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五章 大醉鬼被掳


第一节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虽然天色仍然很灰黯,但大雨总算已经停止下来。
  柳红电和司马血的一战已结束。
  谢白衣苦战龙城璧,结果龙城璧的身上又添加了两道伤痕。
  这两道伤痕虽然并不致命,但却也不算很轻。
  谢白衣仍然无法杀得了龙城璧。
  直到司马血杀掉柳红电之后,他终于一声长啸,扬长而去。
  以上敌二,他实在没有半点把握。
  龙城璧哎了口气,道:“想不到这个老顽固的剑法居然这么厉害。”
  他在叹气,唐竹权却已怒瞪着他。
  直到这个时候,司马血仿佛才发觉到唐竹权的存在。
  他缓缓地走了过去,然后把他的穴道解开。
  奇怪的是,唐竹权居然没有骂人。
  他又抱着那一坛酒,回到房里大喝特喝。
  龙城璧一怔。
  他悄悄的对司马血说:“我以为他一定会臭骂我一顿,想不到他的脾气居然这么好。”
  就在这时候,一阵震天价巨响从客栈里传了出来。
  司马血微微一笑,道:“你听见了没有?”
  龙城璧点头:“那是大酒坛被摔破的声音。”
  他苦笑着:“他的脾气还是那么大,唐竹权毕竟还是唐竹权……”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忽然变了。
  “不对!”
  当他说着这两个字的时候,司马血的脸色也同时变了。
  他们立刻以飞快的速度,赶回客栈里去。
  龙城璧还没有回到房里,就立刻警告司马血:“小心,房子里有迷药!”
  他没有看错。
  房中烟雾弥漫,地上只有大酒坛摔破后所剩下的瓦片。
  但唐竹权却已不见了。
  唐竹权是个老江湖,他外表看来像个又鲁莽又糊涂的胖汉,其实却比任何人还更精明。
  任何人要他上当都不容易。
  想把唐竹权掳劫,更不容易。
  但现在,唐竹权已上当,他已被人掳劫。
  劫走唐竹权的,当然是天劫官的人。
  他们的目的也只有一个。
  那就是要龙城璧和司马血交出龙虎天尊。
  当唐竹权被动走半个时辰之后,龙城璧和司马血就遇见了另外一个天劫官的高手。
  那是顾十行。
  顾十行对他们说:“唐大少爷现在很安全,而且吃喝玩乐半点不缺。”
  龙城璧道:“如此最好,他若少了一根毛发,他父亲必将大兴问罪之师。”
  司马血接道:“唐老人可不好惹。”
  顾十行冷冷一笑。
  “咱们若是真的怕了唐老人,也不敢去动唐大少爷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想不到你们居然还不明白。”
  龙城璧和司马血都沉默下来。
  他们并非不知道这一点,但除了这些说话之外,他们已没有什么话好说。
  顾十行脸上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神色:“其实阎宫主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只要你们在三天之内能把龙虎天尊交了来,唐大少爷自然平安无事。”
  龙城壁叹了口气,道:“阎一孤究竟和龙虎天尊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杀他们两人不可?”
  顾十行道:“你真的不知道?”
  龙城璧目光一闪:“你知道?”
  顾十行冷笑道:“当然知道。”
  龙城壁道:“你说。”
  顾十行道:“我不能白说。”
  龙城壁道:“你要什么代价,尽管说出来。”
  顾十行的眼珠转了一转,脸上露出了贪婪之色。
  他的目光,居然停留在龙城璧腰间的风雪之刀上。
  他说:“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了这把刀。”
第二节

