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
第十三章 一刀挫神煞


第一节

  雾里,六只冷森的眼睛,冷冷的盯着曾笑。
  曾笑坐在客栈外的一张长椅上,神态平静。
  三条人影渐渐逼近了曾笑。
  雾里杀气更浓。
  曾笑忽然干咳两下,冷笑道:“你们果然是要赶尽杀绝。”
  三人中,中央一人淡淡道:“是你逼我们来的。”
  曾笑道:“我可没有叫你们来。”
  那人道:“我们不能不来这里。”曾笑道:“为什么不能不来卿”
  那人道:“因为你已成为本宫的敌人了。”
  曾笑冷冷一笑。
  “天劫官横行霸道,已非一日,但现在却是变本加厉。”
  那人也冷笑着,忽然道:“两位老人家可好?”
  曾笑道:“他们不好。”
  那人道:“他们又怎会不好呢?”
  曾笑目中露出鄙夷之色,道:“他们有你这么一个混帐徒儿,又怎会好呢?”
  那人淡淡道:“他们一向都没有把我当弟子般看待,正是师不以徒为徒,那么徒又何必以师为师?”
  曾笑沉声道:“谭世羽,你当真是个畜生!竟敢说出这种说话!”
  那人大笑。
  “曾老板,谭某做事,一向彻底干静,既然已不再是龙虎天尊的弟子,那么,不是他们死,就是我谭某魂归极乐。”
  曾笑冷冷道:“你要杀害他们,可惜却己来迟一步。”
  谭世羽怒道:“你休想骗我!”
  曾笑道:“会骗人的并不是曾某,而是你这个可恶的骗子。”
  谭世羽嘿嘿冷笑:“就算我是个骗子,那又如何?难道你想连这座长安楼也输给我?”
  曾笑忽然长身而起。
  “你若有本领,这座长安楼送给你却又何妨?”
  谭世羽沉着脸,冷冷道:“其实就算你把整座长安城送给我,我也未必会稀罕,又何况区区一座长安楼而已?”
  曾笑道:“你的胃口真不小!”
  “不!”谭世羽道:“我的胃口并不大,敝上想要的也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只不过想要龙虎天尊两人的性命而已!”
  曾笑“呸”的一声:“你简直连禽兽都不如,难道你竟然全不念及往日的师徒之情?”
  谭世羽悠然道:“你别拿这一套来压我,你若不把他们两人交出来,你立刻会死!”
  曾笑冷笑。
  “我早就打算舍命奉陪,只可惜我并非舍命陪君子,而是舍命陪小人!”
  谭世羽冷冷道:“你偏就是这许多废话,今天若不杀你,日后也叫人笑话。”
  在他身边的两人,已各自跨出三步。
  他们当然就是昔年龙虎天尊座下的左神右煞。
  左神姜谷铭,右煞李相屿,这两个老魔的手里,都有一把寒芒四射的短刀。
  曾笑仍然站在那里,毫不畏惧。
  姜谷铭忽然向他笑了笑。
  “你什么都不像,只像个败家子。”
  李相屿接道:“曾家唯一的最后的产业,也将在你的手中败掉。”
  曾笑的心在刺痛。
  想起了曾家昔日的辉煌,他的心境又怎会不沉痛?
  虽然曾笑明知左神右煞说这些话,是要打击自己,令自己无法集中精神来对付他们,但他仍然无法克制内心的沉痛。
  他的手已忍不住在发抖。
  他的心也在发冷。
  就在这一瞬间,姜谷铭的短刀已闪电般刺出,而且一刀就想割断曾笑的喉管。
  这是极狠辣的一刀。
  曾笑没有闪避,他仿佛已变成了一具木偶。
第二节

