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三
第二章 只争朝夕
  
  刘裕呆看着何无忌带进来的客人,完全猜不到对方是谁,其身形却有点似曾相识的
感觉。 刘裕敢肯定和对方并不稔熟,否则虽是从头到脚被斗篷宽袍包裹遮蔽,以他北府兵
首席斥候 的眼力,仍可从此人的步姿把对方认出来。
  神秘的客人向谢玄施礼,其目光似在斗篷深暗处注视站起来迎客的刘裕,但没有说话。 
  谢玄的亲兵头子何无忌正要告退,安坐主位的谢玄轻描淡写的道:「无忌留下!坐!」 
  何无忌现出错愕的神色,与客人坐往刘裕对面的太师椅,居客人下首。
  只从坐姿便可看出谢玄和谢安的分别,后者仍保持高门大族推崇的跪坐,而谢玄却接纳 
胡风的坐法,显示出他革新的精神和务实的作风。
  谢玄向客人道:「这处全是自己人,文清不用有顾忌。」
  刘裕从「文清」联想到大江帮江海流的爱女江文清的一刻,对方正拉下斗篷,如云秀发 
写意地披散下来,现出如花玉容。
  刘裕失声道:「宋孟齐!」
  江文清美目深注地瞧着他,平静地道:「刘兄你好!」
  何无忌应是首次得睹她的真面目,看得目不转睛,为她的美丽震摄。
  谢玄道:「文清一向爱作男装打扮,且有一套扮作男儿的功法,小裕给文清骗倒,绝不 
稀奇。」
  江文清歉然道:「刘兄请见谅。」
  刘裕明白过来,谢玄是从江文清处得悉自己的事,所以再不责难他。忍不住问道:「令 
尊……」
  江文清神情一黯,垂首轻轻道:「先父已于五天前辞世。」
  刘裕叹道:「是否聂天还做的?」
  江文清微微点头。
  谢玄道:「文清今早到广陵找我,使我弄清楚边荒集失陷前后的情况。小裕的报告太粗 
疏哩!为何不把以身犯险,故意引屠奉三一伙人追杀你的计谋说出来。当遇上江帮主时,小 
裕曾力劝江帮主弃舟登陆,奇袭孙恩,只是不被采纳。如此关键的过程,小裕亦只字不提, 
令我误以为小裕是贪生怕死之徒。告诉我!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刘裕听得百感交集,惨然道:「比起燕飞他们誓死力抗南北大军的夹攻,这些算甚么一 
回事。唉!玄帅明鉴,我一直为离开边荒集致不能与边荒集的兄弟共生死而内疚,所以不愿 
提起这些事。」
  他漏了说出来的是王淡真对他的影响,令他心灰意冷,失去生趣,故自暴自弃。
  江文清抬头朝刘裕瞧来,道:「谁会认为刘兄是懦夫呢?只可惜被屠奉三看破刘兄的计 
谋,故采借刀杀人之计,把消息泄露给孙恩。孙恩遂利用这消息怂恿任遥出手,乘机除去任 
遥。」
  刘裕愕然道:「文清小姐怎会如此清楚此事的来龙去脉?」
  江文清现出一丝苦涩的笑意,道:「因为屠奉三的副手阴奇一直与我并肩在河上与黄河 
帮缠战,直至黄河帮决水灌边荒集,我们借水势欲重返边荒集,岂知黄河帮又截断水流,我 
们只好驱船回南方。」
  刘裕问道:「阴奇究竟是生是死?」
  江文清道:「阴奇与我在抵达颖口前分手,他潜回边荒去探察屠奉三的生死,我则赶回
去 见爹,看看可否反攻边荒集。唉!幸好如此,方见到爹的最后一面。」
  接着又道:「三天前,我已与阴奇重新建立联系。」
  谢玄道:「文清正为此来见我,小裕你明白吗?」
  刘裕心中填满炽热的情绪,对王淡真的愁思担心大幅减轻,又感到何无忌正不住打量他。 
点头道:「小裕明白。」
  谢玄沉声道:「我们今天在这里说的话,绝不可以传人第五人的耳内。」
  何无忌一震朝谢玄瞧去。
  谢玄目光落在他身上,道:「无忌若认为没法守秘密,可以立即离开。」
  何无忌往前跪倒,断然道:「无忌誓死为玄帅守口如瓶。」
  谢玄满意道:「起来!我没有看错你。」 
  何无忌回归座位,显然对谢玄视他为心腹非常感动。
  刘裕暗呼厉害,谢玄这一着耍得很漂亮,轻描淡写下已令何无忌受宠若惊,也令他生出 
与自己同一阵线的感觉。
  原本与何无忌疏离和带点敌意的关系,忽然变得密切起来,因他们将共享同一个秘密。 
虽然刘裕仍不晓得谢玄接着会说出甚么须保密的事来。
  谢玄向江文清微一点头,刘裕和何无忌晓得她即要发话,目光都投到她身上。
  在何无忌眼中,江文清虽然身分特殊,且是位美丽的异性,感受却远没有刘裕般深刻, 
因为刘裕曾领教她扮作宋孟齐时的灵奇变化,而直至此刻他仍有些儿没法把她们视作同一个 
人。
  此时此刻的江文清神色平静,刘裕却清楚从她一对清澈的眸神看到她内心隐藏着不为人 
知的痛苦。