  顾十行虽然是个人,但他的胃口似乎比森林里的大象,沼泽中的河马、大海里的鲸还更令人吃惊。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了这把刀。”
  龙城璧还没有回答,司马血就已冷笑不迭,道:“做梦!”
  但龙城璧却说:“他的梦已经变成事实。”
  他居然真的解下风雪之刀,双手递送给雇十行。
  “你说吧,阎一孤为什么要杀龙虎天尊?”
  原十行拔出了雪刀,看了又看,忍不住赞道:“果然是一柄宝刀。”
  他看了很久很久,才回刀入鞘。
  司刀血忍不住道:“你已拥有了这把刀,还不说?”
  雇十行冷冷道:“虽然龙城璧已把刀给了我,但又有谁敢保证,你们不会抢回去?”
  他倒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万万保不住这柄风雪之刀,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未必能够保得住。
  司马血冷笑道:“你还要弄些什么花样?”
  顾十行道:“很简单,我先要把这柄刀交给另一个人保管,以策万全。”
  司马血哼的一声:“谁肯相信你的鬼话?”
  哪知龙城璧却突然又说道:“我肯相信。”
  顾十行瞧了他很久,才道:“你不后悔?”
  龙城璧淡淡道:“只要是我答应过别人的,就算你捧走了我的脑袋,我也绝不会后悔,又何况只不过区区一柄风雪之刀而已?”
  顾十行大笑。
  “说得好!不愧是个豪憎浪子!”
  他一面说,一面捧着这把风雪之刀,离开了这座客栈。
  他是不是还会回来呢?
第三节

  灯光下,顾十行的笑容实在是愉快极了。
  温无意的笑意同样愉快。
  世间上实在已没有什么事情,可以令到这两个人感到更愉快了。
  顾十行居然让雪刀浪子龙城璧上了一个大当。
  他竟然有本领骗走这一柄风雪之刀。
  刀在温无意的手中,刀光看来是那么辉煌夺目,那么晶莹可爱。
  温无意轻抚刀锋,忍不住问顾十行:“这柄刀是你智取的,怎么却不要?”
  顾十行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表情:“温二爷,你看我配用这种刀?能保得住这种刀吗?”
  温无意似是一怔,继而笑道:“人贵自知,说几句难听点的话,象齿焚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吧,你若把这柄刀据为己有,是福是祸,实难逆料。”
  顾十行连连点头:“二爷说的极是,常言道室剑赠壮士。属下可不是个英雄人物,自然不敢用此神兵利器,但二爷乃是刀法名家,有这一柄刀在手,那是如虎添翼……”
  “不!”温无意摇头道:“这柄刀我也同样不配用。”
  顾十行一楞。
  “二爷的意思是……”
  温无意淡淡的道:“若论刀法,宫主比起我不知高明多少倍,这柄刀若在官主手中,又有谁是他老人家的对手!”
  顾十行忙道:“二爷此言极是。”
  温无意微微一笑,道:“你智取雪刀,非但为官主添增了一件千古难求的利器,而且也间接削弱了龙城璧的实力,这件事你干得很好,在功过簿上,必将记一大功!”
  顾十行满脸感激之色,道:“只要二爷在宫主面前美言几句,属下便已终身受用不尽。”
  温无意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你是越来越聪明了……”
第四节

