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二
第 十 章 心内斗争
  刘裕独坐黑暗的厅堂里,等待初更时分的来临。
  刺史府上下人等今晚会彻夜不眠,为谢安守灵,接待日夜不停从各地赶来吊唁的人。主
堂一方及其邻近房舍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这边厢却是乌灯黑影,冷冷清清。
  不知谢家是故意冷落他,还是体谅他伤势未愈,让他休息。不论如何,他都有种被遗忘
的感觉。
  在与王淡真相约私奔前,他肯定会暗自神伤,此时却是乐得没有人理他。最好是王淡真
可以立刻起程,随他远走高飞。不过显然王淡真必须先作好安排,例如换过夜行衣,收拾简
单的行装,支开随从。免致甫失踪,便被人发觉出问题诸如此类。
  她不会出岔子吧?
  说不担心就是骗人,刘裕一颗心悬在半空,不上不下。虽不住提醒自己勿要瞎担心的胡
思乱想,却禁不住向坏处钻出种种可能性。那种患得患失的焦虑确不好受。
  尚有小半个时辰将是约定的时间,王淡真会否依约而来呢?
  想起这位平日高高在上、娇贵动人的美女亲口向自己表白,由私奔的一刻开始成为他的
女人,刘裕心中涌起无与伦比的狂喜,揉集苦候那一刻来临的诸般焦忧,一时间心中不知是
何等滋味。
  小背囊和厚背刀搁在身旁几上,刘裕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边荒集,不要想谢玄,不要想王
淡真外任何人事。可是当日与燕飞、纪千千和高彦乘船远征边荒集的情景,却不住浮现心湖,
压抑无效。
  刘裕重重吐出心头闷气,心底下无奈地晓得,即使走到天之涯海之角,这样的浮想和思
念的情绪,仍会一直陪伴他。
  在淝水之战时谢玄对他的另眼相看,他将永远忘不掉。恍恍惚惚裹,他似听到足音,仍
是疑幻疑真的当儿,梁定都的声音在廊道处响起道:“刘副将!胡将军来探你哩!”
  刘裕暗吃一惊,忙跳起来儿把肯囊收在椅下,点燃壁灯。胡彬在梁定都带领下进入小厅。
  胡彬见到刘裕,欣然笑道:“我还以为你仍躺在床上起不来,现在见到你生龙活虎的,
终于放心哩!”
  梁定都道:“胡将军何须担心,刘副将早前刚和孙将军出外散心。”
  刘裕心中暗骂梁定都,想到高彦不喜欢他是有一定的道理。
  胡彬却不以为意,拍拍梁定都肩头,道:“我和刘副将是好朋友叙旧,梁兄不用理会我
们。”
  梁定都施礼告退。
  若在平时,刘裕会因胡彬给足面子来探望他而非常感激,此刻却希望他愈快离开愈好,
因为他已失去与任何人说话的心情。
  表面上当然不能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淝水之战时,胡彬是前线寿阳的主将,是北府兵最响当当的将领之一。淝水大胜后,他
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其影响力尤在孙无终之上,仅次于刘牢之和何谦。
  因着刘裕对他有救命之恩,所以一直对刘裕非常照顾,更是北府兵里支持谢玄重用刘裕
的最重要将领。
  对他刘裕是有一定的好感。
  两人隔几坐下。
  胡彬容色转为凝重,低声道:“刘副将现时的处境非常不妙。”
  刘裕心忖妙与不妙,对他再无关重要,却不得不好好应付,免令其生疑。故作惊讶道:
“将军何出此言?”
  胡彬朝他瞧来,亲切地道:“午膳后,我们十多个将领聚在玄帅的书斋说话,玄帅忽然
提起你,并询问我们对你的看法。”
  刘裕的心抽搐了一下,有点呼吸困难的问道:“孙将军在吗?”
  胡彬摇头道:“他不在,不过朱序大将亦在席间,只有他和我为你说好话。”
  刘裕感到整个人麻痹起来,虽说私奔在即,但晓得这多人反对自己,心中仍非常不好受。
  胡彬压低声音道:“虽然是非正式的会议,可是我这样暗中告诉你其中内容,是违反军
规的。所以今晚我和你的对话,绝不可传人第三人之耳。”
  刘裕方明白为何胡彬没有亲卫随行,又支开梁定都,胡彬真的非常够朋友。
  道:“将军放心,刘裕是怎样的人,将军该清楚。”
  胡彬点头道:“我若不清楚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今晚不会在这襄和你说话。当日你不顾
生死地为我挡着卢循,又不理卢循的威胁到边荒集完成几近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便晓得你
非是池中之物,所以不用把一时的挫折放在心上,将来你定有一番作为。”
  刘裕心叫惭愧。
  唉!
