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一
第 四 章 雄才伟略
  乌衣巷谢家大宅占地十余亩,沿秦淮河而筑,由五组各具特色的园林合成,其中以忘官
轩所在的四季园最负盛名,如论景色,则以座落河畔的东园和南园为胜。
  松柏堂是宅内最宏伟的建筑物,高敞华丽,内为鸳鸯厅结构,中部有八扇屏风分隔,陈
设雍容高雅。此堂亦是谢家主堂,外连正门大广场,遇有庆典,移去屏风,可摆设三十多
席,足容数百人欢聚一堂。
  正门外是乌衣巷,对面便是可与谢宅在各方面相提并论的王家大宅魏峨的楼阁园林。乌
衣巷西接御道,长达半里,笔直的巷道两边尽为豪门大族的居所。
  此时在松柏堂内一角,谢玄、谢石、谢琰和刘牢之在商量大计。
  讨论过有关战争的一般安排后,谢玄忽地沉吟起来,好一会后斩钉截铁的道:“我们必
须令朱序重投我们的一方来。”
  谢石皱眉道:“他是我们大晋的叛徒,兼且此事很难办到。先不说我们不知他会否随符
坚南来,即使知道他在氐秦军内的营帐,要找上他面对面交谈仍是难比登天。”
  谢琰冷哼道:“士可杀不可辱,大丈夫立身处世,气节为先,枉朱序身为洛阳望族之
后,竟投靠敌虏,此人的品格根本是要不得的。即使把他争取回来,仍是吉凶难料。”
  谢玄淡淡笑道:“我们现在是上战场制敌取胜,并非品评某人品格高下的时刻,安叔看
人是绝不会看错的。我们定要联络上朱序,若能策动他作内应,重投我方,会令我们大增胜
算。”
  谢琰知道是他爹的意思,立即闭口不语。
  谢石眉头深锁道:“直至渡淮攻打寿阳,氐秦军行兵之处全是边荒野地,我们如何可神
不知鬼不觉的与朱序接触。”
  刘牢之点头道:“苻坚一到,边荒集所有汉族荒人必然四散逃亡,我们在那里的探子亦
不得不撤退,此事确有一定的困难。不过……”
  谢玄精神一振道:“不过甚么?”
  刘牢之犹豫片刻,道:“若有一人能办到此事,此人当为我手下一个名刘裕的裨将,此
人胆大心细,智勇双全,不单武技高强,且轻身提纵之术非常了得,多年来负责边荒的情报
收集,曾多次秘密潜进边荒集,与边荒集最出色的风媒打上交道多年,对荒人的形势有深入
的了解,最难得他精通氐语和鲜卑语。”
  谢琰道:“他是甚么出身来历?”
  谢玄和谢石听得皱起眉头,际此皇朝危如累卵的时刻,谢琰仍放不下门第之见,斤斤计
较一个人的出身,令人不知好气还是好笑。
  刘牢之也有点尴尬,因为他本身出自寒门,得谢玄抛弃门第品人之见,破格提升,始有
今日。却又不能不答,道:“刘裕出身于破落士族,年青时家境贫寒,以农为业,兼作樵
夫,十六岁加入我北府兵,曾参与多次战役,积功升为裨将。”
  谢玄不待谢琰有发表的机会,断然道:“正是这种出身的人,方懂得如何与狡猾的荒人
打交道。牢之你立即赶回去,令刘裕深入敌境,将一封密函送到朱序手上。至紧要让他清楚
形势,行事时方可随机应变,权宜处事,我们会全力支持他的任何临时决定,事成后重重有
赏,我谢玄绝不食言。”
  谢石道:“胡彬在寿阳的五千兵马首当其冲,刘裕的任务仍是成败难卜,我们是否该发
兵增援?”
