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四章 生离死别
    
  燕飞于自己的灵觉有进一步的了解。
  对纪千千的感应,大概可分为肉身的感应和精神的感应。前者近乎一种灵锐的触感,受 
到距离的限制,就像犬只可凭气味寻人,他则凭异乎常人的触感察觉到纪千千肉身的所在。 
奇怪的是这种触感只对纪千千有效,例如他便没法在这时刻,感应到慕容垂或任何其它人的 
位置。
  可能因为他和纪千千的热恋,令他们之间建立起微妙的联系。
  精神的联系虽然会因距离远近而递减或增加,基本上并不受距离的限制,那是心灵的连 
结,受到双方精神状态直接的影响,且非常损耗心力。以心传心是有代价的。
  燕飞金丹大法全面展开,精气神不住提升,凝视在下游逐渐清晰的三点光芒。
  慕容战、屠奉三和拓跋仪亦蓄势以待,静候敌人经过脚下河道的关键时刻。
  假若一击不中,他们不单要坐看慕容垂带纪千千主婢离开边荒,可能还要赔上性命。
  百多名拓跋族的战士伏在岸旁弯弓搭箭,准备对敌舰迎头痛击。
  在燕飞四人身后十多步处有四名战士,每人手上提着一截粗如手臂、长约两尺的树干, 
摆出投掷的姿态。
  此时三艘敌舰已清晰可见,借风力和桨力迅速接近。敌船靠贴西岸行驶,如此纵然驶过 
伏击点,最近的距离也在三十丈开外。
  以燕飞的本领,即使从高处跃下,横跨十多丈的空间已非常了不起,三十多丈是想也不 
用想。
  幸好他们有御空而行的飞行工具,就是燕飞没办法可想下想出来的「飞木」。
  他们经过反复练习,在手力身法各方面加以改良,证实是可行之计。
  屠奉三向身后四名持「飞木」的战士打出手势,着他们运功蓄势。任何错失,其后果都 
是他们负担不起的。
  敌舰迅速接近,四人同时蹲下身子,防范在船上灯火照耀下,被敌人先一步察觉他们的 
存在。
  他们最大的优势,是慕容垂肯定猜不到于蜂鸣峡布下的天罗地网被看破,伏击是在蜂鸣 
峡前进行。
  敌舰不住接近。
  燕飞沉声道:「仍是中间那条船。」
  慕容战深吸一口气道:「登船后随机应变,燕飞你甚么都不用理会,只管救人。」
  拓跋仪插话道:「即使我们有人被杀,也不要理会。」
  屠奉三双目精芒闪烁,道:「我们会于最短的时间内,造成对方重大的伤亡。」
  慕容战冷然道:「来哩!」
  领头的船驶至眼下。
  拓跋仪打出手势。
  四人同时弹起,后方战士运力掷出木干,准确无误地横飞至四人脚下,他们齐探右足, 
踏上飞木,像仙人乘云般移离崖岸,往位于中间正逆水驶上来的敌舰腾空而去,快如流星。 
  众战士百多支劲箭投空射去,把三艘船笼罩其中,目标不是敌人,而是对方挂遍全船的 
风灯。
  燕飞一方面提气轻身,另一方面把真气输入飞木去,登时超前而出,领头往目标敌舰投 
去。
  迅忽间他们横过二十多丈的空间,驾临敌舰右舷上方七、八丈处。
  灯火倏灭。
  风灯纷被射中,光芒骤减。
  敌人未及反击,第二轮劲箭已往三艘敌舰射去,目标再不是灯火而是人。
  燕飞一声长啸,脚下用劲,飞木变成暗器,朝正惊觉抬头朝自己瞧来的敌人没头没脑的
撞 去。
  「铿」!
