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一
第 一 章 颖水之战
  江海流的帅舟灵活如鱼地顺流急速拐弯,不单避过敌方赤龙战舟的拦截,又忽然增速的
在对方两艘战船合拢前穿过。
  双方火箭、弩箭、投石骤雨般交换,双头战船虽是以寡敌众,可是不论其防火防箭矢的
设施布置均比赤龙舟高上一筹,故能险险脱身。
  帅船上仅余的五十多名战士齐声发喊,原来终突破敌舰的重重封锁,前方再无敌人影踪。
  在指挥台上的江海流生出心力交瘁的感觉。回首望后,江上的激烈水战仍如火如荼地进
行,敌我战船多艘起火焚烧,一团团的浓烟冲天而上,在高处扩散,蔽天遮日。己方九艘战
船,其中三艘倾侧翻沉,跳海逃生的手下变为敌人屠宰的猎物,惨烈的情况令人不忍目睹。
  打从战事开始,他们一直落在下风,敌方赤龙战舟多达二十三艘,加上天师军在两岸助
攻,主动之势全落入聂天还手上,大江帮只能仗着优胜的水战之术,尽力反击突围,誓死不
降。
  “轰”!
  另一双头船施展奇技,忽然改向增速,敌方的赤龙舟躲避不及,被拦腰撞个正着。安装
在双头船首的大铁锥立即把对方左船舷撞个破碎,敌船翻侧倾颓。
  双头船鼓其余勇,顺流下放,只要再闯过一重封锁,可与江海流的帅舟会合。
  一艘双头船见状,亦成功从敌人重围内脱身,虽是船尾冒烟起火,仍势不可挡的力图突
破,追在先前破敌的双头船后。
  余下三艘双头船却给敌舟索缠死,正进行过船肉搏的战斗,当难逃劫数。
  江海流看得热泪盈眶,更认得追来的己方战船是由心腹大将席敬指挥,怎忍心不顾而去,
自行逃命。忙发出命令,就那掉头驶回去支持。
  “轰”!
  船身剧震。
  一时间包括江海流在内,没有人明白发生甚么事。
  “帆桅断哩”!
  “蓬”!
  张满的帆连桅似缓实快的向左舷倾颓倒下,双头船立即失去平衡,往左方倾侧,惊险至
极点,随时有舟覆之厄。
  “隆”!
  一块重逾百斤的巨石掉在甲板上,撞破一个大洞。
  江海流方寸大乱,纵使没有翻船,可是失去主桅的战船,其机动性将大幅减弱,骇然往
大石投来处的右岸瞧去,只见一个身形特高,仙风道丹作道士打扮的人,正傲立岸旁一块巨
石上,神态从容的凝望他。
  江海流心中升起“孙恩”两字时,折断的桅帆滑入水裹,双头船回复平衡。
  忽然左右箭矢射来,他的帅舟再陷敌阵之内。
  江海流生出死战之念,高呼道:“我们和他们拼哩!”
  倏地一艘特大的赤龙舟出现前方,追在席敬的双头船后,顺流直往他的座驾舟街至。
  江海流不用看船上高挂的帅旗,已知来者是聂天还,因为他直接瞧到他。
  聂天还在指挥台上手下的簇拥裹,高呼道:“江帮主如肯赐教,聂某人愿予帮主一个公
平决战的机会,看看究竟是九品高手了得,还是外九品高手有真材实料。”
  九品高手和外九品高手之争,正代表着江左高门大族和寒门之争。
  江海流当然晓得聂天还是借此迫使自己放弃逃生之念,但如何可以拒绝呢?
  仰天长笑道:“江海流愿领教聂帮主的高明。”
  同时下达连串指令。
  ※※※
  刘裕双足一软,跪倒路旁。
  急赶近三十里路后,他终抵达这条可通往广陵的著名驿道,但也没余力支撑下去。
  下一刻他感到脸颊冰凉的,原来竟一头裁往草地去,更弄不清楚究竟是晕厥了眨眼功夫,
还是数天数夜。
  阳光透过林木洒遍驿道,有种异乎寻常的美态,更似对他有某种启示似的。
  难道自己快要死?
  不论在人命贱如草芥的战场,又或陷入如边荒集般被苻坚的大军搜捕围剿的险境裹,他
从未感觉过死亡可以是如此地接近。
  “呀”!
