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六章 只欠东风
    
  离日落尚有小半个时辰,燕飞和慕容战藏在颖水东岸一处树丛内,对岸下游是边荒集。 
  慕容战讶道:「十多天的变化竟这么大,除城墙损毁严重,房舍均被修复过来,我们被 
俘的兄弟肯定被迫得只剩下半条人命,像畜牲般在鞭子下作苦工。」
  燕飞目光不住搜索,欣然道:「东门残楼竟没有被洪水冲倒,教人意想不到。」
  慕容战道:「洪水来时声势骇人,幸好庞义督建的防水墙发挥作用,顶住了洪水的冲击。 
那时形势不知多么紧张,敌人从其它三面狂攻我们夜窝子的最后防线,我们则敲响洪水冲至 
的警号,把守颖水的兄弟发了疯似的从地垒撤退,走迟半步的全给洪水冲走。接着慕容垂一 
万养精蓄锐的生力军,越过抽干河水的河床,以无可抗御之势,硬撼我们能防水防敌的东面 
战线,我当时的感觉有如陷身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里。」
  燕飞几可在脑海裹重演当时的情况,不由想起纪千千。在过去的一天,他曾多次与纪千 
千建立心灵的短暂联接,有点像纪千千在向他报平安,不过或因纪千千不想他分神,每次传 
递的只是简单的讯息。
  随着距离的增加,他们的以心传心变得困难、吃力和模糊。
  慕容战的声音传人耳内道:「我们本打定主意死守至最后一兵一卒,千千却下令突围逃 
走。唉!我们给千千耍了一着,以为先由我们以火畜阵破敌突围,然后她再领其它人趁乱逃 
走,岂知她不单不走,还领军固守夜窝子至天明方投降。不过没有人怪她,反更添敬慕之心。 
若非她牵制敌人,我们将没法逃过敌人的追杀,有现时的一半人逃抵巫女丘原已很了不起。」 
  燕飞可以想象敌人在当时做好赶尽杀绝的预备功夫,于各掣高点布下伏兵,封锁他们突 
围逃逸的路线。而纪千千正是有见及此,故以奇谋妙策,牵制敌人。
  慕容战叹道:「我本坚持留在千千身旁,却被她以死相胁,不得不加入突围军行列?离 
开之时,心情之恶劣,是我一生人从未尝过的。」 
  天色逐渐暗沉下来。
  一队十多人组成的燕兵骑队,在对岸驰遇。 
  颖水两岸建起多座高起达十丈的哨楼,监视远近情况。一个不小心,便会被敌人发现。 
  燕飞默默听着,慕容战因重睹边荒集至满怀感触,是可以理解的。
  他何尝不因纪千千而尝到噬心的痛楚,只好化悲愤为力量,做好眼前可以办到的事。
  两人心现警兆,目光齐往对岸投去。
  一道人影从上游丛林闪出来,跳下岸阜,藏身在水边的草丛内。
  燕飞看不清楚对方面目,却直觉感到是高彦,道:「是高彦那小子。」
  慕容战点头道:「难怪有熟悉的感觉。」 
  燕飞道:「我们过去与他会合如何?」
  慕容战以行动答他,匍匐而前,无声无息滑入水内去,燕飞紧随其后。
  片刻后,三人在对岸聚首。
  晓得纪千千主婢仍在慕容垂手上,高彦当然大感失望,幸好他生性乐观,弄清楚先收复 
边荒集再拯救千千主婢的伟大计划,又兴奋起来。道:「我虽找不到我们边荒集的联军,不 
过却非没有收获。你道我找着谁呢?」
  慕容战喜道:「是否姬别?」
  高彦大奇道:「你怎会一猜即中?」
  慕容战道:「突围那晚我瞧着他被宗政良那兔崽子射中一箭,接着便和他在集外失散, 