  刀光闪处,映目生寒。
  无论曾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或者是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这一刀都必将令他立刻倒下。但他没有倒下,却有两件东西忽然同时跌在地上。
  第一件跌在地上的东西,是姜谷铭的刀。
  第二件跌在地上的,却是姜谷铭的左手。
  左神姜谷铭只有一把刀,而这把刀已最少有三十年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了。
  他用刀杀人的时候,也一定是用左手的。
  但就在这一瞬间,姜谷铭失落了他的刀,也失落了他的左手。
  当姜谷铭一刀刺出的时候,李相屿的刀也已准备随时出手。
  即使曾笑能避开姜谷铭的第一刀,也绝对不容易避得过李相屿紧接而来的第二刀。
  但曾笑根本没有闪避,也没有还手。
  李相屿只看见另一道银亮如雪的刀光,突然在曾笑和姜谷铭的中间飞起,接着姜谷铭的刀不见了,而他的左手也不见了。
  刹那间,姜谷铭的脸色有如死灰,身子不断跄踉后退。
  “龙城璧!”他脱口惊呼。
  李相屿、谭世羽的脸色也是一变。
  雾中,一条淡淡的人影站在曾笑的背后,看来就像是曾笑的影子。
  刀光一霎眼已不复见,他们只看见了龙城璧这淡淡的人影。
第三节

  看见了龙城璧,谭世羽的心实在很不是滋味。
  他当然没有忘记上一次,自己落荒而逃邓种狼狈的情景。
  虽然事后左神右煞并没有真的怪他,而且还赞他聪明机智,不愧是个能屈能伸、能进能退的大丈夫人人中豪杰。
  但每当他想起那时候的情景,他的心里就会很不舒服。晚上更常常不能入睡。
  这一次,他已不能再躲避,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和雪刀浪子拼个明白。
  旭日高升。
  浓雾已化为薄雾。
  谭世羽冷冷的瞧着龙城璧。
  “我们又碰上了。”他说。
  “这不是巧合,而是你本来就想找我算帐。”龙城璧冷冷道:“可惜你们要找的龙虎天尊,他们已不在这里。”
  谭世羽道:“这两个老头儿亡命天涯,看来也挨不到多少时候。”
  龙城璧摇摇头,道:“你说错了,恐怕就连你心里,都并不是这么想。”
  谭世羽冷笑。
  龙城璧又道:“你们若肯定他们将会不久于人世,也不必急急要杀害他们。”
  谭世羽道:“他们武功尽失,已是废人。”
  龙城璧悠然道:“谁人也不敢保证,他们是否可以恢复武功,但假如他们的武功可以恢复,那时候,你们的麻烦就绝不会小。”
  谭世羽干笑着。
  “现在你的麻烦也不小。”
  “彼此彼此。”
  谭世羽叹了口气,道:“你可知道,我也是个炼刀的人。”
  龙城璧淡谈道:“我不清楚你的武功,只是清楚了解你这个人。”
  谭世羽沉默着。
  龙城璧又道:“你若说自己是个练刀的人,说不定你学的却是剑。”
  “哦?”
  龙城璧又道:“你若说‘上’,其实就是‘退’,你若说敢和我动手,恐怕连最愚蠢的人也是不会相信的。”
  谭世羽的脖子仿佛粗了一倍。
  北看来已沉不住气。
  但奇怪,他还是没有拔出他的刀,甚至没有人能看得见他的刀在哪里。
  他还在等。
  他似乎是在等待龙城璧首先出手,又似乎是在等待李相屿先向龙城璧攻击,然后自己从中看准机会,再给予龙城壁致命的一击。
  但龙城璧没有动手。李相屿也没有用他的短刀去刺龙城璧。
  最先动手的,居然是断掉了左手的姜谷铭。
第四节

  姜谷铭虽然只用左手使刀,但他放暗器的时候,却永远都是使用他的右手。
  李相屿和他是几十年的朋友,当然很清楚这一点。
  不但李相屿知道,连谭世羽也同样知道。
  他们更知道,姜谷铭的子母银梭,三十年来几乎完全没有失过手。
  在那一瞬间,有十四道寒光直向龙城璧的身上激射过去,打的尽是他身上致命的要害。
  姜谷铭本已是败军之将,而且伤势不轻,谁也不容易想到,最先拼命的人还是他。
  他这手暗器一使出来,不禁令谭世羽和李相屿深深佩服。
  虽然他受了重伤,但这手暗器还是极狠、极准、极快。
  龙城璧能避开吗?
  龙城璧没有闪避,也没有拔刀。
  但这些暗器仍然没有一件能打在他的身上。
  因为这些暗器,却已被一只又粗又胖的手全部接下。
  很少人有这么粗胖的一只手掌。
  这手掌看来简直就和熊掌不相上下。
  但熊掌绝不能接下这些暗器。
  接下那些暗器的人是谁?
第五节