  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恐怕自己都弄不清楚。当私奔的事纸包不着火时,胡彬或会为
说过这番推崇他的话而后悔。
  颓然道:“他们怎样说我呢?”
  胡彬道:“当时在场者除刘牢之、何谦和朱序三位大将军外,尚有高素、竺谦之、刘袭、
刘秀武和我五人。”
  刘裕心想北府兵的高层将领几乎全体在场,谢玄于此场合提起自己,益发显得事情的不
寻常。
  胡彬续道:“玄帅扼要地说出你因何会从边荒集赶回来,又说及你受伤的过程,同时询
问各人对整个情况的意见。”
  稍顿又叹道:“依我看玄帅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各抒己见,好拟定应付边荒集失陷后的局
面,岂知却演变为对你功迹的争论,甚至有人认为玄帅该处罚你。”
  纵然刘裕决定与王淡真远走高飞,一颗心仍直沉下去,手足冰凉,一时说不出话来。
  胡彬道:“有人旧事重提,指出你没有请示玄帅,自行与燕飞等到边荒集去,是目中无
人、自把自为、恃功自骄。”
  刘裕心中禁不住怒火腾升,沉声道:“是谁说的呢?”
  胡彬道:“谁说的并不重要,你更勿要因此心生怨恨。无论如何,这代表军内一种看法。
我和朱大将都不同意,说出你是因为纪千千不得不同行,否则怎向玄帅交待。”
  刘裕忍不住问道:“玄帅有甚么话说呢?”
  胡彬道:“玄帅虽没有直接表态,不遇我看他在此事上是支持你的。刘副将实在不必将
这种事放在心上,记着只要有人的地方便难免有斗争,在我们北府兵内更是山头林立。你被
玄帅破格提拔,更令你成为权争的目标。不招人忌是庸材,你该感到高兴才对。”
  刘裕苦笑道:“高兴!唉!我想玄帅现正因曾对我另眼相看而后悔。”
  胡彬讶道:“刘副将竟然有此想法,这肯定是一场误会。玄帅最后的结论是若要收复边
荒集,只有你一个人可以办到,即使其它人在兵法上胜过你,亦缺乏你对边荒集的认识和与
荒人的密切关系。”
  刘裕愕然道:“玄帅真的有这个看法?”
  胡彬不悦道:“我为何要骗你?我之所以要来和你说话,是希望你坚持下去,不要给人
看扁了。”
  刘裕整条脊骨寒飕飕的,心想难道谢玄真的仍未放弃自己?
  问道:“玄帅是否准备反攻边荒集?”
  胡彬道:“当时各人纷纷请命,愿率兵攻打边荒集,均被玄帅一口拒绝,却又没有解释
原因。我们事后猜玄帅是要先看清楚形势,方作决定。”
  刘裕心中反舒服起来,因为若谢玄决定派自己去收复边荒集,而自己却作逃兵,他的良
心肯定永远不安乐。
  道:“玄帅是否准备把我调职至刘参军下作个小参将呢?”
  胡彬一呆道:“谁告诉你的?”
  刘裕知他会为自己保守秘密,坦然道:“是宋悲风告诉我的。”
  胡彬欣然道:“看!欣赏你的人绝不会少。此正为我最想通知你的事,好让你心里有个
准备。玄帅此着非常巧妙,不单大大减低众人对你的妒意,还使刘参军转而维护你。谁不知
刘裕是我北府兵难得的人才呢?”
  接着起立道:“我不宜在你处逗留太久,你好好休息。安公遗体运返建康后,我会和朱
大将约你相聚,大家再好好聊天。”
  送走胡彬后,刘裕神不守舍回到屋内,差点要仰天大叫,以渲泄心中的矛盾和痛苦。
  胡彬虽说得好听,事实毕竟是事实。
  谢玄已不再视他为继承人,不再是心腹亲信,甚至乎不想见到他。
  罢了!
  他会和眼前残酷的现实道别,携着心爱的人儿远走他方。不论身心,他均非常疲倦,没
法在北府兵剧烈权斗的漩涡内挣扎下去。
  “当”!
  初更的钟声从远处传来。
  刘裕闻钟音全身剧震,头皮发麻。
  私奔的时刻终于到了。
  燕飞追上慕容垂的部队,在敌人西面里许处赶越对方。
  除非燕飞真的变成神仙,否则绝没有可能从西面硬攻救人。对方不但是北方最强横的骑
兵团,且有被推崇为胡族第二呙手的慕容垂亲身坐阵。一旦落入敌人重围,他将是有死无生
之局。
  要救人,凭的仍是谋略和战术。
  他有一项敌人梦想不及的优势,是他通过与纪千千的以心传心,掌握到敌人的第一手情
况。
  最精采的是当纪千千恢复精神,他可以精确无误地晓得纪千千是在哪一辆马车内。慕容
垂乱敌耳目之计对他完全失效。
  但在现在此刻,他与纪千千的联系已中断。
  燕飞“飕”的一声从一座密林掠出,来到其北面的平野。
  风声在后方上空响起。
  燕飞倏然立定,暗责自己的疏忽,因把心神放在营救纪千千一事上,竟没有留意沿途的
情形。但亦心内舒服,晓得自己并没有变成“异物”,仍是有血有肉的人,会因主观或偏见
而出现误差。
  不过当他的注意力集中往自后方树顶凌空跃下的人,却真有神通广大的感觉,达到“不
以目视,只以神遇”的武道层次,清晰无误地把握到对方的来势、速度,以至乎意图。
  “燕飞!天啊!你竟然没有被孙恩杀死!”
