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四章 偷脑袋大侠被杀


第一节

  正午。一片乌去掩住了红日。
  在曾笑的客栈里,龙城壁在下棋。跟他对奕的人,居然是天下第一号大醉鬼唐竹权。龙城璧和唐竹权很少对奕,并不是他们不喜欢下棋,而是因为他们碰头的时候,总是喝酒喝得天昏地暗,又怎会有时候去下棋?
  龙城壁棋艺不差。
  唐竹权居然也是棋中高手。
  两人对弃了三局,结果是一胜一负一和,难分轩轻。
  “不错,你的棋艺真不错,连老子都未能把你杀败。”
  “承让!”龙城壁微笑。
  “不!”唐竹权正色道:“老子绝不会故意让给你,是赢就赢,是输就是输,何必承让哉?”
  龙城璧又微笑道:“客气,客气!”
  唐竹权揉了揉胖大的肚子,怪笑道:“龙城壁,你是怎么啦?客气的人不是老子,而是你这个雪刀浪子。”
  龙城壁忽然望了望窗外的天色。
  “快要下雨了。”
  唐竹权道:“下雨又如何?难道你想在大雨中洗个澡?”
  龙城壁摇摇头,笑道:“在雨中洗澡虽然写意,但若给人看见,那可不大好意思。”
  唐竹权道:“既然不想在雨中洗澡,咱们再下三局,谁若输了,罚酒三坛。”
  一般人说罚酒三杯,已是随时都可以把被罚者灌醉,但唐竹权酒量惊人,一开口就是“罚酒三坛”,当真是骇人听闻的事。
  但龙城壁的回答却是:“我不想再下棋。”
  唐竹权一怔。“你累了?”
  龙城壁摇头。
  唐竹权道:“三局之后,你下棋的兴致已大为减弱?”
  龙城壁又摇头。
  唐竹权怪眼一翻,恍然大悟:“你是嫌老子下子太慢?
  行!这一次老子保证‘健步如飞’,绝不会比你想得更久!”
  但龙城壁仍然摇头。
  唐竹权皱眉道:“怎么这般扫兴?”
  龙城璧苦笑一下。
  “扫兴的不是我。”
  “不是你?”唐竹权站直了身子,道:“是谁扰乱了咱们的雅兴,待老子出去揍他一顿。
  龙城璧还没有说,唐竹权忽然就像一阵旋风般冲了出去。
  他看见了一个白衣的老头。正是冷冷的盯着自己。
  唐竹权的手里,仍然捧着那个大酒坛,而这个白衣老头的手里,却有一个铜葫芦。
  葫芦里有酒。
  白衣老头慢慢的喝了一口,忽然道:“你是谁呀?”
  店竹权冷笑。
  白衣老头喝酒,他也喝。
  他喝一口酒,最少比白衣老头手中铜葫芦里所有的酒还多。
  白衣老头的眼睛眯成了一线:“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谁?”
  唐竹权冷哼一声:“你不配问。”
  白衣老头忽然淡淡一笑,道:“我不配问,谁配?”
  唐竹权道:“谁也不配,老子若喜欢,不必别人问也会说出来,老子若不喜欢说,你就算跪在这里三日三夜,老子也绝不会把自己的姓名说出来。”
  白衣老头叱道:“放肆!”
  唐竹权摇头,道:“老子并不是放肆,而是一番好意。”
  “这也算是一番好意?”
  不但白衣老头不懂。
  就连龙城璧听见了,也不知道这算是什么好意。
  只听得唐竹权又道:“因为老子若把自己的姓名说出来,必然会吓破你老人家的胆,一个人的胆若是破了,就再也活不下去,老子与你无怨无仇,又何必让你无缘无故的被吓死在这里?”
  白衣老头冷笑道:“你错了。”
  唐竹权眼珠子一转,道:“老子错在哪里?”
  白衣老头紧接道:“你非但错,而且错得很厉害。”
  他缓缓地踏出两步,冷冷道:“你就算说出自己的姓名,甚至把你老子的名号都统统搬出来,也绝对不会吓坏我这个老人家。”
  唐竹权道:“难道你已知道老子是谁了?”
  白衣老头淡淡道:“你是杭州唐门唐老人的儿子,叫唐竹权,对不?”
  唐竹权点一点头,道:“你总算猜对了。”
  白衣老头道:“你以为与我无仇无怨,其实却又大谬不然。”
  唐竹权一愕。
  “我们曾经结下过梁子?”
  白衣老头道:“有一件事,你若知道了,恐怕会把你的肚皮气破。”
  突听龙城璧的声音响起,冷喝道:“你是来找我,还是来找唐竹权的?”