  谢玄唇边逸出一丝今人莫测高深的笑意,道:“我们便先让苻坚一着,当氐秦先锋大军
在寿阳外淮水北岸,集结足够攻城的人力物力,可教胡彬东渡泗水,退守八公山中的硖石
城,我要教苻坚不能越过泗水半步。”
  谢石三人大感意外,同时亦知道谢玄已拟定全盘的作战计划,对苻坚再没有丝毫惧意。

  快艇迅速滑离颖水西岸,在蒙面人运桨操舟下,把追兵远远抛在后方岸上,燕飞把蝶恋
花横搁膝上,闭目冥坐船头,调气运息,以恢复体力。
  快艇顺流急放二里,左转入东面一道小支流,逆流深进里许,才缓缓靠泊林木茂密处。
  燕飞睁开双目,从他忧郁的眼睛射出罕有的愉悦神色,忽然从小艇弹起寻丈,落往岸旁
一棵大树的横杈处,然后连续两个纵跃,抵达接近树顶,离地面足有四丈的横干处,拨开枝
叶,观察远近动静,蝶恋花不知何时已挂在背上。
  蒙面人随手抛下船桨,一把扯掉头罩,现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仰望高踞树上的燕飞,
欣然道:“燕飞你的剑法大有长进,竟能在秃发乌孤和沮渠蒙逊两大高手夹击下夷然无损,
传出去已可名动北方,且肯定有很多人不会相信。”说罢一个筋斗来到岸上,把艇子系于大
树干处。
  此人年纪与燕飞相若,一副鲜卑族人高大魁梧的强健体魄,散发披肩,相格独特,鹰钩
鼻丰隆高挺,一对眼却深深凹陷下去,两额高而露骨,本是有点令人望之生畏,可是在浓密
的眉毛下那双鹰隼般锐利、似若洞悉一切的眼睛,仿似世上没有他办不来的事,却使人感到
一切配合得无懈可击。加上宽敞的额头,常带笑意的阔嘴巴,圆浑的下颔,过眉垂珠的大耳
朵,似乎给人一种事事不在乎的印象。只有深悉他如燕飞者,清楚晓得若对他抱有这种看
法,死掉仍不知道是甚么一回事。
  那人在岸旁一方石头坐下,一阵风刮来,吹得他衣衫猎猎,乌黑的长发随风拂舞,使他
的形相更显威猛无俦。
  他仰望天上疾驰的乌云,双目现出伤感的神色,徐徐道:“下大雨哩!那晚也是大雨倾
盆,我们还是十来岁的大孩子,四面八方尽是敌人,我们并肩杀出重围,瞧着叔伯兄弟逐一
在我们身旁倒下去……唉!那是多久前的事?”
  燕飞轻盈似燕的在脚底的横枝略一借力,落到他身旁,在他对面挨树干坐下,环抱双
膝,眼内忧郁神色转趋浓重,淡然道:“七年了!你为甚么只说汉语?”
  那人瞧着燕飞,伤感之色尽去,代之是仇恨的烈焰,语气却相反地平和冷静,道:“我
们燕代之所以败亡于苻坚之手,正因不懂像苻坚般抛掉逐水草民族的沉重包袱,不懂与汉人
浑融为一,更不懂从汉人处学习治国之道。一个王猛,便令苻坚统一北方,可知只有汉人那
一套才行得通。舍鲜卑语而用汉语,只是我拓跋圭学习汉人的第一步。”
  燕飞点头同意。
  自赤壁之战后,魏蜀吴三国鼎立,其中以接有黄河流域的曹魏实力最强,司马氏便凭其
余势,建立西晋,随即统一天下。可惜“八王之乱”起,内徙的西北各民族纷纷起事,形成
民族大混战。“永嘉之祸”更令西晋的统治崩溃,晋室南渡。
  在苻秦之前,北方先后出现匈奴刘氏、羯族石氏和鲜卑慕容氏三个强大的胡族政权,但
均因汉化得不够彻底,且推行胡汉分治的高压民族政策,故逐一败亡。拓跋圭的高明处,是
看通苻坚的民族融和政策是唯一的出路,而苻坚的唯一的也是致命的错误,是于民族融和尚
未成熟下,过早发动南征。
  拓跋圭往前单膝跪地,探出双手,抓着燕飞宽敞的肩膊,双目异采闪烁,一字一字掷地
有声的道:“我拓跋圭足足等了七年,现在千载一时的机会终于来临,苻坚欠我拓跋鲜卑的
血债必须偿还,我本还没有十分把握,现在有你燕飞助我,何愁大事不成。天下间,只有燕
飞一人,不论剑术才智,均令我拓跋圭口服心服。”
  燕飞微微一笑,伸手拍拍他的脸颊,道:“好小子!不是蠢得想行刺苻坚吧?”