  这人的手掌大得吓死人,但更吓死人的却是他怀中的洒坛。这个酒坛好大好大,坛里的酒几乎足够让一匹马洗澡。
  谭世羽观色又变了。“杭州唐门!”
  这人呵呵大笑:“老子正是来自杭州唐门。”
  “唐竹权?”
  “老子如果不是唐竹权,还有谁是唐竹权?”
  谭世羽吸了口气,道:“你倒喜欢管别人的闲事。”
  “闲事?”唐竹权瞪大了眼睛,道:“你们要杀龙城璧,岂能算是闲事?”
  李相屿冷冷道:“你是龙城璧的老子,还是龙城璧的儿子?”
  唐竹权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道:“老子就是老子,连你也得叫我老子,所以你不必吃这种醋。”
  李相屿沉下脸,冷笑道:“唐老人精明老辣,想不到他的儿子却像只疯狗,只会狂吠。”
  唐竹权一笑,忽然把左手一扬。刚才他就用这只左手,把姜谷铭的子母银梭接下来的。此刻他左手一扬,姜谷铭和谭世羽都不禁失声道:“小心——”
  李相屿虽然也是个老江湖,但却也为之面上变色。
  一个收接暗器功夫如此高明的人,他施放暗器的本领当然也同样高明。
  尤其是杭州唐门,与蜀中唐门源出一脉,而唐门的暗器功夫,可说是独步天下,又有谁敢小觑?
  就在唐竹权左手一扬的时候,不待姜谷铭和谭世羽的警告,他的人已有如燕子般向上飞拔丈二。
  他的轻功的确不错。
  但就算他的轻功再高明百倍,就算他能一下子就跃飞一百二十丈,也是多余的。因为唐竹权根本就没有计算打出暗器,这一扬之势,只是虚着。
  当姜谷铭和谭世羽发觉唐竹权根本没有放出那些子母银梭的时候,而龙城璧拔出了他的风雪之刀。
  刀光一闪,卷起千层刀浪。
  飒!
  接着,又是一阵金铁破空之声响起。
  唐竹权手里的子母银梭,到这一刹那间才倏然出手。
  姜谷铭一声闷哼,脸庞上、咽喉上、胸膛上,全是染满血迹的子母银梭。
  银梭入肉后立刻绽开,这是杀伤力极骇人的暗器。
  姜谷铭只是闷哼了一声,就像死狗般倒在地上。
  龙城璧的刀又再入鞘。
  雪刀没有伤人,他刚才那一刀也是虚着,但却与唐竹权配合的天衣无缝。
第六节