  白衣老头嘿嘿一笑。“龙城璧,你终于还是要滚出来了。”
  唐竹权脸色阴晴不定。
  龙城璧已经从客栈里走了出来。
  (二)
  看见了龙城璧,自衣老头的脸变成铁青之色。
  “狂徒!你将要尝一尝死亡的滋味!拔出你的风雪之刀,我要看看龙隐的儿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唐竹权抓了抓脖子,冷笑道:“你这个老头儿的确稀奇古怪,没头没脑的就要找人拼命,你是不是吃错药!”
  白衣老头冷冷说道:“唐大少爷,你若有一个弟子给人暗杀,你会不会为他报仇。”
  唐竹权毫不考虑,立刻就说:“给人暗杀的,未必尽是好人,倘着被暗杀者是个坏蛋,别说他是弟子,就算是儿子也无话可说。”
  白衣老头怒道:“沈青鹤是个好人,绝对是个好人!”
  唐竹权吃了一惊。
  “你的弟子就是沈青鹤?”
  “正是沈青鹤。”
  “那么你就是谢白衣?”
  “正是谢白衣!”
  唐竹权忙道:“唉,你怎么不早说,谢老侠可是个光明磊落的——”
  “不必瞎捧,”谢白衣冷冷一笑:“你若知道另一件事,恐怕你会给气破了肚子。”
  唐竹权脸色一变。
  “谢老侠说的是什么话?”
  “实话实说,”谢白衣嘴角间忽然露出了残酷的笑意:“我杀了卫空空!”
  (三)
  ——“我杀了卫空空!”
  这句说话很短,短得不能再短。
  但在唐竹权的耳中听来,这六个字简直比六枝利箭还更加要命。
  “你……你再说一遍!”
  “这句说话很动听?”谢白衣冷笑。
  “你杀了卫空空?”
  “不错。”
  “胡说!老子不相信!”唐竹权脸色变得一片死灰,眼睛却是鲜红如血:“就算你把老子卸开八十万小块,老子也绝不相信你杀了卫空空。”
  谢白衣淡淡道:“你是认为我不敢杀卫空空,还是杀不了卫空空,难道又还是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唐竹权呆住。
  他已听出,谢白衣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他抽了口凉气,目光转视着雪刀浪子龙城璧。
  龙城璧目光黯然。
  唐竹权忽然跳了起来,双手捏着龙城璧的肩膊。
  “你早已知道这件事?”
  龙城璧依旧无言。
  唐竹权助手忽然在发抖。
  他厉声道:“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老子,难怪今天你的棋下得这么差劲,原来你根本就是心不在焉。”
  龙城璧也没有出声。
  他只是颓然地叹了口气。
  唐竹权突然大喝一声,翻身向谢白衣扑去。
  他一出手就施展出唐门的五绝指法。
  “老子现在跟你这个老贼拼了!”
  唐竹权这一下冲前的气势,是相当惊人的。
  但谢白衣好像看不见这个胖汉已向自己要命的冲了过来。
  他居然连动都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
  他不动,唐竹权也忽然不动了。
  唐竹权“不动”,并不是他不想动,也并不是因为他忽然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再动了。
  这个出手狠辣,以一套五绝指法名震中原的唐家大少爷,忽然就像一具木偶般呆立在哪里。
  他实在想不到,龙城璧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点了自己腰间的穴道。
  (四)
  给人点穴道的滋味,实在很没有趣。尤其是给自己最信任的朋友点住了穴道,更不有趣。
  又尤其是当自己要为朋友报仇,但却给另一个朋友点住了穴道,以致恨得牙痒痒的,却又未能为朋友报仇,那就更是没趣之又没趣。
  唐竹权若还年轻三十岁,他说不定马上就要哭了出来。
  他现在虽然没有哭出来,但脸上的表憎却似乎比哭还难看。
  龙城璧不但点了他的麻穴,还点了他的哑穴。否则。
  唐竹权最少可以放声大骂,但现在他却连一个字都无法说出来。
  他不能说话,龙城璧却已冷冷的说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他要找的并不是你,而是我!”
  唐竹权又气又急,但却又无法可想,只能睁着眼睛呆呆的站在那里。
  谢白衣沉着脸,冷冷道:“龙城璧,你果然够朋友。”
  龙城璧淡谈说道:“不是够朋友,而是挺不够朋友。”
  唐竹权暗暗骂道:“当然是不够朋友,若是朋友,怎会暗算老子?”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龙城璧“暗算”自己,完全是一番善意?