  拓跋圭放开他,站了起来,转身负手,目光投往河道,哑然失笑道:“知我者莫若燕
飞,我们毕竟自小相识,曾一起生活多年。哈!杀苻坚对我是百害无一利,徒白便宜了权位
仅次于他的苻融,此人比乃兄精明和有识见,且是反对今次南征最力的人之一,让他出掌氐
秦政权,必立即退兵,令我好梦成空。”
  接着旋风般转过身来,两手高举,激昂慷慨的朝天呼喊道:“我要的是大秦的土崩瓦
解,苻坚的亡国灭族,否则怎消得我拓跋鲜卑亡国之辱。”
  狂风疾吹,拓跋圭发扬头顶上方,形相凄厉,按着豆大的雨点没头没脑的照头洒下来,
由疏转密,化为倾盆大雨,四周一片模糊。郁积已久的暴雨终于降临大地,仿似拓跋圭的一
番话,惹来天地的和应。
  燕飞仰首,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淌入颈内,际此初冬之际,更是寒气侵体,他反觉得非
常畅快,而他更需要如此激烈的降温和调剂。
  燕飞暗叹一口气,道:“我不是不愿帮你,而是秦亡又如何呢?北方还不是重陷四分五
裂、各族誓不并立的境地!死不去的人都要活受罪,自我来到世上后,没有一天过的不是这
种日子,我已厌倦得要命!”
  拓跋圭身躯猛矮,竟是双膝着地,跪了下来,伸展双手,张口承接雨水,狠狠喝了几
口,情绪平复下来,缓缓道:“燕飞你不要愚弄我,虽然这几年我不知你曾到那里去混,但
燕飞就是燕飞,身体内流的一半是我拓跋鲜卑王族高贵的血液,另一半是汉人的血,任何一
半均不容你甘为苻秦铁蹄下的亡国之奴。今回我拓跋鲜卑卷土重来,再非以前只懂食畜肉,
饮其汁,衣其皮,随时转移,害怕筑城守城,鄙视力耕农桑,以战养战,不重囤积征税的拓
跋鲜卑。苻秦败亡后的乱局,最终会由我来收拾,因为我比任何人更准备充足,更能从过去
的错误学习。苻坚的方向是对的,只走错一着,就是在尚未能驾御各族、把北方置于绝对的
控制下之时,竟贸然南侵。幸好王猛早死,否则必不容此事发生。这是上天赐与我拓跋圭的
机会,燕飞你是别无选择,必须全力支持我。”
  燕飞浑身湿透,可是心内却像有一团热火在燃烧,拓跋圭终于成长了,从死亡和苦难中
谙得国家民族存亡之道,变成一个高瞻远瞩、雄才伟略的领导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拓跋圭
的本领和厉害,当他定下目标,便会不顾一切地去完成,只有死亡方可以阻止他。叹一口
气,道:“你凭甚么去弄垮苻坚的百万大军?”
