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五章 反攻大计
   
  巫女丘原的边缘区域,在黎明前的暗黑裹,以燕飞、屠奉三等为首的百多名边荒战士,
终 于勒马停下,让马儿好好休息喝水。
  众战士人人无精打采,士气低落至极点。 
  劫走纪千千主婢的是北方拥有最强大实力的霸主慕容垂,谁都禁不住生出永远失去纪千 
千的无奈和窝囊感觉;也更崇拜纪千千,被她为小婢自我牺牲的伟大行为,深深打动,亦因 
而更添失去她的沮丧。
  即使以屠奉三的沉狠,也生出被慕容垂压下去的失意。对慕容垂来说,边荒之战只是整 
个统一天下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的起点,下一个目标是洛阳。这是多麽了不起的构想。事实上 
他们一直被慕容垂的惊人手段牵着鼻子走。如非被燕飞福至心灵地识破慕容垂的毒计,他们 
将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到巫女丘原来。
  燕飞领着屠奉三、慕容战和拓跋仪走上一座小丘,远眺北方。
  燕飞道:「我定会从慕容垂手上,救回千千,否则永不罢休。诸位不一定要陪我去冒险, 
刚才各位亲睹慕容垂的绝世奇功,也试出他的亲兵团名不虚传,当明白我说的乃肺腑之言。」 
  慕容战断然道:「为了千千,生死再无关痛痒。我决定陪燕兄与慕容垂周旋到底。」
  屠奉三淡淡道:「慕容垂可不单是一个人,而是一支能征服天下的大军。要救回千千,
必 须击垮他的无敌兵团。个人的力量在这样的情况下,是微不足道的匹夫之勇。所以我们
须先 收复边荒集,建立起一支边荒劲旅,方有挑战慕容垂的资格。」
  拓跋仪接道:「这根本不是肯否陪你去冒险的问题,而是别无选择。千千已成我们边荒 
集的精神领袖,慕容垂把她劫走,便是我们的公敌。且一天我们不击垮慕容垂,我们休想有 
好日子过。我完全赞同屠当家的说法,先收复边荒集,抹掉慕容垂征服天下踏出来的第一
步。」 
  他表面虽没有一字提及拓跋族,但燕飞却清楚掌握到拓跋仪传达的讯息,与慕容垂的公 
开冲突是无可回避,此关系到拓跋族的生死存亡。而目前他们唯一可办到的事,就是收复边 
荒集。
  拓跋仪又道:「救回纪千千再不是个人的事,而是代表着边荒集的荣辱。失去纪千千的 
边荒集,再不是边荒集。」
  燕飞欣然道:「好!就让我们先把边荒集夺回来。」
  慕容战道:「现在我们可供战斗的勇士有三千二百五十余人,经过十多天的养息,伤者 
该已痊愈。支持我们的荒人或散布东西两边,或失陷于边荒集成为俘虏,如我们能好好利用, 
我们的能力足以摧毁驻守边荒集的敌人。」
  转向屠奉三道:「你不是说过心内已拟定收复边荒集的全盘大计吗?」
  屠奉三道:「我们现在最大的弱点,是失去对颖水的控制权,所以没法截断边荒集的粮 
道。幸好我们已与大江帮建立联系,只要他们的舰队开至,且有我们在陆上呼应,该可重夺 
颖水的控制权。」
  拓跋仪道:「边荒集以铁士心、徐道覆等为首的敌人有过万之众,铁士心等更非省油的 
灯,纵然有大江帮来援,敌人实力仍在我们之上。」
  众人都同意他的猜测,慕容垂既去,孙恩的离开也是早晚的事。慕容垂带走七千战士, 
留下来的黄河帮众和燕国战士在五千至七千人间。可以推想天师军留在边荒集的军队亦是同 
样的人数,以保持共同管治的均衡。如此边荒集敌军的势力约在一万人到一万四千人间。
  以三千多的新败之军去硬撼万多人的敌军,如没有高明战略的配合,无疑是自寻死路。
  屠奉三胸有成竹的道:「我们可以利用边荒集孤悬于边荒核心处的特点打击敌人,南方 