  蝶恋花出鞘,化作芒团,游走全身地往甲板上的敌人投去。
  慕容战等三人先后射出飞木,追在燕飞身后投下敌舰。
  成功失败,将在眨眼间的高速内决定。
  各人均全力出手,毫不留情。
  「铮铮纵纵」,兵器交击声不绝如缕,燕飞落在船首处,硬把三敌震开,还重创对方一 
人。
  心中大懔,慕容垂亲兵团的实力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强横,他本以为可令三人全体受 
伤,却给对方两人险险挡格,只能创伤其中之一。
  燕飞毫不停留,一个翻腾,来到敌舰舱房的上方,同时掌握到整个形势。
  过百敌人正从四处赶来,对付他们四个入侵者。
  屠奉三、慕容战和拓跋仪各自为战,大开杀戒,力图为他制造混乱的有利形势。不过敌 
方人人武功高强,且战斗经验丰富,又有组织,纵是如此猝然受袭,仍能奋起顽抗。
  己方战士仍箭如雨下,射往头尾两艘船,以牵制敌人,射出的全是十字头的火箭。
  「何方小儿!竟敢来惹我慕容垂!」
  漫空精芒,往正落下的燕飞射来。
  天地倏生变化,一切像缓慢下来,任何一个简单的动作,均要付出比先前多上数倍的真 
气,方能保持流畅和连续。
  慕容垂的北霸枪已把他燕飞锁准,不愧为胡族的第二高手,纵然在如此混乱的形势里, 
仍能丝毫无误地掌握他们突袭救人的战略,看破是由燕飞入舱救人,使他们拟定由屠奉三紧 
缠慕容垂的计划落空。
  慕容垂的一枪是不能不挡,可是如若给慕容垂缠上,慕容垂的亲卫高手一旦守稳阵脚, 
他们将没有人能生离颖水。
  成功的唯一方法,是以雷霆万钧之势,一举劫人逃走。
  无数精芒,暴雨般从船尾方向冲击而来,威武如天神的慕容垂头上黑发根根竖舞,额上 
钢箍闪闪生光,全身衣衫飘扬,确有力拔山河的慑人气势。
  随着他迅速的接近,压力愈是沉重。若换过金丹大法初成之前,能否招架得住他如此毫 
无保留的全力一击,仍是未知之数。
  蝶恋花化作一道彩虹般的异芒,剑啸声填满船上的空间,破空向北霸枪迎去。
  暴喝声有如惊雷般在枪剑交击前于左舷处响起,屠奉三斜标而起,左肩和右足正淌着鲜 
血,显示他是拼着受伤从敌人的重围脱身,以拦截慕容垂,从而也可见战况的激烈和凶险。 
  果然燕飞感到压力大减,以慕容垂之能,也不得不留下几分余力,应付屠奉三的夺命剑。 
  四周叱喝连声,数道人影窜上半空,分别追击燕飞和屠奉三,不过都慢了一线,看身手 
该是八杰级的亲卫高手。
  颖河杀气弥漫,战火遍处。
  前后两艘船均多处起火,三艘舰船仍继续行驶,力图远离岸上箭矢的严重威胁。
  一切迅快至没人有余暇去思索。
  「当」!
  蝶恋花变化三次,成功砍中北霸枪枪锋。 
  一股强大至使人撕心裂肺的劲气沿剑入侵,燕飞暗叫侥幸,如非屠奉三拼死从旁截击,
让 功力不在孙恩之下的慕容垂用足全力,肯定可把自己震返船头,而他们的救人大计将告
冰消 瓦解。
  「飕!飕!」
  两枝长枪从船头方向往他掷来,劲道十足,直取他背心要害,时间拿捏得无懈可击,只
要 他被慕容垂一枪击得往后抛退,两枪将同时贯背而入。
  燕飞在平时情况下,肯定有足够实力化解慕容垂入侵的气劲,只须循势后退,再运功化 
解,落地前可回复过来。
  现在的形势却绝不容许他这般做,在他澄如明镜的灵台更现出救千千主婢的唯一契机, 
错过了将永远错失机会。
  燕飞猛地喷出口鲜血,体内真气与慕容垂入侵的真气在体内经脉硬拼一记,虽强把慕容 
垂的气功硬排出体外,其震荡力亦令他立即负伤。
  同时他不往后移、反往下堕,蝶恋花施出精妙绝伦的剑式,挑上刺空的两把长枪,带得 
两枪加速改向往被震退的慕容垂投去。
  足着舱顶时,燕飞整个人扑附过去,然后似游鱼般滑至舱顶边缘处,几乎是贴着船舱的 
外壁滑下去,投往他感应到千千所在处的舱窗。 
  仍在凌空当儿的慕容垂看得双目差些儿喷火,却是无从拦截,因为前方不单有两枪破空 
刺来,最要命是屠奉三正人剑合一,不顾生死的狂攻而至。即使在单对单的情况下,要应付 
屠奉三凌厉老辣的剑法已不是易事,何况刚与燕飞全力硬拼,体内血气未复,更要应付燕飞 
借飞枪施袭的奇招。
  慕容垂狂喝一声,使个千斤堕,往下方骤降数尺,方一枪往屠奉三捅去。
  屠奉三横剑挡格,迎上对方含怒出手的一枪,同时发出尖啸,通知慕容战和拓跋仪功成 
身退。
  慕容战和拓跋仪均陷入苦战之局,敌方不但身手高强,更进退有序,于站稳阵脚后,发 
挥出联战的组织精神和高效率,压力不住增加。处处都是刀光剑影、盾挡矛击,十多个照面
下 来,两人已多处负伤,再捱不了多久。
  慕容垂的亲兵团确是名不虚传。
  此时闻得屠奉三的撤退讯号,齐叫来得及时,又齐往右舷方向杀去。
  「当」!
