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十章 剌杀巧计
  
  当宗政良、铁士心和徐道覆,在钟楼顶的 观远台举行紧急军事会议,燕飞和刘裕正伏
在 广场边缘一座楼房暗黑里遥望钟楼。
  整个夜窝子黑沉沉的,只有钟楼灯火通明, 在入口处有两队骑兵,看装束便知属占领
军的不同派系。
  刘裕低声道:「夜窝子该是集内最安全的 地方,敌人为何不把窝内的高大楼房征作营
房之用。」
  燕飞道:「据我们的猜测,应不出两个原 因:首先是两大势力互相提防,所以把夜窝
子当缓冲区;另一个原因是因兵力不足够,所以 把兵员全投进外围的防守上,军队的驻扎
亦在 外围。」
  刘裕欣然道:「我们累得他们很惨,无时 无刻不在防备我们反攻,弄至风声鹤唳,睡
难安寝,只要我们能占领小建康,可轻易收复夜 窝子。」
  燕飞道:「如我们进占夜窝子,只会惹得 两方人马团结一致来反攻我们。上上之计是
只针对北方军,只要我们成功刺杀铁士心,北方军将不战而溃。而徐道覆则只有坐呼奈何。」 
  刘裕点头道:「我想的确没有你们所想般 周详。现时的情况,绝非像表面般简单。荆
州 和两湖的联军,是针对徐道覆而来,铁士心和 宗政良都是聪明人,该不会蠢得插手到此
事去, 且桓玄和聂天还肯定是更佳的伙伴。」
  燕飞动容道:「你的分析精辟入微,情况 应是如此。这么看,假如我们只以铁士心为
目标,徐道覆亦不会过问。」
  刘裕还想继续说下去,燕飞的手搭上他肩 头,沉声道:「钟楼内的人正下楼哩!」
  刘裕愕然道:「你能看穿钟楼的厚壁吗?」 
  燕飞淡淡道:「我看不见也听不到,可是却感觉得到,这是没法解释的。」
  三个人鱼贯从钟楼走出来,仍不住交谈, 没有立即登上手下牵候在旁的战马。
  刘裕感到头皮-阵发麻,燕飞这种感应力已臻达通玄的层次,若把这种超乎武学的玄
觉,用于剑术上,会是怎么样的剑法?难怪能与强 敌慕容垂战个不分胜负。
  燕飞沉声道:「长胡子的是铁士心,黑披风那个是徐道覆,另一个是宗政良,他背上
的大弓很易辨认。照我看,边荒集终于否极泰来, 老天爷又开始照拂我们,故让我在这裹
碰上他 们,将来便不会杀错人了。」
  刘裕心中暗叹一口气,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这位好朋友。燕飞是因慕容垂夺走了纪千千
主 婢,被激起他体内所流动着胡血襄的狠性。他已从一个厌倦战争的人,变成必须通过战
争手段去达致目标的冒险家。燕飞并不是寻常的高 手,他可以是武林史上最可怕的刺客,
也是战 场上无敌的猛将。
  他清楚燕飞完全掌握到三人的虚实,所以 产生出必胜的信心。
  徐道覆首先踏蹬上马,率手下飞骑而去, 蹄声震荡着空寂的古钟场,如此不必要的催
马疾驰,使人生出异样的感觉,想到徐道覆如不是在分秒必争的匆忙中,便是借此以发泄
心中某种情绪。
  铁士心和宗政良目送徐道覆离开后,仍没 有上马策骑之意,径自私语。
  燕飞两眼不眨地审视他们。
  刘裕也有观察猎物的感觉。对方若保不住 边荒集,并不是因战略或任何一方面的失误, 
招致失败,而纯是输在未能识破荒人在集内的 秘密和布置,猛虎不及地头虫的道理。
  道:「我心中有个疑惑,一直想问你。」 
  燕飞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似要把对方 看个通透,点头道:「说罢!」
  刘裕道:「边荒集失陷前,你力主我返广 陵见玄帅,是否因预感到将挡不住孙恩和慕
容 垂的夹击,所以着我离开以保小命,将来好为 你们报仇呢?」
  燕飞终朝他瞧来,道:「那并不是预感, 只是理性的分析,你是玄帅和安公最后的希
望, 若为边荒集牺牲太浪费了。」
  刘裕苦笑道:「果然如此。」
  铁士心和宗政良终于上马,不疾不徐地从 北大街的出口离开。
  燕飞拍拍刘裕肩头道:「我们走!」
  卓狂生的说书馆位于夜窝子内西大街的路 段、是一座两进的建筑物,前进是说书馆的
大 堂,后进是居室。
  两人踏足后院,后门立即敞开,两名战士 闪出,致敬施礼,让他们入内。
  入门后,另有七、八名战士迎接他们,其 中一人道:「巡兵刚离不久,要一个时辰后
方 有敌人再巡视附近。」
  燕飞点头应是,领着刘裕进入似是卧室的 地方,榻子被移开,现出密室的方洞入口,
透 出灯光,还隐隐传出说话的声音。
  刘裕有种一切尽在边荒联军掌握中的感觉, 随燕飞进入密室。
  密室没有丝毫气闷的感觉,显是像庞义的 酒窖般,有良好的通风系统。室内一边放了
一 张长方形酸枝木制的桌子,还有六、七张太师 椅,另一边在地上有十多张卧席,此时有
五名 战士正拥被酣睡。
  卓狂生、费正清和程苍古围坐桌子说话, 卓狂生见到两人,喜道:「你们来得正好!