以后没见过他。」
  燕飞心中暗念宗政良的名字,下决心不放过此人。就在这刻,燕飞知道自己的命运,已 
与边荒集结合起来,从此更不可像以前般懒散地生活,必须借助群体的力量,把纪千千救回 
来。
  要击败慕容垂,他可倚靠的不是边荒集的任何人,而是与他亲如兄弟的挚友拓跋珪。若 
要在天下间找出一个能在战场上击败慕容垂的人,那个人肯定是拓跋珪,其它人都办不到。 
  只要有拓跋珪作战友,他燕飞则透过纪千千,巨细无遗地掌握慕容垂的状况和战略,此 
战肯定必胜无疑。
  可是要实行此必胜之策却有个近乎死结的困难。边荒集代表着南北各大小势力的利益, 
怎会容拓跋珪借与慕容垂的冲突斗争,从边荒集乘势崛起,脱颖而出。拓跋族的冒起兴盛, 
正代表其它胡族的没落。
  如此一想,与拓跋珪连手的时机尚未成熟,否则边荒集将四分五裂。
  高彦道:「宗政良那一箭射得姬别很惨,他十多名忠心的手下拚死带他逃离战场,躲在 
西北二十里外一座密林疗伤。姬别的伤势时好时坏,应是伤及脏腑,我找到他时老姬正陷于 
昏迷里,病得不成人形。」
  燕飞道:「入集办事后,我们去看他,或者我有办法治他的箭伤。」
  高彦讶道:「你何时当起大夫来呢?」
  慕容战道:「勿要小觑燕飞,南北最可怕的两个人都舆他真刀真枪的硬拚过,孙恩杀不 
死他,慕容垂施尽浑身解数,与他仍是平分秋色的局面。最厉害是小飞的灵机妙算,事事像 
未卜先知似的,否则我们肯定没法活着在此和你说话。」
  燕飞心叫惭愧,道:「入集吧!」
  三人先后钻出渠道,冒出水面。
  废宅静悄悄的,一切如旧。
  燕飞在破烂的大门旁墙角处,找到卓狂生留下的暗记,问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慕容战在他身旁蹲下,细看暗记的符号,答道:「应介乎酉时和戌时之间,卓名士在暗 
记说他会于每晚戌时头到这裹来探消息,我们耐心点等他如何呢?」
  高彦在门的另一边挨墙坐下,目光穿过对面的破窗望向夜空,道:「你们想知道集内的 
情况,何不问我这个大行家?」
  两人学他般挨墙坐地。慕容战道:「他们把我们的兄弟关在何处?」
  高彦道:「就在我们隔邻的小建康内,由黄河帮和燕兵负责外围的防御,天师军则负责 
小建康内的秩序。唉!我看不用人把守他们也没法逃走。」
  慕容战道:「敌人施了甚么厉害手段呢?」 
  高彦道:「做便做个半死,吃的仅可以糊口,我们的兄弟每晚回到小建康内时,人人筋 
疲力尽,把手脚举起也有困难,试问如何逃走呢?」
  慕容战为之色变,往燕飞瞧去。
  燕飞当然明白他的忧虑,假如集内被俘的兄弟人人疲不能兴,如何造反?问道:「开始 
筑城墙了吗?」
  高彦道:「现在仍在收拾残局,重建或修补于大战时损毁的房舍和街道。敌人下了走一 
个杀十个的严令,所以庞义、小轲等虽然晓得秘道的存在,却没有人敢随我离开。」
  燕飞向慕容战道:「只要我们摆出进攻的姿态,肯定敌人会把我们的兄弟赶回小建康内, 
他们便可以争取到休息的机会。」
  慕容战点头:「确是可行之计,但吃不饱又如何有力作战呢?」
  高彦道:「这方面反而不用担心,羌帮的冬赫显说在小建康他们有个秘密粮仓,仍未被 