  刘裕咯出一口血。
  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吧!至少刘裕感到无比的宁静,肉体的痛苦似与他脱离了关系。
  他想到纪千千、燕飞、谢玄,最后脑海中浮现出王淡真秀雅的花容。
  他耳鼓内忽然被异响进占,稍一定神方分辨出是马蹄踏地的声音。
  当他想到是有队人马正朝他的方向沿驿道驰至,眼前一黑,重陷昏迷里去。
  慕容战、拓跋仪、屠奉三和燕飞策骑沿颖水疾驰近两里路,来到边荒集南面著名的高丘
镇荒岗,环视远近。
  太阳正往西边地乎降落,不到一个时辰边人希望永远不会来临的黑夜将主宰这片奇异的
地域,而他们此刻正为战胜弹思竭智,尽力而为。
  屠奉三以马鞭遥指西南方广阔的疏林区,道:“在到边荒集前,我曾痛下苦功,研究边
荒集的内外形势,且拟想过孙恩攻打边荒集的战略,不过当时却没想到孙恩会与聂天还连手
进犯。”
  三人循他所指方向瞧去,林木苍苍,间中有起伏的丘陵和小山丘,林区横互广布数十里,
要藏起一支万人大军,是轻而易举的事。
  燕飞目光移往西面地平远处,这方向山峦起伏,有几座险峻的奇,横列数里,像边荒
集西面的天然屏风。
  屠奉三续道:“既有聂天还负起从水路进攻边荒集之责,孙恩是知兵的人,两徒又是能
征惯战的大将,其中尤以徐道覆精于用兵,肯定会采用兵分多路的战术,先以小队多方突袭,
当我们穷于应付,疲于奔命之际,再大举强攻,摧毁我们的防御力量。”
  慕容战沉声道:“此正为我提议出集迎击的原因,否则主动之势将稳操于敌人手上,我
们则陷于捱打的局面。条件是我们必须成功延误慕容垂北面的大军,便可望在北面敌人抵达
前,先一步打垮天师道和两湖帮的联军。”
  拓跋仪叹道:“若我们出集迎战,死伤必然惨重,或可击退敌人,却无力再应付北面的
敌人,所以我仍坚持固集据守。慕容兄切勿误会,我只是以事论事。”
  慕容战微笑道:“这个我明白,问题在我善攻而不善守,喜欢掌握主动,不如此总觉无
法尽展所长。”
  屠奉三点头道:“两位说的各有道理,其间并没有矛盾之处,事实上进攻永远是最佳的
防守,尤有利者是慕容当家对边荒的形势了如指掌,对方是初来步到,即使他们的头领熟悉
边荒,总不似慕容当家和手下兄弟等在这里打滚多时,舍己之长实在可惜。”
  慕容战喜道:“得屠兄和议,可见我非是徒凭匹夫之勇,而是合乎战略。”
  拓跋仪道:“两位可有想过,敌方进犯边荒集前,必先肃清集外所有反抗力量。在全面
控制情况下,方会发动,届时我们纵使晓得慕容当家的孤军陷于苦战,仍没法出集赴援,如
慕容当家有甚么失闪,将对我们的士气和实力做成严重的打击。”
  屠奉三油然道:“在击溃郝长亨的部队前,慕容当家的出集迎敌确与送死无异,可是现
在边荒集外十里内的敌人已被廓清,西面小谷又有坚强防御工事,只要我们布置得宜,应可
牵制敌人,教他们没法全力进犯,在战略上是明智之举,拓跋兄意下如何?”
  拓跋仪沉吟片刻,瞥燕飞一眼道:“由于我不熟悉小谷的情况,倒没有想及此点,小飞
你有甚么意见?”
  燕飞道:“屠兄认为须多少人手,始可守稳小谷?”
  屠奉三道:“若有足够兵器和粮食储备,又或可把三台弩箭机运往小谷加强防御力,只
要有一千精锐,可把小谷守得稳如泰山,捱个十天八天。”
  慕容战大喜道:“如此我的部队将不是深陷敌境的孤军,而是可进可退的奇兵。”
  拓跋仪终同意道:“此法确是可行。”
  屠奉三长笑道:“这场仗愈来愈有趣。坦白说,我是看中此谷战略上的优越性,方敢于
孙恩和慕容垂对边荒集用兵的威胁下,仍敢到边荒集来看有否回天之力。只要能把小谷变成
集外最坚固的据点,将迫得南面敌人只敢沿颖水攻来,还要分兵攻打小谷。慕容当家若伏兵
于小谷附近,觑机击垮敌人进攻小谷的部队,再于敌人全力攻打边荒集之际,绕往敌背突袭,
我有把握令南面敌人惨败。”
  燕飞道:“我们分出两千人作此战略布置应非问题,却可使敌人没法全力攻打边荒集,
乃上上之计。唯一令人担心的是如我们延误北方敌军之策失败,而我们的兵力又集中于应付
南方的敌军,恐怕抵不住慕容垂和黄河帮的进击。”
  拓跋仪道:“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既对南方敌军采取集外牵制迎击的战术,对北面敌人
也可同样施法,以进攻为防守,务令敌人没法在肆无忌惮下全力进击。”
  慕容战欣然道:“拓跋兄果然是明白人,不过北面尽是平野山林,缺乏一个像屠兄挑中
的小谷。”
  拓跋仪淡淡道:“慕容当家忘记了我们是马贼出身,精擅夜战,打打逃逃更是本行。只
要我有五百兄弟,将可令敌人阵脚大乱,草木皆兵。配合水师的反击,击溃敌人或有所不能,
却必可达致延敌误敌的战略,各位可以放心。”
  屠奉三叹道:“边荒集确是英雄好汉云集的异土,听诸位之言,便知人人勇于担承,泯
视自身生死得失。时间无多,我们就此决定如何?”
