插手,只宜坐山观虎斗,乐享其成。」
  宗政良道:「大王如晓得眼前的变化,当可放下心事。」
  铁士心叹道:「令大王担心的是燕飞,否则他不会在给我们的圣谕上,连续写了三句
「提防燕飞」,显然大王认为胜败的关键,在我们是否能成功提防燕飞,令他任何刺杀行
动均无功而回。」
  宗政良默然半响,吐出一口气道:「自我追随大王以来,尚是首次见他如此忌惮一个人。
我们定不可令大王失望,栽在燕飞手上。」
  又冷哼道:「燕飞确是个出色的刺客,幸好我也是刺客,懂得从刺客的角度去看,从而
推测出种种刺杀任务的可行方案,然后加以提防。直至今天,大帅和我仍是活得健康快乐,
可知燕飞已技穷哩!」
  铁士心肃容道:「大王着政良作我的副帅,是赐政良一个历练的机会。我虽然未当过刺
客,却晓得刺杀的成功与否,在于你能否在对方最意想不到的时和地出现。一天燕飞未死,
我们也不可自满。」
  宗政良想不到铁士心的指责如此直接,还暗讽他当刺客的本领,心中大怒,但又知道铁
士心是故意使手段压抑自己,因为自己分薄了他在边荒集的权力。
  于是他表面不露丝毫痕迹,装作颔首受教道:「大帅教训得好,政良确有点得意忘形,
不过他在暗我们在明,敢问大帅是否已想出杀燕飞之计?」
  铁士心微笑道:「假如徐道覆的看法正确,燕飞该正在集内某处窥伺我们,且与小建康
的俘虏暗通消息。谁都清楚庞义是燕飞的吻颈之交,若我们以庞义为饵,你说可否把燕飞引
出来呢?」
  宗政良也不由叫绝道:「燕飞肯定会中计,不过如何安排却须斟酌。」
  铁士心从容道:「此事我心中已有定计。政良何不与徐道覆碰头,表示我们对他的关心
呢?」
  宗政良愕然朝他望去。

  燕飞和屠奉三此时正在北门外的山头,遥观北门的情况,天色开始见白。
  此时大雨变为绵绵雨丝,漫天徐徐下降,把边荒集笼罩在迷茫的雨雾里。
  燕飞道:「屠兄所料不差,杨全期果然先使人来个投石问路,探听老铁的心意。」
  屠奉三道:「射入飞箭傅书的人该是杨全期旗下最有名气的箭手「铁弓」李扬,天生神
眼、膂力惊人,故可在千多步外把箭准确无误地射入北门内。」
  燕飞道:「看大驿站守卫的森严,铁士心应以大驿站为指挥中心,你不担心密函或许会
有使我们致败的内容吗?」
  屠奉三好整以暇道:「只要弄清楚是杨全期负责此事便成,我们便可以十拿九稳进行我
们的刺杀大计。我几可以猜到信的内容,不外指明密使的身分、官阶,至乎外貌和可验明正
身的暗语、双方会面的时间和地点。」
  燕飞愕然道:「如此我们的行刺大计岂非要泡汤,纵使我可以立即易容扮作密使,但怎
知道会面的暗语呢?」
  屠奉三欣然道:「如此关系重大的事,杨全期将会派出他手下最能言善道的人,此人叫
[小张仪」劳志文,人极聪敏,是谈判桌上的高手。不过聪明人多是贪生怕死的,特别是高
门子弟,兼且老劳家有娇妻美妾,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燕飞点头道:「屠兄对杨全期的情况确是了如指掌,但他们为何逗留不去?」
  屠奉三目光落在仍留在北门外远处疏林区,以李扬为首的十多名荆州军战士处,回道:
「他们在等待铁士心的响应。」
  燕飞问道:「劳志文年纪有多大,身高样貌如何呢?」
  屠奉三道:「他该比你矮上二、三寸,年纪近四十,留着一把美须,颇有名士的风采。
不过你只要具备他所有外貌上的特征便成,纵然信上附上他的肖像,若有多少出入,铁士心
只会以为是画匠画功的不足,绝不会因此生疑。」 
  燕飞笑道:「只要让我见到铁士心便行,最坏的打算是杀出重围,落荒而逃。」
  屠奉三淡淡道:「只要劳志文见到我,包保他不敢有任何隐瞒,因为他清楚我对付人的
手段,更明白欺骗我的后果。」
  燕飞道:「若他知道事后你会杀人灭口,怎肯说实话?」