敌人发现。需要时可以秘密取出藏粮,吃饱肚子。不过由于人数太多,顶多四、五顿会把粮 
食吃个清光。」
  慕容战道:「最怕是他们之中有人被敌人收买,如泄露消息,我们的反攻大计立告完
蛋。」 
  高彦笑道:「这个你更可以放心,荒人的团结在被俘后进一步加强。人人均是老江湖, 
猜到建起城墙后,敌人会一个不留地把所有兄弟杀掉,所以个个在等待我们的好消息,希望 
能回复以前欢乐写意的好时光。」
  又道:「千千对他们的影响力更是庞大,在离开边荒集前,千千亲口向他们保证你们会 
在短期内反攻边荒集,又指小飞没有死。现在她的话已一一兑现。」
  燕飞道:「他们把所有人囚禁在小建康内,虽是易于管理监督,却并不聪明,只要他们
手 上有武器,可轻而易举占领小建康。」
  慕容战道:「敌人是别无良策,不得不这麽做,他们的兵力只是俘虏的一倍,若分开囚 
禁,一有事发生,那还有余力应付来自集外的攻击。」
  高彦道:「他们连棍子也没一根,光只是对方在小建康各处哨楼的箭手,就可以杀得他 
们没有还手之力。」
  燕飞道:「你知否敌人把夺得的兵器弓矢藏在哪里呢?」
  高彦叹道:「你休想打这方面的主意,铁士心和徐道覆把战利品瓜分后,分别藏于集内 
十多处不同的地点,均为敌人重兵驻扎的地方,例如北门驿站、东门的旧汉帮总舵,正是为
防 我们的兄弟抢武器造反。」
  慕容战和燕飞听得面面相觑,他们想到的,敌人均已先一步想到,由此可见敌人主帅的
高 明。
  若只凭三千多人的实力,在没有内应下强攻边荒集,真正是自寻死路,以卵击石。
  燕飞忽道:「老卓来哩!」
  慕容战定神细听,果然听到轻微的破风声,讶异地瞪燕飞一眼,不得不令他佩服。
  高彦发出一阵鸟鸣。
  卓狂生鬼魅般闪进来,喜道:「是否救回千千哩?」
  见到三人呆头呆脑,颓然蹲下,叹道:「慕容垂赢哩!」
  到卓狂生听毕整个拯救行动的情况,目光闪闪地打量燕飞,道:「小飞竟能与慕容垂战 
个难分难解,已足可以为我们边荒集挽回失去的面子。千千说得对,先收复边荒集,然后我 
们再从慕容垂的魔爪里把千千主婢救回来。哼!荒人岂是好欺负的。」
  慕容战道:「情况如何?」
  卓狂生道:「费二撇仍在我说书馆的密室养伤,已大有起色。庞义和方总现在成了被俘 
兄弟的领袖,大家知道燕飞大难不死,立即士气大振,人人磨拳擦掌,等待反攻的好日子来 
临。」
  高彦苦笑道:「万事俱备,只欠武器。」 
  燕飞道:「武器由我们想办法,你们不用担心。高彦你留在这裹,负责建立起一个最庞 
大的情报网,借众兄弟在集内各处做苦工之便,掌握敌人的所有布置和行动。我特别想弄清
楚 铁士心的行藏,只要干掉他,我们便成功了一半。」
  卓狂生点头道:「只有宰掉铁士心,方可泄我们被慕容垂掳走千千的鸟气。」
  又道:「孙恩极可能已离开边荒集返回南方。黄昏后天师军卢循旗下的人开始收拾行装, 
照我猜卢循会领部分人撤走。」
  慕容战向高彦道:「你有问题吗?」
  高彦道:「当然没有问题,老子是边荒集的首席风媒,这方面的事不由我担当由谁担当 
呢?」
  燕飞道:「小心点!若你给人抓起来,我们的反攻大计立即完蛋。」
  高彦傲然道:「我又不用出面,只须把收回来的情报加以分析,保证万无一失。」
  卓狂生道:「我会看着他哩!」