  旭日更升高。
  阳光照在谭世羽的脸上。
  他的脸显得有点儿苍白。
  “你们真的要庇护那两个老头子?”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他们本是你的师父,但你却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谭世羽冷笑:“他们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师父。”
  龙城璧道:“他们不配,谁配?”
  谭世羽面容一蹙,正色道:“这一点你不必理会。”
  龙城璧悠然道:“是不是天劫官主阎一孤?”
  谭世羽颔首道:“他老人家是人中龙凤……”
  “老子操他娘个鸟!”唐竹权立刻破口大骂:“阎一孤算是个什么东西?他若是人中龙凤,恐江湖上许多猫猫狗狗,都会变成龙凤麒麟、狮虎豹象!”
  李相屿冷冷道:“你倒像只又笨又钝的大象。”
  唐竹权道:“老子若像只象,你倒象只猢猴。”
  李相屿道:“久闻唐门暗器手法天下无双,今日看来,却是闻名不如见面。”
  龙城璧淡淡一笑,道:“唐大少爷刚才没有把你吓死,你现在倒说起风凉话来了。”
  李相屿道:“虽然姜谷铭死在你们的手下,但老夫却不伯你们。”
  谭世羽道:“他们若是知趣的,就该把那两个老头儿交出来。”
  曾笑突然冷冷道:“你要找龙虎天萼,最少得杀了我。”
  谭世羽盯着他,怪笑道:“杀你不难,但杀了你恐怕我还是不会知道龙虎天尊在哪里。”
  曾笑冷冷道:“你若能击败我,就算龙城璧和唐竹权不说,我也会告诉你他们的下落。”
  谭世羽瞳孔收缩:“此话当真?”
  曾笑道:“决不食言。”
  谭世羽微笑道:“听说这些年以来,你一直都在暗中苦练武功。”
  曾笑并不否认。
  谭世羽接道:“你苦练武功,就是为了要等待这一天,亲手把我杀掉?”
  曾笑冷冷道:“像你这种恶贼,本来就是人人得而诛之。”
  谭世羽冷笑道:“你是要和我决一死战?”
  曾笑道:“不错,难道你害怕。”
  他望了龙城璧和唐竹权一眼,道:“我是怕他们会扬手,那么,我们的决斗就会变得极为不公平了。”
  唐竹权哼的一声,大声道:“你要欺负曾老板,老子绝不会袖手旁观,而龙城璧也决不会坐视不理。”
  他瞧着龙城璧:“你说是也不是?”
  谁知龙城璧的回答却是:“我将袖手旁观,我已决定坐视不理。”
  唐竹权听了呆住了。
  “你疯了?”
  “我没疯。”
  “难道说是老子疯了?”
  “也许是的。”龙城璧的回答,又让唐竹权差点没跳了起来。
  他忍不住挥动左臂,道:“难道你没有听见,谭世羽和要曾笑决一死战?”
  龙城璧悠然道:“我没有聋,当然听见。”
  唐竹权一愕。
  “你既然知道他们要决战,为什么还不加以阻止?”
  龙城壁道:“我为什么要阻止这一场决战?我凭什么阻止他们一较高下?”
  他耸了耸肩,说:“这本来就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只要这场决战是公平的,我们就不该去管,也不能去管。”
  唐竹权愣住。
  只听得龙城璧又道:“你可知道曾老板这十五年来苦练武功,就是为了要亲手宰掉十五年前骗去了曾家绝大部分财产的骗子?”
  唐竹权眨了眨眼睛:“老子以前不知道,但现在总算已经知道。”
  龙城璧淡淡道:“你现在既然已经知道,那就不该多管闲事,否则这场生死决战就会变得很不公平。”
  唐竹权想了想,终于道:“好!老子决定不管,你们就算每人都打断几十根骨头,老子都只会看着!”
第七节