  屠奉三道:「我不出马是不成的,因为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套取密函内所有约定的
事。同时他只肯相信我会释放他的承诺,因为他也晓得我是一诺千金的人。」
  燕飞皱眉道:「这怎成呢?让他回去向杨全期报告此事,等如通告你公然背叛南郡公。」
  屠奉三笑道:「别忘记劳志文是聪明人,既泄漏了绝不可以泄漏的军机秘密,与背叛杨
全期没有分别。我会教他在此事上守口如瓶,另作说辞。」
  燕飞道:「看!铁士心作出回应哩!」
  黄色的旗帜,在北门处缓缓升起。
  李杨等人见状,立即催马离开。
  屠奉三目送他们穿林过野的远离,道:「这批人将会护送劳志文到这里来见铁士心,时
间会是在今晚入黑后,路线理该相同。我们回集去如何?」
  燕飞含笑点头,随他掉头而去,掠飞近半里后,转向颖水的方向奔去。

  整个颖口雨雾迷茫,正在焚烧的战船送上浓浓的黑烟,战事接近尾声。
  他们在黎明前突袭胡叫天以五艘赤龙舟为主力的战船队,先放下三十多艘快艇,顺流突
袭敌人,再以十字火箭作第一轮的攻击,然后十二艘双头舰猛虎般扑击敌人。
  在黎明前的暗黑里,敌人三艘赤龙舟首先着火焚烧,仅余的两艘赤龙舟负创逃入淮水去,
战争一面倒的进行。
  同一时间,刘裕和席敬各领二百战士,从两边陆岸偷袭仍在营帐内好梦正酣的敌人,杀
得两湖战士四散逃亡。
  唯一可惜之事,是被胡叫天溜掉。
  他们不敢久留,立即回航。
  大江帮登时士气大振,一洗江海流阵亡几近全军覆没的耻辱和仇恨。
  在帅舰的指挥台上,江文清向刘裕道:「我们大江帮上下人等,对刘兄非常感激。」
  刘裕微笑道:「战争才刚开始,我现在和小姐是坐同一条船,未来的路途漫长且艰辛,
不过只要我们能互相扶持,将来必有好日子过。」 
  江文清欣然道:「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但我们已暴露行踪,聂天还会生出警觉,猜
到我们是藏在颖水河道其中一条支水内,会派战船沿河遍搜我们所有可以藏身之处。」
  刘裕道:「既然我们要封锁河道,断对方运粮路线,小姐水战之术又得江帮主真传,我
们便公开和聂天还对着干,令他进退不得。」 
  江文清首次向他露出女儿情态,赧然道:「刘兄勿要瞎捧我,文清比爹差远了。」
  刘裕笑道:「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说的,荒人对小姐以两艘双头船硬闯敌阵,挑战慕容垂
和铁士心的主力大军,人人口服心服。刚才小姐更尽显水战上的才华,教胡叫天全无还手之
力,小弟可是亲眼目睹。」
  江文清无奈道:「人才是爹训练出来的,文清只是坐享其成。刚才刘兄的提议,确教人
心动。只恨聂天还的实力在我们之上,又占上游之利,我们恐怕没法挡着他们。」
  刘裕沉吟道:「一般而言,我们确处于下风,幸好现在的情况不利聂天还,他正处于前
后受敌的劣势里。若他尽出全军来攻击我们,辛苦建起的寨垒将要拱手让人。所以只要我们
守得稳如铁桶,将成为聂天还严重的威胁。」 
  江文清本身智计过人,仍没法掌握到刘裕正在心内构思的战略,暗忖难怪谢玄这么看得
起刘裕,派他一人来助自己,已胜过干军万马。欢喜的道:「请刘兄指点。」
  刘裕凝望烟雨迷蒙下的颖水,深吸一口气道:「我们仍以小湖作基地,然后于入口处设
置坚固垒寨箭楼,以保出入口畅通无阻,聂天还虽明知我们藏身湖内,但岂敢把战船驶上狭
窄的水道。若他在出口外部署战船,我们便以小艇在晚上偷袭。若他敢登陆来攻,更正中我
们下怀。我会赶往边荒集,调来一支千人部队,如此纵使杨全期派兵来助聂天还,我们也有
抵抗的实力。现在主动权操在我们手上,聂天还和杨全期又顾忌徐道覆,不敢轻举妄动。」
  江文清暗骂自己胡涂,怎会想不到此法,难道自己竟对此男子生出倚赖之心,仰仗他为