  夜已深。
  阎一孤坐在天劫宫云霄殿中,手中不停玩弄着一柄古铜色刀柄,刀锋却银亮如雪的刀。
  温无意、谢白衣和顾十行就在他座下站立着。
  “好刀!”阎一孤看了很久很久,嘴里才迸出了这两个字。
  谢白衣淡淡道:“风雪之刀当然是好刀,宫主可知道这数十年来,多少人为了这柄刀而流血,多少人为了这柄刀而牺牲了性命?”
  阎一孤点头。
  “这个,本座知道。”
  谢白衣徐徐又道:“没有真实本领的人,就算得到这柄刀,也只会招来无穷之祸。”
  阎一孤的脸色还是平静如昔,但温无意和顾十行的眼色却已变了。
  温无意忍不住道:“以谢老侠之见,这柄刀若由顾十行拥有,后果如何?”
  “不堪设想!”谢自衣的圆答很但白,也很简短。
  阎一孤完全赞同:“谢兄之言,很有道理。”
  温无意又道:“倘若由温某拥有这柄刀呢?”
  谢白衣又摇头:“无大分别。”
  温无意干笑着,但他面颊上的肌肉却好象僵硬了。
  谢白衣淡淡一笑,接道:“老夫说话,从来实话实说,你若配拥有这柄刀,也不必把它奉献给阎宫主。”
  他的说话太坦率,也实在太令温无意难堪。
  但温无意还是忍耐着。
  反而顾十行忍不住这口气,道:“谢前辈一。”
  但他只是说了这三个字,阎一孤就已喝住了他:“休得无礼。”
  他忽然又用平静的语气对谢白衣说:“谢兄不妨说下去。”
  谢白衣却好像有点糊涂了。
  好一会,他才说:“我已没有什么话要说。”
  温无意忽然道:“倘若风雪之刀落在阎宫主手里,那又如何?”
  谢白衣沉吟着。
  阎一孤谈谈道:“谢兄不必介意,直说无妨。”
  谢白衣又考虑了一会,才道:“风雪之刀如若落在宫主的手里,那是绝对多余的!”
  他这句说话,温无意和顾十行都听不懂。
  只有阎一孤脸上露出了笑容。
第五节

  殿中忽然一片沉静。
  过了很久,顾十行终于忍不住问谢白衣:“风雪之刀若落在官主手里,何以是绝对多余。”
  谢白衣淡淡道:“你真的不懂?”
  顾十行道:“实在不懂,难道你觉得连官主都不配拥有这柄刀?”
  “错!”谢白衣摇头:“宫主雄才大略,武功盖世,岂会不配拥有这柄风雪之刀?”
  顾十行道:“然则你的意思是……”
  谢白衣道:“老夫言下之意,是官主根本不必拥有这柄刀,这柄刀对他说来,只不过是锦上添花吧,就算官主没有它,也同样可以称霸武林。”
  这番说话,可以说完全是在拍马屁。
  但拍马屁的人是谢白衣,那可具有极重的份量。
  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谢白衣这番说话,实在令到阎一孤极感受用。
  温无意已听出了谢自衣弦外之音,道:“以谢前辈之意,那风雪之刀应该落在谁的手中最为合适呢?”
  他以为谢白衣最少要考虑一番,才能回答这个问题,那知谢白衣连想也不想,立刻就说道:“当然是老夫!”
  顾十行道:“却是何道理?”
  谢白衣道:“风雪之刀本是龙城璧之物,而龙城璧又是老夫的仇人,倘若老夫能用他的刀,砍下他的头颅,这岂非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温无意暗暗道:“这老头儿的胃口倒还不小。”
  在他想象中,间一孤绝不会随随便便就把这柄风雪之刀送给别人的。
  哪知阎一孤却很爽快,也是毫不考虑的就把风雪之刀递到谢白衣的手上。
  “谢兄既有此意,本座当然不会吝啬这把刀,希望你能用这柄刀,把雪刀浪子的头颅砍了下来交还给我。”
  谢白衣接过雪风之刀,脸上的神态很严肃,就像是一个新任帮主,刚刚从前任帮主手中接下帮中的镇山之宝一样。事实上,又有多少“镇山之宝”的价值能与这柄风雪之刀相提并论呢?即使是丐帮的碧玉打狗棒。恐怕也及不上这柄风雪之刀。
  当然,在丐帮弟子的眼中看来,别说是风雪之刀,就算是当今天子的御玺,也是及不上碧玉打狗棒重要的。
第六节