  燕飞旋风般转身,与来人拥个结实,充满劫后重逢的狂喜欢欣。
  来者赫然是“边荒名士”卓狂生。
  两人放开手,仍互拍对方肩头,非如此不足表示双方共患难生死的激情。
  卓狂生容颜憔悴,封他遭种高手来说,显然曾受遇重创,至今仍未完全复元。
  燕飞笑道:“你也没有丢掉性命,我真怕你一意舆边荒集共存亡,更怕边荒集还没亡你
自己先丢了老命。”
  卓狂生大笑道:“正如老程常挂在口边的一句话,有赌未为输。嘿!你为何死不掉呢?
孙恩武功之高,出乎我们所有人想象之外。你看来比以前又精进一重,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燕飞扼要解释,又告诉他途中遇上高彦,然后问道:“其它人呢?”
  卓狂生摇头道:“我怎么晓得?”
  燕飞大奇道:“你不是随他们一起突围吗?”
  卓狂生苦笑道:“在边荒集谁没有爱上纪千千呢?小弟正是其中之一,且单恋成疾,趁
兵荒马乱之际躲进我说书馆的密室,苦待英雄救美的良机,却始终无法下手,现在小姐和诗
诗被慕容垂带走,我只好溜出来,看看能否在途上出手营救。好哩!现在有你这保镖王作拍
挡,我的信心登时大增。”
  燕飞心中感动,卓狂生不脱狂士本色,说得轻松,事实上却是宁死也不肯让慕容垂把纪
千千带返北方。以他一人之力去救纪千千,只是送死。
  抓着他肩头道:“我们必须双管齐下,营救千千主婢的同时,亦要部署收复边荒集,否
则如让对方筑起城墙,我们将痛失良机。我已着高彦去寻找老屠他们,营救千千由我负起全
责,当务之急是请你回边荒集去,稳定我方受俘者的心。”
  卓狂生皱眉道:“凭你一人之力,如何拯救小姐和诗诗呢?”
  燕飞知道若不透露多少内情与他,他肯定不放心。拍拍他肩头道:“慕容垂现在北上的
部队中有两列车队,各由五十辆骡马车组成,其中一辆载苦千千主婢。这个撤军行动亦是精
心布置的陷阱,引我们突袭救人。慕容垂东靠颖水行军,把兵力集中于西面。所以人多并没
有用,徒自投罗网。”
  卓狂生双目不住睁大,难以置信地道:“你不是刚赶来吗?我跟踪了他们几个时辰,仍
没有你这般清楚。”
  燕飞微笑道:“开始对我有信心哩!唯一成功的方法,是利用颖水埋伏突击,只要时机
拿捏得准确,或有一击功成的机会。”
  卓狂生犹豫道:“你怎知哪辆马车载的是小姐她们呢?”
  燕飞哂道:“你忘了花妖吗?这是我的专长,绝不会误中副车。”
  卓狂生终于心动,道:“真不要我帮忙嚼?有我在也多个人从旁照应。”
  燕飞道:“我和慕容垂并非要比拼实力,而是看谁跑得快。只要我和她们逃往颖水东岸,
千军万马亦莫奈我们何。我已拟好全盘计划,该不会空手而回。”
  卓狂生上上下下打量他片刻,终于同意道:“好!我设法潜回边荒集去,虽然并不容易,
要神不知鬼不觉更是难比登天。”
  燕飞道:“刚刚相反,此事轻而易举,否则我不会着你去冒险。”
  遂把颖水秘道清楚道出。
  卓狂生听罢大喜道:“原来如此,难怪当日你们能在苻坚的眼皮子下把边荒集闹个天翻
地覆。我现在可肯定边荒集气数未尽,如你能带小姐她们安然回来,我们等若赢回这一场
仗。”
  哈哈一笑,掉头朝颖水方向掠去。
  燕飞收拾情怀,继续上路。
  此际他的心情大为开朗,因为边荒集联军只是受到重挫,而非一蹶不振。
  他们之所以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全拜纪千千之赐。
  边荒集一役,不但使荒人团结起来,更令纪千千成为精神和实质上的最高领袖。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