  转向慕容战道:“慕容当家请随我到小谷打个转,屠某可教你有意外的惊喜。”
  慕容战哈哈笑道:“幸好屠兄暂时仍非敌人,否则我会担心得要命,怕随时要大吃一惊。
请老哥你引路。”
  屠奉三向燕飞和拓跋仪打个招呼,挥手拍马去了。
  慕容战向燕飞道:“请通知我的兄弟准备上路。”
  说罢追在屠奉三马后驰去。
  瞧着两人没入林木深处,燕飞有感而发道:“事前说出来肯定没有人相信,今次边荒集
的成败,竟系于屠奉三身上,使我们重新掌握主动,不致陷于一面倒捱揍的劣势。”
  拓跋仪摇头道:“你只说对一半,我们不论与赫连勃勃之战,又或如今战略上的安排,
屠奉三均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可是边荒集的成败,却非系于他身上,而是我们的纪美人。”
  燕飞愕然朝他望来。
  拓跋仪长长吁出一口气,目光扫视远近,若无其事的道:“屠奉三爱上了你的美人儿。”
  燕飞现出原来如此的神情,从容道:“男人对动人的美女生出兴趣,是人情之常。”
  拓跋仪深深看他两眼,缓缓道:“小飞仍未掌握到我的意思,我指的并非男人天生对美
丽女性的占有欲,而是指真正的动情。尤其是老屠这类心如铁石的人,一旦动了真情,势一
发不可收拾。我不晓得屠奉三态度的急剧转变有多少成份是与纪千千有关系,可是只要你留
意他看纪千千的眼神,可知他对纪千千是毫无保留地豁了出去,至少在击退大敌前是如此这
般。屠奉三并非寻常的追求者,他可以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也可以是最可怕的敌人。你作为
他最大的情敌,绝不可以没有提防之心。”
  燕飞默然片刻,苦笑道:“际此生死难卜之时,我不想为此分神。”
  拓跋仪微笑道:“我只是尽兄弟之义提醒你,愈接触老屠多了,愈感到他的可怕。如此
智勇兼备的人,世间罕见,有他助桓玄打天下,更是如虎添翼。”
  稍顿又道:“今次边荒集之战,不论谁胜谁负,又或我们全军覆没,最大的得益者仍是
我们拓跋族。赫连勃勃的惨败,对他的声威和实力做成无可弥补的严重打击。以小圭的精明
和掌握时机的灵锐,肯定会乘势攻陷统万,完成立国的大业。所以现在我感到纵使今晚战死
边荒,仍是值得的。”
  燕飞一阵感触。
  在对付赫连勃勃前,他想到的是为保护边荒集而战。正如谢安指出的,只有令边荒集保
持她的无法无天,不隶属任何政权的中立地位,南北方可保持均衡,天下始可有休养生息的
喘气机会。
  这当然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事实上边荒集任何时变化,直接影响到南北势力的平衡。以北方论之,赫连勃勃的失败,
将是拓跋代国的崛兴。自己阴差阳错,又或神推鬼使下,帮了自己兄弟拓跋圭一个大忙。
  在南方来说,若孙恩和聂天还无功而回,又或即使成功攻陷边荒集却伤亡惨重,南方的
得益者将是桓玄。在北府兵和建康军互相牵制下,桓玄将可对边荒集用兵,打正旗号地扩展
势力。
  假若奇迹出现,他们能成功保着边荒集,桓玄更是直接得益,因为屠奉三已成功在边荒
集生根,与势力转弱的汉帮平分边荒集的利益。
  所有这些发展已成不可逆转的趋势,没有人可以改变。
  拓跋仪的声音传人他耳内道:“小飞或会奇怪,因何我忽然改变主意,赞成慕容战的主
动出击。”
  燕飞往他瞧去,后者双目熠熠生辉,脸泛异采。
  拓跋仪迎上他的目光,道:“为了本族的振兴,必须有人作出牺牲,而那个人就是我。
只要我们把慕容垂拖在边荒,时间愈长,对小圭愈是有利。所以必须改变战略,务要和慕容
垂打一场持久的战争。千千的策略非常正确,必要时我们该作战略性的撤离,利用广阔的边
荒使敌人泥足深陷,无法抽身离开。我知你厌倦战争,不过老天爷并没有体谅你的苦况,现
在你是别无选择,必须与我并肩作战到底,否则我们拓跋族将遭到灭族的厄运。”
  燕飞呆想片刻,心中浮现纪千千的玉容,点头道:“既是上天的安排,我还有甚么话好
说的。时间无多,我们回去吧!”

  --------
  黄易天地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