  书斋内的气氛沉着凝重,每个人都是心事重重。
  对刘裕来说,更是一生人中最难捱的一夜。不过江文清的现身,确令他不由自主作出反
省。比对起江文清的帮破家亡,自己的苦难确不算甚么一回事。
  事实上直到此刻,他仍有点怀疑王淡真对他的爱,没法弄清楚她钟情自己究竟有多少是 
因为对谢玄的崇慕,或因纪千千遁往边荒集的行为所引发,又或是为逃避家族买卖式的婚姻, 
故而不顾一切投入他这位救星的怀抱里。
  江文清道:「今次边荒集之战,我们大江帮伤亡惨重,元气大伤,没法保持一向的业务, 
所以我已下令暂时揠旗息鼓,避过两湖帮的追击。」
  何无忌和刘裕你眼望我眼,到江文清说出此番话,方晓得大江帮受挫如此深重,至乎无 
力与两湖帮正面对抗。
  谢玄点头道:「这不失为眼前最佳策略,大江帮因边荒集之失而帮亡,亦可因边荒集而 
再次兴盛。」
  刘裕和何无忌明白过来,江文清来找谢玄,不但要向谢玄投诚,更是要借谢玄之力重夺
边 荒集。
  而边荒集已成大江帮唯一的避难所,大江再没有他们藏身之所。
  何无忌道:「南郡公怎肯坐视两湖帮扩张势力呢?」
  江文清沉声道:「此正是文清今趟来拜见玄帅的主要原因,聂天还已与桓玄秘密结盟, 
由两湖帮取代我帮。」
  何无忌和刘裕听得面面相觑,桓玄舆两湖帮一向势如水火,两不相容。而现在最没有可 
能的事,竟已发生。
  谢玄叹道:「孙恩低估了聂天还,我则是低估了桓玄。此着对桓聂二人均是有利无害, 
聂天还可趁此方便接收大江帮的业务,桓玄则可以放任聂天还以削弱扬州的经济和贸易。」 
  荆州占有大江上游之利,等若控制着建康最主要水运的命脉,桓玄不用出手,便可以影 
响建康,朝廷问罪时可把一切问题推在聂天还身上。
  本来的均衡已被摧毁。
  何无忌色变道:「竟有此事?」
  谢玄朝刘裕瞧来,道:「小裕对此事有甚麽看法?」
  刘裕苦笑道:「桓玄下一步将是从孙恩手内夺取边荒集的控制权,且不用亲自出手,只 
须全力支持聂天还便成。」
  谢玄欣然道:「小裕的看法与文清不谋而合。荆扬之争,不但在乎大江的控制权,还须 
看边荒集落入谁的手上。如若聂天还成功,建康危矣!」
  刘裕感到江文清和何无忌均朝他打量,晓得他们在惊异他思想的敏捷和独到,心中却没 
有丝毫喜意。沉声道:「聂天还能在急流裹勇退,已狠狠打击了孙恩作反的大计,且陷入进 
退两难之局。」
  聂天还投靠桓玄,只是权宜之计,以对抗恨其入骨的孙恩。
  又向江文清道:「桓玄的头号手下屠奉三已成边荒集联军的一分子,令小姐的形势更为 
不利。」
  江文清淡然道:「幸好事情并不如想象中般恶劣,聂天还与桓玄结盟的事正是由阴奇通 
知我。他肯告知我此事,当然是有目的,刘兄可猜到屠奉三的心事吗?」
  刘裕知她在考量自己的才智,道:「屠奉三对桓玄拉拢聂天还显然非常不满,更有被削 
权的感觉。更重要的是屠奉三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荒人对聂天还的仇视,若他引入聂天还,辛 
辛苦苦与荒人建立的关系会一朝丧尽。问题在他仍未到公开反对桓玄的时候,只好暗中请小 
姐想办法,务要聂天还永不能踏足边荒集。」 
  何无忌瞪大眼睛直望刘裕,好像到此刻方第一次认识刘裕的模样。
  江文清点头道:「刘兄看得很透彻。」
  谢玄恰然道:「屠奉三对桓玄该非死心塌地,个中因由异常微妙,照我和文清的猜测, 
他应是如海流叔般,对大司马桓大将军的忽然病殁,生出怀疑。」
  何无忌失声道:「甚么?」
  刘裕开始明白谢玄为何先要各人对会上说过的话守口如瓶,因为若传了出去,将会惹起 
轩然大波。
  问道:「朝廷方面有甚么动静呢?」
  谢玄现出个不屑的表情,冷然哂道:「司马道子和王国宝还以为找到立威的好机会,把 
边荒集全揽到身上去,通过皇上来警告我不得插手。哼!以司马道子的好大喜功,现下必是 
摩拳擦掌,准备大举进攻边荒集。」
  刘裕摇头道:「孙恩怎会容他放肆呢?」 
  何无忌皱眉道:「一天有玄帅在,那轮到孙恩放肆才对。」
  谢玄苦笑道:「若孙恩还把我放在眼内,就不敢沾边荒集半点边儿。不过我会教他因边 
荒集而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且更会因边荒集而输得一塌糊涂。」
  转向何无忌道:「无忌你现在该明白我为何挑刘裕作继承人,因他比我更优胜处是他并 
没有高门大族的沉重枷锁,像荒人般放纵和狠辣大瞻。告诉我,北府兵内尚有何人及得上他? 