的水道肯定已被建康水师封锁,且因聂天还背叛孙恩,使边荒集的天师军成为失去支持的孤 
军。所以只要我们能夺下敌人北站的两座木寨,等若截断北方的水运,你道敌人会如何反应
呢?」 
  慕容战点头道:「若我是他们,会不惜一切把北站夺回来。哼!那时我们的机会便来
哩!」 
  拓跋仪道:「此计确是可行,当敌人倾巢而来,我们可以通过秘道把武器和兵员送入边 
荒集,然后与边荒集的兄弟里应内合,肯定可光复边荒集。」
  燕飞问道:「两座木寨内有多少敌人又是谁在主持木寨?」
  屠奉三道:「主持木寨的是黄河帮的副帮主邝志川,兵员应不过二千之数。」
  燕飞苦笑道:「两座木寨遥相呼应,而我们又没有足够实力同时攻打两座木寨,一旦陷 
于久攻不下的苦战,敌人却可从水道迅速运送兵员来援,我们可以坚持多久呢?何况我们再 
没法承担战士的折损。」
  屠奉三等沉默下来,燕飞的忧虑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而是根本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慕容垂设立北站木寨,确是高明的策略,尽显他洞悉先机般的军事才华。所以他可以安 
心离开。
  燕飞道:「我还有另一个忧虑,就是当我们能侥幸地在损折不大下攻陷两座木寨,以铁 
士心一向的心狠手辣和天师军对敌人残忍不仁的作风,说不定会尽屠我们集内的兄弟,那我 
们将变得孤立无援。一旦再被敌人重重围困,到粮绝之日,便是全军覆没之时。」
  屠奉三色变道:「这招确是毒辣,但非常有效,且可大幅减少粮食的消耗。」
  慕容战道:「照燕飞的说法,一旦我们构成威胁,敌人会屠戮我们边荒的兄弟,以去心 
腹之患。」
  拓跋仪骇然道:「如此我们岂非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
  燕飞道:「收复边荒集宜速不宜迟,否则如让敌人在没有选择下行此一着,我们将后悔 
莫及。」
  接着目光投往屠奉三,道:「我更怕贵上派兵前来攻打边荒集,令形势更趋复杂。」
  屠奉三叹了一口气,道:「燕兄有甚么可行之计?」
  燕飞目光移往边荒集的方向,道:「我这招是三管齐下。首先我们把武器从秘道偷运进 
边荒集内,让我们的兄弟武装起来。完成第一步后,我们派出一千战士,于敌人北站东岸木 
寨附近高地设立坚强阵垒,摆出强攻木寨的威势,引敌来攻。而不论敌人是否中计,我们都 
要从集内发动反攻,只要策略正确,我有必胜的把握。」
  慕容战精神大振道:「既有秘道可供出入边荒集,要摸清楚敌人在集内的情况该是易如 
反掌的事,然后针对敌人布置,从容定计,我才不相信集我们多人的才智,想不出奏效的战 
略来。」
  屠奉三道:「黄河帮和天师军间肯定矛盾重重,一旦有事发生必各自为战,只要我们能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威势弄垮其中一方,另一方将不战而溃。所谓擒贼先擒王,我办的刺客馆 
对各位有甚么启示呢?」
  拓跋仪一震道:「刺杀铁士心!」
  慕容战喜道:「铁士心若忽然横死,黄河帮将立即崩溃,屠兄想得很绝。」
  接着大力猛拍燕飞肩头,大笑道:「忽然间我对救回千千一事充满希望,且恨不得立即 
潜回集内,好弄清楚集内一切事。」
  屠奉三道:「秘道已成边荒集之战成败的关键,我们何不分头进行。我和拓跋兄回丘原 
召集人马,准备反攻边荒集。燕兄和慕容当家则潜返边荒集去。然后我们在边荒集和丘原间 
建立起快速通讯的驿站,以便消息往来。」
  拓跋仪道:「当务之急,是要在神不知鬼不觉下,把足够六干人用的武器箭矢偷运进集 