我 们正想找人说话。」
  费二撇容色苍白,显是内伤仍未痊愈,不 过精神尚算不错,伤势应大有起色。
  密室的两端堆满武器、食水和干粮,使人 联想到仍方兴未艾的边荒集争夺战。
  两人坐下,费二撇和程苍古都亲切向刘裕 问好,视他为自己人,原因当然在他与大江
帮 新建立的密切关系。
  卓狂生欣然道:「我们已拟出收复边荒集 的全盘大计,你们也来参详。」
  程苍古笑道:「我和二撇的脑袋怎会想得 出这种事来,勿要拉我们下水。」
  燕飞暗忖卓狂生可能是边荒集内最具创意 的荒人,夜窝子、古钟场和钟楼议会,都是
由 他的超级脑袋想出来。若不是他力捧纪千千, 纪千千也不会成为抗敌的主帅。从这角度
去看, 孙恩杀死任遥实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否则天 才晓得卓狂生会如何为任遥颠覆边荒
集。
  笑道:「说来听听。」
  卓扛生目光落在刘裕身上,兴奋道:「看 到刘老兄依约来会,最令人高兴,因为这代
表 聂天还懵然不知,你们的水上雄师已附在项脊 之上,更添我们反攻边荒集的胜算。」
  刘裕受他兴奋的情绪感染,雄心奋起,心 忖如此方算有血有肉地活着,充满危险,也
充 满乐趣,且不是寻常的乐趣,而是在胜败难测 下,一步步迈向军事目标的未知与快乐。
在广 陵面对的只是无谓却不可避免的人事斗争,令 人烦厌。
  费二撇道:「我们卓名士想出来的东西, 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卓狂生干咳一声,道:「荆州军和两湖帮 如此匆匆压境而来,是看准燕人和天师军间
的矛盾,针对的是徐道覆。」
  燕飞点头道:「我们也这 想。哈!不! 应是刘裕想到才对。」
  卓狂生向刘裕道:「这叫英雄所见略同。」 
  又道:「此乃我们胜败的关键,荆湖两军 来得匆忙,准备方面当然不足,在别的地方
当然问题不大,可是这襄是边荒,没法沿途取得 补给,所以只能倚赖水路或陆路的粮货运
送。」 
  程苍古道:「陆路并不易走,因道路损毁, 轻骑快马当然没有问题,可是载重的骡车
却是寸步难行,费时费力。所以敌人的运粮线,该是边荒的命脉颖河。」
  刘裕拍桌道:「对!荆州军全属骑兵,依 我的观察,他们顶多只有十多天的干粮。两
湖帮的战船可携带多点的粮食,但也很快吃光。 所以必须倚赖从南方源源不绝运来的粮
食。」 
  向着卓狂生竖起拇指道:「卓先生的想法, 与我们昔日应付北方入侵敌人的战略不谋
而合,先任由敌方深入,然后以水师攻击对方粮船, 截断对方粮道,此法万试万灵。」
  燕飞点头道:「难怪聂天还要筑起木寨, 正是作储粮之用。」
  卓狂生道:「现在我们再猜测荆湖两军对 边荒集采取的战略,他们既然只是想取天师
军而代之,当然不会大举进攻边荒集,而是全面 封锁南方的水陆交通,令铁士心明白谁是
该合作的伙伴。所以荆湖两军,在展示出能攻陷边 荒集的威势和实力后,必会派密使见铁
士心,商讨合作的条件,那时我们的机会便来了。」 
  燕飞和刘裕交换个眼色,均不明白卓狂生 的「机会来了」,所指的是甚么机会?程苍
古叹道:「老卓此计胆大包天,却非完全行不通。」 
  刘裕一震道:「我明白了,卓先生的妙计 是由我方的人,假扮莉湖军的密使去见铁士
心和宗政良。」
  燕飞挨往椅背,失笑道:「老卓脑袋想出 来的东西果然匪夷所思,又非是不可行。」
  卓狂生傲然道:「当然是可行之极,因为 我方有老屠在,他最熟悉荆州军的情况,该
扮作何人、说甚么话,可由他出主意。」
  燕飞皱眉道:「我们派出假密使可以占到 甚么便宜呢?」
  卓狂生好整以暇的道:「干掉铁士心算否 大便宜呢?」
  费二撇接下去道:「不论刺杀是否成功, 铁士心也难以和莉湖联军相安无事了,荆湖
军的好梦不但落空,还会化为噩梦。我们还切断 他们的粮道,教杨全期和聂天还进退两
难。」 
  刘裕皱眉道:「铁士心和宗政良肯定会亲 见密使,可是他们两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刺杀他们固不容易,想脱身更是难比登天。」
  卓狂生漫不经意地瞄燕飞一眼,道:「派 出我们的边荒第一高手又如何呢?」