  屠奉三给慕容垂扫得整条握剑的手,从指尖酸麻至胳膀,暗叫厉害,借势往东面河面投 
去。
  慕容垂亦被屠奉三功力十足的反震之力,震得落往船尾方向,空有盖世神功,却没法及 
时阻截燕飞。
  「砰」!
  燕飞破窗而入,毫不犹豫一把抄起昏睡在床上的纪千千。
  两名敌人破门而入,手上马刀兜头兜脸往他砍来。
  燕飞知道时机稍纵即逝,那敢犹豫,蝶恋花化作重重剑芒,一手挟着纪千千,破入两敌 
间刀光中唯一空隙破绽处。
  两敌向房门溅血抛掷,累得在走廊欲冲进来的敌人骇然下避往两旁。
  燕飞人剑合一地踏着敌人尸体冲出,两旁尽是如狼似虎的敌人,兵器齐往他身上招呼, 
幸好全慢了一线。
  「砰」!
  燕飞撞破对面的房门。
  房内空无一人,燕飞心中叫苦。
  小诗究竟给关在哪个房间呢?三、四名敌人抢进房内。
  燕飞暗叹一口气,搂着纪千千穿窗而去。 
  屠奉三是第一个脱离险境的人,向着十多丈的高空往河面投去。
  岸上的己方战士早蓄势以待,立即掷出另一根飞木,旋转着飞至屠奉三的降落点。屠奉 
三心叫来得好,足尖点正飞木,就那麽借力投返东岸。
  接着慕容战和拓跋仪从船舷拔身而起,追在屠奉三后方,两块飞木从崖上投下,让他们 
踏足借力,一切配合得天衣无缝。
  窗框碎裂,燕飞挟着纪千千,活像从舱壁钻出来般,炮弹似的劲射出来。
  崖上战士齐声欢呼。
  倏地「哗啦」水响,欢呼变为惊叫。
  慕容垂带着漫空水珠从河水裹射出来,手持北霸枪拦在燕飞前方。一枪刺出,大有一夫 
当关,无人可越雷池半步气吞河狱的威势。
  屠奉三此时刚立足岸崖,以他的老练和冷静,一时也看得目瞪口呆。
  慕容垂竟能于失势的一刻,立即判断出燕飞能救出纪千千,并猜到燕飞的逃走路线,故 
由船的另一边投水,再从船底潜到这边来,把燕飞截个正着,并施尽浑身解数,誓要把输去 
的连本带利赢回来。
  没有人能向燕飞施援,在这情况下,亦没有人可以插手,更不敢向任何一方发箭,因怕 
误伤自己人。
  此事发生得实在太突然和迅快,没有人来得及作适当的反应。
  谁都确信燕飞已全然落在下风。
  燕飞却是唯一预知慕容垂会从水裹钻出来突袭的人。在破窗而出前,他感觉到水内有一 
股熟悉的杀气,清楚掌握到慕容垂正依附在下方的船底处,蓄势待发。
  纪千千的娇躯微颤一下,似是正在回醒。 
  燕飞一个动作,纪千千依附到他背上,穿窗平射而去。
  所以当慕容垂在前方离水面丈许处持枪拦截,燕飞是唯一晓得慕容垂将徒劳无功的人。 
  燕飞哈哈一笑,单掌拍出,劲气击打水面,就那麽借力改向,疾升四、五丈高。
  慕容垂一枪刺空,真气不继,气得双目喷火的沉回水裹去,激起漫空水花水珠。
  拿着飞木的战士由大惊变为大喜,手中飞木脱手掷出,直奔开始回落的燕飞脚下。
  慕容战和拓跋仪已落在崖上,齐声叱喝吶喊为燕飞打气。
  成功失败,就是看这剎那间的功夫。
  燕飞一手反搂背上的纪千千,回复头上脚下的姿势,右足伸探,准确无误地点往己方掷 
来的飞木,惹得崖上爆起另一阵的喝采欢呼。 
  「呵」!