  慕容战道:「每晚戌亥之交,我们会派人从秘道进来与你们在此交换消息。」
  高彦道:「你们待会须去找姬别,他藏在西潮山南面山脚的密林里,只要你们发出夜窝 
族的鸟鸣讯号,会有人出来带你们去见姬别。」 
  四人将诸般细节商量妥当后,分头离开。 
  两人依高彦之言,在西潮山附近的密林内寻得姬别,守护他的手下共十七人,均为姬别 
的伤势沮丧。
  姬别比高彦所说的更严重,脸上没有半点血色,神智不清,不时胡言乱乱语。
  燕飞在面向姬别处盘膝坐下,右掌覆在他额上,另一手以拇指按着他的天灵穴。
  慕容战在燕飞身旁蹲下,讶道:「如此疗伤法我还是首次见到,是否你燕飞独家的秘
传?」 
  以李顺良为首的一众姬别亲随高手,团团围着三人坐下,两支火把插在树干处,燃亮这 
在密林开辟出来三丈许的空间。
  燕飞道:「坦白说,这只是我临时想出来的治疗方法,至于是否有用,试过方知。」
  李顺良等本来充满期待的眼神,立即换上失望的神色。事实上他们已用尽办法,仍没法 
令主子有起色。
  慕容战苦笑道:「原来你并没有独门秘法的。」
  燕飞真气从左手拇指输进姬别的天灵穴内,从容道:「我曾接过宗政良一箭,对他的真
气 有一定的体会和认识,那是一种非常霸道的真气,专事攻击头部的经脉,所以我由姬少
的头 顶入手。」
  众人听得精神-振,虽然对燕飞能否治愈姬别仍抱怀疑,不过只要燕飞不是盲目施救, 
便有一线希望。
  燕飞闭上眼睛,金丹大法全力运行,半刻不到已失去对身体的感觉,而姬别经脉的情况, 
宛如一幅山川地势图般展现在他心灵之眼的前方,无有遗漏。
  他感到真气到处,姬别的经脉立即畅通无阻,生机勃现。覆盖姬别额头的右掌,不是要 
双管齐下的医治姬别受创经脉,而是要保着姬别脆弱的心脉,使血液流通,呼吸畅顺。
  燕飞并不明白自己的真气怎会神奇至此,但他既然可以自疗孙恩差点要了他小命的严重 
内伤,当然可以用同样方法救姬别一命。
  林内只有火把燃烧的声音和呼吸声,人人睁大眼睛,看着姬别全身不住抖震,听着姬别 
的呼吸逐渐加强,再不是先前的气若游丝。
  「呵」!
  姬别张开眼睛。
  众人大喜欢呼。
  燕飞笑道:「感觉如何?我正在消融你后脑一块巴掌般大的瘀血。」
  姬别一震道:「燕飞!你竟然没死?」
  慕容战道:「我们不但活得好好的,还要反攻边荒集,所以你千万要振作。」
  燕飞道:「我打通你所有闭塞的经脉,又清掉瘀血,你至少还要躺上三、四天,方可复 
原。」
  姬别呻吟道:「只要死不了便成,边荒集情况如何?」
  慕容战道:「现在万事俱备,只欠点东西,这方面的事由我们去忧心,你至要紧养好身
体。」 
  李顺良也劝道:「大少勿要说话,燕爷在为你疗伤呢!」
  姬别坚持道:「欠的是甚么?」
  燕飞心中一动道:「欠的是可供六千多人用的箭矢兵器,你是兵器大王,该比我们有办 
法。」
  姬别叹道:「若是在边荒集,你要多少我都可以供应多少。只可惜边荒集已落入敌人手
上。」 
  燕飞和慕容战同时动容。
  姬别苦笑道:「在我工场下有一个秘密武器库,若不是舍不得此库,我早溜之大吉。」 
  燕飞和慕容战交换个眼色,齐声怪叫。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