安公是绝不会看错人的。他看中燕飞和刘裕,正因他们是南方未来的希望。所以我要你全力 
协助他,以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但若你有丝毫怀疑,可以坦白说出来,我绝不会迫你去作 
不情愿的事。」
  江文清一对美眸立即亮起来,晓得谢玄已成竹在胸,拟定好收复边荒集的全盘策略,所 
以迫何无忌表态。心中不由涌起对伟人般的崇敬,而刘裕正是谢玄手上最厉害的一着。
  何无忌双目神光电射,先毫不犹豫迎上谢玄锐利如鹰隼的眼神,接着朝刘裕投去,肃容 
道:「刘大人是我记忆中首位能和玄帅畅谈军事的人。其它人总要请玄帅反复解说,方才明 
白,令人感到不够痛快。可是刚才我听你们闲聊般的对答,却大感爽脆。刘大人的才智,无 
忌确是自愧不如。」
  接着向谢玄下跪道:「玄帅的吩咐,就是我头上的圣旨。更晓得玄帅是爱护无忌,指点 
无忌一条明路。无忌愿誓死效忠玄帅所指定的任何人。」
  刘裕和江文清均晓得这是必然的结果,自淝水之战后,北府兵已当了谢玄是神而不是凡 
人。
  谢玄朝刘裕微一点头,暗示他该说几句话安抚何无忌,建立初步的关系。
  刘裕抢前扶起何无忌道:「你这么看得起我刘裕,我真是受之有愧。大家以后就是兄弟, 
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何无忌见他给足自己面子,大感受落,欣然道:「请刘大人多些提点无忌。」
  二人重新坐好后,谢玄向江文清道:「文清有否听到我受伤休养的消息?」
  江文清点头道:「外面传得很厉害,据闻谣言是由天师道散播的。」
  谢玄微笑道:「文清因何指这是谣言而非事实?」
  江文清大吃一惊道:「可是我没法从玄帅身上察觉到半丁点儿伤势?」
  谢玄向何无忌道:「这方面无忌知道得最清楚。」
  何无忌现出不解的神色,道:「玄帅自今午开始,却像大有起色,令我们人人暗中欢喜, 
只是不敢说出来。咦!刘大人的面色为何变得如此难看?」
  江文清早注意到刘裕神情古怪,好像羞惭得无地自容,悔疚交集的样子。只是以她的慧 
黠,仍没法明白其背后的原因。
  谢玄叹道:「小裕将来的成就,必不在我谢玄之下。」
  江文清和何无忌一头雾水地瞪着两人。
  谢玄微笑道:「小裕不用自责,此事与你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而是整个形势的变化,令 
我不得不走上这条路。我谢玄纵是死,也要死得有意义。」
  今次轮到江文清和何无忌听出不妥当处,且清楚与谢玄的生死有关,无不心神剧震。
  谢玄盯着口唇颤动却没法说出半句话来的刘裕,思索道:「我似乎从未告诉过你,我从 
佛门处得传一种能摧发生命潜力的秘术,可把任何伤势压下,佛门名之为「普渡」,渡己以 
渡人。」
  刘裕惨然道:「玄帅确没告诉过我,我是从玄帅可忽然预知自己命不过百天之数,又忽 
然回复往日的神采,而生出怀疑。」
  江文清和何无忌容色大变,明白过来。他们怎都没猜到谢玄的伤势严重至如此地步。谢 
玄若去,肯定南方大乱,而谢玄现在正是安排后事。
  不知是谁先起立跪倒,眨眼间三人全跪在谢玄膝前,非如此不足表现对谢玄的敬慕和渲 
泄心中的震撼悲愤。
  谢玄长笑道:「生生死死,我谢玄丝毫不放在心上。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家族的担子。 
我谢家为南朝衣冠之首,也使我们在任何乱事中首当其冲,避无可避。」
  刘裕热泪盈眶道:「只要我刘裕有一口气在,必全力维护谢家。」
  谢玄摇头道:「这是另一件让我担心的事,一天小裕未成北府兵之首,绝不可插手管我
谢 家的事,否则必遭横祸。现在眼前当务之急,是收复边荒集。我暂时停止你在军中所有
职务, 让你回复自由之身,好与文清全力合作,并将此安排知会北府所有将领。同时我会
亲身送二 叔遗体回建康安葬,以此镇着司马道子、桓玄、孙恩和聂天还之辈。当边荒集成
为你的后援, 你将变得有本钱与任何人周旋。一切要看你本身的奋发和努力,而无忌将会
在军里作你的呼 应。在我大去之前,谢某会尽力为你铺好前路。去吧!」
  刘裕重重向谢玄叩三个响头,偕江文清毫不犹豫地离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