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十
第 五 章 战云密布
  纪千千策马驰出汉帮总坛,伴在左右的是程苍古和费正昌,后面是三十多个汉帮的精锐
战士,属程苍古的班底。
  甫出门外,即见燕飞牵马卓立道旁,微笑等候。
  纪千千喜出望外,报以最动人的甜蜜笑容。燕飞以优美至没有瑕疵的姿态跃登马背,赶
上来与她并骑而行,朝广场进发。
  程苍古和费正昌放缓马速,落在两人身后。
  燕飞向程苍古笑道:“怎都要找个晚上,再到赌场向赌仙请教。”
  程苍古呵呵笑道:“本人乐意奉陪。人生如赌赙,我现在的感觉,与身处赌场全无分
别。”
  费二撇也欣然道:“赌博的胜负,由赌本和赌术决定,我们今趟赌本并不雄厚,只好凭
赌术补其不足,对吗?”
  燕飞笑道:“所以我努力筹措赌本,幸好对手大力帮忙,令本该流失的赌本回到囊内,
希望我今次的运气比上趟好一点。”
  纪千千见到燕飞,那颗本似悬在半空的心立即落实,他的轻松自如,令她感到没有事情
是燕飞应付不来的。
  燕飞三人间言笑对答,显示出身经百战的武士视死如归、谈笑用兵的从容大度,并不因
敌人势大有丝毫畏怯。
  蹄声在后方骤响,大队人马从汉帮驰出,跟他们相反方向的往东门驰去,她不用回头看
已知是宋孟齐亲率主力大军,依计划出柬门沿颖水直去码头。
  边荒集是天下必争之地,而码头则是逞荒集的必争之所。谁能句柄头,谁便可以控制水
运。
  纪千千可以想象边荒集所有帮会倾巢而出,以实力作较量,这一盘战棋已成形成局,就
看敌我双方如何把握时机形势,调兵遣将,出奇制胜,以决胜负。
  燕飞往她瞧来,讶道:“千千是否哭过来呢?”
  纪千千撒娇地横他一眼,叹道:“诗诗是哭着定的,教人家也忍不住落泪呢。”
  燕飞问道:“庞义他们是否一道走了?”
  纪千千点头道:“他们要负起照顾诗诗之责,当然陪她离开。唉!说服他们并不容易
呢。”
  东大街行人稀疏,不知是因边人大批离集避祸,还是因他们看到形势骤趋紧张,故躲在
居所内免得殃及池鱼。
  不过当见到纪千千,人人均驻足赏看,至少在那一刻,忘掉了边荒集的天大危机。
  燕飞道:“你是怎样说服小诗姐的?”
  纪千千平静答道:“千千从未求过她作不情愿的事,今回是首次破例,她一直在哭,幸
好她很懂事,唉!”
  蹄声再响,一队战士从横街飞骑驰出,带头的是拓跋仪。
  他全副武装,一派赴战场与敌决生死的壮烈气势,尤使人感到边荒集诸雄奋战到底的不
屈意志。
  他先向各人打个招呼,对纪千千深深看了一眼后,来到燕飞另一边,追随他的十多名拓
跋族战士融入汉帮的战士队伍里。
  在此刻再没有胡汉之别,为保卫自由,他们统一在边荒集的大旗下。
  燕飞道:“情势如何?”
  拓跋仪沉声道:“集内的主要帮会各自在势力范围内集结兵力,羯帮则因长哈老大的离
开已不成气候,大家都知会无好会。”
  接着凑近少许道:“果然如你所料,红子春并没有立即去为你传话,而是先到姬别的
“花之府”勾留了半刻钟,方赶往钟楼,对此你有甚么联想?”
  纪千千、程苍古和费正昌竖起耳朵,留意两人关系重大的对答。
  燕飞沉吟道::冱表示他两人是同流合污,希望做人家的走狗而得保住在边荒集的利益,
不过却没有想到情况会发展到如此地步。赫连勃勃的出现和慕容垂、孙恩两人亲来督师,使
他们感到被利用和出卖,他们现在是进退两难。”
  纪千千不解道:“他们若是敌人的内应,怎会忽然忧虑被人出卖呢?”
  费正昌代为解释道:“他们肯定不清楚全盘的局势。红子春和姬别分别与两湖帮和黄河
帮有关系,黄河帮后面的靠山是慕容垂,乃天下人皆晓的事。红姬二人因黄河帮与两湖帮结
盟,又知慕容垂决定对边荒集用兵,认为边荒集大势已去,为了求存只好归顺敌人。不过却
没想过有赫连勃勃此一变量,更可能不知道有孙恩的参与,令他们生出被瞒骗利用的失落感
觉。我认为燕飞的猜测虽不中不远矣。”
  程苍古接口道:“孙恩杀死任遥敲响他们的丧钟,显示孙恩不愿任何人分薄他的利益,
纵使盟友亦不例外。红子春和姬别的实力远比不上两湖帮和黄河帮,与孙恩和赫连勃勃根本
没有议价讨价的能力,一个不好还要赔上性命,所以他们现在当然非常苦恼。”
  拓跋仪道:“我们现在该如何处置他们?”