内去。这可不是十天半月可以办到的事,且我们那来这数量的武备?」
  燕飞微笑道:「从敌人手上抢夺武器又如何呢?敌人攻陷边荒集时得到的大批武器,定 
会储存起来,只要我们寻得藏处,这方面该没有问题,要多少有多少。」
  屠奉三点头道:「如此当然更理想。」
  慕容战道:「我还有一个提议,为令敌人没法安顿下来,我们可派出数队高手,采取游 
击战术,专事偷袭伏击敌人在集外巡逻或作探子的兵员,使敌人感到集外危机四伏,我们行 
事时会方便得多。」
  屠奉三点头道:「此不失为可行之计,敌人出集来反击,我们便远扬数十里,又或打打 
逃逃,令敌人疲于奔命,把注意力放在集外,岂知我们的大计却是在集内进行。」
  拓跋仪道:「大江帮方面的助力我们该如何运用呢?」
  屠奉三向燕飞道:「燕兄尚未清楚大江帮方面的情况,在边荒集的争夺战里,他们所受 
打击最重。由帮主江海流率领的船队,在来边荒集途中被孙恩和聂天还连手前后夹击于颖水, 
几近全军覆没。江海流负重伤逃脱,捱了数天终告不冶,现在帮务由他女儿江文清继承,势 
力已大不如前。」
  慕容战接口道:「你道江文清是谁呢?原来宋孟齐便是江文清,我们所有人都看走眼
呢。」 
  燕飞愕然道:「竟有此事!」
  又往屠奉三打量,皱眉道:「我有一事想向屠兄请教,嘿……」
  屠奉三苦笑道:「实不相瞒,我奉命到边荒集来打天下,是有取汉帮而代之的计划,只 
是因情势急剧的变化,对立竟变成合作。」
  稍顿又叹道:二八天前,我派往荆州的手下带回一个令我吃惊的消息,就是南郡公已与 
聂天还秘密结盟,意图借聂天还之力,封锁建康上游,迫司马曜把皇座禅让与他。」
  拓跋仪冷哼道:「他是看准谢玄命不久矣,方敢如此嚣张。」
  燕飞讶道:「南郡公的野心,屠兄不是今天才清楚吧?」
  屠奉三双目神光闪闪,沉声道:「对司马皇朝我没有丝毫好感,一天由司马氏主宰南朝, 
迟早是亡国灭族之恨。不过聂天还与我向为死敌,现在南郡公在没有征求我意向下私自与聂 
天还缔结密盟,就是不把我放在心上,亦表明他认为聂天还的用处比我大。你道我屠奉三还 
应否对他忠心如昔。」
  众人中以慕容战较明白屠奉三与桓玄的关系,道:「只要屠兄在边荒集确立根基,桓玄 
岂敢再忽视你呢?」
  屠奉三有感而发道:「我们现在是并肩作战的兄弟,所以我不想隐瞒各位。这十多天来, 
是我屠奉三最痛快的日子,大家都不用防范对方,更清楚各位是最可靠的战友。只有在边荒, 
我才感觉到自己有血有肉地活着,而不是某人手上战争和杀戮的工具。」
  燕飞点头道:「明白哩!不过贵上加上聂天还,可怕处实远超于天师军,屠兄万勿意气 
用事,与贵上保持微妙关系对边荒集将有利无害。」
  屠奉三点头道:「这个我明白。」
  拓跋仪道:「在桓玄和聂天还大军到前,我们必须先光复边荒集。」
  屠奉三道:「只有大江帮方可以制衡聂天还,我们可以请赌仙亲走一趟,让江文清明白 
我们的情况,大家才可以好好配合。」
  慕容战道:「屠兄是否准备与大江帮分享收复边荒集的成果呢?」
  屠奉三笑道:「这个是当然的事。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救回千千,其它都为次要。」
  燕飞凝望边荒集的方向,一字一字缓缓道:「边荒集确是天下间最奇妙的地方,在那裹 
生活过的人都懂得珍惜她。现在让我们定下夺回边荒集的期限,在十天内,千千设计的旗帜 
会取代燕国和天师道的旗帜,飘扬于钟楼顶上,边荒集亦会再次成为天下最自由和公义的城
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