  拓跋圭的唇角现出一丝笑意,逐渐扩大,最后哈哈笑道:“这叫因势成事,燕飞你可晓
得今趟答应支持苻坚南征的是那两个人,就是姚苌和我们的疏堂叔叔慕容垂,若非得他两人
允肯支持,苻坚岂会在苻氐王族大力反对下,仍是一意孤行的挥兵南来。”
  燕飞虎躯一震“双目神光电闪,盯着拓跋圭。
  拓跋圭眼睛一眨不眨的回敬他,沉声道:“七年来,我一直通过边荒集卖予南人他们最
缺乏的优良战马,一方面是要得到所需的财货,以装备和养活我以盛乐为基地的战士,更是
要加速壮大北府兵的实力,间接迫苻坚生出迟恐不及的心。为保持秘密,我虽明知你来到边
荒集,仍避免与你联络,怕泄漏我在暗中主事的机密。如非对边荒集的事了若指掌,今天便
不能助你逃过大难。”
  燕飞呆看着他,心中思潮起伏,他认识的拓跋圭,在十多岁时已尽显领袖的大将之风,
沉毅多智,心狠手辣,是乱世里的枭雄,但仍从没想像过他的手段厉害高明至此。
  大雨“哗啦啦”的下个不休,打在林木、叶子、土地、石上与河面,形成各式雨响混和
的大合奏,四周一片朦胧,而他们仿似变成天地的核心,正在决定天下未来的命运,尽管在
现时的形势看来似是绝无可能的事。
  燕飞苦笑道:“好吧!你既多年来处心积虑,该对苻坚有点办法。不过假设苻坚兵败,
最大的得益者会是南人,或是慕容垂,又或是实力稍次的姚苌,你只可以排在看不到队尾处
的远方轮候。唉!这是何苦来由?你以为慕容垂会支持你吗?若我是慕容垂,第一个要杀的
人正是你。”
  拓跋圭哑然失笑道:“你太高估我的对手,且说南人,他们是注定亡国的厄运,晋帝司
马曜和他的亲弟司马道子是一丘之貉,腐败透顶,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明白他们只图偏安和维
持江左政权的可笑心态。先不说侨寓江左的高门大族那套出世玄想的清谈风气,最致命的是
他们有一种谁能逐我胡人,谁便有资格称帝的想法,令晋室中央对任何有意北伐者均生出猜
疑之心,不但不予支持,还想尽一切办法加以掣肘打击,使北伐永不能成事。除此之外,南
晋尚有两大隐忧,一为有‘江左双玄’之称,谢玄外另一声名仅次于他,桓冲之弟的用刀高
手桓玄,他藉父兄数世之威,在荆州甚具声望,本人又素具雄心,时思乘变崛起,本来仍难
以为患,可是苻坚若败,谢家必遭晋室压抑,桓玄的机会便来了。”
  燕飞垂首不语,却知拓跋圭语语中的,把南北的政治形势看得透彻明白。
  拓跋圭接下去道:“另一心腹大患,是以海南为基地崛起的五斗米道,其道主孙思,不
但武功超于江左大族硬捧出来的“九品高手”,更精于以道术迷惑众生,吸引了备受北来大
族压迫欺凌的士族豪门,迟早会发生乱子。所以只要我能统一北方,江左政权将只余待宰的
份儿。至于慕容垂、姚苌,又或秃发乌孤、沮渠蒙逊,他们由我去操心,在目前的形势下,
我只须你助我去做一件事。”
  燕飞知道没法拒绝他,苦笑道:“我在听着。”
  拓跋圭微笑道:“给我找到谢玄,告诉他慕容垂不但不会为苻坚出力,还会址他的后
腿,务令苻坚输掉这场大战,倘若谢玄肯点头答应,我们便和他再根据形势拟定合作的方
法。”
  燕飞愕然道:“慕容垂?”
  拓跋圭倏地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一个羊皮囊,递给他道:“我没有时间解释,囊内装的
是慕容鲜卑著名的传世宝玉,你可以此作证物,令谢玄知道你非是空口说白话。此事非常紧
急,只有你可以给我办到,谢玄是聪明人,当不会放过任何败敌的机会。”
  两人又商量了联络的手法、种种应变的措施、集内可藏身的处所,包括庞义隐秘的藏酒
窖。拓跋圭匆匆离开。
  瞧着他没入大雨滂沱的密林深处,燕飞晓得多年来流浪天涯的生活已成过去,他将会深
深地被卷进时代大乱的漩涡内去。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