  在天劫宫东南十里,有一个养猪的大汉。
  这地方叫恶猪庄。
  其实这里的猪并不凶恶,凶恶的是这个养猪的大汉。
  附近的人,都不敢和他打交道,因为他动不动就揍人,而且说话粗鲁之极。
  他自称猪天王。
  猪天王养的猪并不胖,因为他除了养猪之外,还要练武。
  当他练武的时候,往往会忘记了喂猪,他不喂猪,雄猪母猪,大猪小猪都得捱饿。猪经常要捱饿,又怎能胖得起来。
  猪天王虽然是个练武的人,但他在江湖上可说是毫无名气。
  可以说,他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
  但这一个无名小卒,却是把守着天劫宫最外的一重门户,无论是谁要到天幼宫,必须经过他的恶猪庄。
  附近的百姓,虽然大部分都不敢和他九文道,但其中却也有不少人,其实是他的下属。尽管他们平时见面的时候初如陌路,有事情发生,他们就会联合在一起。
  上午,密云。
  猪天王又在恶猪庄里练拳。
  他一口气耍完八套拳法,正想去喂猪时,忽然看见一个人坐在猪栏外吃猪肉。
  猪肉是给人吃的,人吃猪肉,并不是一件奇事。
  但当猪天王看见这个人吃猪肉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比猪屁股还更难看。
  这人吃的猪,是恶猪庄里的一头雄猪,这头猪不算细小,最少有百来斤重。
  现在,整个猪已被烤熟,这人正在吃猪腿。
  猪天王实在不能不吃惊。
  恶猪庄是他的地方,就算多了一条蜘蝎爬进来,也很难瞒得过他的眼睛。
  但现在却居然有人烤熟了一头猪,而且还悠哉悠哉的在慢慢咀嚼。
  猪天王不但吃惊,而且大为愤怒。
  他用一种野猪般凶狠的目光瞧着这个人,喉咙里发出一阵愤怒的吼叫。
  “你是谁?”猪天王喝道。
  这人的年纪大约六十来岁,身穿黄袍,腰间系着一把雁翔刀。
  黄袍老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你养的猪并不好吃。”
  猪天王喝道:“无论好吃不好吃,这已是你最后一次吃猪肉。”
  “你说的不错,”黄袍老人嘿嘿一笑道:“老朽已经三十年没有吃过猪肉,尤其是吃过这一顿后,以后对猪肉再也不会有兴趣。”
第七节

  猪天王有点奇怪。
  “你既然三十年没有吃过猪肉,怎么今天破例?”
  黄袍老人拈须冷笑,道:“老朽在这里吃掉你养的猪,只不过要气气你,看看能不能把你活活气死。”
  这也算是理由?
  不错,而且是极正确的唯一理由。
  猪天王真的给他气坏了。
  他只是被气坏,还没有被气死。
  黄抱老人冷冷道:“别人也许不知道你的来历,但要瞒过老朽,却是万难。”
  猪天王道:“你知道我是谁?”
  黄袍老人目中网过一丝鄙夷的神色,冷笑道:“你姓王,叫王过!”
  猪天王的脸色变了。
  黄袍老人冷冷笑道:“昔年在陕北一带,有谁不知道三斩刀帝王过之名。”
  猪天王刚才冲动激怒的神态忽然一扫而空,脸上变得木无表情。
  他冷冷一笑,道:“不错,我就是三斩刀帝,想不到你竟能认出我的来历。”
  黄袍老人淡淡道:“那也不算什么,其实你又何尝不是已经知道老朽是谁。”
  王过冷冷道:“假如王某没有看错,你就是兰州老雁侯。”
  “不错,”黄袍老人冷冷的说道:“老朽就是老雁候杜岱。”
  王过冷冷道:“咱们昔日无怨,近日无仇。”
  杜岱冷笑道:“你现在已是天劫宫门下,无异是助纣为虐。”
  王过沉声道:“你现在是来找天动宫的麻烦,还是要来找我的岔子?”
  杜岱道:“两者兼而有之。”
  他的眼睛盯着王过,冷冷道:“就以你昔年在兰州干的两宗巨劫案来说,就已经足够让你再死十次。”
  王过嘿嘿一笑:“果然是来者不善,只可惜这里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来撒野的地方。”
  杜岱不再说什么。
  他的刀已拔出,而且已随时可以发出致命的攻击。
  但他还在等。
  王过冷冷道:“你是在等我亮出武器,才向我动手。”
  杜岱仍然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点头。
  王过却在摇头。
  这个“不必了”,他说:“虽然你的刀法在江湖上很有名气,但我自信赤手空拳,就足以把你击败。”
  自从他承认了自己就是三斩刀帝之后,他忽然就判若两人。
  因为他现在又不是什么猪天王,而是三斩刀帝王过。
  他昔年是江湖大盗。
  一个名震武林的江湖大盗。
  虽然后来他被仇家追得走投无路,终于投身天劫宫,摇身一变而成为“恶猪庄”的“猪天王”,终日与猪为伴,但此刻他又己恢复了当年江湖大盗的气概。
  他可以死,但却不能在给人认出了庐山真面目之后,还示人以弱那么丢人。
  所以,无论这人是邪是正,无论他以前曾干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但最少,他还可以算得上个男人。
  从广义上来说,每个男人都是男人。
  但从某种观点看来,许多男人根本就不能算是男人,甚至连女人都远远不如。
  女人本来就是天性柔弱的,拥有一个太刚硬的女人,并非男人之福。
  但男人若不像个男人,那实在是一件很不过瘾的事。
第八节