  但唐竹权却是个硬汉子。
  他宁愿给人斩十六八刀,也绝不愿意接爱这种好意。
  这种“暗算”。
  谢白衣当然是一个很危险的敌人。
  他能杀死卫空空,这是一件骇人听闻,足以轰动整个中原武林的大事。
  想起了那可爱又可怕的偷脑袋大侠,唐竹权又想哭了。但他没有哭,只不过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五)
  杀气弥漫,谢白衣的剑早已出鞘。
  他冷冷的凝视着龙城璧。
  “济南府龙氏世家的八条龙刀法,乃刀中之雄,想不到今天居然有机会见识见识。”
  龙城璧叹道:“你我昔日无仇,近日无怨,何必要刀剑相见呢?”
  谢白衣冷冷一笑:“你杀了沈青鹤,这已是我们之间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怨。”
  “我杀了沈青鹤?”龙城璧苦笑:“怎么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废话!”谢白衣厉声道:“这笔帐你是绝对赖不掉的!”
  龙城璧道:“谢前辈,你别误信人言,在下……”
  龙城璧的话没有说完,谢白衣的剑已接二连三的刺了过来。
  他每一剑都是凌厉无比的穿心剑。
  龙城璧没有拔刀,身如轻烟般转过一旁。
  谢白衣冷笑,长剑挥舞更急。
  看他的气势,简直比豹子还更骠悍勇猛,若非眼见,实在很难想象得到这个老头儿竟然能使出如此凶悍的剑法。
  但龙城璧还是没有拔刀。
  他还想再解释。
  但谢白衣根本就不容许他说任何说话,力度奇猛的剑势,似是每一剑都想把龙城壁活活斩杀。
  龙城壁再三闪避,已处于极恶劣的形势。
  谢白衣冷喝一声,忽然大声道:“龙城璧,难道连老夫都不值得你拔刀?你莫忘了卫空空是死在我剑下的!”
  他最后一句说话,就像是锤子般,重重的击在唐竹权的胸膛上。
  他整个人已快将爆炸。
  他暗骂:“龙城璧,你这条性命要不要倒是另一回事了,但卫空空的仇,你怎能不报?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现在若能打动自如,说不定立刻就会在龙城璧的脸上先打三拳再说。
  但他现在只能干着急。
  就在他急如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个人,躺在一株大树上。
  但当他刚刚看见这个人的时候,这人忽然又不见了。
  唐竹权心里又在暗骂。
  “他妈的,又是一个混蛋!”
  这个“混蛋”文是谁呢?
  (六)
  铿!
  龙城璧终于亮出了他的风雪之刀。
  谢白衣一声暴喝,飕!飕!飕!连刺三剑。
  龙城璧身子又是一晃,回刀将这三剑接下。
  谢白衣面色徽变,道:“果然好刀:果然好刀法!”
  他口中说话,手底下的长剑却绝未有半点停顿。
  龙城璧沉喝挥刀。
  他身如巨鹏冲天,忽然一道寒光骤闪,风雪之刀有如掣电般向谢白衣迎头璧下去。
  这是八条龙刀法里的绝招之一:“飞龙钻海”。
  谢白衣没有退,也没有挥剑招架。
  他居然好像活得不耐烦似的,任由龙城璧这一刀击下。
  **
  谢白衣并非已经活腻。
  他没有死,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另一道红光也同时飞射过来。
  铮!
  那是另一把剑——把世间难求的宝剑。
  刀剑相交,溅出一蓬星火。
  龙城璧立刻后退。
  他冷冷盯着这把剑的主人,冷冷的道:“柳红电,你终于来了!”
  (七)
  来者正是葬花公子柳红电。
  他这一剑突如其来,虽然未曾与龙城璧分出胜负,但已由此可见,他的确是个可怕的杀手。
  谢白衣此间再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盯着龙城璧,冷笑道:“你不但杀了沈青鹤,而且还害死了他的姐姐。”
  “他的姐姐?”龙城璧又是一阵莫名其妙,“他的姐姐是谁?”
  “他的姐姐是个……是个尼姑!”谢白衣“哼”的一声。
  龙城璧不禁苦笑:“在下一向没有跟尼姑打交道。更没有害过尼姑,这倒教我一塌糊涂了。”
  谢白衣冷冷一笑,对柳红电说:“别理会这个无耻之徒说什么,先把他的四脚卸下来再说。”
  他杀机满面,“再说”二字才出口,又已向龙城璧刺出了五剑。
  谢白衣的剑法刚才是相当凶猛,但这一时间,他的剑法忽然变得轻柔飘忽,看来力度不大如前,但却更令人难以捉摸。
  龙城璧连接四剑,但第五剑却竟然闪避不及。
  他左臂忽觉一凉,已然中了剑。
  血迸流,谢白衣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意。
  柳红电是个杀人专家,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手中红电剑紧接刺出,直取龙城璧的左胸要害。
  他的剑比谢白衣更快,也更毒辣。
  龙城璧紧咬牙龈,身子左测急闪。
  他的身子才闪过半尺,柳红电的剑已到。
  这一剑虽然快,但更快的还是龙城璧的刀。
  “呼”的一声,雪刀向柳红电的背上砍下。
  但谢白衣的剑又及时把龙城璧的雪刀挡开,救了柳红电一命。
  柳红电脸色很不好看。
  他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杀了龙城璧。
  谢,柳二人,双剑合璧,威力更是庞大。
  龙城璧似有不支之感。
  唐竹权看的又惊又怒,又在暗骂:“你实在该死,若不是点住了老子的穴道,老子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现在,你只好等死,他们杀了你之后,连老子也要等死啦!”