  燕飞和刘裕听得面面相觑。
  费二撇道:「还记得我们从花妖处夺回来 的背囊吗?里面有易容用的药物和材料,而
小弟曾习此道,可以为我们的小飞改变容貌,保 证没有人可认出他来。」
  程苍古道:「只要我们派高手密切监察荆 湖军,我们将要他们的密使永远到不了边荒
集,如此便不虞我们的大计遭破坏。」
  卓狂生道:「我们几可预知荆湖军所采取 的路线,他们必须瞒过徐道覆的耳目,又不
敢 踏足颖水东岸,只好绕边荒集北面而来,只要 我们在该方向的高处埋伏,密使必可手到
搞来。然后没收他可能携带的密函、信物诸如此类的 东西,小飞便可摇身一变,大模大样
的到集内 刺杀铁士心。只要小飞得手,边荒集又是他的 地盘,当日苻坚奈何不了他,今天
的敌人难道 比苻坚更厉害吗?」
  燕飞同意道:「此计确是精采,我们今次 来找你老人家,正是要看如何在钟楼刺杀铁
士 心。」
  卓狂生欣然道:「这方面你也找对了人, 我在钟楼确有藏身之所,位置在钟楼石梯起
点处的地面,但只可以容纳一人。不过此为下下 之计,因为你没法预知铁士心何时会到钟
楼去, 且在梯间和楼外届时会有人把守,除了铁士心 和宗政良外,还多出个难缠的徐道
覆。」
  刘裕道:「假如燕飞成功刺杀铁士心,会 出现怎样的情况呢?」
  卓狂生微笑道:「燕兵会陷进空前的混乱 里,占大多数的黄河帮众更会力主攻击荆湖
军 为铁士心报仇,徐道覆则又惊又喜,虽不明白 荆湖军为何如此愚蠢,却不得不乘机与宗
政良连手对付荆湖军。」
  燕飞摇头道:「老卓你或许低估了徐道覆, 他是旁观者清,该可猜到是我们在弄鬼,
甚至乎猜到行刺的是燕某人。」
  程苍古道:「老卓一向是这样,懂得燃起 火头,却不懂如何收拾结果。所以大家好好
参 详,务要安排妥当刺杀铁士心后的局面,否则 可能得不偿失。」
  燕飞目光投往刘裕,示意他想办法。
  刘裕沉吟片刻,道:「照我们原定的计划, 刺杀铁士心后,立即由小建康的兄弟发动
反击, 而集外的兄弟则渡河攻打码头区作呼应。此计 最干净利落,却难免折损大批兄弟,
实在是没 有办法中的办法。」
  卓狂生笑道:「我的话还未说完。纵使徐 道覆猜到是我们弄鬼又如何呢?他难道会告
诉 宗政良真相吗?他不但不会如此笨,还会设法 令宗政良相信确是荆湖军干的。如此方可
以同心协力,共抗外敌。」
  费二撇点头道:「有道理!」
  卓狂生得意的道:「不是有道理,而是大 大有道理。」
  燕飞向刘裕笑道:「你现在明白为何在荒人眼中,老卓是最聪明的疯子。」
  刘裕欣然道:「卓先生是个仍具童心的人。」 
  卓狂生喜道:「还是你最尊重我。」
  刘裕对着燕飞道:「你扮作密使去见铁士 心,燕人定会搜遍你全身,确定没有明器暗
器, 说不定还会以独门手法禁制你的武功,方肯与 你说话。你有办法应付吗?」
  燕飞道:「最好是这样子对付我,那铁士 心更没有防范之心。放心吧!我可以装出武
功 低微的模样,任何禁制手法都奈何不了我。」 
  卓狂生拍桌叹道:「所以密使人选,非你 燕飞莫属。」
  刘裕道:「小心你的眼神,因为宗政良曾见过你,咦!」
  众人均朝燕飞瞧去,只见他的眼神黯淡下 来,失去一贯的光采,神奇之极。
  燕飞道:「宗政良是从背后偷袭我,不过即使他曾面对面见过我,我也有把握瞒过他。」 
  众人对此再没有半丝怀疑,因为事实摆在 眼前。
  刘裕道:「刺杀铁士心后的形势发展,殊 难预料,但不出几个情况。我们可以针对每
一 种情况,拟定应变之法,如此便可以万无一失。」 
  费二撇点头道:「还是刘兄想得周详,只 有如此灵活变化,方是万全之策。」
  卓狂生急不及待道:「我们立即召开非钟 楼内举行的钟楼议会,好作出最后的决定。」 
  燕飞道:「即是说我们须立即到小建康去 举行会议,因为掌权的头领均在那处。」
  程苍古道:「我在这襄陪费爷,刘裕可代 表汉帮和大江帮说话。」
  刘裕心中一阵感动,知道程苍古因与江文 清碰过头,从江文清处得悉刘裕和他们的关
系, 所以此时毫无保留地支持自己,更信任他刘裕 不会不顾他们的利益。
  卓狂生深意地盯刘裕一眼,道:「事不宜 迟,我们到小建康去。」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