  决战前的气氛,总是特别紧张的。
  谭世羽初时还是信心十足的,但渐渐地,他的信心似乎已开始摇动。
  曾笑静静的站在长椅前,脸上毫无紧张之色。
  他是具有信心的。
  谭世羽突然出手。
  他连环劈出十八掌。
  这十八掌来势凶猛,看来曾笑很难接下。
  但出乎意料地,曾笑把这十八掌逐一接下,而且犹有反击之力。
  谭世羽陡地改掌为拳了。
  空气里猝然响起了一连串凶猛的拳声,其势子实在相当可观。
  曾笑的身子晃了晃,一连后退五步。
  谭世羽得势不饶人,欺身再攻。
  倏地,曾笑挥掌还击。
  “呼!”
  一股疾风,直向谭世羽的腹部横扫上来。
  这一掌有如激烈的浪潮,但却比浪潮更尖锐、更可怕。
  谭世羽看见了攻来这一掌,面色不禁变了。
  他不敢硬接,侧身闪开。
  他这一闪之下,刚才占着的优势已全部消失。
  曾笑冷笑。
  “谭世羽,再接两掌!”
  又是“呼!呼!”两声。
  谭世羽身形左腾右跃,又再闪开,而且顺势还来一记“腰后腿”。
  这一腿快如闪电,而且踢的乃是曾笑的心坎穴。
  这是极厉害的一记杀着。
  就凭这一腿,谭世羽已无疑是个可怕的高手。
  但曾笑却居然抓住了他的腿,而且一爪就把他腿上的肌肉撕裂下来。
  血飞溅。
  这一爪虽然并不致命,但却也痛彻心肺,谭世羽虽然是个高手,却也不禁痛的怪叫起来。
  曾笑冷冷道:“姓谭的,你以后休再目中无人!”
  谭世羽岂甘认输,突然一阵寒光冈烁,他急迅的地掏出一柄银匕首,“飒”的就向曾笑的咽喉上疾刺过去。
  这一刺之势实在快极了。
  曾笑虽然十五年来一直苦练武功,但毕竟吃亏在临敌经验不足。
  他突然颈上一凉,谭世羽的匕首已在他的脖子上刺下。
  一道血影飞溅。
  龙城璧和唐竹权的脸色都变了。
  但曾笑没有死,他犹有反击余力。
  他突然不顾一切的扑前,伸出双手,十指如同鬼爪似的向谭世羽的脖子上捏去。
  他已受伤。
  他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怖,有如厉鬼一般。
  谭世羽是高手,又怎会给他捏得着脖子?
  但不可能的事,却偏偏发生了。
  谭世羽竟然无法闪避这一招,登时给曾笑捏着咙喉,咯咯怪叫。
  他就像只快要咽气的公鸡。
  但谭世羽毕竟不是公鸡。何况他的手里还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曾笑已拼尽全力,但就在这最紧要的关头上,谭世羽的匕首已插入了他的胸膛上。
  匕首直入曾笑的心脏,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肋骨被刺断的声音。
  但曾笑却没有惊惶。
  他甚至在笑。
  他脸上的表情是愉快的,因为他自己虽然已不可能可活下去,但他也同时看见自己心中最痛恨、最想杀掉的人,已一步一步逼近死亡!
  “谭世羽,今天你败了!”
  谭世羽目露惊怒之色。
  他想说:“你又何尝不是败了。”
  但他这句说话已无法说得出口。
  现在唯一可以援救谭世羽的人,就是李相屿。
  但李相屿没有救他。
  他不去救谭世羽,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就算出手,也必将给龙城璧和唐竹权两人阻拦。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冒这个险?
  只见谭世羽的眼珠子渐渐向外凸出,他的呼吸也渐渐短促而微弱。
  曾笑狞笑,双手力度再添几分。
  谭世羽终于死了。
  他是瞪着眼睛,带着极度的惊诧,死在曾笑的手下的0
  曾笑忽然狂笑。“士别三日,尚且刮目相看,你我一别十五年,你岂可以为我杀不了你……”
  说到这里,狂笑化为狂咳。
  龙城璧叹了口气:“你心愿已偿。”
  曾笑狂咳一顿,才道:“所以……我已死而无憾,我也没有泄露两位师父的行踪!”
  唐竹权吃了一惊。
  “啊!什么?两位师父?谁是你的师父?”
  龙城璧叹了口气,道:“他的两位师父,就是龙虎天尊。”
  唐竹权一怔。“想不到龙虎天尊有一个姓曾的弟子。”
  曾笑又是一声大笑。
  “我这个弟子还不错罢,最少,我已替他们两位老人家出了一口——”
  说到这里,面色惨变,口吐鲜血。
  唐竹权连忙扶着他。
  龙城璧目中露出了黯然之色,叹道:“这不济事了,就算是时九公在这里他也无法挽救他的性命。”
  唐竹权怒道:“你怎么说这种话——”话犹未了,曾笑的身子已软弱无力,呼吸也同时中绝。
  龙城璧又叹了口气。
  “他已死而无憾,活又如何?死又何妨?”
  唐竹权目光渐渐变得平静起来,想了一想,点头喃喃道:“不错,最少,他已得偿所愿。”
  这时候,李相屿早已去无踪。
  唐竹权盯着龙城壁,道:“你为什么放过他。”
  龙城壁道:“且让他逃吧,他逃不了的。”
  唐竹权目光忽然一亮。
  因为在这时候,他已看见了一条灰色的人影,正向李相屿逃走的方向,疾追过去。
  “是司马血?”
  “不错。一定是司马血。”
  “他早就到此,准备一齐对付左神右煞和谭世羽?”
  “不。”龙城璧淡淡道:“他要对付的人,本来并不是他们。”
  唐竹权沉默半晌,忽然道:“我明白了。”
  龙城壁微笑道:“你明白了什么?”
  唐竹权道:“他在这里,是在等候另的一个人。”
  “你知道他在等谁?”
  “当然。”唐竹权缓缓道:“他要等的人,必然就是葬花公子柳红电!”
  龙城璧一笑,没有说话。
  天色更明亮。
  远处景象,已渐趋明朗。

  ------------------
  幻想时代 扫校
后一页
前一页
回目录