  他暗骂完龙城璧,又在暗骂:“那混蛋怎么还不出来,难道他居然见死不救、倘真如此,还算是什么朋友?”
  他骂的“混蛋”,当然就是刚才躺在那株大树上的人。
  正当他暗骂不已的时候,那人忽然出现了。
  那人原来就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八)
  谢白衣和柳红电力逼龙城璧,眼看就快可以击败这个名震江湖的雪刀浪子,冷不妨一把锋利而薄的剑突然杀出,而且立刻就把他们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他们都很清楚看见这一把剑,也很清楚的看见这个人。
  柳红电急退丈二,冷冷道:“杀手之王司马血,果然不同凡响。”
  司马血淡淡道:“柳兄的剑法,在下早已闻名多时,今日看来,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柳红电道:“彼此!彼此!”
  谢白衣怒道:“你们不必客客气气,现在是大家一决生死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的火气很大,又再向龙城璧疾攻过去。
  柳红电瞧着司马血,道:“杀手之王若要赐教,本公子就决意奉陪的,但现在我们先要和龙城璧算一算旧帐,你还是暂时让开一点。”
  他最后的一句说话,态度已是很不客气。
  司马血没有“让开”,他的剑还是在他的手里。
  他冷冷的对柳红电说:“你可以杀了我,但却绝不可以把我和龙城璧分开。”
  柳红电冷笑:“你是决意陪他一起,与谢老侠和我为敌。”
  司马血道:“即使不是为了龙城璧,我也绝不能放过你。”
  柳红电道:“听你的说话,似乎是我杀了你不少亲人。”
  司马血冷冷道:“你没有干过对不起我的事,也没有和我结下仇怨,但我已答应了一个人,一定要杀你。”
  柳红电脸色一沉:“这人是谁?”
  司马血道:“他姓欧,黑雁欧刀。”
  “欧刀?”柳红电淡淡一笑,“他早已是个死人。”
  司马血道:“我就是要为这个死人报仇的。”
  “很好,”柳红电面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笑容:“这个死人实在很好,他居然能有杀手之王为他报仇,实在有莫大的荣幸。”
  这时候,龙城璧与谢白衣已在激战中。
  柳红电虽然受伤,但伤势并不是很严重,谢白衣虽然剑法厉害,但却也未能占到丝毫便宜。
  忽然间,天色变得一片黑暗。
  接着,霹雳一响,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就在霹雳骤响的时间,柳红电的红电剑,忽然疾刺司马血的胸膛。
  他的剑势奇诡辛辣,刹那间已一剑九变。
  “叮”的一声,司马血的碧血剑突然击在红电剑的剑尖上。
  柳红电一阵冷笑,红电剑左右挥舞,再次攻出,而且一出手就是三十六剑。
  他的剑快得已像是半空中突如其来的电光。
  但司马血的剑也绝不比他稍慢。
  两人都是剑术高手,这一交手之下,战况居然比谢白衣和龙城璧更为凶险、刺激。
  柳红电那三十六剑,每一剑的剑气都逼人眉睫,虽然只是三十六剑,但看来却比空中骤降的大雨更为频密,简直令人无法看得清楚。
  司马血也没有看清楚。
  柳红电的剑实在太快,他若要看清楚才能接招,那么他早已是个死人。
  在这凶险的搏斗中,你根本不能看清,更没有时间让你去考虑,因为每一剑与下一剑之间,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间使出来的。
  绝少人能接下这三十六剑。
  但司马血却能。
  他的身形,也和柳红电的剑同样快捷,红电剑每次攻向他身上的要害,都给他闪了开去。
  柳红电似是微感意外。
  “杀手之王”之誉,果然不是白白得来的。
  他不敢怠慢。
  三十六剑之后,他的剑变了。
  不是变得更快,而是变得稍慢。
  他的剑虽然慢了下来,但却有更致命的杀着,剑上的劲力也更为沉重。
  剑风激起阵阵剑气,连雨点都被这剑气震飞。
  司马血沉着应战。
  他没有急于反击。
  柳红电抢尽先机,司马血若有半点差池,早就陷于死亡的边缘。
  柳红电忽然大笑。
  他的笑声尖锐、得意、骄傲,就像是一个已经完全取得胜利的人。
  他已胜利?