  纪千千终于醒来,睁开美眸,不能置信地发觉自己正在燕飞背上,而燕飞则在舰队和崖 
岸中间的高空,颖水便在下方由北而南地滚流过边荒。
  燕飞的声音在她耳边道:「小诗在哪里?」 
  纪千千娇躯剧颤,完全清醒过来,一手搂着燕飞的熊腰,急道:「在后面那艘船上。」 
  燕飞道:「我先把你送回岸上去。」
  足尖点在飞木处,内力新生,真气送入纪千千体内。
  纪千千晓得他要把自己掷回崖岸,再去救诗诗,不知是惊是喜时,岸上惊呼四起,屠奉 
三的声音大喝道:「小心下方!」
  燕飞也大吃一惊,就在慕容垂没入处,一股水柱卷旋而起,速度惊人至极点,后发先至 
地朝他踏飞木的脚斜冲而来。
  今次轮到敌方发出震荡整个河岸上空的喝采声。
  燕飞别无选择,不但无法依计先把纪千千送回岸上,再去救人,且稍有失误,势将堕往 
河水里,猛一咬牙,脚下用劲,飞木急旋而下,迎上慕容垂贯满真劲的水柱。
  「蓬」!
  飞木旋转着撞上水柱,登时水花四溅,长达尺许的飞木不停的因破碎而减少,却成功把 
水柱破坏,蔚为奇观。
  燕飞同时背着纪千千一个翻腾,往岸崖投去,不过谁都看出他因要分出力道应付慕容垂 
的水击,故力道不足,落点离岸崖尚差七、八丈。
  慕容战一手抢过身旁战士的飞木,往水面掷去。
  燕飞往下斜飞,于离水面半丈许处,点往慕容战投来的飞木,正要发力,慕容垂从水内 
标射出来,北霸枪直击飞木。
  岸上船上鸦雀无声,人人呼吸顿止,只能头皮发麻地看着两大顶尖高手在河上为争夺纪 
千千交锋。
  燕飞人急智生,蝶恋花下扫,先慕容垂一步击中飞木。
  飞木应剑改向往慕容垂面门猛撞过去,而燕飞则借剑劈飞木的些许震力,带着纪千千往 
岸崖下的石滩横掠而去。
  慕容垂一声长笑,张口吹出一股劲气,撞得飞木侧飞开去,如影附形的追在燕飞后方半 
丈许处,与燕飞一先一后的投往崖岸下的水边乱石。
  屠奉三、慕容战和拓跋仪莫不蓄势以待,只要燕飞能抵达石滩,立即扑下施援,最理想 
当然是借围攻之力,杀死慕容垂。
  三艘敌舰借桨力往东岸靠近,舰上敌兵齐弯弓搭箭,以防止慕容战等投往下方石滩。
  形势紧张至极点。
  燕飞心中暗叹,感到慕容垂速度正不住增加,北霸枪已把他锁定,在气机感应下,若自 
己只一意逃走,肯定没望踏足实地。忙使个千斤坠,落往在河水冒出来的一块大石处,离石 
滩尚有三丈多的距离。
  「当」!
  燕飞反手一剑,重重砍在慕容垂枪头处。 
  慕容垂借力横飞,投往上游丈许处另一方 从水里冒出来的巨石上,枪尖遥指燕飞。一
时 成对峙之局。
  仍然没有人能插手战局。
  燕飞双足稳立石上,另一手搂着纪千千,让她立好。
  决战一触即发,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声息。 
  纪千千别头瞥一眼载着小诗那艘战船,俏脸现出坚决的神情。娇呼道:「不要打哩!」 
  人人均为之愕然,只有慕容垂和燕飞明白她这句话的含意。
  慕容垂脸上现出羞惭之色,把北霸枪收往背后,叹道:「以这样的方式令小姐留下,实 
是情非得已,希望小姐体谅战争从来都是不择手段,胜者为王。」
  慕容战等明白过来,知道问题出在小诗身上。
  燕飞的蝶恋花无力地下垂,他呆瞧着纪千千,嘴唇颤动,却说不出话来。
  纪千千现出凄然欲绝的神色,凑到燕飞耳旁轻轻道:「不论你们谁胜谁负,对千千均是 
难以承受的打击。你死了,千千不能独活,可是若死的是慕容垂,他的手下定会杀诗诗泄愤。 
诗诗现在肯定给吓死哩!只有我回去才能保护她。」
  燕飞平复下来,木然点头。
  纪千千续道:「先收复边荒集,再来救我。若天下间有一个人能击败慕容垂,那个人就
是 你燕飞,因为我是你最佳的探子。我们的身体虽然分开,可是我们的心却永远亲密地连
接起 来。燕郎,你千万要振作起来,那我们将来还有相见之日,千千去哩!」
  说罢腾身而起,投往只在三丈许外最接近的战舰。
  慕容垂收回投向纪千千背影的目光,点头道:「燕飞你不负边荒集第一剑手的威名,希 
望将来还有领教尊驾剑术的机会。」
  一声长啸,追在纪千千身后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