  王过的说话己很清楚,也很骄傲。
  杜岱没有再等。
  他年轻的时候,说话并不婆妈。现在他的年纪虽然一大把,说话虽然比年轻的时候稍多一点,但仍不喜欢婆婆妈妈。
  既然王过已叫他出手,他就不再等,不再客气。
  他的女儿,他的徒弟,是给柳红电害死的,又完全是出自天动宫主的意思。
  这一笔血债,他一定要向天劫宫索偿的。
  这十余年来,杜岱已没有杀过任何人,就算有时候非要动手不可,也是把对手小惩大戒,便不为已甚。
  他一向认为,做人做事,不能太绝。
  但现在,他己不能再忍耐,不能不绝一点。
  所以,他攻出的第一刀,就已是绝对致命的穿腹刀法。
  薄薄的刀锋,一闪而过。
  王过侧身一闪,反手切出一掌,斜砍杜岱颈际血管大脉。
  他这一闪一切之势,妙倒毫巅,和他平时在人面前所练的掌法,简直有天壤之别。
  杜岱是老江湖,自然看出这一掌实在是非同小可,而王过掌法之精妙,也实在是令他大感意外。
  然而,杜岱也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这一掌虽然来得极快,招式也是精妙无比,但仍然无法击中杜岱。
  杜岱手中有刀,在情势上该是占尽上风。
  一时之间,刀来掌往,扯成了平手。
  杜岱心中一凛。
  他实在未曾想到,王过的武功,竟然是如此厉害。
  王过忽然冷冷一笑,边战边说:“你以为你偷宰了我一只猪,我不知道?”
  杜岱道:“你早已知道老朽偷猪?”
  王过冷冷道:“当你还没来到恶猪庄的时候,我的手下就已一直在监视着你了。”
  杜岱冷冷道:“你们早已知道老朽会来?”
  王过道:“杜飞萼和欧刀的仇,你一定会报,这次闯宫,早在我意料之中。
  杜岱吸了口气,手中雁翎刀又再攻出十二刀。
  王过已把这十二刀化解。
  当他接下这十二刀之后,他忽然退了出去。
  杜岱没有追。
  因为这座恶猪庄,忽然又出现了十八个黑衣汉子。
  他们都是天劫宫的剑士。
  王过冷冷的盯着杜岱。
  “老雁侯,你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王某无暇奉陪,这十八剑士自然会领教你的高招。”
  杜岱已陷入重围。
  这十八个黑衣剑士,显然曾经受过很严格的训练,王过的说话还没有完,他们就已排好阵势,把杜岱围困在核心。
  王过又笑了。
  他笑的很愉快,就像是撒下鱼网的渔翁,现在已把鱼网收紧。
  网中之鱼,瓮中之鳖,杜岱这一次看来已是插翅难飞。

  ------------------
  幻想时代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