  不!
  但这一阵尖锐的笑声,却无疑是另一种厉害的武器。
  最少,它可以让司马血分心,不能再集中精神应战。
  这并不是寻常人所能发出的笑声。
  即使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也未必能发出这种足以扰乱敌人耳目的狂笑。
  连站在数丈开外的唐竹权,也已感受到这种尖锐笑声的压力。
  柳红电的剑似已占尽上风,司马血若偶一失神,立刻就要死在红电剑之下。
  嗤!
  红电剑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一剑就刺进司马血的咽喉。
  连唐竹权都以为这一剑已刺入司马血的咽喉了。
  但奇怪,这一剑到最后关头上,居然折断了。
  (九)
  柳红电在刹那间呆住了。
  他怎样也不相信,自己的红电剑居然在这个时候断折。
  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司马血奇招突出,居然伸手抓住了红电剑的剑锋,接着轻轻一折,就把红电剑从中折断。
  那是何等惊人的判断力,又是何等惊人的手法。
  柳红电只不过呆了很短的时间,半截剑锋又再向前推送。
  他仍然要凭这把断剑,把杀手之王司马血击败。
  但太迟了。
  碧血剑已在这一刹那间,突然穿过他的心脏。
  **
  柳红电终于败了。但他却没有料到,居然会败得这么惨。
  叮。
  半截红电剑跌在地上。
  他面色一片死灰。
  司马血的剑仍然没有入鞘,他忽然问:“听说你杀人的时候,总有两个书童陪伴着。”
  柳红电苦笑。
  司马血道:“怎么他们不在?”
  柳红电终于道:“他们是负责埋葬女人的。”
  司马血一呆。
  柳红电接着道:“但本公子今天要杀的却是男人,而本公子一向都没有埋葬男人的习惯。”
  司马血道:“所以他们不必来。”
  柳红电点头,然后就倒卧在地上。
  他身上流出的鲜血,很快就被雨水冲散。
  司马血叹了口气道:“你也岂非是个男人?……”
第二节

  看见了龙城璧,自衣老头的脸变成铁青之色。
  “狂徒!你将要尝一尝死亡的滋味!拔出你的风雪之刀,我要看看龙隐的儿子,究竟有多大的能耐!”
  唐竹权抓了抓脖子,冷笑道:“你这个老头儿的确稀奇古怪,没头没脑的就要找人拼命,你是不是吃错药!”
  白衣老头冷冷说道:“唐大少爷,你若有一个弟子给人暗杀,你会不会为他报仇。”
  唐竹权毫不考虑,立刻就说:“给人暗杀的,未必尽是好人,倘着被暗杀者是个坏蛋,别说他是弟子,就算是儿子也无话可说。”
  白衣老头怒道:“沈青鹤是个好人,绝对是个好人!”
  唐竹权吃了一惊。
  “你的弟子就是沈青鹤?”
  “正是沈青鹤。”
  “那么你就是谢白衣?”
  “正是谢白衣!”
  唐竹权忙道:“唉,你怎么不早说,谢老侠可是个光明磊落的——”
  “不必瞎捧,”谢白衣冷冷一笑:“你若知道另一件事,恐怕你会给气破了肚子。”
  唐竹权脸色一变。
  “谢老侠说的是什么话?”
  “实话实说,”谢白衣嘴角间忽然露出了残酷的笑意:“我杀了卫空空!”
第三节

  ——“我杀了卫空空!”
  这句说话很短,短得不能再短。
  但在唐竹权的耳中听来,这六个字简直比六枝利箭还更加要命。
  “你……你再说一遍!”
  “这句说话很动听?”谢白衣冷笑。
  “你杀了卫空空?”
  “不错。”
  “胡说!老子不相信!”唐竹权脸色变得一片死灰,眼睛却是鲜红如血:“就算你把老子卸开八十万小块,老子也绝不相信你杀了卫空空。”
  谢白衣淡淡道:“你是认为我不敢杀卫空空,还是杀不了卫空空,难道又还是以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唐竹权呆住。
  他已听出,谢白衣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他抽了口凉气,目光转视着雪刀浪子龙城璧。
  龙城璧目光黯然。
  唐竹权忽然跳了起来,双手捏着龙城璧的肩膊。
  “你早已知道这件事?”