  燕飞目光投往古钟场的方向,淡淡道:“有没有郝长亨的消息?”
  拓跋仪知他因高彦而对郝长亨切齿痛恨,道:“把红子春吊起来拷问或许可以知多些东
西。”
  纪千千叹道:“原来郝长亨是满口谎言的卑鄙之徒。”
  程苍古问道:“赫连勃勃有多少人马?”
  拓跋仪冷哼道:“他现时在小建康的战士不到五百人,根本难成气候,我们提防的是他
混入集内的人,又或布于北面的部队,其实力可能大大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否则他怎可有恃
无恐的召开钟楼议会?”
  费正昌道:“或许他并末晓得我们确认他是慕容垂的走狗,也没想过卓狂生是逍遥教在
边荒集的卧底,由他泄出慕容垂和孙恩的大计,令我们全体团结起来。”
  燕飞低声道:“他更没有想到屠奉三把他看通看透。”
  接着向拓跋仪道:“决定边荒集谁属的第一次交锋将在集外决定而非是集内,亦是我们
拓跋鲜卑族与铁弗部匈奴的一场恶斗,如若输掉一切休提。
  你不但要应付从外面攻入来的敌人,还要应付混在集内的敌人。”
  拓跋仪哈哈笑道:“放心吧!我对铁弗部的战术手段了如指掌,绝不会令你们失望。”
  接着大喝道:“儿郎们随我来。”
  一夹马腹,领着手下旋风般转入横街,意气昂扬的疾驰而去。
  绝千千心头-阵激动,此时刚进入夜窝子的范围,忽然记起一事,问道:“为何不见高
彦呢?”
  燕飞神色一黯,颓然道:“他可能遇上不测,不过现在绝非哀伤的时候,他的血不会白
流。”
  纪千千娇躯剧颤,再说不出话来。
  战争尚未开始,她已品尝到战争的残酷!当明天太阳升起前,她在边荒集认识的友好,
包括她自己在内,谁仍好好地活着呢?
  卓狂生立于钟楼顶上,凝望边荒集南面的荒林野原,颖水在左方淌流,不见任何船只的
往来。
  就是在这片原野里,断送了大魏最后的一点希望。
  他最难接受的是多年来付出的努力,在刚到收成的当儿,忽然一铺输个清光,更清楚没
有翻本的可能。
  打击是如此突如其来,如此不能接受!在收到任青?;通知的一刻,他彻底地崩溃。
  现在他苏醒过来,彷如重生的从过去的迷梦中苏醒过来,心情平静得令自己也难以相信。
原因在于边荒集。
  对边荒集他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
  边荒集像他的亲生儿,看着它在自己的悉心培育下茁壮成长,变成天下最奇特和兴旺的
场所。而他却心知肚明,亲生儿会由他自己一手毁掉,从最自由的市集变成逍遥教争霸天下
的踏脚石。
  不过一切均随任遥的横死成为过去。而他除边荒集外,已一无所有。
  若失去边荒集,生命再没有意义。
  为了边荒集,他将会奋战至最后一口气,与边荒集共存亡。有了这决定后,他感到无比
的轻松,他再不用因出卖和欺骗边荒集感到内疚,他将以自己的鲜血,向边荒集作出补赎。
  呼雷方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道:“红子春和姬别来哩!”
  卓狂生皱眉道:“赫连勃勃和车廷呢?”
  呼雷方道:“若你是他们,不看清楚形势,肯贸然来赴会吗?”
  卓狂生转过身来,淡然道:“他们来与不来,是没有任何分别的。赫连勃勃将会发觉召
开钟楼议会是他严重的失着,孙恩亦会体会到铲除盟友的恶果。边荒集从未试过像目下般团
结,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边荒集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她是天下英雄集结的场所,由街头卖艺
者到统领一方的帮会领袖,无不是精英裹的精英,任何不明白实况或低估边荒集的人,都会
因算错边荒集的实力而付出沉重的代价!即使对方是慕容垂或孙恩也不例外。赫连勃勃算得
甚么呢?”
  两艘双头战船,从边荒集码头启碇起航,逆水北上。
  江文清立于先行那一艘的船头处,冷冷观察两岸的情况,道:“若我没有猜错,上游已
被封锁。”
  站在她后方的直破天闷哼道:“和我们大江帮在水上玩手段,只是自讨苦吃。北人不善
水战,谅他们不敢在水上与我们较量。顶多利用两岸弄些手脚,否则若大家来一场江上交锋,
将是非常痛快。”
  江文清莞尔道:“直老师永远是那信心十足。”
  直破天苦笑道:“事实上我这刻半点信心也没有,我敢赌文清小姐你亦像我般没有信心,
对吗?”
  江文清有点软弱的道:“直老师是否在怪我不选择撤退呢?”