自己出主意,俏脸不由热起来。
  偷瞥刘裕一眼,幸好他似是全无所觉。她忽然感到刘裕变得好看起来,他粗豪的面相本
带着一种她并不欣赏的朴实,可是因她领教到他的机智多变,这种予人朴实无华的外观,反
构成他独特的气质,令人感到他的沉稳和坚毅卓绝的顽强斗志。
  刘裕往她瞧来,江文清忙避开他的目光,一颗芳心不争气的忐忑跃动。
  刘裕讶道:「文清小姐认为这不可行吗?」 
  江文清不愿他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忙压下心中波动的情绪,掩饰道:「我是在担心荆
州水师会挺而走险,先封锁颖口,再派船北上来对付我们。」
  她聪慧过人,随便找到合理的说辞,以隐瞒心事。
  刘裕果然没有察觉,道:「小姐放心,若我所料不差,荆州水师该奉有桓玄严令,绝不
北上颖水。因为桓玄能否克制建康,全仗水师的实力。以桓玄的为人,绝不会如此鲁莽。何
况任何人也认为聂天还可以独力应付任何水上的挑战。」
  江文清暗松一口气,点头道:「应是文清过虑了。」
  刘裕点头道:「小心点是好的。哈!有几艘粮船折返呢!」
  在细雨茫茫的河道上,三艘粮船出现前方,由于没有载货,船速极快,遇上他们时想掉
头已来不及。
  警号声响彻整个河段。
  刘裕大笑道:「只要俘虏足够粮船,便可把船串连成拦河障碍,上面堆放淋上火油的木
材,该可抵挡敌人第一轮的攻势。」
  江文清忍不住再瞥他一眼,暗赞对方头脑灵活、思虑的快捷。
  同时毫不犹豫,发出劫夺敌船的指令。

  小建康的大小房舍,住满被锁上脚镣的荒人俘虏。
  没有得到批准,俘虏均不准踏足门外半步。街道上由百多名天师军轮班防守,主要在通
往北大街和码头区两端的出入口设置关卡防守。小建康的外围筑起十二座箭楼哨塔,团团包
围小建康,高起五丈的木造楼塔,每座均有四个燕兵驻防。
  由于兵力不足,对于俘虏在屋内干甚麽,大多数时间都是没有人过问。
  但天师军偶而也会作突击性的检查巡视,以防俘虏们有违规的行为。
  在如此情况下,俘虏除了作苦工外,生活仍不算太差。
  燕飞和屠奉三从新挖掘出来的地道进入小建康。这条地道非常简陋,只以木干木板支撑,
又没有通气口,幸好长度不足十丈,仍难不倒真正的好手。不过却休想作大批人进出的快捷
方式,因为在地道的漆黑里,一不小心撞倒任何一条支撑的木柱,后果不堪想象。
  地道出口是小建康一所不起眼的平房,被软禁其内的二十多个荒人低声喝采欢迎。
  屠奉三笑道:「各位吃饱了吗?」
  众人齐声哄笑,有些更拍拍肚皮,表示吃得太饱,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小轲是其中一人,笑道:「贼子以为我们个个饿得手足发软,事实上我们连老虎也可以
打死两头。现在只待爷儿们一声令下,我们便杀出码头去,宰掉所有欺负我们的人。」
  看情形人人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屠奉三闪到窗旁,朝外面望去,小轲等负责把地道出入口关闭,又以地席掩盖,还有人
卧往地席,故意装出软弱无力的可怜姿态。
  众人又是一阵笑声。
  屠奉三道:「有点不对劲。」
  燕飞移往窗子的另一边,也往外看去。
  只见一队人从北大街的方向意气风发的昂首阔步而来,领头的竟是宗政良。
  小轲也挤到燕飞旁,一震道:「燕人一向不踏足小建康半步的,一切由天师军负责,真
奇怪!」
  另一荒人道:「糟哩!他们是要到羌帮总坛,难道发觉了我们运兵器的事吗?」
  燕飞和屠奉三的心都提到咽喉处,暗忖难道反攻大计竟要功亏一篑?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