  龙城璧依旧无言。
  唐竹权助手忽然在发抖。
  他厉声道:“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告诉老子,难怪今天你的棋下得这么差劲,原来你根本就是心不在焉。”
  龙城璧也没有出声。
  他只是颓然地叹了口气。
  唐竹权突然大喝一声,翻身向谢白衣扑去。
  他一出手就施展出唐门的五绝指法。
  “老子现在跟你这个老贼拼了!”
  唐竹权这一下冲前的气势,是相当惊人的。
  但谢白衣好像看不见这个胖汉已向自己要命的冲了过来。
  他居然连动都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动一下。
  他不动,唐竹权也忽然不动了。
  唐竹权“不动”,并不是他不想动,也并不是因为他忽然改变了主意,而是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再动了。
  这个出手狠辣,以一套五绝指法名震中原的唐家大少爷,忽然就像一具木偶般呆立在哪里。
  他实在想不到,龙城璧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手点了自己腰间的穴道。
第四节

  给人点穴道的滋味,实在很没有趣。尤其是给自己最信任的朋友点住了穴道,更不有趣。
  又尤其是当自己要为朋友报仇,但却给另一个朋友点住了穴道,以致恨得牙痒痒的,却又未能为朋友报仇,那就更是没趣之又没趣。
  唐竹权若还年轻三十岁,他说不定马上就要哭了出来。
  他现在虽然没有哭出来,但脸上的表憎却似乎比哭还难看。
  龙城璧不但点了他的麻穴,还点了他的哑穴。否则。
  唐竹权最少可以放声大骂,但现在他却连一个字都无法说出来。
  他不能说话,龙城璧却已冷冷的说道:“这件事与你无关,他要找的并不是你,而是我!”
  唐竹权又气又急,但却又无法可想,只能睁着眼睛呆呆的站在那里。
  谢白衣沉着脸,冷冷道:“龙城璧,你果然够朋友。”
  龙城璧淡谈说道:“不是够朋友,而是挺不够朋友。”
  唐竹权暗暗骂道:“当然是不够朋友,若是朋友,怎会暗算老子?”
  其实,他又何尝不知道龙城璧“暗算”自己,完全是一番善意?
  但唐竹权却是个硬汉子。
  他宁愿给人斩十六八刀,也绝不愿意接爱这种好意。
  这种“暗算”。
  谢白衣当然是一个很危险的敌人。
  他能杀死卫空空,这是一件骇人听闻,足以轰动整个中原武林的大事。
  想起了那可爱又可怕的偷脑袋大侠,唐竹权又想哭了。但他没有哭,只不过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第五节

  杀气弥漫,谢白衣的剑早已出鞘。
  他冷冷的凝视着龙城璧。
  “济南府龙氏世家的八条龙刀法,乃刀中之雄,想不到今天居然有机会见识见识。”
  龙城璧叹道:“你我昔日无仇,近日无怨,何必要刀剑相见呢?”
  谢白衣冷冷一笑:“你杀了沈青鹤,这已是我们之间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怨。”
  “我杀了沈青鹤?”龙城璧苦笑:“怎么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废话!”谢白衣厉声道:“这笔帐你是绝对赖不掉的!”
  龙城璧道:“谢前辈,你别误信人言,在下……”
  龙城璧的话没有说完,谢白衣的剑已接二连三的刺了过来。
  他每一剑都是凌厉无比的穿心剑。
  龙城璧没有拔刀,身如轻烟般转过一旁。
  谢白衣冷笑,长剑挥舞更急。
  看他的气势,简直比豹子还更骠悍勇猛,若非眼见,实在很难想象得到这个老头儿竟然能使出如此凶悍的剑法。
  但龙城璧还是没有拔刀。
  他还想再解释。
  但谢白衣根本就不容许他说任何说话,力度奇猛的剑势,似是每一剑都想把龙城壁活活斩杀。
  龙城壁再三闪避,已处于极恶劣的形势。
  谢白衣冷喝一声,忽然大声道:“龙城璧,难道连老夫都不值得你拔刀?你莫忘了卫空空是死在我剑下的!”
  他最后一句说话,就像是锤子般,重重的击在唐竹权的胸膛上。
  他整个人已快将爆炸。
  他暗骂:“龙城璧,你这条性命要不要倒是另一回事了,但卫空空的仇,你怎能不报?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现在若能打动自如,说不定立刻就会在龙城璧的脸上先打三拳再说。
  但他现在只能干着急。
  就在他急如锅上的蚂蚁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个人,躺在一株大树上。
  但当他刚刚看见这个人的时候,这人忽然又不见了。
  唐竹权心里又在暗骂。
  “他妈的,又是一个混蛋!”
  这个“混蛋”文是谁呢?
第六节

  铿!