  直破天摇头道:“我绝没有怪责小姐之意。换过我是小姐,肯定会作出同样的选择,因
为此乃唯一生路。孙恩和慕容垂是输不起这场仗的,所以不来则已,来则肯定是雷霆万钧之
势。而边荒集却是无险可守之地,最糟糕是尚未知集内谁为敌友,这场仗不用打也晓得必输
无疑。”
  江文清大讶道:“既然如此,直老师刚才因何又说留下抗敌是唯一生路呢?”
  直破天瞥她一眼,得意的道:“原来也有文清小姐看不透的东西。”
  江文清最清楚他的好胜心,微笑道:“文清并不是活神仙,请直老师赐教。”
  直破天欣然道:“对我来说,死亡的方式只有光荣和不光荣两种。死定要死得痛快,偏
是老天爷最爱作弄人,你愈想求死,他愈不会让你称心遂意。我们现在的情况亦是如此,只
有但求力战而死,在最困难的局面中奋斗,不把生死放在心上,或许尚有机会杀出一条生路
来。何况明知是死,当然更要死得光光采采。”
  江文清肃然起敬道:“直老师这番话含有很深刻的道理。”
  直破天坦然道:“文清小姐可当这是由经验而来的智慧,我直破天活了数十个年头,不
知曾多少次出生入死,而每一次均有这是最后一次的惊惧。之所以能到现在仍活着,正因我
每一次必定死战到底,水不言败。文清觉得我常常信心十足,正因我有此心态。”
  江文清动容道:“多谢直老师指点。对!死有甚么大不了的,最紧要是死得痛快。”
  她的心忽然不舒服起来,她并非首趟和直破天面对劲敌,直破天却从未试过如此语重心
长的向她说过这般心底话,可见直破天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凶险危机。
  又道:“敌人并非是全无破绽的。”
  直破天精神一振道:“请小姐指点!”
  江文清思索道:“我的灵机是被胡沛的失踪启发的。”
  直破天知她聪慧过人,不敢打断她的思路。自江文清出道以来,直破天和颜闯两人奉江
海流之命一直在扶持她,锐意把她栽培为大江帮的继承人。
  表面看直破天事事讲求勇力,颇似有勇无谋之辈,而事实上当然非是如此。直破天能高
居大江帮三大天王之首,岂是只凭勇力却没有脑袋的人。只不过他的武功别走蹊径,以死为
荣,以硬碰硬,以悍不畏死为至高心法,实质上他却是瞻大心细,所以江海流方会委他以扶
持江文清的重任。
  江文清目光投往前方,悠然道:“胡沛后面肯定有人撑他的腰,不理他出身如何,支撑
他的必是今次来犯边荒集的其中一股势力。”
  直破天道:“这么说,支持他的该不出慕容垂、孙恩又或聂天还三个人。”
  江文清道:“孙恩和聂天还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因为在淝水之战前,他们分别被谢安
压制得无法动弹,求存不易,哪来闲情理会边荒集。他们做甚都是白费工夫。只我们已可轻
易截断他们的货运。”
  直破天愕然道:“难道竟是慕容垂?”
  江文清道:“只看慕容垂一直暗里支持拓跋圭的人在边荒集大卖战马,便晓得慕容垂在
垂涎边荒集的惊人利益。北方汉人一直清楚边荒集的重要性,否则任遥不会差遣卓狂生到边
荒集来打稳根基。汉人在北方有四大势力,就是黄河帮、弥勒教、逍遥教和太乙教。如今逍
遥教可以撇除,而胡沛将不出余下三大势力其中一系的人。”
  直破天道:“小姐的推断大有道理,不过即使胡沛是这三大势力混进汉帮的奸细,却怎
会成为敌人的破绽。”
  江文清分析道:“此正显示敌人间是有利益冲突的矛盾,而孙恩正是看破此点,所以下
手杀任遥,造成既定的事实,逼慕容垂不得不和他瓜分边荒集的利益。可是若胡沛有慕容垂
的支持,建立新汉帮,慕容垂便不用倚藉孙恩或聂天还,这便是敌人的破绽。”
  直破天叹道:“确是破绽,可惜这个破绽只会出现在他们攻克边荒集之后,而我们早成
边荒的冤魂,还怎有机会计较谁取得最大的利益?”
  江文清道:“假若我们令敌人久攻不下又如何呢?”
  直破天点头道:“若敌人不是精诚团结,当然对我们有利。”
  江文清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鬼使神推下,我们对敌人的情况掌握得愈来愈清楚,
只要清除内患,我们并非全无胜算。”
  “当!当!”
  在桅杆顶望台放哨的战士,敲响铜锣。
  两人转身朝上瞧去,望台处的手下打出手号,表示在上游五里处出现敌人。
  江文清发令道:“泊岸!”
  今次行动,是她主动向慕容战提出,能否击溃赫连勃勃的部队,就看他们这支张扬其事
的奇兵。

  --------
  黄易天地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