  龙城璧终于亮出了他的风雪之刀。
  谢白衣一声暴喝,飕!飕!飕!连刺三剑。
  龙城璧身子又是一晃,回刀将这三剑接下。
  谢白衣面色徽变,道:“果然好刀:果然好刀法!”
  他口中说话,手底下的长剑却绝未有半点停顿。
  龙城璧沉喝挥刀。
  他身如巨鹏冲天,忽然一道寒光骤闪,风雪之刀有如掣电般向谢白衣迎头璧下去。
  这是八条龙刀法里的绝招之一:“飞龙钻海”。
  谢白衣没有退,也没有挥剑招架。
  他居然好像活得不耐烦似的,任由龙城璧这一刀击下。
  谢白衣并非已经活腻。
  他没有死,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另一道红光也同时飞射过来。
  铮!
  那是另一把剑——把世间难求的宝剑。
  刀剑相交,溅出一蓬星火。
  龙城璧立刻后退。
  他冷冷盯着这把剑的主人,冷冷的道:“柳红电,你终于来了!”
第七节

  来者正是葬花公子柳红电。
  他这一剑突如其来,虽然未曾与龙城璧分出胜负,但已由此可见,他的确是个可怕的杀手。
  谢白衣此间再用一种鄙夷的目光盯着龙城璧,冷笑道:“你不但杀了沈青鹤,而且还害死了他的姐姐。”
  “他的姐姐?”龙城璧又是一阵莫名其妙,“他的姐姐是谁?”
  “他的姐姐是个……是个尼姑!”谢白衣“哼”的一声。
  龙城璧不禁苦笑:“在下一向没有跟尼姑打交道。更没有害过尼姑,这倒教我一塌糊涂了。”
  谢白衣冷冷一笑,对柳红电说:“别理会这个无耻之徒说什么,先把他的四脚卸下来再说。”
  他杀机满面,“再说”二字才出口,又已向龙城璧刺出了五剑。
  谢白衣的剑法刚才是相当凶猛,但这一时间,他的剑法忽然变得轻柔飘忽,看来力度不大如前,但却更令人难以捉摸。
  龙城璧连接四剑,但第五剑却竟然闪避不及。
  他左臂忽觉一凉,已然中了剑。
  血迸流,谢白衣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笑意。
  柳红电是个杀人专家,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手中红电剑紧接刺出,直取龙城璧的左胸要害。
  他的剑比谢白衣更快,也更毒辣。
  龙城璧紧咬牙龈,身子左测急闪。
  他的身子才闪过半尺,柳红电的剑已到。
  这一剑虽然快,但更快的还是龙城璧的刀。
  “呼”的一声,雪刀向柳红电的背上砍下。
  但谢白衣的剑又及时把龙城璧的雪刀挡开,救了柳红电一命。
  柳红电脸色很不好看。
  他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杀了龙城璧。
  谢,柳二人,双剑合璧,威力更是庞大。
  龙城璧似有不支之感。
  唐竹权看的又惊又怒,又在暗骂:“你实在该死,若不是点住了老子的穴道,老子还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但现在,你只好等死,他们杀了你之后,连老子也要等死啦!”
  他暗骂完龙城璧,又在暗骂:“那混蛋怎么还不出来,难道他居然见死不救、倘真如此,还算是什么朋友?”
  他骂的“混蛋”,当然就是刚才躺在那株大树上的人。
  正当他暗骂不已的时候,那人忽然出现了。
  那人原来就是杀手之王司马血。
第八节

  谢白衣和柳红电力逼龙城璧,眼看就快可以击败这个名震江湖的雪刀浪子,冷不妨一把锋利而薄的剑突然杀出,而且立刻就把他们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他们都很清楚看见这一把剑,也很清楚的看见这个人。
  柳红电急退丈二,冷冷道:“杀手之王司马血,果然不同凡响。”
  司马血淡淡道:“柳兄的剑法,在下早已闻名多时,今日看来,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柳红电道:“彼此!彼此!”
  谢白衣怒道:“你们不必客客气气,现在是大家一决生死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的火气很大,又再向龙城璧疾攻过去。
  柳红电瞧着司马血,道:“杀手之王若要赐教,本公子就决意奉陪的,但现在我们先要和龙城璧算一算旧帐,你还是暂时让开一点。”
  他最后的一句说话,态度已是很不客气。
  司马血没有“让开”,他的剑还是在他的手里。
  他冷冷的对柳红电说:“你可以杀了我,但却绝不可以把我和龙城璧分开。”
  柳红电冷笑:“你是决意陪他一起,与谢老侠和我为敌。”
  司马血道:“即使不是为了龙城璧,我也绝不能放过你。”
  柳红电道:“听你的说话,似乎是我杀了你不少亲人。”
  司马血冷冷道:“你没有干过对不起我的事,也没有和我结下仇怨,但我已答应了一个人,一定要杀你。”
  柳红电脸色一沉:“这人是谁?”
  司马血道:“他姓欧,黑雁欧刀。”
  “欧刀?”柳红电淡淡一笑,“他早已是个死人。”
  司马血道:“我就是要为这个死人报仇的。”
  “很好,”柳红电面上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笑容:“这个死人实在很好,他居然能有杀手之王为他报仇,实在有莫大的荣幸。”
  这时候,龙城璧与谢白衣已在激战中。
  柳红电虽然受伤,但伤势并不是很严重,谢白衣虽然剑法厉害,但却也未能占到丝毫便宜。
  忽然间,天色变得一片黑暗。
  接着,霹雳一响,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就在霹雳骤响的时间,柳红电的红电剑,忽然疾刺司马血的胸膛。
  他的剑势奇诡辛辣,刹那间已一剑九变。
  “叮”的一声,司马血的碧血剑突然击在红电剑的剑尖上。
  柳红电一阵冷笑,红电剑左右挥舞,再次攻出,而且一出手就是三十六剑。
  他的剑快得已像是半空中突如其来的电光。
  但司马血的剑也绝不比他稍慢。
  两人都是剑术高手,这一交手之下,战况居然比谢白衣和龙城璧更为凶险、刺激。
  柳红电那三十六剑,每一剑的剑气都逼人眉睫,虽然只是三十六剑,但看来却比空中骤降的大雨更为频密,简直令人无法看得清楚。
  司马血也没有看清楚。
  柳红电的剑实在太快,他若要看清楚才能接招,那么他早已是个死人。
  在这凶险的搏斗中,你根本不能看清,更没有时间让你去考虑,因为每一剑与下一剑之间,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间使出来的。
  绝少人能接下这三十六剑。
  但司马血却能。
  他的身形,也和柳红电的剑同样快捷,红电剑每次攻向他身上的要害,都给他闪了开去。
  柳红电似是微感意外。
  “杀手之王”之誉,果然不是白白得来的。
  他不敢怠慢。
  三十六剑之后,他的剑变了。
  不是变得更快,而是变得稍慢。
  他的剑虽然慢了下来,但却有更致命的杀着,剑上的劲力也更为沉重。
  剑风激起阵阵剑气,连雨点都被这剑气震飞。
  司马血沉着应战。
  他没有急于反击。
  柳红电抢尽先机,司马血若有半点差池,早就陷于死亡的边缘。
  柳红电忽然大笑。
  他的笑声尖锐、得意、骄傲,就像是一个已经完全取得胜利的人。
  他已胜利?
  不!
  但这一阵尖锐的笑声,却无疑是另一种厉害的武器。
  最少,它可以让司马血分心,不能再集中精神应战。
  这并不是寻常人所能发出的笑声。
  即使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也未必能发出这种足以扰乱敌人耳目的狂笑。
  连站在数丈开外的唐竹权,也已感受到这种尖锐笑声的压力。
  柳红电的剑似已占尽上风,司马血若偶一失神,立刻就要死在红电剑之下。
  嗤!
  红电剑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一剑就刺进司马血的咽喉。
  连唐竹权都以为这一剑已刺入司马血的咽喉了。
  但奇怪,这一剑到最后关头上,居然折断了。
第九节

  柳红电在刹那间呆住了。
  他怎样也不相信,自己的红电剑居然在这个时候断折。
  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司马血奇招突出,居然伸手抓住了红电剑的剑锋,接着轻轻一折,就把红电剑从中折断。
  那是何等惊人的判断力,又是何等惊人的手法。
  柳红电只不过呆了很短的时间,半截剑锋又再向前推送。
  他仍然要凭这把断剑,把杀手之王司马血击败。
  但太迟了。
  碧血剑已在这一刹那间,突然穿过他的心脏。
  柳红电终于败了。但他却没有料到,居然会败得这么惨。
  叮。
  半截红电剑跌在地上。
  他面色一片死灰。
  司马血的剑仍然没有入鞘,他忽然问:“听说你杀人的时候,总有两个书童陪伴着。”
  柳红电苦笑。
  司马血道:“怎么他们不在?”
  柳红电终于道:“他们是负责埋葬女人的。”
  司马血一呆。
  柳红电接着道:“但本公子今天要杀的却是男人,而本公子一向都没有埋葬男人的习惯。”
  司马血道:“所以他们不必来。”
  柳红电点头,然后就倒卧在地上。
  他身上流出的鲜血,很快就被雨水冲散。
  司马血叹了口气道:“你也岂非是个男人?……”

  ------------------
  幻想时代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